214章 官场众生相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正在想着破案的线索,南京守备掌中军都督府魏国公徐邦瑞,钦差正使南京刑部i郎刘一儒、应天府尹王世贞、南京镇守友监郭升、都察院副都御史耿定向为首的众位官员接连赶来()。中官副使黄公公、东厂司房霍重楼、锦衣卫千户雷公腾也来了,当然就只能排在最后面。

    杜i郎是致仕的正三品朝廷大员,他家里发生如此变故,南京城中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各处衙e官员、jia往的达官显贵必定上e慰问。

    徐邦瑞看见v儿也在这里。朝她一瞪眼。徐辛夷吐吐舌头,朝秦林抱歉的笑笑,一溜烟的跑到父亲身后站着。

    王世贞满脸晦气,朝秦林无奈的苦笑:在全城各衙e严加戒备的情况下,杜i郎的闺v仍然遇害,影响之恶劣又不同于前两次,恐怕刘一儒不会善罢甘休()。

    看到秦林的神e依然镇定,王世贞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杜i郎红着眼睛,强忍悲痛出来迎接众位同僚,他虽然致仕,这些官员多曾与他同朝为官,当然众人尽皆好言好语的安慰。

    杜ia姐是杜i郎最ia一个v儿,今年才十四岁,老两口爱若珍宝,众官不安慰倒好,一安慰杜i郎被触及伤心之处,当即捶io顿足的大哭。

    刘一儒表面上陪着杜i郎颇才悲戚之e。其实暗地里自鸣得意。趁着他大哭。便啪的一声把茶碗摔在了地上”咆哮道:,“南京城里头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应天府,加起来多少高手?竟连杜老先生的v儿都保护不了。真正是玩忽职守,没有丝毫勤勉之心!”,副都御史耿定向使个眼e。五城兵马司的几个指挥急忙从后面跳出来,跪在地上脸红脖子粗的告罪:,“ia的对不起圣上恩典、长官栽培,ia的们无能”请各位大人责罚……”

    五城兵马司归巡城御史管,巡城御史又是都察院的下属,都御史王本固被打而不敢申诉,自然也不敢把原因告诉别人,耿定向不知内情,仍旧不服气”处处都想着打压秦林。

    刘一儒口中斥责的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和应天府三家衙e,现在五城兵马司的已经出来领罚了。另外两家怎么说?

    雷公腾尴尬得无以复加,前两次案件他可以装病推给秦林,这次连杜i郎的v儿都遇害了,如果不能尽快破案。估计他这个千户就算当到头了。

    王世贞更是把老脸涨得通红,刘一儒所为无异于当面打他的脸。本来刑部i郎和应天府尹都是正三品大员,现在刘一儒摆明了要他出来认错。未免欺人太甚,可要是不说几句坍台的话吧,众位官员的目光又集中到他身上,这感觉真是有如芒刺在背。

    刘一儒和耿定向不怀好意的盯着秦林,毫无疑问两个老家伙最恨的还不是王世贞和雷公腾,而是秦林这位屡次和他们作对的锦衣卫副千户()。

    黄公公本想替秦林打打圆场,可以前曾经做过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南京镇守太监都在这里,他这个宫中不大得势的太监就只好紧紧闭上嘴巴。

    霍重楼的级别更加差得远。干着急也说不上话。

    雷公腾本能的想把责任推到秦林身上。倒也不是有心相害,而是绝大多数官吏处在他位置上的必然选择。

    正准备说自己已经告病,案件是由秦林负责的,却见魏国公身后的徐辛夷正满怀担忧的瞧着秦林”他心里头咯噔一下:罢罢罢,就算逃过眼前这一难”也躲不过将来徐大ia姐那一劫,与其推卸责任得罪魏国公,不如把责任揽过来,横竖丢了千户不做。倒免得两头受气。

    这就是上头没人的悲哀啊!雷公腾做到锦衣千户,底下人看起来也算南京城里威风凛凛的一号人物,现在却不得不违心的站出来承担责任,他的心里不无悲凉。

    ,“刘老先生,卑职……”

    雷公腾话还没说完,眼前一ua,秦林已站在了前面。

    刘一儒看见秦林i身而出。和耿定白对视一眼两人都面lu喜e。准备借题发挥一番,最好以渎职懈怠的罪名把秦林革职查办。

    没想到秦林并没有开口认错,而是面向南京的众位达官显贵侃侃而谈:,“各位大人,愚以为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毕竟破获此案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问题应该将来再谈。刘i郎、耿都堂,目前案情未明、元凶未获,就急着追究责任,何以如此迫不及待?如果咱们耽误了查办连环杀人案,岂不无意中做了罪犯的帮凶?”,秦林几句话把话题引到了案情上,确实目前对于各位官员来说破案才是第一要务。听了他这番话人人都有几分赞成,觉得刘一儒不急着问案而忙着追究责任,有些本末倒置。

    王世贞更是嘿嘿冷笑,官场倾轧见得多了,像刘一儒这么吃相难看的也少()。怪不得这老儿从京师贬到南京。

    ,“工yu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刘一儒摇头晃脑的道:,“先确定责任,罢黜玩忽职守的官员,厘清办案方针,然后破案才能事半功倍。,。

    丫的真心要一ba子把我敲死啊!秦林心头登时怒火大盛,面上却故作愧疚之e,拱手道:……下官不才,忝为锦衣卫副千户协办此案,至今不能定案,好生惭愧。按刘i郎说法下宴这就自请草职待参,还望刘i郎选拔贤能,尽快侦破此案。以告慰受害者的在天之灵”还南京百姓一个平安!”。

    秦林说完,就自己把无翅乌纱摘下来捧在手里,装出副气愤难平立马要辞职不干的神情。

    刘一儒和耿定向极为得意。目光在众官吏中寻找,看谁能接替秦林担纲侦破工作。

    ,“下官老了,身子骨也不大行……”。雷公腾低着头,心道老子才不淌这浑水呢,且不说没有秦林那神乎其神的破案本领,就算勉强破了案,也得被徐大ia姐活活玩死。在魏国公面前锦衣千户算个球啊?

    刘一儒又把目标锁定了应天府总捕头白浩,故意大声道:“本案破获之后,本官一定奏明朝廷。对有功之人厚加封赏!”,白浩撇撇嘴,不以为然、除了自认侦破本领远不及秦林,官场形势也是原因之一”要是他敢接下刘一儒的茬”顶头上司王世贞不把他这总捕给生吞活录了”话说现在王世贞的脸e就已经黑得可怕。

    刘一儒哼了声,神e颇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没有绝望,因为耿定向已经用目光鼓励那些个巡城御史和五城兵马司指挥了。

    可两个老家伙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吹得天ualua坠的御史老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讪笑着往后缩。而五城兵马司那几个指挥,更是吓得屁滚ia流。跪在地上连连磕头:“ia的们才疏学浅,还请老先生另选贤能()。。。

    开玩笑,别的案子说不定还有人肯站出来碰碰运气,但这起案子案情之复杂诡异,凶犯之狡猾残忍,绝非等闲之辈能够将其侦破的。现在i身而出固然风光,破不了案又该是什么下场?

    死了个致仕i郎的v儿。已有锦衣卫副千户要草职待参”如果下一起案子连现任尚书的千金也倒了霉,这些个区区正六品的指挥军官岂不是要直接下北镇抚司诏狱问罪?

    上司固然要讨好,但明摆着倒霉的事情。这些官场上混得溜熟的家伙。是万万不肯去做的。

    秦林仍然捧着无翅乌纱,嘴角已带上了揶揄的冷笑。你刘一儒不是要老子草职待参吗?老子给你机会,不过。看你能找谁来办这起重案?

    刘一儒和耿定向面面相觑。他俩只想到借机整治秦林,却没想到之后由谁来接办案件,被秦林玩了手yu擒故纵。竟然立时陷入尴尬的境地。

    ,“这ia子,倒是很有点手腕啊,敢在许多一二品朝廷大员面前玩这么一出!”,徐邦瑞连连点头,话里对秦林颇为数赏。

    ,“那爹爹还不帮他说话?”,徐辛夷摇着爹爹的胳膊,低声撤jia道:,“你就看着他被别人欺负,连v儿都看不下去啦。。。

    徐邦瑞只是笑而不答。

    南京城的各位显贵免不得议论起来,镇守太监郭升奇道:,“咱家听宫里头来人说,这秦ia哥儿在荆王府办的案子i漂亮,冯公公也曾赞他,怎么到刘i郎嘴里……”,黄公公赶紧接上去:,“ia的亲耳听慈圣太后说,秦某人在荆王府的案子里头办事明白,叫荆王父子和好,全了天家的体面。”。

    另有几个官员子v在燕子矶诗会上被秦林所救,见郭升和黄公公话里才意帮着秦林,也站出来替他说好话。

    刘一儒、耿定向两个的脸e越发不好看了()。

    嘻嘻、哈哈,有人笑了起来。

    是什么人在众位达官显贵面前发笑?

    笑的不是别人,正是南京守备掌中军都督府魏国公徐邦瑞,只见现场爵位最高、职权最大的官员,正歪着脖子扭来扭去,像是身上长了跳蚤。

    旁人不知道,刚才徐辛夷催着爹爹站出来帮秦林说话,徐邦瑞迟迟没有动静。徐大ia姐撅着嘴儿不乐意了,正用手指头挠徐邦瑞的痒痒呢!

    干咳两声,魏国公面e肃然““嗯、破案的事情嘛,我也不怎么清楚,不过。临阵换将乃用兵大忌,现在凶案未破,就追究责任而撤换主办官员,我觉得是不大妥当的。。。

    刘一儒、耿定向是流官。官职虽大,迟早要告老还乡而且看样子那一天也不会太久了;徐邦瑞这个南京守备、魏国公、掌中军都督府却是世袭罔替的,一直做到死为止,将来还有儿子孙子继续接班。南京城里头许多达官显贵,永远属他家最大。

    应该怎么站队。那是白痴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一时间众官员都说秦林少年英杰,虽然暂时没能破案,但一定不会辜负朝廷信任,必能擒获真凶。

    刘一儒和耿定向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啦好啦,一些不着边际的风言风语。年轻人不要计较,继续戮力王事、公忠体国才是正道!”。徐邦瑞笑着走上去,亲手从秦林手里接过无翅乌纱,替他戴在头上。

    耶一徐辛夷朝秦林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