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作者:溪畔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第193章</p>

    因为见到了宁宁, 沈首辅的第一件事就势说起了他, 也正因为宁宁在, 皇帝又没有让人把他抱走的意思, 当着宁宁的面, 明知他什么都听不懂, 沈首辅也不能把话说得太直接了。</p>

    预想里要先狠狠谏一通朱谨深的话到了嘴边不觉就含蓄了点, 重心落到了宁宁的娘是谁、以及能不能尽快将人征选入宫上面,不论给个什么位分吧,总得尽快把这事带过去。</p>

    孩子都这么大了, 实在是拖不得了,越拖皇家颜面越难看。</p>

    皇帝听着,叹了口气:“朕何尝不知道呢, 二郎打小就弱, 朕从前怕他淘坏了身子,拘得他紧, 他在女色上有许多不通, 结果这一开了窍, 就办出糊涂事来了, 唉。”</p>

    沈首辅听了也觉得皇帝怪倒霉的,自己子嗣缘上就不好, 轮到下一辈还这样。</p>

    眼下宁宁是嫡是庶还论不清, 长是毋庸置疑的, 不论朱谨深将来再有多少子嗣,他这个先是已经占下了, 所以必得现在就把身份撕罗分明了,不然到下一遭议储时,麻烦又要多得很。</p>

    对于沈首辅的进一步催问,皇帝道:“宁宁的母亲么,要说也是清白人家的孩子,脾气禀性比别人都还强些,朕从前听二郎说起过,只是先前那一段又是前朝搅事的余孽又是瓦剌来犯,朕就没顾上理会他。”</p>

    沈首辅一听松了口气,忙道:“既曾和皇上说起过,那也不是全然的背尊长行事了,出身人品都过得去,那就快些把人迎进来罢——不知是谁家的姑娘?”</p>

    沈首辅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光知道朱谨深多了个儿子,不知道这孩子还是沐元瑜的“外甥”,不然他此刻断断不是这个息事宁人的声气。</p>

    皇帝欲言又止,片刻后道:“爱卿还是别问了,朕提起这事就要犯头疼,不然,何至于等爱卿催问,朕早已叫二郎办去了。”</p>

    这是怎么个意思?沈首辅才清楚又糊涂了,到他这个年纪这个位分,世间已没多少事是他没听过没见过的了,皇家是天下第一家,看似最森严最有规矩礼仪的地方,大臣们也一直以此来要求皇家,但理想与现实往往是两回事,皇家既有至高的权利,如何还会受绝对的束缚?</p>

    最严的规矩在皇家,最荒唐的逸事往往也是出在皇家,史书翻一翻,哪朝帝王家没有些奇闻艳事,朱谨深婚前有子一比根本不算多么离奇,御史们知道了可能就此用奏章把朱谨深淹没,但沈首辅作为百官之首,他用不着靠弹章来彰显自己的忠心与存在,相反,他会尽量希望朝堂上能太平一些,所以他在知道之后,就只致力于把这个母不详的问题尽快确立下来。</p>

    但皇帝的反应,似乎这事没那么单纯。</p>

    ——岂止是不单纯!</p>

    沈首辅在又一次催问,而皇帝终于顺水推舟地说出来之后,“滇宁王之女”五个字如五下重锤,咣咣咣敲在他的头顶上,直把他敲得眼冒金星,几乎快晕过去。</p>

    “这怎么行——这万万不可!朝臣绝对不会同意的,老臣也不敢领命!”</p>

    沈首辅差点语无伦次,这是皇帝口里的清白人家?——当然他不是要攻击滇宁王府不清白,可这四个字听着就像个普通的士绅门户,家里顶多出个秀才举人什么的,豪贵如异姓王府,谁提起来会拿这轻飘飘的四个字形容!</p>

    皇帝干咳了一声:“朕也说不妥,偏偏二郎糊涂,已经把事做下了,宁宁这小子都抱到了朕跟前,你说叫朕怎么办。”</p>

    是啊,生米未成熟饭之前,有一百种方法来把鸳鸯拆散,可活生生的孩子出来了,乌溜眼睛圆脸蛋,一身小奶膘,把他处理掉?</p>

    沈首辅再是见惯大风大浪杀伐决断也还说不出这个话来。</p>

    不认他?那皇家不认,沐氏认,留个皇室血脉还是太子长子流落在外,这是嫌天下不够乱啊。</p>

    横不是,竖也不是。</p>

    沈首辅之前只觉得宁宁是个小麻烦,不想实在小看了他,他居然是个特大号的烫手山芋。</p>

    “啊,啊——”</p>

    烫手山芋玩九连环玩腻了,又扔掉了,在毯子上乱爬,爬到了沈首辅旁边,拉着他的官服衣摆,靠着他,向龙榻上伸手,示意自己想上去。</p>

    皇帝一眼见到,忙道:“快把他抱上来。”</p>

    汪怀忠答应着,挥退了乳母,亲自上前把胖小子抱到了皇帝身边。</p>

    宁宁往床头爬,爬到了自己满意的位置,一屁股坐下,就去够外边那一层床帐上装饰的如意结上的流苏。</p>

    他喜欢那些垂下来的须须,前天来已经叫他祸祸掉一个了,这个是才换上的,又叫他盯上了。</p>

    这不是什么多贵重的物事,小金孙一天想祸祸十个也没问题,都不用皇帝允准,汪怀忠主动把最大的那个如意结解了下来,还扯了扯,确定编织在里头的明珠编得很牢,绝对没办法扯下来塞进嘴里去,才捧着交到了宁宁手里。</p>

    宁宁很满足地把放到自己腿上,小腿伸着,然后开始一下一下地捋起那些须须来,捋了几下,胖脸蛋上居然出现了一种叫做陶醉的表情。</p>

    他就坐在皇帝身边,把皇帝看得乐不可支,笑道:“这小东西,真能作怪,怎么跟他爹和几个叔伯小时候都不像。”</p>

    这不奇怪,皇帝亲自带的是两个排行在上面的儿子,比较了解的也是这两个儿子,朱谨深小时候弱得喘气都虚,哪有劲这么折腾,朱谨治又傻,两三岁了还呆呆的,也没这个活泼劲,以至于皇帝白养了两个儿子,竟不知道带娃这么有乐趣。</p>

    沈首辅就焦虑了——皇帝提起这事就头疼?他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p>

    “啊,啊。”</p>

    宁宁叫着又要下去了,他挺大方,有好东西还跟妹妹分享去了,只是云云对这个不会响的玩意没什么兴趣,宁宁给她,她茫然地看了一会,就继续摇手里的拨浪鼓了,宁宁自己挺宝贝地又收回来,继续捋着。他下手没什么轻重,一时捋一时扯,原本整齐的须须渐渐就乱了,前天那个就是这么废了的,皇帝总不能挂一个打结的如意结在床帐子上。</p>

    沈首辅忍不住道:“皇上——”</p>

    金孙再宝贝,身份要人命呀!</p>

    而且,他此时才想起来,道,“沐王爷的女儿不是都出嫁了吗?哪里还有女儿?难道——”</p>

    二殿下不会是跟有夫之妇这么了吧?这他真要晕过去了!</p>

    “不是那些,是早年丢在外头的一个,”皇帝不以为意地道,“云南消息远,你大约是还没听着,去年才找回来的。”</p>

    “哦,哦。”沈首辅回了点神,要真是那些出嫁女儿,那这个消息真是要在朝堂上炸裂开来了,恐怕能引发百官叩阙。</p>

    当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就是了。</p>

    滇宁王之女不可能为妃妾,这不单是沐氏的意志不可能容忍这种事,即便沐氏肯忍这个羞辱,依祖制太子妃也该是四品以下门户,这样人家的姑娘做了正妃,王女做了偏房——她拿什么跟王女斗啊?背后家族势力天差地别,胜负根本不问可知,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硬压王女一头,不可能压得住的。</p>

    没有什么缓冲谈条件的余地,王女只可以为正妃。</p>

    而这是朝臣包括沈首辅在内都不能接受的。</p>

    “这是万万不成的,皇上,祖制里定得明明白白,您不能违背祖制啊皇上,如此老臣百年后都无颜面见先帝——”</p>

    沈首辅郑重地跪下了,坚决地劝谏。</p>

    如果连沈首辅这一关都过不去,那百官不问可知,因为沈首辅实际上相当于承接在皇帝与百官之间的一个职位,他代表的是臣的利益,但相当程度上也要为皇帝考虑,在出现剧烈君臣矛盾的时候,两头安抚,讲得直白点,就是和稀泥。</p>

    这是沈首辅先前进来时还试图抹平此事的原因,但现在宁宁母亲的身份破了他的底线,他不可能再站在皇帝这一边,替皇帝平事。</p>

    面对这个局面,若换做从前,以皇帝的性情又要头痛不已地操起心来了,但他现在安然躺着,瞥一眼地下两个又玩到一起去的团子,很轻松地道:“朕知道,不过朕现在病着,烦不得这些神,你有意见,跟二郎说去罢,这是他惹的祸,本该他自己收拾。”</p>

    能不能收拾得了,他才不管,活泼泼的金孙天天在眼跟前,一刻都闲不住,还有个小孙女,他带两个孩子可忙了好吗?</p>

    再说,皇帝很清醒,群臣都反对的,不一定就是坏事,因为君臣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相当程度上还是对立的,从太/祖立丞相又废丞相起,到后来有了无宰相之名而有宰相之权的内阁阁臣,君权与相权一直处于一个此消彼长变动斗争的过程中,相权一大,就要对皇家管手管脚,恨不得造出千百条规矩来规定皇家应该怎么做,皇帝在这种约束中尤其首当其冲。</p>

    作为一个传统型的明君,皇帝没少听群臣的叨叨,告诉他不要这样,不能那样,皇帝自律性强,除立储事宜外,没在别的事情上跟群臣发生大的摩擦,但不表示他听了这么多年叨叨,他不厌烦。</p>

    朱谨深的脾气跟他全不相同,他都管不住的儿子,群臣要指望着用老办法压服他听话做一个规矩的明君,恐怕是想太美。</p>

    这立妃事宜,毫无疑问就是双方爆发的第一次冲突,谁输谁赢,且看着走。</p>

    想到这里,皇帝居然有点期待,他做明君也是做得有点无聊了,大半辈子不知不觉就这么下来,日复一日的,无非就是这么回事,他现在觉得看小胖子捋流苏还更有意思点。</p>

    嘶——</p>

    就是这头又开始疼了,他果然不能想事,一耗精神,这毛病就要给他好看。</p>

    皇帝眉头一皱,屋里顿时兵荒马乱起来,沈首辅有一肚子话也只好暂时憋回去了,他总不能逮着皇帝病发的时候再挺脖子进谏。</p>

    外面的两兄弟听到动静也忙进来了,看视皇帝加上把孩子抱走,都忙得很,沈首辅想再找朱谨深说话也没法说,只能隔天再找他。</p>

    却没找着,朱谨深和朱谨治去了城外送别朱瑾渊。</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