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死空蝼

作者:哲学丧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眼‘快’小‘说’网!

    这里是尸魂界的一片无名的小树林之中,奇形怪状的树木在萧瑟的秋风风中耸立着,一阵冷风刮过带起几片枯萎的叶片飞向四周同样枯黄的草地与泥土之上。*眼。快*小.说*网*首*发~

    “是虚!是虚啊啊啊!!”

    惊恐的尖叫打乱了这份平静。

    虚,一种普通魂魄在经年累月的哀怨折磨之后,最终堕落而成的邪恶灵魂。

    这种情况普遍出现在对现世留恋不舍不肯离开的魂魄之上,然而却也不代表尸魂界之中没有他们的存在,从虚圈偷渡而来的虚,死亡的普通魂魄所化的虚比比皆是。

    “快跑!全部跑起来!你们不是它的对手!!,赶快……噗!”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喊叫着,却又伴随着一声惨叫戛然而止,随后响起了可怕的咀嚼声。

    “庆太!”一个看上去相当稚嫩而清秀的少年慌不择路的跑着,突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团长?!副团长、阿原、佳子他们他们都死了!!”被叫做庆太的青年眼泪止不住的留下,那些熟悉的人一个个的被身后那个恐怖的怪物杀死吃掉,仅仅参加过两次狩猎的他在见到团长之后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然而当他看向声音所在方向的时候,却看见了他这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场景。

    那个在他心目中仿佛战神一般的团长,此时腰部以下全部被截断,被一只虚的舌头穿插着,如同儿童话剧里的袜子玩偶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刚打算向对方跑去的庆太直接两腿发软一下跪在了地上,双手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向后爬去。

    “怎么了吗?为什么你看上去很惊恐呢?”团长的脸上似乎看不出多大痛苦,反而很苦恼的样子。

    虚普遍都有着自己的特殊能力,眼前这只虚拥有的便是这种操控尸体模仿对方生前行为来交流的能力,不过因为没有智力的原因根本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形象有多可怕,反而还努力的通过从这死去团长大脑中找到的消息不断的尝试着和庆太交流。

    “怪物!滚开!滚开!!”不断后退的庆太脸上眼泪鼻涕流成了一片,却突然碰到了什么坚硬而冰冷的物品,下意识的便拿到了手中。

    “这是?团长的浅打??”

    庆太手中的,是一把看上去相当高级的武士刀,他每天都能看见的团长别在腰间的佩刀,是他从真央灵术学院离开时获得的斩魄刀,尽管团长没有掌握始解那种力量却也是个有灵压的死神,而不是他们这种低级的魂魄。

    “庆太?你为什么要跑呢?啊,那不是我的刀嘛,你小子小心给我弄坏掉了啊。”

    仿佛破布一把的团长面带微笑的说着平常常说的话语,却让庆太感觉更加的恐怖。

    踏,踏,踏。

    随着一阵脚步声,浑身浴血的怪物由远处走了过来,那是一直仿佛蛤蟆和人类的混合体,一个巨大的空洞在它的身体中间呈现着。

    庆太浑身都在颤抖着,却还是坚毅的将手按在了剑刃上。

    “你这怪物不要学团长的样子啊!!!”

    少年用尽全力的吼着,然而却没能让自己的手哪怕快上一丝,尽管努力的学着团长战斗时的样子,却连那浅打的刀刃都无法拔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虚走向他。

    作为流魂街里一个无名小卒,浅打这种死神专用佩刀他根本连拔出来的资格都没有,整个团队里也仅仅只有曾经在死神学院进修过的团长勉强可以借用一下它的力量,至于传说中的始解什么的,那真是只在传说里听过。

    “我…就要死了吗?”

    “可惜没法给你们报仇了各位……”

    庆太不再去执着于拔剑,而是闭上了眼睛,仍由泪水划过脸庞。

    “哟,不好意思可以打扰一下吗?”

    预想中的剧痛没有到来,反而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

    “什么?!”庆太的脑子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你死了的话,那把浅打我就回收了,没问题吧?”

    “哈啊?”

    回过头的庆太看见的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死霸装的青年,青年看上去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脸上带着很浓的黑眼圈,仿佛几个月没睡觉一样。

    “死死死死神大人?!”

    死神在尸魂界可不是人间传说的那什么带来死亡的神明,而是最强战斗力的体现,在庆太眼中对方简直有如天使降临一般。

    “大人!!有虚啊!有虚在前面!!”庆太愣神之后突然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啊啊,是啊,我看见了。”青年懒洋洋的看着距离庆太只有数米正作势欲扑的那只虚。

    “真是麻烦,这种低级玩意,连基本的脑子都没有啊,缚道之四这绳。”

    青年懒洋洋的抬起手臂,一条由纯粹的灵力组成的光之绳索便从手指前端飞射而出将两支虚困在原地。

    “啊,也不对啊,这样的话你也死不了,这把浅打也没法回收了吧,我可不想亲自动手啊。”青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苦恼的挠了挠头。

    “大人…您要这把浅打是吗?”庆太突然抬起头,直视着他向来连远远观望都不敢的死神大人。

    “哦?你想说什么?”

    “如果大人可以帮我杀了这只虚的话,小的甘愿在此剖腹自尽,它杀了我们狩猎团的所有人,我也没打算独自回去了。”

    青年带着浓重黑眼圈的双眼盯着庆太的双眼,将他们一整个猎杀团杀得片甲不留的那只虚在青年手下不停的挣扎着,庆太的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却依旧顽强的盯着对方。

    突然青年笑了

    “能有一名死神给你介错,你这辈子也算不亏了。”

    “大人是同意了吗?”

    “同意,对我又没什么损失,不过我想问你一句,你就不想自己亲手帮你的团员们报仇吗?”

    青年的眼中突然冒出了一律精光,让庆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我…”庆太感觉自己的喉咙异常干涩,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当然想啊!!!但是…但是…”

    “但是你却没有能力使用这把浅打是吗。”青年将庆太内心所想却又说不出口的话语直接道出。

    尽管在瀞灵廷内浅打只是最基本的配备,但是对于这些生活在流魂街的孤苦灵魂来说一把浅打那也是神器了,何况一丝灵力都没有的他们更是连拔刀的资格都没有,浅打作为斩魄刀的原型其刀魂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气节所在。

    “弱小不是你的错,而是世界的错啊。”青年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头顶,直到此时庆太才发现对方一直佝偻着身子居然也和自己差不多高,站直之后几乎比自己高出一个半头来。

    “现在,我再问你一遍,想不想亲手替你的团员朋友们报仇。”

    “我想!我真的很想亲手握持住这把浅打,宰掉这个怪物!无论什么代价,哪怕是魂飞魄散!!”

    作为已经在现世死过一次的人,在尸魂界之中再次死去的话除了怨念极大的新到尸魂界的魂魄还有可能变成虚,普遍情况下便是真正的魂飞魄散,再也没有半分幸理。

    “那么如你所愿,祈祷吧,疫之诗!”

    随着青年的吟唱,庆太只看见一柄薄如蝉翼却又极其锋利的暗红刀刃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大…人…?”

    “即将为你介错的人为瀞灵廷四番队队员,死神不死空蝼。”

    说完这段话语,空蝼将手中的刀刃抽离了对方身体,只见一道血箭从伤口中喷射而出,庆太的眼神依旧是如此的难以置信。

    空蝼却是挥了挥左手,那条连接在两只虚身上的光索瞬间破裂,失去束缚的虚咆哮一声便扑向了庆太。

    “斩魄刀名疫之诗,能力为,强化。”空蝼微笑的看着对方苍白的面庞。

    “来吧,在死之前感受一下这股力量吧。”

    庆太从愣神之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去质问空蝼,因为他明确的感受到了自己身体内涌出的那股强大的力量,似乎有什么可怕的力量在从自己胸前的伤口之中喷薄而出。

    “这就是…灵力吗…?”

    双手握紧又再度松开,刚刚根本连拔刀出鞘都做不到的庆太轻轻松松的将浅打从刀鞘之中抽离,转身面向那只口水流了一地的虚。

    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能力去理解为什么作为一个普通灵魂的他会突然多出了只有死神才可以拥有的灵力,他只知道这股力量可以让他复仇,而这就足够了。

    “死吧!”

    此时的庆太比他最崇拜的猎杀团团长还要强上许多,几乎达到了一个真正死神的水准,一只连最基本的智慧都没有的超下级虚哪里挡得住斩魄刀的锋刃。

    在为朋友报仇的愤怒和得到力量的喜悦多重加护下的庆太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一个错步便斩掉了那条令人恶心的舌头,让团长那破布一般的残躯得到了安宁,随后身体一转,将大半截刀刃都插入了虚的身体之中,甚至从其背后穿透出去。

    仅仅两刀,便斩杀了那只全灭他们猎杀团的虚,看着那怪物在眼前消散庆太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呼…呼…呼…谢谢谢大人成全…”

    庆太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远处的那位死神在他眼中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但是他依旧由衷的高兴着。

    “大家…我来找你们了…”

    “睡吧,以后就不会再有痛苦了,你的朋友们也在等着你呢。”

    空蝼走上前来,轻轻的合上了对方的双眼随后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浅打,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森林。</p>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任你观看

    支持:眼%快。小。说。网</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