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无耻的懦夫

作者:石卧堂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费尔南德斯总督跟英美两国领事聚在一起闲聊,在这场宴会中,除了托马斯这个宴会的主角外,就他们三人身份相当,当然还有角落里坐着,羡慕的看着他们的日本领事,不过虽然现在日本已经打败了清国、俄罗斯,成为亚洲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在欧美列强的眼里,日本只不过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想要跟他们平等交往还远远不够。

    托马斯加入到这个小集体,非常有礼貌的把手里的酒递给费尔南德斯,然后端起另一杯酒敬他道:“总督大人,虽然没有在您的总督府内享受晚宴,但我还是非常感谢您!”

    “应该的,非常遗憾因为一些小插曲打扰了我们既定的安排,不过好在晚宴还是如期举行了,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点而已。我想,如果托马斯先生不嫌弃的话,后天我女儿的生日宴会上,希望能够好好款待您。”

    费尔南德斯不疑有他,非常干脆的把就干掉,看的托马斯直瞪眼,心说你老小子这下死定了。

    陈敬贤等游荡在大厅中的华人,在白人社交圈子里绝对是一个另类,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愿意跟他们交往,更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哪怕一个华人搭讪。在这些白人绅士与女士的潜意识里,他们这些“文明人士”就应该跟华人这些“野蛮人”保持距离的。

    陈敬贤心里也极度鄙视这些自以为是的白人,他有意的在这些白人身边瞎乱晃悠,专门恶心这些白人。

    迎面过来一个荷兰军官,笔挺的红色呢子制服,白手套、指挥刀,英武之极,陈敬贤一看乐了,这不是在总督府门前指挥荷兰军队镇压华人示威者那个军官吗?

    丫的,要是不恶心恶心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那些同胞!

    陈敬贤大大咧咧的走上前去,经过他身边时故意撞了他一下,手里的一杯酒大半都洒在了军官的衣服上。

    “对不起先生。”陈敬贤顺手在旁边的自助餐座上抓起一块白丝巾,在军官胸前胡乱的抹着,两只手指悄悄将对方放在内兜里的钱包夹了出来。

    “算了,没什么!”一看是黄种人,军官下意识的就想开骂,可在这个场合里,骂人是件很没有礼貌的举动,尤其是不远处还有一个闲得无聊的贵妇人正不时的对着他的方向偷笑。军官大人决定暂时不追究眼前这个黄皮肤小子的过错。

    “咦?这不是那位指挥军队向手无寸铁的市民开枪的那位军官先生吗?军官先生,您简直太英勇了,在您的指挥下,至少一次性杀死了几百个无辜的市民啊……”陈敬贤眨巴着眼睛,一脸崇拜的望着军官,当然,声音也故意的说的很大。

    陈敬贤说的是德语,参见宴会中一大半的荷兰人都能听得懂德语,立刻扭过头来把目光集中到这里。

    “你……你……”

    军官先生的脸瞬间就红了,不过不是兴奋的红了,而是生气生的。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陈敬贤就扬长而去了。路过一个美国武官身边时笑着用英语打着招呼:“嗨,迈克尔上尉,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少尉笑着举杯致意:“天呐,中国朋友,我们两个小时前还在一起聊天呢……”

    先前被陈敬贤羞辱的荷兰军官此时已经挥舞着拳头追了过来,看见陈敬贤站在一个美过军官的身边,而那个美国军官横跨一步,挡在他与陈敬贤的中间。拉偏架的意思十足。

    陈敬贤在美国军官的保护下,从桌上端了一杯果汁,嘴角露出一丝略带邪气的微笑,看也不看他一眼,

    完全把愤怒的军官当成了空气,反而举杯向几个荷兰贵妇示意。

    英俊的青年往往是中年妇女的最爱,那些贵妇人立刻对陈敬贤报以更为热情的回应,媚眼不要钱似的抛过来。少妇也爱黄种青年。如狼似虎的贵妇一看陈敬贤的年纪就知道他还是童子鸡,有一个贵妇甚至按耐不住,摇晃着硕大丰满的臀部向陈敬贤走了过来,吓得陈敬贤直冒冷汗,迅速消失。

    陈敬贤可不想第一次交于一个起码二十岁的中年大妈,专门往角落里跑,正好跑到了日本领事坐的那一桌。

    日本最近几年有大量的侨民涌入到南洋,其中荷属印尼的数量尤其众多,于是顺理成章的也在印尼设立了领事馆。

    美国领事馆举办宴会,邀请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刚刚打败了俄罗斯的日本,现在至少已经勉强挤进了文明国度的行列,日本领事也勉强算得的上是有身份的人了。所以,尽管没有接到请柬,但日本领事小山泽郎还是厚着脸皮跑过来参见绅士们的聚会。其最大的目的是想认识认识新近崛起的石油大亨,洛克菲勒的合伙人托马斯先生。

    陈敬贤不小心踩到了跟随小山领事而来的藤原俊的脚,这家伙痛叫一声,蹦跶着站起来拦住陈敬贤。

    要是白人踩了他的脚的话,藤原俊绝对连个屁都不带放的,可一个清国华人,藤原俊可不在乎。

    “巴嘎雅路。”

    日本武官一声吼,竟然扬起了巴掌。

    不过藤原俊举起的巴掌却落不下去了,他的脑门上顶着一支枪,陈敬贤手握着枪顶着小日本的脑袋,用比他更大的声音怒骂道:“巴嘎雅路!”然后手一扬,紧接着两个大耳帖子就抽上来了,打得他一个踉跄。

    陈敬贤的吼声中气十足,比藤原俊的叫声还要响了几分。日本鬼子大都是一级压一级,等级森严。一听陈敬贤这声中气十足的日语国骂,藤原俊下意识的就有了军队中上级教训他的错觉。

    两个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但还是条件反射般的一个立正,并拢了脚跟站直,然后深深的一躬鞠下去:“哈伊!前辈,我错了……”

    陈敬贤听不懂日语,不过也能猜出大概的意思,摆摆手用英语说:“下次不要这样了。”

    一旁看见的人无不瞪大了嘴巴,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尤其是日本领事小山泽郎还有他带来的几个日本武官,更是脸色涨得通红,要不是桌子太小,估计他们几个肯定会挤到底下去的。

    给人家鞠了一躬,还向人家道歉。这完全是藤原俊在国内长时间受军国主义教育下的条件反射,等他反应过来时躬已经鞠了,歉已经道了,丢人现眼的事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这下就算是想找个台阶下也没有了。

    藤原俊羞得满脸通红,就像是光屁股的老娘们跑到了男澡堂一样,他勃然大怒,一蹦三尺高,指着陈敬贤用瘪嘴的英语道:“我,大日本帝国驻印尼武官藤原俊,要和你决斗!”

    藤原俊气愤异常,眼前这个清国小子居然在这样的场合里还携带武器,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愤怒的快要发疯的藤原俊肯定会忍不住扑上去使劲的咬陈敬贤两口的。

    低贱的支那人在公共场合侮辱大日本帝国的军人,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一件事。自讨自己的身手还快不过子弹,无奈之下,藤原俊只能提出这个能讨回尊严的建议。他要在决斗中挽救日本军人的尊严。在他看来,只要有一场公平的决斗,自己肯定能轻而易举的虐杀这个该死的清国小子的。

    陈敬贤满不在乎的道:“我接受你的挑战,动手吧!”

    陈敬贤枪口对准藤原俊的脑袋挑衅的挑了挑枪口,看的藤原俊眼皮直跳。偏偏陈敬贤等的不耐烦了,一边晃荡着枪口,在藤原俊全身上下的要害瞄着,一边催促道:“我都答应决斗,你怎么还不出手?不会是害怕力量吧!”

    陈敬贤一脸鄙视的道:“呸,uU看书 .uukanshu.com 胆小鬼,懦夫,还军人呢!”

    藤原俊觉得自己比谁都委屈,这是怎么了,这个千刀杀的小子居然这么不要脸,既然是决斗,最起码双方要公平决斗吧。现在一方拿着枪,一方是空手,这还是决斗吗?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这一刻,藤原俊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带武器呢?该死的小山领事,为了表示对白人的尊重居然不许他们武官携带武器,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小山的愚蠢决定,才把自己逼上了这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

    “巴嘎雅路……”藤原俊破口大骂,翻来覆去就是八格雅鹿等几个词。

    “你们支那人才是胆小鬼,懦夫。如果你是一个男子汉,就放下枪和我公正的决斗!”

    陈敬贤一手拿枪,一手叉腰,满脸的鄙视,用看待白痴的目光看着藤原俊,理直气壮的道:“狗日的!你个小日本鬼子要是男子汉的话,有种现在就动手!”

    陈敬贤一边骂,一边乱晃手枪,唾沫星子横飞,偏偏句句在理,骂的藤原俊无法还嘴。

    厅内众人无不掩嘴偷笑,一个日本军官,却被一个中国人骂的无法开口,这是何等滑稽的一件事啊。

    “发生了什么事?”

    托马斯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身后站着的自然是费尔南德斯还有英美领事。

    托马斯一看正在对峙的两人,立刻张大了嘴巴,他非常气愤,几步就窜到场中,用他的身躯挡住的枪口,然后……一脸不解,愤怒的指着藤原俊,正义凌然的咆哮道:“无耻的懦夫!你……你怎么能欺负的员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