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章 顺藤摸瓜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霍重楼反应极快,盟速拦在秦林身前,双手五指箕张,要以双掌二十年苦练的大力鹰爪功硬接毒箭()。

    眼见奇变横生,陆胖子等人大吃一惊,张紫萱也惊讶的叫道:,“秦兄ia心”

    秦林反而不慌不忙,笑容依然灿烂,就跟没事儿人一样。

    因为皮大哥根本没办法发e弩箭了,就在他端平短弩瞄准秦林的那一刻,不知多少双强壮有力的手从四面八方伸出来,按住了他的胳膊,揪住了他的衣领,掐住了他的脖子,扣住了他的手腕…………根本来不及e出弩箭,这家伙已全身被制,除了眼皮子还能动之外,全身上下分毫也动弹不得。

    以往漕工兄弟们对皮大哥的信任和敬佩,早已变成了愤怒和憎恨。

    为什么,为什么?皮大哥愤怒的看着这些往日称兄道弟的漕工,在他心目中反而是这群人背叛了他,却不想想从一开始他就存心要用穷苦漕工的鲜血和生命来做造反作lua的祭品。

    “我们凭着力气干活吃饭,忙时流汗苦干,闲时喝碗粗茶、陪陪老婆孩子,活得虽然穷,总比提着脑袋和朝廷官兵打仗好得多……”,一位平时和皮大哥很亲近的中年漕工,十分认真的说了这番话,“所以,我们不想造反,真的不想。”

    皮大哥哆嗦着嘴唇,已经无话可说。

    另一位年轻的漕工把三钱银子扔到了皮大哥脚下,满脸鄙夷:“这是上次俺娘生病你给的ya钱,现在还给你~俺这条命虽然不值钱,却也不只卖三钱银子”

    漕工们把皮大哥和刚才煽动作lua的家伙都捉了出来,献到辕e底下,任凭行辕兵丁捆缚()。

    秦林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又令漕工们互相搜查,凡是身上携带武器的人通通抓起来”搜出告发者重重有赏。

    漕工们欢呼一声,立刻动手,他们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对陷害漕帮、妄图牺牲大伙儿i命来造反的白莲教恨之入骨,又听秦林说有赏金,搜查之仔细那就别提了。

    那些藏在人群中的白莲教徒顿时无所遁形”纷纷被捕,被查出的武器叮叮当当的扔在地上。

    牛大力和几名葛润手下的水兵”也拖着被打晕的黑衣人走了过来,将情况解说一番,漕工们更是切齿痛骂白莲教yi险毒辣,拿大伙儿的命不当回事。

    到此时节”李肱和黄公公知道大局已定,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想到如果白莲教煽动数千漕工冲进防守空虚的行辕,自个儿这条命还在吗?真不啻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回来。

    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无能全靠秦林破解全案,不说两句感谢话又觉得太过意不去,李肱便拱拱手从侧面赞道:“方才千钧一发,秦将军面对强弩毒箭方寸不lua,果然有泰山崩于前而e不变的大将之风,佩服、佩服”,真不愧为久历官场的文官,就算打肿脸也不能丢份儿啊瞧人家这有多委婉?

    张紫萱也欣赏的瞧着秦林,刚才她也被吓得不轻,倒是秦林从容不迫临危不惧”当真了不起虽然绝美无暇的脸蛋被涂得蜡黄”一双深邃i离的眼睛里,已写满了期许。

    张懋修更是大声赞道:“秦世兄实在心i坚定,ia弟阳明先生书,看到见心明i、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的字句”总觉言过其实,今日见秦兄在生死关头仍能面不改e”始知古人诚不我欺”

    秦林嘿嘿干笑两声,他哪儿是什么心外无物啊?根本就是不能做其他反应好不好被短弩毒箭指着,不动的话前面好歹有东厂高手霍重楼挡住,要是lua躲lua动,被别人ou空子e一箭,岂不冤枉得很?

    “他aiai的还心外无物,老子后背都是冷汗,只不过冬天衣服厚看不出来罢了”秦林心里头骂了句愣头青ia舅子,脸上当然不露声e,自信满满的大吹法螺:“大明圣天子在位,首辅张相公贤明果决,眼下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我料定漕工并无谋反之心,就算白莲教妖匪暴起发难,也必定立刻被漕工制服()。”

    众人听了这番话,自然谀词a涌,ia半冲着万历皇帝,大半倒是奔着张居正去的万历的耳朵伸不到扬州来,可张居正的二子一v就在这里呀正是拍马屁的好时机嘛。

    李肱、丘百户和扬州知府等人暗暗感激秦林,这次他们地面上搞出漕银失窃、白莲教谋反一事,只怕朝廷要降罪责罚,秦林挑起话头叫各位在张居正儿v面前大拍马屁,还顺理成章,不显得突兀和过分恶心,这份心意可就难能可贵啦

    霍重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道原来自己是白担心了,秦长官才是成竹在胸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呀不过,刚才自己那番举动也没有白费,这番尽忠职守舍身相护的忠勇行为,谅秦长官和众位大人也是瞧在眼里了的。

    耳听谀词如a,张敬修温和的与众位官员客套,张懋修就乐得合不拢嘴,颇为父亲的执政之道而骄傲。

    张紫萱则瞥了秦林一眼,抿着嘴笑。

    眼下的局面,当然不像秦林说的那么好,若真是四海升平之世,何以兴国州的土地清量工作搞出一场天大的弊案,还闹出了人命?何以麻阳金道侣、白莲教仍要作lua,边境上不少势力仍在蠢蠢**动?

    当然也不像白莲教宣传的那么黑暗恐怖,至少北方俺答汗年年朝贡,九边从军事前沿变得更像边贸集市,困扰东南沿海数百年的倭寇一举a平,江南恢复繁荣,在一条鞭法和考成法激励下,国库也前所未有的实现了盈余,戚继光在蓟镇编练的新式军队也相当ji锐,辽东诸番、朵颜三卫和漠北蒙古都不敢入寇“…………至少东南地区的普通人,是绝对不愿意造反作lua的,今天漕工的表现就是明证()。

    如果给目前的大明朝一个中肯的评价,那么就是张居正所言:“大明这座房子外面看起来依旧红墙黄瓦光鲜辉煌,但内里的柱子不少被白蚁蛀蚀,房粱被雨水浸朽,如果居安思危、及时修理,更换粱、柱,大厦再屹立数百年也未可知;

    但要是存着因循芶且之心,看着暂且无碍便听之任之,坐享眼前的这份安乐,那么数十年后立柱蛀空、横粱朽断”到那时纵有擎天yu柱、架海金粱,只怕也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张紫萱打ia儿长在江陵相府”出生之时父集已是嘉靖朝炙手可热的右坊右渝德兼国子监司业,她颇得乃父真传,于为政之道、大明朝局那是再熟悉不过,但对民间疾苦和朝政的黑暗面认识不多。

    这次离家外出”先是在兴国州见到官宦乡绅借清量田亩之机欺压百姓,后又见识到所谓清流的王本固竟然卑劣无耻从前虽听父亲说“用能吏、不用清官……”只是说清流眼高手低没有真本事,〖道〗德还是没有问题的,不料王本固竟然如此恶劣。

    张紫萱表面上没有流露什么,内心实对父亲的新政产生了些许怀疑一秦汉唐宋,皆有盛极而衰之时,大明朝也不可能万世永固,若现在确是由盛入衰之时,父亲以一人之力试图逆天而行,岂不落得诸葛武侯、王荆公相同的失败下场,甚至……

    直到听见秦林的分析”亲眼看到极贫苦的漕工仍对朝廷忠心耿耿”张紫萱方才释怀:从古到今,民心至为宝贵,载舟覆舟只凭它,如今大明尚有民心可用”万事无不可为也

    “秦兄,多谢指点”,张紫萱朝着秦林嫣然一笑。

    指点什么了?秦林挠挠头皮,他的首要工作是深挖细查顺藤摸瓜,将参与其事的白莲教一网打尽。

    “老兄,还是实话实说了”,秦林“怜悯”的看着白师爷:,“你也知道锦衣卫和东厂各有十八套刑法,号为大层地狱,等闲人也消受不起()。”

    呸白师爷朝地上吐了。带血的唾沫,他刚才准备服毒自尽时,被霍重楼打掉几颗牙齿,说话就有些漏风:“死且不怕,怕你什么刑法?”

    霍重楼、韩飞廉大怒,摩拳擦掌的准备好好教训他。

    那边,审问皮大哥的陆胖子也没得到有用的线索,这个白莲教徒也有颗被邪教洗得干干净净、装满歪理邪说的花岗石脑袋,于是胖子只好投来了求援的目光。

    除了两位香主级别的首领,另外的基层教徒并不知道上级的联络方式,就算愿意坦白也提供不了有用的线索。

    那么,对于一心求死的人,刑法真的有用吗?霍重楼和韩飞廉观察着白师爷的神e,心头都暗暗吃惊:看样子这家伙真是硬骨头,就算动手拷问也只能出口气罢了,要他吐实,只怕不容易呢

    但这能难倒秦林吗?

    咱们的秦长官老jia巨猾的笑了起来,桀桀的笑声叫白师爷和皮大哥不由自主的心头发寒。

    “不必拷问了,自有人带我们去找他的上级”秦林说着话,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手,刚才把被打晕的黑衣弩手拖过来之后就消失了的牛大力,从行辕里面走出来,手上还抱着白师爷的鸽子笼。

    白师爷身在虎u,是相当高级的潜伏间谍,但他身在陈王谟行辕之中,如果以他为指挥中枢就多有不便了。

    再者,这个时代有人斗ji走马,有人养画眉、鹦鹉,文人雅士养几只鸽子并不稀奇,不过养一大群还随身带着就太惹眼了你丫的是当师爷呢,还是想搞信鸽公棚赛?

    所以白师爷也只敢o只两尺长宽的笼子,养了四只鸽子,靠这几只鸽子要及时联络整个南直隶的白莲教各路人马,以及像上次秦林发现端倪之后及时通知镇江那边的暗桩杀害崔司仓灭口,这就力有不逮了()。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据此不远的地方,另有白莲教设置的指挥中枢,白师爷用信鸽与他们保持联系,而那边拥有大量的人手和信鸽,可以根据白师爷上报的情况及时做出针对i的调配部署。

    利用信鸽,可以很容易的找到那里。

    “如果没有猜错,那儿还会有一位大人物呢”,秦林猫戏老鼠般瞧着白爷,温和的笑容,在俘虏的眼中显得分外可怕。

    “你、你简直就是个魔鬼”,白师爷嘶声叫喊起来,ji神已近崩溃,白莲教在这边的暗桩都被消灭,没有人及时报告行动失败的消息,那边的教友来不及逃走……不敢再想下去了,白师爷愤怒至极的咒骂着:“秦林”你会下地狱的,万法归真无生老母不会放过你”本教大贤盛德至圣至明教主不会放过你”,秦林面e一沉,森然道:“我等着”

    飞起一脚踢到白师爷嘴上,叫他没法再嘶嚎,秦林拍了拍巴掌,直接以最高指挥官的口气下达命令:“行辕所有骑兵上马,刀出鞘、弓上弦,韩飞廉、陆胖子、霍重楼也都骑马跟来,其余兵丁整理武备,紧守行辕,防备白莲教大举来袭扬州知府调集衙役捕快民壮,封锁四面各城e,丘百户率贵所校尉弟兄们全城大索,李都堂为首、黄公公以钦差副使身份副署,发七百里火急军令到各卫、所、府、州、县……”

    尽管秦林的实授官职几乎是这里最ia的,连扬州知府都比他大,但包括漕运总督凤阳巡抚李肱、钦差副使黄公公在内的众位官员”全都躬身听令,无一胆敢违拗,各各将符牌令箭火签滚单流水价发出,而行辕军队也悉听调遣。

    就是挂部堂衔苒正牌钦差大臣,也没有此时此刻的秦林这样威风气派

    秦林见准备已定”便令牛大力将鸽子笼打开,里面的三只鸽子扑扇着翅膀扑棱棱飞出,在半空中盘旋一圈,便朝偏西飞去()。

    “驾”,秦林一鞭子ou着马屁股,军马立刻西律律一声大叫,四蹄翻飞冲了出去。

    霍重楼、牛大力、韩飞廉、陆远志各各乘马前遮后拥,行辕上百骑兵泼拉拉打马紧随,只听得一阵闷雷也似的马蹄声渐渐朝西边去了。

    张懋修颇为羡慕的咋了咋嘴唇,哪个男儿没有一腔热血一颗赤心?他恨不得跟着马队去冲锋杀敌,只可惜他学的文,并不会沙场厮杀。

    从来稳重少言的张敬修也忍不住赞道:“指挥若定失萧曹,身怀审yi断阳之术、胸罗六韬兵法,大明朝有此少年英雄,真朝廷之福、社稷之福”,张紫萱闻言扑哧的笑,欣然道:“只说了指挥若定失萧曹,大哥没提前面一句“伯仲之间见伊吕”前一阵子倒是有人拿这句来赞父亲大人呢。”,张敬修微微一笑,张懋修本想忍着,脸憋得通红到底没忍住:“果然v生外向,这都拿秦世兄和爹爹相比了,哈哈哈哈……不过在家从父,出嫁从夫,ia妹未雨绸缪,倒也没纤么错。”

    “三哥真讨厌大哥你也不管他”,张紫萱嘟着ia嘴儿,低下头不说话了,垂着的脸儿看不出来,粉颈已是嫣红。

    正忙着的众位官员,耳朵却是竖着听这边动静的,把这番话听在耳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本来是赞诸葛亮的,张家兄妹用前面一句来比张居正,确实恰如其分,后面一句来赞秦林,岂不是隐隐有把他和张居正相提并论的意思?尽管没有明言,那也是为人子的避讳嘛

    iaia锦衣卫副千户,何德何能?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急于表现的李肱等人早就跳起来正颜厉e的指斥了,但这话是张家公子ia姐自己说的,却又不同。

    难道那秦林已为元辅少师张太岳青目,即将鱼跃龙e,潜龙在渊化作飞龙在天?

    李肱为首的众官,都暗自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千方百计和秦林拉好关系()。

    另一边,秦林率众追出去七八里地,快到二十四桥了。

    鸽子在天上飞,人马在地上追,又害怕跟丢,短时间内累得够呛,但众人想到一举a平白莲教指挥中枢,彻底破获漕银失窃、煽动叛lua的要案,朝廷必定厚赏酬劳,立功升官,就人人踊跃争先。

    特别是立功心切的霍重楼,以他超群的武功,在东厂混了二十年还是个iaia司房,早就想升官想得快疯了,这件案子本身极为朝廷关注,一旦立功就很有可能上达天听,秦林又是并程无量,跟着他办事总有升赏,再开心不过了。

    于是东厂高手霍司房就纵马紧紧跟在秦林身旁,前后只让着一马头,做出全神戒备的样子,那副忠心耿耿杀身报国的表情简直就写在布满络腮胡的脸上

    秦林侧着脸儿冲他点点头,暗道老霍越来越开窍了。

    想到初见霍重楼的光景又不禁哑然失笑,这家伙要早就有这般懂事,何止区区司房?

    “降、降了”,有人指着空中的鸽子,那三只信鸽正在盘旋着降低高度。

    敌人就在附近

    秦林与众将士同时ji神一振。

    却见那三只鸽子飞进了远处一所民居。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