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危急

作者:石卧堂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离张家越近,三团的将士们就发现土着人的数量越多,路上还遇到了几波从别的方向拐过来的土着,看他们前往的方向,正是张家的方向。

    那些土着远远的看见急行军的三团将士,立刻吓得掉头就跑,三团将士也懒得理会这些人。王贵知道,这里的土着人越多,就证明张家暂时还没有被攻破。否则这些土着也不会成群成群的往这赶。

    “快,加快速度。救人如救火!”

    王贵眺望远方,隐隐可见升腾而起的烟柱,心中大急,不断的催促着手下士兵。

    三团将士们连吃奶的劲都拿出来,除了枪支弹药,剩下的不必要物品,早就扔到了路边,以免影响速度。

    二十多里的距离,硬是一路跑过来的。好在他们平时训练时,就经常接受五公里的负重拉练,现在虽然距离多了一倍多,可还是凭着一股精神跑了下来。

    急行军赶到张家庄园,正巧看到土着人攻破张家大院的一幕,王贵抽出配枪“啪啪啪”的向天开了三枪。

    “兰芳军!进攻!三团,进攻!”

    -----------------------------------------------------------------------------------

    张家大门轰的一声被撞了开来。无数土着冲进大院,哭喊声音顿时响成一片,挡在前面的张青壮,咬着牙齿拼命的做着最后的抵抗。好在他们人数也不少,加上宅院里不比外面开阔地,土着暴徒的人数优势施展不开,一时间倒也挡住了暴徒的进攻。

    张士壁居住的三层洋楼内,上百的张家族人全部躲在楼里,里里外外泼满了煤油,外面,还堆积了不少干柴。

    张士壁手里举着火把,一脸沉重的说:“咱们张家,这回算是彻底完了!”

    张士壁的大儿子扑到他身边,抱着张士壁举着火把的手臂,哭丧着脸道:“爹呀,咱们给他们钱,咱们把全部家财都给那些土着,说不定他们能放咱们一条生路呢!”

    二儿子也劝道:“是呀,爹,咱们还是等等,等等再说!”

    张士壁气的浑身直打摆子,一脚蹬开大儿子,结果二儿子又冲上来抱住他,死活不让他点火。

    “那些土人是那么好说话的吗?他们不光要钱,还要咱们的命!现在咱们自己不动手,难道等那些土人冲进来帮咱们动手吗?”

    张士壁惨笑:“咱们自己动手,起码死的还痛快点,要是那些土人动手,咱们连个全尸都没有了。”

    一指抱在一起的妇孺,张士壁厉声道:“你们难道还希望临死前看着土人淫?虐你们的妻女吗?”

    被张士壁一指,那些妇孺们立刻配合的缩成一团,大哭起来。显然已经想到土着暴徒冲进来后他们这些女人的下场。

    张晓瑛母女抱在一起,泪如雨下,张晓瑛哭道:“妈,女儿不孝,先走一步了!”

    张夫人哭着点头:“早知道如今这样,还不如当初应了那小子,让你跟他去婆罗洲呢。听说现在那小子混的风生水起,倒也不会委屈了你!”

    张晓瑛说:“现在说什么都完了。咱们可不能等土人冲进来,那些土人都没人性的!”

    张夫人打了个寒战,哭着点头:“好,女儿,你先走,妈随后就来!”

    张晓瑛把左轮枪口伸进嘴里,想了想又觉着这样开枪肯定死得很难看,又换了个位置,对准了太阳穴,

    然后又挪到心口的位置,枪口顶在弹性十足的肉球上,算是占足了便宜。

    “妈,你说被枪打疼吗?”张晓瑛呆呆的问。

    张夫人用手死死的抓着女儿的衣袖:“不疼,一点都不疼!”然后说:“要不,妈先来!”

    张晓瑛说:“不用,反正又不是没挨过枪子!”

    说起挨枪子,不知道怎么的,张晓瑛脑中突然浮现了在美国领事馆醒来时的那一幕。一个小淫贼一边唱着难听的下流曲子,一边伸手在自己怀里摸啊捏啊的……

    “妈,我走了!”

    张晓瑛凄美的一笑,然后扣动扳机。

    张夫人一手捂着胸,显然心疼的厉害。过了一会儿,张晓瑛睁开眼:“妈,我死了吗?”

    张夫人道:“还没呢!”

    张晓瑛哦了一声,然后又扣动扳机,再扣……

    “怎么还不死?”

    张晓瑛有些恼了,把枪举起来反复的看着。

    “不会是枪坏了吧?”张晓瑛嘀咕道。

    “好像是没子弹了!”张夫人突然想起自己女儿闭着眼一顿枪子,差点打死闯进来的淮练那一幕。

    张晓瑛恍然大悟,感情是没子弹了,还以为枪坏了呢。

    正好身边四婶抱着她的小儿子依依呀呀的哭着,四婶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儿子手里也塞了一把,小孩子不懂事,把剪刀拿在手里当玩具正玩着呢。

    张晓瑛一把把四婶家的弟弟手里当玩具的剪刀抢了过来。

    小孩子的“玩具”被人抢走,顿时嘴巴一咧,大声哭了。一边哭还一边指着抢他“玩具”的姐姐骂道:“坏……坏……”

    四婶连忙哄孩子,然后眼珠子一瞪:“干嘛抢我儿子的东西!”

    张晓瑛平常就没少被这个四婶奚落,现在都准备自杀了,哪里还会跟她客气,当即白眼一翻,一口顶了回去:“自杀!怎么?你先来?”

    四婶连忙抱着孩子躲得远远的,语气也和气了不少,强笑道:“不用,还是你先来吧!”

    张晓瑛哼了一声:“谅你也没那个胆子!”

    手里有了剪子,张晓瑛继续完成“自杀大业”,对准胸口的位置比划比划,刚准备刺进去,一边的张夫人猛地拉住她的手:“剪刀刺会很疼的,还要流好多好多的血!”

    张晓瑛立刻犹豫了,问:“那刺哪好点呢?”

    张夫人说:“书上说一般女子自杀时都是选择自刎,要么就是上吊,我觉得其实上吊应该不疼,还不流血。自刎还要把脖子划破,太疼了,还流血。死了多难看呀。”

    张晓瑛连连点头,觉着母亲说的在理,然后一双眼睛四下扫描,寻找白绫,准备上吊用。uu看书 www.uukanshu. 张夫人也四处张望着,看看能不能多找一条。女儿一条,自己一条,哦,还有丈夫一条,一家三口一起上吊,其乐融融共赴黄泉……

    周围的大姑姐小姨子被母女两看的直慎得慌,连忙都躲得远远的,暗呼这娘两疯了。

    白绫没有找到,不过难不倒张晓瑛,她把窗帘扯下来用剪刀剪成三份,一条递给张夫人,一条留给自己,最后一条跑过去给了张丹功。一家三口凑到一块,张晓瑛大大咧咧的道:“白绫没有了,咱们凑合着用窗帘吧!”

    张丹功闭上了眼睛,泪水哗哗的就下来了。“我没用啊,一个大男人居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女!”

    正当一家三口准备上吊呢,那边张士壁跟几个儿子争辩着是点火还是用钱买命的时候,土着人终于杀光了张家的反抗力量,一个个爆出一阵兴奋到了极点地欢呼声音!冲向张家的中心,张士壁的别墅!

    就在这瞬间,“啪啪啪”一阵枪响,接着“啪啪啪啪啪……”的枪声如暴雨般随之响起。土着们顿时停下脚步,狐疑的望向身后……

    “屋里哇啦……”

    远处传来一阵土语,还有阵阵的惨叫声,这声音绝对是土着人发出的惨叫。听到这声音,那些正准备向张家发起最后进攻的土着们顿时一阵慌乱,紧接着掉头就跑……

    别墅里,张士壁父子还在争论着,张丹功一家三口已经踩在的凳子把脑袋伸进了代替白绫的窗帘中……

    张士壁十岁大的小儿子趴在窗口望了望,然后掐着腰大喊:“别吵啦,人都跑光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