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作者:溪畔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第176章</p>

    暹罗局势已定, 沐元瑜挂心府城, 出国都后, 特向滇宁王请命领兵先于大军疾驰回援。</p>

    她没来得及赶到云南, 在半途就遭遇了东蛮牛部。</p>

    非常巧, 仍是熟悉的地方, 喀儿湖畔, 这是南疆、东蛮牛、暹罗三地一个重要的交汇点,无论从任一方要去另一方,都绕不过这个地方——其实不是没有别的路途, 但在这里可以补充到最重要的食水,大军出动,不可能弃这里而另择它途。</p>

    东蛮牛部正在这里休整, 迎头遭遇上沐元瑜的两万兵士, 双方都呆愣住了。</p>

    沐元瑜本处于劣势,她要求快, 所带兵马就宜精不宜多, 结果独自在此跟东蛮牛部碰了个对脸, 没有朱谨深及刀表哥的襄助, 单就兵力毫无疑问是吃了亏。</p>

    但这一回老天站在了她这边,东蛮牛兵力虽多, 但似乎是从哪才吃了败仗来的, 散漫无力, 垂头丧气,他们的国王统帅亲自操着声嘶力竭的嗓门大喝, 居然一时都整不出能对敌的队形来,人马都乱糟糟的。</p>

    沐元瑜当机立断:“杀!”</p>

    既然已经狭路相逢,那就只有勇者胜。</p>

    古往今来,以少胜多的战役从来不乏,在统帅不能进行有效指挥的情形下,人再多也没用,有时候反而是场灾难。</p>

    这一场遭遇战就打得简直有点像单方面的屠杀。</p>

    土兵及滇宁王补进来的一万朝廷军几乎是杀红了眼,起初是搏命,在发现东蛮牛乱得整不起军之后,就变成了争功,撵在四散奔逃的东蛮牛兵后面足追出了几十里。</p>

    沐元瑜下了三次命令,才把追得忘乎所以的兵士们重新召唤回来。</p>

    碧清的喀儿湖畔已经变得血红,经过简单清点,就这半日功夫,东蛮牛在此抛下了将近万余尸首。</p>

    被召回来的兵士们也没闲着,热火朝天地继续忙起来——国朝以首级记功,他们忙着割尸首的头回去好升级受赏。</p>

    这场面是很刺激的,一般人受不住,沐元瑜别开眼走开了几步,但她没有阻止,军人以杀敌论功,天经地义,这是他们的权利。</p>

    展维栋跟在她旁边,他是滇宁王跟着一万军士一起拨过来的,怕沐元瑜控制不住新加入的军士,他倒是不怕看这个景象,只是他也有些晕:“东蛮牛——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先前同他们打,他们极凶蛮的,要不是后来王爷赶来亲自坐镇,我们不一定能胜。”</p>

    可现在这——简直就是砍瓜切菜!要不是丢下的这么多尸首不可能是假的,血腥味冲了天,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东蛮牛的什么诱敌策略了。</p>

    但有这修罗场景佐证,自然是不可能,谁家诱敌也不会下这么大血本,东蛮牛又本是个小国,更禁不起这个损失。</p>

    沐元瑜离开云南晚,比展维栋了解的情况多一些,有点明白过来,猜测着道:“他们已从暹罗撤走,不会无端遇上别的敌人,多半是去了云南,但是有殿下和我大表哥在,他们未能攻城成功,却把粮草要耗尽了——你看他们败退成这样,都没丢下多少粮草,可见军中本已缺粮。粮草支持不住,他们只能撤走,军中无粮,士气必然低落,加上败仗,才叫我们捡了这个便宜。”</p>

    展维栋恍然大悟又认同着点了点头——本该是一场血战,打成了这样,除了“捡便宜”,没别的词能形容了。</p>

    “瑜弟,你真是员福将啊!”他忍不住夸道,“我们打暹罗,每一场都是硬仗,你轻松就抄了东蛮牛的家宅,现在跟东蛮牛遇上,又是这样,我可从来也没打过这么容易的仗。”</p>

    沐元瑜也觉得这事挺奇特的,要说她怎么用兵如神,她是万不敢当,可论运气,她是真有点太好了。</p>

    嘴上还是谦虚两句:“哪里是我的功劳,是殿下先给了他们迎头痛击,绝了他们的念想,我们才在这里有便宜捡。”</p>

    展维栋哈哈笑道:“是,是!”</p>

    他心情极好,白捡的军功那也是实打实的,回去议功一丝儿也不打折,一战歼敌近万,还是以少胜多,说到哪里都是极其露脸的一项功绩了。</p>

    不过人心不足是常事,沐元瑜心下还有点遗憾:“可惜大军不在这里,不然,留下他们的国王也不是什么难事。”</p>

    这一说,展维栋也喟叹起来:“可不是!”</p>

    他们的人毕竟是带少了,两万看着多,往这无边无垠的土地上撒开来就有限了,能追击,不能包抄,也不能追得太深入,如果也把阵型追得太散了,东蛮牛反杀过来,最终胜负就不可知了。</p>

    他想了下又自我安慰:“就他们那方寸之地,这笔损失也很够受了,我看没个几年复不了元气。”</p>

    沐元瑜点了头:“莫说我们,暹罗也不会放过它的。”</p>

    暹罗新王的父母及妹妹都被东蛮牛入侵杀死,两国间结下的是死仇,一旦发现东蛮牛势弱,暹罗新王绝不会给它喘息发展的机会,肯定要趁机报仇。</p>

    他们这里说话,底下低品级的千户百户等忙碌地计算着各自卫所的所得,还要注意维持秩序,别让人为抢人头打起来,直又忙了小半日,方弄出了个大概来。</p>

    眼看天色将黑,展维栋这就不能再等了,催促道:“行了,走了,再留在这里,别叫那帮蛮子回去整军来杀个回马枪!”</p>

    “是!”</p>

    “是!”</p>

    众人喜笑颜开地应着,乌泱泱奔过来,整队肃军,重新出发。</p>

    赶夜路自然是累的,不过时间也是自己耽误下来的,没人有怨言,想到几乎白得的首级,再累都高兴。</p>

    数日后,进入南疆境内。</p>

    沿途看得出一些战火的痕迹,但损失不算大,又数日后,抵达府城。</p>

    二月里的府城春风拂面,桃杏怒放,红紫满城斗芳菲。</p>

    乍看上去,一片太平。</p>

    但高耸的城墙由远及近,渐渐能看清在城墙底下忙碌着的衙役和百姓后就会发现,这里还是遭了劫的,城墙上好几处都是新砌起来的,还有人在补墙根底下的洞。</p>

    朝廷军队的装扮与东蛮牛敌军截然不同,这些衙役及百姓听见土地上传来奔腾的马蹄声,回头一看,也不害怕,都高兴地欢呼起来,欢呼过后,又继续忙自己的。</p>

    沐元瑜快马奔到近前,问一个在挖土填坑的衙役:“你们在修补城墙?城里损失可大吗?”</p>

    衙役不认得她,但看她来势也知身份不俗,忙直起身回话道:“城里没事,那些蛮子没打进来,只是他们花样也多,还想着挖地道进来,现在小的们忙着填补呢。”</p>

    沐元瑜见那坑道已经挨到了城墙根上,忙道:“他们都挖到这里了?这样险?”</p>

    衙役抹着满头的汗笑了:“那倒没有,这是我们殿下发现他们在挖地道以后,让我们从里面也挖,然后拿干草点燃了丢进去,生生把他们呛晕熏跑了。”</p>

    沐元瑜不由笑了:“没事就好。”</p>

    正说着话,刀表哥从城楼上面奔了下来,如释重负地一路跑过来笑道:“表弟,你回来了!”</p>

    从刀表哥的口中,沐元瑜知道了怕东蛮牛再来侵扰,他和朱谨深一直是轮换在城楼上继续守卫,这两日都是轮着他,所以他才在上面。</p>

    “大表哥,这次多劳你了,你歇息去吧,东蛮牛应该不会再来了。”</p>

    刀表哥还有点迟疑:“你们家那殿下叫我在这里的,我走了,真没事?”</p>

    展维栋在旁笑道:“没事,你不知道,我们路上遇着了,又狠揍了他们一顿,这下是肯定不会来了。”</p>

    “是吗?!”刀表哥大喜,一手一个,啪啪拍他两人的肩膀,“这就好,揍死他们才好呢!不过表弟,我告诉你,他们在这也没讨着便宜,二殿下可太厉害了,使计把他们的粮草都烧了,哈哈,看他们在城墙底下气得乌拉乌拉的叫,真是要笑死我!”</p>

    听他提起朱谨深,沐元瑜就有点呆不住了,远的时候还不觉得,咫尺之遥,惦念才深,按捺着又说了两句,她就干脆把兵各自分了,城里无事,这些兵并不必要再全部进城,当下展维栋领着朝廷的一万军士转头去往了卫所,刀表哥领着他家的一万土兵合着他自己带的一万汇合过去。</p>

    沐元瑜领着剩的十来个护卫,快马入城。</p>

    府城之内就真的和从前没有什么不同了,除了街上巡视的兵丁多了两倍,气氛上也还残余着经过战争后的紧张。</p>

    滇宁王府已经接到了消息,朱谨深亲自出来迎她。</p>

    他看上去也没什么变化,还是那身高冷气度——这么说不是非常准确,因为他怀里还抱着个肉团子,肉团子的大脑袋很亲热地挨在他的肩上,一动不动,似乎很老实,但近了才会发现,他正张着小嘴,孜孜不倦地啃着朱谨深肩膀上的五章纹样,当然他啃不动什么,只是在那处留下了一大滩口水,相当程度上破坏了他亲爹的气质。</p>

    看见孩子,沐元瑜别的话就先忘了,忙先问道:“宁宁这是饿了?”</p>

    朱谨深轻拍了下肉团子的后背,动作熟练地把他的脑袋从肩膀上“撕”下来,示意她看:“没有,是开始长牙了,见什么啃什么。嬷嬷说,不能过于阻止他,不然他更不舒服。”</p>

    听说长牙,沐元瑜惊喜地“哦”了一声,凑上去哄着宁宁,宁宁对她没什么记忆,但血脉里天然有对母亲的亲近,很快让逗笑了,嘴巴一咧,一串口水落下了的同时,下龈处一个尖尖的小白点也清晰地露了出来。</p>

    沐元瑜下意识要替他擦拭,想起来自己一身风尘,又忙顿住,只见朱谨深自然地从袖子里抽出柔软的素帕来,把宁宁那一串口水擦去了。</p>

    这景象落到沐元瑜眼里,一时路途上的所有辛劳都消去了,她从那硝烟战火里抽离出来,切实地有了回家的感觉,整颗心都为之柔软沉静了下来。</p>

    她望着朱谨深收拾完胖团子后,在她周身巡梭,严厉地审视着她有无受伤的眼神,发自内心地露出大大的笑容来,没洗尘不好抱他,满腔情感抒发不出,索性张开手原地转了个圈:“殿下,我很好,一点事都没有。”</p>

    朱谨深眼底显出淡淡的放松的笑意来:“好了,进去说吧。”</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