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章 逆推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空中几片羽a飘飘aa,鸽子被羽箭牢牢钉死,鲜血染红了洁白的翎a()。

    不必惋惜,它并非和平的象征,反而承载着可怕的死亡讯息。

    院e被推开了,秦林施施然走进,张紫萱、陆胖子鱼贯而入。

    紧跟其后的霍重楼听见秦林低声嘟哝了一句“天麻炖ru鸽味道不错”,他忍着笑,板起脸,张弓搭箭指着白师爷。

    “这、这是怎么回事?”陈王谟急切的问道,他是听亲兵汇报秦林手持锦衣都督刘守有委札直入后院,这才带着亲兵急匆匆赶来的,看见秦林就急三火四的问,唾沫几乎碰到他脸上:

    “秦林,你找回漕银了吗?怎么闯到本官行辕里面来了,敢是漕银没有找到?!你仗着刘守有的委札肆意妄为,来人呐……”

    没等陈王谟把话说完,秦林就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就算陈王谟是武官也被眼神中的冰冷激得打了个寒颤,又若无其事的道:“伯爷消停些吧,你手底下这位白师爷,可很不简单呢()!”

    什么?陈王谟狐疑的把目光转向了他最信任的幕宾。

    刚才还在自鸣得意的白师爷,神e迅速变换着,勉强压住混lua的心神,笑着问道:“秦长官,为何e落在下养的鸽子?若是要吃天麻炖ru鸽,在下替长官去买菜鸽……”

    啪、啪、啪!秦林一边冷笑,一边有节奏的鼓着掌:“果然不愧为白莲魔教的高人,厉害、厉害,到现在还虚言狡辩——只不知你喂的鸽子,脚上栓的是什么?”

    陈王谟大吃一惊,秦林话里分明说白师爷是白莲教的匪徒,如果这是真的……他不敢想下去了。

    胖子走过去,踩着凳子垫脚,本想把钉住鸽子的羽箭拔下来,没想到霍重楼功力深厚,这一箭钉进椽子里极深,他费了老鼻子劲儿也拔不出来,只好将鸽子脚上拴着的纸卷解开。

    “敬上段长老:大功告成,可令各路弟兄即刻发动”,陆胖子念着纸卷上的字句,大惊ia怪的道:“奇了,段长老是什么人啊?金山寺倒是有位长老,却不姓段,各路弟兄即刻发动,额,和尚要去做水陆道场也不急在一时啊!”

    秦林则戏谑的看着白师爷,笑容充满了嘲o。

    知道已被识破,白师爷反而镇静下来,眼底闪过一丝狡诈,拱拱手问道:“不知在下是在哪儿露出了破绽?如蒙秦长官据实以告,在下死也瞑目!”

    李肱、黄公公听到“破绽”二字,已知道白师爷承认了身份,顿时张口结舌,不敢置信的看着陈王谟;而这位漕运总兵官、平江伯更是目瞪口呆,指着白师爷的手直抖,不甘心的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启禀东翁,学生实乃白莲圣教中人,”白师爷微微一笑,姿态虽然谦恭,语声却不无揶揄,继而挺直了胸膛,双手在胸前作莲花盛开之形,傲然道:“真空家乡,无生老母,上应杀劫,盛世始出()!”

    白、白莲教!陈王谟一个趔趄就软倒在地,头顶那展角足有一尺二寸长的黑漆襆头骨碌碌滚出老远。

    几个亲兵忙将主帅扶起来,但陈王谟已两眼发白,软绵绵的连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全靠亲兵扶着否则就得往地上溜。

    李肱、黄公公、扬州锦衣丘百户等人都像躲避瘟疫似的往旁边站开几步,尤其以李肱表情最为到位:袖子一甩,眉头紧皱,嘴巴微瘪,目光鄙夷,做出嫌恶之极的样子,那神情就像刚才还和他同朝为官的陈王谟,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坨臭烘烘的狗屎,而且是冒着热气、上头还有绿头苍蝇盘旋的那种!

    陈王谟完蛋了,连扶着他的亲兵心里头都在考虑着另谋高就——身为世受国恩的平江伯,非但搞丢了漕银,居然还用了白莲教的人做幕宾,说轻点这叫昏聩糊涂贻误军机,该革职查办,说重点这就是勾结叛逆图谋不轨,等着除爵、抄家、砍头吧!

    前一刻还是堂堂超品平江伯、掌十万漕军的总兵官,位在右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巡抚凤阳等处李肱之上,这会儿陈王谟已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倒霉蛋、狗屎堆。

    自作自受,怪得谁来?

    不过,白师爷的问题众人也都想知道,张紫萱不解的眨了眨眼睛:“秦兄,你是怎么知道白师爷是内jia的?以ia妹看来此人虽狡诈jia佞,所作所为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远志、霍重楼也点点头,的确白师爷处处和秦林唱反调,鼓动陈王谟勒bi漕帮,但各处衙e里面的绍兴师爷们,为了东翁或者自己的利益,篡改文牍、打通内外关节、通同作弊等等事情还干的少吗?说到底白师爷劝陈王谟把漕银栽在漕帮身上,也是为了保住东翁的官位,无非是尽了狗头军师的基本义务嘛()!

    表面上看,白师爷所作所为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秦林笑了:“我自始自终没有找到白师爷的任何破绽。”

    众人i惑不解,如果真是那样,又怎么发现他是白莲教内应?

    白师爷则气愤的跳了起来,恨声骂道:“谁,谁出卖的我?背叛无生老母,死无丧身之地,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众人此时方解,心说原来有人把他出卖了。

    “没有人出卖你,”秦林笑笑,解释道:“我是用的逆推法。”

    的,白师爷这边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换了别的绍兴师爷站在他的位置上,十有**也会劝陈王谟玩o权谋,尽量挽回损失,推诿罪责,搪塞朝廷。

    可是站在白莲教的立场上,他们费尽力气盗取漕银,安排布置遍及南直隶各地的人马,设下如此大规模的局,其最关键的节点在哪里?

    秦林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张紫萱首先给出了答案:“陈王谟!”

    如果陈王谟是个呆子,宁愿承担罪责也不bi迫漕帮,白莲教怎么能策动十万漕工群起响应?

    如果他确实相信秦林能找回漕银,稳坐钓鱼台迟迟不做出动作,白莲教又怎么煽动百姓?

    就算事先了解到陈王谟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i子,又怎么能确定他的命令不被钦差副使黄公公和张家两位公子干涉阻挠,出现别的变故?

    由此可见,要由漕银失窃引出bi反漕工,处于漩涡中心、大明朝在扬州负责此案的最高级别官员平江伯漕运总兵官陈王谟就是关键中的关键,他的态度直接影响着局势的走向()。

    陈王谟世受国恩,白莲教绝对无法控制、要挟,哪怕把他本人或者最宠爱的亲儿子抓起来都没用,宁死不屈还能得朝廷褒奖,总比造反失败满e抄斩好。

    那么,白莲教以什么方式来影响陈王谟,从而推动局势朝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呢?什么身份、什么位置的人可以不露痕迹的对此案发表意见,引导陈王谟的思维、判断和行为?

    结论到此也就呼之yu出了——只有以幕宾身份出现的白师爷,才能以替陈王谟出谋划策渡过难关为名,you导他一步步走向白莲教挖好的陷阱,因势利导,浑然不露形迹!

    所以,秦林的判断并非基于白师爷暴露什么马脚,显出何种疑点,而是从白莲教煽动漕帮造反之目的进行反推,得出最终结论:白莲教不仅需要,而且必须安a一个师爷身份的人在陈王谟身边!

    秦林一番ji彩绝伦的分析,环环相扣、天衣无缝,已将白师爷钉入绝地,揭示了全案真相。

    而恍然大悟的张紫萱、陆远志等人,对秦林的分析佩服得五体投地,霍重心有明悟:以前在东厂,只知道怎么跟踪侦查、怎么查访知情人、以及拷打嫌犯获取口供,千方百计都是寻找对方的破绽,却不知天底下还有秦长官这种不必寻求罪犯的破绽,而从目的进行反推的破案思路!

    白师爷无可辩驳,惨然一笑,在霍重楼这种级数的高手张弓搭箭威慑之下,他也没有丝毫逃走的机会。

    扬州锦衣卫的丘百户从腰里扯出根牛筋软索子,准备上前捉拿。

    突然辕e的方向传来喧哗吵闹之声,入耳只觉人声鼎沸。

    白师爷哈哈大笑,他之所以和秦林等人说话,便是为了拖延时间,想来现在辕e处已是血流成河了吧?虽然信鸽没有放出,段长老那边迟早能得到消息,江南江北的局面仍能按部就班啊()!

    等数千漕工被鲜血刺激得眼睛发红,从任劳任怨的老黄牛变成了发狂的疯牛冲进防守薄弱的行辕,混在其中的白莲教杀手便会趁机下手,这里除了白师爷之外将不会有一个活口!

    李肱、黄公公见此情形,不由得心慌意lua,特别是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叫嚷着要惩治lua民、维护纲常的李肱,发觉自己有可能中了对方的jia计,脸e就变得非常不好看了。

    现在行辕防守薄弱,一旦真的you发民lua,又有白莲教从中蛊惑,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不假思索的把目光投向了秦林——现在这位锦衣卫副千户已被看作了主心骨。

    “笑,笑得很开心啊?”秦林脸上并没有白师爷所期待的畏惧、震惊,而是好整以暇的,目光带着像看白痴那样的怜悯,“你以为外面兵丁已和漕工大打出手,辕e之下已经血流成河,一切都按照你们的计划进行,再也无法挽回了吧?”

    白师爷不由自主的心头发冷,他睁大了眼睛:难道……

    “仔细听听,傻瓜,这是喊杀声还是欢呼声!”秦林不屑一顾的哂笑起来。

    怎么可能?白师爷不甘心的抓紧了衣领,计算天数,就算不耽误任何一点时间,要把银子从东海运到这里,今天是绝对不可能的呀!

    辕e之外,一长串双驾马车正缓缓的行来,韩飞廉和游拐子身穿锦衣卫飞鱼服坐在最前面那辆的车辕上,喜气洋洋的,大声吆喝着围上来的漕工:“让开,让开,咱家秦长官找回漕银啦,哈哈!老爷我要升官发财啦!”

    什么?漕银找回来了?

    漕银找回来了()!

    谢天谢地!

    漕工们只觉漫天的yi霾都烟消云散,互相拥抱着大声欢呼,更有不少人喜极而泣。

    这漕银一旦找回,压在漕帮头上的大山就轰然倒塌,不但再不会被官府bi着赔补漕银损失,陈王谟布置的过分细致的检查也会取消,京杭大运河立刻就要恢复正常通航,很快这条贯通南北的大动脉就会像过去那样繁荣,南来北往的商客络绎不绝,各式漕船穿梭来去。

    依靠运河生活的漕工们,又可以像往常那样用汗水换取养活一家老ia的钱粮,清贫而内心安宁的生活下去,享受着天的暖风、秋季的凉爽,妻子的温情和儿v绕膝的快乐。

    但对于居心不良的人来说,这种情况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譬如躲在人群中的皮大哥,以及另外一些早有预谋的家伙。

    眼露凶光的看着紧抓着袖子里面藏着的利器,皮大哥掌心都要攥出水来,但他却不敢有分毫异动:数千漕工都在欢天喜地的庆祝找回漕银,要是谁敢在这节骨眼上轻举妄动,绝对会被几千双粗大的老拳捶成rou饼!

    押着车队的巡江哨官葛长官却是心头忐忑,这时候要是谁掀开了箱,铁定穿帮,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呢。

    他只知道正率着蜈蚣船在扬州以南的长江上巡逻,秦林乘着划得飞快的江划子从下游过来,又把他和手下这群弟兄征用了,跑到瓜洲渡码头上临时征用了一支大商队,换成水兵赶着马车往扬州来。

    这些箱子里面根本不是装的漕银,而是宣纸、景德镇瓷器之类的货物!

    幸好,始终没有人对箱子产生怀疑,或许因为装运货物的白板条箱子和运漕银的箱子很像吧,秦林在码头上观察了一会儿才选定这支商队的()。

    明明被五峰海商运到海上的“漕银”突然又回到了杭州,行辕军士没有和漕工打起来,藏在漕工人群中的卧底也没能发挥作用,于是提前埋伏起来的黑衣人就困惑不解了: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和计划完全不一样了呀!

    一名黑衣人趴在乌漆抹黑的窗口后面,聚ji会神的用强弩瞄准了漕工,悻悻的问着身边同党:“a师兄,这怎么回事儿啊?贺香主不是说……”

    咚的一声闷响,把这黑衣人吓得像虾子似的往上跳起,急忙回头只见a师兄已经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生死未卜,然后他就看见了傻笑着的牛大力。

    一条粗大的棍子照头砸落,黑衣人昏死之前记忆中的最后一道剪影,是牛大力咧开的大嘴里那口焦黄的大板牙。

    真恶心……这是黑衣人在昏死之前脑海中出现的最后三个字,紧接着头上一痛,眼前一黑,他暂时失去了意识。

    辕e处,韩飞廉和游拐子押着“漕银”走了进去,他俩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刚才要是发现并不是漕银,混在漕工队伍里的白莲教徒乘机煽动,只怕后果相当严重,但现在,人心已定,大局再无法翻转了。

    秦林带着众人从辕e内走出,白师爷被陆胖子牵着,五花大绑,脸上带着淤青——这一次霍重楼有了准备,抢在他服毒自尽之前动手,终于生擒活捉。

    白师爷实是白莲教的一位香主,以智谋奇变著称,潜伏在漕运总兵官身边,图谋极大,身份地位直追教中长老,却不料被秦林所擒,落得如此狼狈。

    白香主身份保密,绝大多数混在漕工中的教徒并不认识他,只觉得奇怪而已;但主持在漕帮卧底的皮大哥就不同了,他知道白香主的作用有多么巨大,登时心跳得像擂鼓一样。

    秦林跳上辕e旁边的一块上马石,霍重楼在他身边ia心护卫()。

    “漕工弟兄们,你们被蒙蔽了!”秦林双手在嘴边圈成喇叭状,大声喊道:“非但漕银已经找到,就是以前也并没有说要你们赔补,实际上本官十天前就查明了漕银的下落,追回来易如反掌,又怎么会勒bi漕帮呢?”

    漕工们面面相觑,有人忍不住问道:“敢问长官,那让咱们每人出五两银子赔补的话,就是?”

    “谎言,”秦林斩钉截铁的道:“白莲教的谎言!目的就是为了煽动你们谋反,和朝廷的大军开战,替他们流血卖命!”

    嘶——漕工们倒ou一口凉气,他们都是拖家带口的苦哈哈,谁没事干非得把脑袋栓裤腰带上和朝廷打仗?

    当然,如果照白莲教的预想,被煽动起来冲进行辕的漕工们“失死了陈王谟、李肱、黄公公,这一位伯爵总兵官、一位漕运总督兼凤阳巡抚、一位太监钦差副使,那漕工们左右也是死,不反也不行了。

    混在漕工里面的白莲教徒惊慌起来,有人叫道:“别相信他!这都是朝廷骗咱们的……”

    话还没说完,身边就空了一大圈,漕工们远远站开,像不认识似的看着他,目光没有了苦哈哈兄弟之间的情谊,而是冰冷、陌生。

    这个人要you使他们造反、流血、杀头,除了被洗脑的愚昧教徒之外,普通人谁不恨他?

    皮大哥咬咬牙,趁着身份还没有暴露,从鼓鼓囊囊的棉袄底下取出ji巧的弩机,迅速对准了踩着上马石的秦林。

    那短弩上的箭矢,锋利的尖端闪着蓝汪汪的寒光!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