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 千钧一发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漕运总兵官平江伯陈王谟的行辕兵营走向大技商借的一座大庄园,临时设置的签押房后面有座装井十分漂亮的ua厅,非止雕粱画栋,还陈设着珊瑚树、贝壳镶珍珠a屏和浑然天成的璞yu,镂空的雕ua窗子贴着金箔”纸醉金i()。

    不过,时值隆冬天气,室内没有升起红红的炭火,窗格也没有遮上丝棉帘子,北风从雕ua窗子的空o处肆无忌惮的吹进室内,ua厅之中冷如冰窟,厅上坐着的漕帮各位总商就如同受刑一样了。

    “阿嚏!”一位鼻子冻得通红的漕商打了个喷嚏,嘟嘟囔囔的抱怨:“陈伯爷把咱们拘在这里”饭不让吃,连热茶也没有,在这么下去,迟早把老命送掉!”

    另一位两只手笼在袖子里面抱着膀子直哆嗦的老掌柜,闻言长长的叹了口气:“唉,咱们还只是被拘着,饭虽没有,还给两只干馒头”缺了热茶”还有口凉水喝,这已是不错的了,想田总甲被提着过堂,还不晓得怎生苦楚呢。”

    养尊处优的漕帮总商们,几时受过这般折磨?一个个唉声叹气的,但商人天生对达官显贵的畏惧,又让他们不敢大声抱怨陈王谟。

    忽然听到外面的凌lua的脚步声,总商们都心急火燎的涌向e口:,“田总甲过堂回来了!”,e被打开”几名如狼似虎的亲兵推着田七爷往里面一掼”又把e关上了。

    田七爷早不复在漕帮总舵时又威风又气派的样子,他的头发lua糟糟的像ji窝,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嘴唇干裂起了()。子”脸上还带着淤青,质地上乘的天青e丝棉长袍也被扯破了一大片,飘飘aa的耷拉着。

    虽然没有真正受刑,但陈王谟手底下那些亲兵可不是吃素的,田七爷受的皮rou之苦也就不少了。

    都晓得田七爷是为了大家伙儿吃苦的,红鼻子漕商赶紧抢上一步把他扶着”抱怨道:“还有天理吗?分明是白莲教盗了漕银,偏要勒bi着咱们赔补,还打人……”,e外传来亲兵的哄笑声:,“这还没动刑呢!再过两天大刑伺候”看你们这群贼骨头熬不熬得过?”

    总商们听到这话”都是浑身打哆嗦,他们平时锦衣yu食养尊处优”入则妻妾环伺、出则肩舆代步,从来没吃过什么苦头,此时饥寒便已觉苦不堪言,真动了大刑那是铁定要命的呀!

    几个漕商扶着田七爷坐下,另外的人面面相觑都有惊恐之e”终于有个白白胖胖的漕商熬不过了,带着哭腔道:“诸位,咱们是胳膊拎不过大腿”看来陈伯爷是铁了心要bi死咱们啦!现在ia弟又冷又饿,再熬半天就算不打也先冻死了,没奈何”大家伙儿就认了这笔漕银,回去典屋卖地、帮中上上下下都出点,好歹先救命罢!”

    此议一出”倒也有几个人赞同,这些总商平日里一a不拔、悭吝得很”但现在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ia命被陈王谟捏着,就算借债也得凑齐那笔银子啊!

    “不、不可,绝对不可!”田七爷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忽然大声叫起来:“银子好赔”罪名难当!就算咱们倾家a产赔补了五十万漕银,这罪名哪个来认?”,总商们默然不语”正如田七爷说的,陈王谟拿到银子之后,朝廷再问“白莲教反贼在哪儿”,他又把谁jia上去?漕帮只要肯认赔银子”这件事就成了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啦!

    现在不赔银子”被陈王谟饿死冻死打死也只是一条命,一家老ia和财产尚可保全;赔银子反而后患无穷,到时候栽上勾结白莲教妖匪谋叛的罪名,杀头抄家儿孙戍边妻v发配为奴啊……

    “老子宁愿冻死()!”刚才那白白胖胖的漕商,一屁股坐地上了。

    总商们彻底打消了赔银子换命的想法,决心和陈王谟耗下去,态度集硬之后又不同了。

    有人说和京城里周都老爷是儿v亲家,前日已派家人送信过去”立刻就要上本揭参陈王谟;有人说第二个儿子是鲁给事的同年,已请鲁老爷转托内阁大学士申时行”求他代为说项。

    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气的田七爷,似乎已因为刚才那声大吼耗尽了ji力,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头正在嘿然冷笑:京师离扬州多远?平日里利用周都老爷、鲁给事这些关系唬唬州县官儿”拉虎皮做大旗倒也罢了,现在这节骨眼上再派人去京师求援,这一来一回加上九卿廷议、六部扯皮、内阁票拟、司礼监披红等等手续的时间”你们这些笨蛋全都冻成冰棍儿啦!

    要想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恐怕还得指望那位秦长官,漕帮总商被陈王谟关押着追比赃银,不过这位伯爷自己也不好过,他就在ua厅隔着座照壁的ua园外面,第二进厅上焦灼的踱着步子,ji神状态比田七爷好不了多少。

    底下扬州锦衣卫的丘百户面带忧e,禀道:“非但常州、镇江等地传报有白莲教蠢动的迹象”就是扬州本地也风声不对……事态严重,还请伯爷早下决断!”

    锦衣卫派驻各地的百户所、总旗、ia旗绝非尸位素餐之辈,他们也掌握了老对头白莲教的不少线索,各种反常的迹象已经引起了注意”但是由于被陈王谟的举动干扰了侦查方向,以及白莲教的刻意误导,他们并没有从全局意义上把握住〖真〗实情况。

    饶是如此,右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巡抚凤阳等处李肱和中官钦差副使黄公公已十分惊讶,白师爷也张口结舌,显得吃惊不ia。

    黄公公倒也罢了,他只是个派来督察漕银案的太监,可李肱就完全不同了”一张脸儿白得发青、文督催、武督运,漕银失窃主要是陈王谟的责任,所以他一直刻意置身事外:但现在已有白莲教蠢动的迹象,他身上兼着凤阳巡抚,辖区出了什么岔子朝廷就得为他是问()。

    “陈伯爷”下官以为白莲教还需及早〖镇〗压,否则贻害无穷啊!”李肱忧虑的抓着胡须:“伯爷所带的漕军ji锐”以及下官的督标,都得做好准备。”

    漕银没能追回”白莲教又起蠢动陈王谟一时间心如lua麻,挥了挥手:“,切勿惊慌本官已经派了ji兵去常州、镇江等运河沿线屯扎,万无一失。”

    就在此时,中军官从外面一溜烟的跑进来,边走边满脸气愤的说:“还有王法吗?连辕e也敢冲眼里还有没有我家伯爷?”

    走到二厅前,他单膝跪下禀道:“启禀伯爷外面有一群漕工”说是要请愿陈情,差点儿把辕e冲了,实是胆大妄为之极!”

    陈王谟眼睛一瞪:“本帅的辕e也敢冲吗?他当本帅是州县父母官儿?”

    和普通文官不同,州县官儿许百姓来击鼓鸣冤,大堂审案也可以旁观,但提督总兵官行的军法,辕e是冲不得的,动辄就要问罪杀头。

    白师爷也睁大了眼睛:“东翁,不好这些漕工莫不是白莲教煽动的?”

    陈王谟是武将听到这话只是脸e变了几变,李肱就吓惨了,丝棉袍子底下两条麻杆腿筛糠似的连抖直抖,黄公公更是吓得浑身酸麻差点儿就ia了。

    那中军官赶紧禀报:“不是白莲教,只是普通漕工标下等喝止住了之后就跪在辕e外头喊冤”还举着血书。”,听到这群人冲了辕e只是跪在地下喊冤”众位大员才松了口气。

    陈王谟把袖子一甩:“本官道是什么人敢冒犯伯爷虎威,原来是群无知无识的愚夫,只不过咱们并没有为难漕工,何以这些人竟冲进来喊冤叫屈,是何道理?”

    中军官出去打探,很快就又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份摁了血手印的陈情书”递给陈王谟看()。

    “胡扯!本官什么时候要bi这些苦哈哈赔银子了?明明是着落在那些总商身上!”,陈王谟气愤的把血书丢在地上。

    “恐怕是为自家东主鸣冤吧!”黄公公听说不是白莲教就回过神来,想起了秦林的嘱托就再一次劝告:“伯爷总不该勒bi漕帮退赔银子,秦将军不是去查了吗?以咱家看,秦将军是从不骗人的,这时候多半已将银子找到了,伯爷又何必一个劲儿bi着漕帮?”

    白师爷立刻拱拱手,对陈王谟说:“黄公公所言有理,但东海茫茫无际,哪儿能有个准信儿?秦将军再怎么厉害,只怕也难以展开手脚。

    东翁”学生素知漕帮殷富”五十万银子在他们其实算不得什么”再加把劲儿,一定有人熬不住的。”

    陈王谟点点头,觉得这番话有道理,不管秦林多么能干,终究是虚幻,只有漕帮手里头的银子是实打实的呀。

    现在抓住了众位总商,漕帮就算被捏在手中,要他圆他就得圆”要他扁他就得遍,这是实打实跑不掉的,不紧紧抓住反而去指望秦林”岂不是舍近求远吗?

    事实上黄公公一直在劝他不要急躁,但京师的各种催办文件仍然雪片般飞来,在白师爷的一再劝说下,陈王谟再一次把手伸向了漕帮”希望能用银子填补窟窿,将功赎罪。

    秦林料到了一切,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陈王谟的i格,死道友不死贫道”既然他是这种心态,做出现在的举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辕e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陈王谟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东翁,这些人只怕是被漕帮总商挑唆来的吧?”白师爷拱拱手:,“普通苦力害怕官府还来不及”怎么会擅闯辕e?以学生愚见,这些人就是被漕帮总商煽动的,来到这里便是要制造声势,和伯爷您唱对台戏()。”,“本官的辕e,当真是说闯就闯的吗?”陈王谟怒气〖勃〗发,现在总商们迟迟不肯退赔赃银,还敢“指使”漕工来辕e外大闹,分明就不把他这个平江伯、漕运总兵官在眼里。

    泥萨也有三分火i,何况陈王谟是统帅军队的总兵?

    “传我军令”陈王谟一声令下:,“把那些冒犯军威、擅闯辕e的人,都给我lua棍打出去!”

    李肱点点头,赞赏的道:“对这些无君无父的lua民,就是要毫不客气!”

    “可是”黄公公想说什么,但最终yu言又止。

    “万万不行!”

    声音震得人们耳膜嗡嗡作响定睛细看原来是张敬修、张懋修两兄弟。

    刚才出声阻止的就是张懋修,他抢上几步问着陈王谟:“负责查案的锦衣卫秦将军已经说过,就这几天便将银子送回扬州府,陈伯爷为何如此急躁?”,“不得无礼”张敬修喝止弟弟,又温言道:“伯爷屈着漕帮赔补银两还要打人,传扬出去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ia可刚才观察过了,这群请愿陈情的漕工有很大可能是被盅惑的,一旦出了什么事情,那就没法挽救了。”

    “什么被煽动,被白莲教煽动吗?”,李肱失惊的睁大了眼睛定了定神”继而手往下一切:“对这等lua民就是要狠狠打击,压下他们的嚣张气焰,否则国法废弛、纲常不存,必定天下大lua!”,白师爷也凑到陈王谟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只见这位伯爷眼睛时而眯起”时而用手捋着胡须,时而轻轻点头。

    陈王谟确实畏惧张家的权势,但前天的廷寄里面已经瞧出了苗头看样子张居正为避免保守派攻击一条鞭法为主的改草新政似乎有意把责任全都推到漕运总兵官陈王谟身上,以转移天下士绅的注意力()。

    所以现在陈王谟也不和张家两兄弟客气了,看看关押漕帮总商的ua厅,他越发焦躁把袖子一甩,令箭ou出去往地上一摔:“传我军令把擅闯辕e的人,通通lua棍打出去!”

    一支令箭轻飘飘的还没有二两中,但它落在地上重于千钧,陈王谟并不知道令箭从他手指缝中摔出之后,将会发生多么可怕的后果。

    行辕本是借的盐商宅院,大e对面和旁边都有另外的民居,住着不少老百姓,但现在有两座房屋里面的主人都已不在,倒有几名黑衣人躲藏在〖房〗中,他们都端着威力强大的劲弩,借着室内的yi暗隐藏身形”从开了一道缝的窗口观察着对面的情形。

    在辕e内外,聚集的漕工已达数千人之多本来跟着皮大哥过来陈情请愿的穷弟兄只有二十来个,可他们从民居中走出来,一路上不停的有漕工兄弟问着加入了队伍,等到了辕e外面人数竟已达到千人以上”而他们顶着北风跪在辕e”又不停的有穷苦漕工加入进来,像滚雪球一样越聚越多。

    相形之下”军兵的数量就少得多了,辕e这边只有五十来个人,因为ia部分的兵丁派去三湾驻扎守卫剩余的漕船,大部分比陈王谟派去运河沿线屯扎”bi漕工恢复通航,留在行辕的士兵就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了”总数不会超过三百。

    看到这样的情形,几个黑衣人虽然用黑布蒙着脸,嘴角已向上翘了起来”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只要等会儿士兵和漕工起了冲突,哪怕只是普通的推搡,黑衣人都会e出手中的箭矢,夺去几名漕工和士兵的生命。

    这时候,伏在漕工队伍里的内应就会叫喊起来,煽动漕工与士兵搏斗,场面越lua越好,会有更多的鲜血把这群老实巴jia的漕工刺激成红了眼的疯牛,然后他们会在带领下冲进防守薄弱的兵营……

    再往后漕运总兵官平江伯陈王谟、右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巡抚凤阳等处李肱和中官钦差副使黄公公等官,会非常凑巧的被lua民杀死,一当然,动手的或许另有其人()。

    杀死一位伯爵、一位总督和一位钦差副使,罪名会有多大,简直连想都不用想,到了这时候所有的漕帮帮众再也没有任何退路,只能跟着白莲教走上一条或者夺取政权”或者死无全尸的造反之路了。

    与此同时白莲教在江南江北各地的布置便会一齐发动,把东南膏腴之地搅今天翻地覆!

    那么,陈王谟会派士兵出来,和这些漕工发生冲突吗?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所以那轻飘飘的、却足以决定无数人生死面令箭,被他摔了下来!

    无数颗人头落地,血流成韩……

    白师爷yi险的笑着,从丰军官捧着令箭出去,他就知道大计已成,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他找了借口回到自己居住的ia院。

    院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总兵府的人都知道伺养鸽子是这位师爷的雅好,无论到哪里他都会把鸽笼带上的。

    白师爷把一只鸽子从笼中捉出来,将iaia的纸卷系在鸽子的脚上,然后他jia笑着双手往上一送”鸽子便扑棱着翅膀飞走。

    “嗖”短促而尖利的破空声突然响起。

    “哇、咔、咔、咔”,秦林抑扬顿挫节奏怪异的坏笑,也同时从围墙之后发出。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