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章 误导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和我去抓凶手?”徐辛夷指着自己鼻尖,圆睁杏核眼,嘴巴张得老大:“我根本不知道凶手是谁啊()!”,捕快们的眼神却不大对头了,隐隐含着戒备,人人心头都在琢磨:难道被秦林不幸而言中,凶手真的是位v子?

    “喂、喂”,徐辛夷发觉捕快们神情不对,急得叫起来:“你们不会怀疑本ia姐吧?”,陆远志和韩飞廉对视一眼,胖子摇摇rou滚滚的大脑袋:“不像,怎么看都不像嘛。”

    这次陆胖子终于没犯错()。

    秦林笑着摇摇头,他发现徐大ia姐吃瘪的时候还挺可爱的,想了想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徐大ia姐这种胸无城府的姑娘,应该不会是凶手,我想只要查查作案时间,就能洗清嫌疑了。”

    “对呀,今天初七唱年戏,整个晚上本ia姐都在家里看戏呢!”,徐辛夷喜形于e,刚才是一时情急,秦林一提醒她就立刻说出了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正月初七是魏国公府办年戏的日子,南京子品以上武官携家眷道贺看戏,各家至少有上百v眷看见徐辛夷始终陪着母亲,坐在后堂戏台子底下,她是得知杜ia姐出事才率众v兵急匆匆赶来的。

    既然如此,案情就和徐辛夷没有什么关系了,众人沉默下来,各自思考案情。

    徐辛夷冲着董超那捕快撇撇嘴,哼,怀疑我,本ia姐是那种人吗?就听见后面侍剑正嘻嘻的笑,回过头看了看:“笑什么?”

    “没、没笑什么”,侍剑捂着嘴偷乐,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刚才秦将军说ia姐胸无城府……”,徐大ia姐这才回过味来,把秦林狠狠一瞪:这家伙,是说本ia姐心地善良呢,还是……

    出去追捕凶手的应天府总捕头白浩和他手下捕快们”垂头丧气两手空空的回来了,和秦林jia换了掌握的案情,并没有突破i的进展。

    为什么白浩能在案发之后很短的时间内赶到现场呢?原来从殷ia姐遇害案开始,他就特别注意到参加过燕子矶诗会的千金ia姐们。

    第一起案件在雨ua台遇害的段萍,是个丫环,经常外出采买东西”接触过的人比较复杂,要查清相对困难:而殷ia姐的jia往圈子则相对固定,几乎就是燕子矶诗会的这群公子ia姐,那么在确定熟人作案的前提下,很有可能罪犯就是其中之一。

    那么罪犯有没有可能继续挑选熟人下手呢?白浩便派遣手下捕快重点监视当日与会的公子ia姐()。

    “可惜!”白浩懊丧的抓着头发,“与会的男男vv上百”多是南京各家达官显贵的子v,咱应天府的捕快就不够用了”一家派一个都够呛,派来监视杜侍郎府的弟兄守在他家前e外头茶摊上,没想到杜ia姐是从偏e出去被害!”

    遗憾的是,杜家几面前和大路相通,杜ia姐出去的侧e外面是相当偏僻的ia街,天e已晚,百姓待在家中,并没有人目击到和案情有关的线索。

    秦林点点头,肯定了白浩的想法:,“不仅是熟人作案,而且可以确定就在燕子矶诗会的与会者当中”否则杜ia姐留给父母的字条无法解释。”

    字条被叠成方胜压在砚台底下”上面的原文是“父母亲大人,孩儿去捉害死殷姐姐的恶人啦,不用担心,有徐姐姐带的很多兵马呢”这说明什么呢?

    首先徐辛夷有充分证据证明与案件无关,那么就一定有字条上没有提到的第三者欺骗杜ia姐”告诉她“凶手已经被查出,徐辛夷约你我同去捉拿”,之类的话;

    其次,杜ia姐固然幼稚天真容易受骗,但前两次jia杀案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果没有充分的信任她绝不可能独自外出,于走进一步确定作案者能够以某种方式取信于杜ia姐,使她毫不怀疑;

    最后,杜ia姐把字条留给父母的方式体现出了她当时的心态,也间接证明了前两点没有直接告诉父母,应该是为了避免杜侍郎阻止她外出,同时离开前以旁人一找就能轻易发现的方式在砚台底下留字条,则是不愿离开之后父母为她担心。

    可见杜ia姐外出之前,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危险,揣摩她留字条时的心态,更像是担心回来晚了被父母责怪的iav生,心情是〖兴〗奋、放松、坦然的。

    单身v子于夜晚外出,谁能让她有这种心态?必是熟人,并且是能够充分得到她信任的熟人()!

    “难道是常胤绪?”,陆胖子凑到秦林耳边,压低了声音说出怀疑:“雨ua台的时候他在现场,虽然查清没有作案时间,仍有些可疑,对了,他可以头天晚上作案,第二天早晨再来查看段萍是不是真被冻死了……接着遇害的殷ia姐、杜ia姐都和他认识。”

    秦林摸了摸下巴,不敢芶同。

    一般说来是感情和生活遭遇重大挫折,怀有仇恨人类、敌视社会心态的人,才会成为连环杀人犯。

    常胤绪样子的确看着像个土匪,因为粗鄙不文也径常被公子ia姐们取笑,可这个粗线条的家伙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哦,和徐大ia姐相比都在伯仲之间,不大会有连环杀人犯的心态吧!

    更何况他和苦恋两年的高ia姐已有了突破i进展,差不多快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正是风得意的时候。

    秦林想着这些,摇了摇头:“应该不是,首先动机上缺乏理由,然后,这家伙成天往青楼里钻,如果真有那方面的问题,不可能没有风声。”

    前面秦林已经推理罪犯或者天阉或者太监或者干脆是个v子,总之不会有完整的男i能力这今年代没有bua检测破案的说法,凶犯如果有真正占有vi的能力,就绝对不会拿rou冻来替代,简直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陆远志被说服了,也点点头:“这么说来,凶犯应该符合燕子矶诗会参与者和不常去青楼这两个条件。”

    秦林迟疑着点了点头,按照目前的分析,这个思路是**不离十的。!~!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