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邻居(下)

作者:多一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有点不对劲对与自己有多大的毅力我还是比较清楚的。(;)与二女在一起的时候耳鬓厮磨的机会比较多但为了她的身体我能拼了老命的保持清醒按照现在的医学水平十五六岁的孕妇生产时和走鬼门关没两样就算是外人我也不会图一时痛快害了人家性命何况是我最心疼的小妖精。

    现在的情形却不同兰陵年龄和我原来差不多高贵典雅略透着沧桑的成熟韵味又拥有妩媚诱人散魔鬼气息的饱满身体关键还是寡妇身份与她在一起丝毫没有心理负担。我承认是在找借口的确是有点动心不感觉我春了兽春。

    男人嘛婚外恋免了一夜情不要紧吧只要不被那二位知道就行吧?努力的替自己开脱不由自主的坐到了兰陵给我让出来的位置体会到床褥上她残留的温暖。有点紧张尽量让自己放松我担心被这个经验老道的狐狸精看出此刻的心情。

    “有些热么?”兰陵掏出手绢体贴的帮我擦拭额头沁出的汗水温柔的动作关爱的深情大方而真挚。清澈的目光照的我底线已经崩溃我由内至外的坍塌了。

    手先抓住手再说皮肤嫩白润滑手腕柔若无骨小臂该死的猎装不会把袖口设计的大点么?兰陵的直望着我眼神依旧清澈深不见底这个习惯不好让我的下一步行动有所顾忌平时这个时候的女士都应该闭上双眼一副娇弱无力任君采摘的模样才对太有挑战性了。

    愈红艳的嘴唇粉嘟嘟的脸蛋起伏的丰胸紧紧弓起的脚丫子还有灭火器般的大眼睛!

    “公主你这样看着我让我很难施展啊!”我有些为难。

    “哧”兰陵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这么一说忍俊不住“你施展你的我看我的相干么?”用手绢风情万种的甩了我一下身体朝我稍稍倾斜。

    “那……那我继续了啊….”在这种女人跟前我属于新兵蛋子拙劣的表现应该被拉出去枪毙。

    “恩”兰陵白了我一眼调整了一下姿势猎装下摆的几个襻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露出了雪白的里衬。

    “开始了哦。”我小声念叨一声揭开猎装。兰陵配合的抬了抬腰身让我顺利的卸下她的外套里衬微微潮湿看来她出了不少汗。我的咸猪手已经伸了进去小腹滑腻冰凉慢慢上去点……肌肤的接触使得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肉感十足的红唇吸引着我慢慢俯下身去…

    “公主大姐!你盯着我让我很难办啊!”正欲亲吻我又搭上她那冰镇目光两张脸靠那么近想不看到都难“你闭上眼睛成不?”什么人啊!还弄不弄啊?我有点恼火。

    “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人家看着不影响吧?”兰陵把我的手朝上拉了拉让我按在她的酥胸上身体轻轻晃了下。

    “行你看。”我火头上使劲把她翻过去让她脸冲下三两下就把里衬给剥掉了。裤带绳口被压住了我又把她翻过来胡乱的解绳口弄得满头大汗不得其法。

    “笑啥?”我没好气。

    “郎君你干什么呢?”兰陵上身只剩下个抹胸轻掩着胸口笑的花枝乱颤一点也没有帮助我的意思。

    “通奸!”我继续解不放弃。

    “妾身还当你烙煎饼呢呵呵…….”兰陵一阵娇笑“平时你也这样么?”

    “没平时没你这个扎的和人家不同。”有点泄气我总不能告诉她平时都是颖自己解的吧?一鼓而下的气势顷然消失闹气的沿床边躺了下去。

    兰陵在我身上摸了一把丧气的推搡我几下“不成了?”

    “怕是不成了你诚心搞破坏!”我翻过身面对着她一脸幽怨。“你平时也这样?”

    “什么平时?啊!”兰陵反应过来扑我肋子上就是一口暂时还没松口的意思。

    “哎呀!”我使劲才把她撤开顺手一摸流血了。“干嘛?欺负人咋地?”意识到刚刚的话问的有点过分但是剧痛还是惹的我恼火。

    “好了原谅你了。”兰陵复又躺在我身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渗人很。

    “就算我说错了你也不该咬人啊怪疼的。”不管怎么样自己理亏咬了就算了我也不打算咬回来。

    “什么还就算?本来就你错了!你当我是什么?春天的母兔子么?”杏眼含煞细白的牙齿仍沾有丝丝血迹有蠢蠢欲动的危险。

    “又不是我说的外面传闻…..”我恬不知耻的辩解。

    “你相信么?”兰陵幽幽问道眼神中的清澈略带了哀伤。

    “我不知道你刚刚的表现让我觉得是….”兰陵上身只有个抹胸怕着凉我拉起毯子给她盖上细心的捏了捏边角。

    “呵呵我刚刚很紧张呢镇静的样子是装的毕竟第一次出来偷男人。你年纪比我小我不想被你小看了。”

    有可能刚刚她出了很多汗。“我也第一次想想刚才真的很可笑你怎么老要死盯着我看?弄的我怪不好意思。”为什么大家都是第一次我的表现却不尽人意?我宁愿相信她是说谎事关面子要紧。

    “想看看你我对你满好奇。”兰陵轻轻抚摸我的额头缓缓道:“模样不见起英俊比不上人家秦钰;武艺不见起高强真正交锋起来程初怕是一个回合就能收拾你吧?”

    我有点自卑我觉得我应该能支撑两回合起码一个半。没反驳她我认真的听着喜欢她现在的动作和表情。

    兰陵拉起我的手细细的打量“比我手的细嫩怕连搭弓射箭都不会吧?”

    我点点头不会就是不会这个不丢人。我没有必要强调我是神枪手曾经有在公园里打气枪赢得过一包红塔山佳绩虽然最后现是假烟。

    “相貌平平武艺嘛也那个好像文采也不显气第一次见面就拿夫人的作品来充数家世到也显赫但和程、秦、杜几家比起来怕是有些差距你这样的人在长安城里说多不多说少呢也……..”兰陵皱了皱鼻子调皮一笑。

    “哪还好奇啥?把我带到这儿来先调戏再打击耍人么?”我到是不在意这些个评价嘴上硬邦邦的扯回点面子罢了心里没生气。

    “别的男人要听我这么说怕早都炸开了吧?这个就是我好奇的地方。第一次看到拿夫人的诗出来充数还面不改色的人耍的那个狗屁刀法还洋洋得意听别人议论你惧内也面不改色刚刚还告诉我你在家里照顾一个小妾好几天了。你是故意的么?故意造成大家对你的误会么?”兰陵把脑袋凑过来和我脸紧紧贴着弄的我又来劲。

    “没真的没我平时就那样子没啥优点都缺点唯一好处就是脸皮厚不怕人家笑话。”

    “说你胖你还喘。没优点能把程家那稀泥球队抹到墙上去?弄的杜家的大掌柜三天两头朝你家跑?杜风下个月就提兵部尚书了很喜欢往区区的男爵家串门吗?秦钰拜师又怎么回事?老徐家教不了他兵法吗?跑你王家学个什么劲?三个大门阀都青睐你厚脸皮的本事么?”兰陵觉我又蠢蠢欲动拍了一巴掌嗔道:“坐起来点好好说话刚刚给你你嫌这嫌哪的现在我又不愿意了不好好说到我满意就不放你回去反正我寡妇家的家里也没人等我。”大眼睛眯缝起来贼笑着弄的我想打人。

    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怕颖和二女又要着急说呗编瞎话谁不会啊?“你先把衣服穿上这个样子叫我咋说?”提过兰陵的衣衫帮她穿起来把她剩下的半杯水喝完压了压火:“我生病失忆的事情你知道吧?”

    兰陵点头仔细的帮我把衣衫拉平展。

    “醒来的时候就我的两位夫人在身旁照顾我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能想到我当时的心情么?”仰天长叹一声无奈中露着痛苦的表情被我演绎的淋漓尽致。

    兰陵怜爱的俯到我身上听我倾诉。

    “外人说我惧内也好说我夫人才高压我也好我都不在意。我家里没有长辈只有她俩照顾我心疼我你可以理解她俩是在尽做妻子的责任但从我角度来看的话我除了心中感激也就是感激了。我要是对她俩不好的话良心上都说不过去的。”这段是真话无须做作很自然。

    “哪你刚刚和我算怎么回事?听这话我很嫉妒呢!”兰陵又靠在枕头上支个脑袋问我。

    “想想也内疚刚刚血上了头脑门子昏了。”我有点不好意思。

    “怕是因为我是寡妇觉得便宜好占是吧?”兰陵切中要害我满脸通红“看你现在那模样是叫我猜中了。”

    “别不是!”我想狡辩对着她清澈的目光我觉得无地自容:“不全是…..我觉得咱俩很投缘平时也喜欢朝你那跑今个能在这个地方碰到你真的很高兴真的。”实话大实话。

    兰陵仍旧盯着我追问:“没叫你说那么多就问你是想占我便宜多呢还是心里喜欢我多些?”

    “都有…….别问了你叫我跳山底下得了脸皮再厚也经不起您这么折腾啊不是没占上便宜吗?”我想死杀个人也成觉得不顺气。

    “想占我便宜的人多了今个儿还真碰到个敢说的。”兰陵刚刚还板着的脸上忽然出现了灿烂的笑容:“不追究了想占我便宜随你给不给便宜占随我。你对你夫人好是应该的嫉妒也嫉妒不来你要真喜欢我的话平时多来看看我如今我一个人住没那么多忌讳我不怕他们背后议论。”兰陵推我站起来俯身到床沿帮我把衣衫拉崭“好了她们看不出来快回去吧不为难你了。”

    我有点犹豫想再说点啥毕竟把个女人家扔到山上不符合我的原则。今天办了件大蠢事家里对不起颖和二女这里对兰陵也是满怀歉疚里外不是人。Uu看书 .uukanshu.

    “还楞着干什么?我躺一会就走。”看我还站着兰陵无奈也起身“好一起走盛你这个情。模样怪老实的怕是演戏给我看的吧…呵呵。”说罢背了弓箭我赶紧帮忙提了兔子送她回去。

    走了不一会看到兰陵家的院子了“兔子给我明天早上上来我教你打猎去你庄子打。”兰陵

    刚要答应突然想起秦钰要来上课“早上给嗣业兄安排了课程的下午才有空要不后天吧?我后天不走。”

    “是么?那巧了明天我去看你怎么教学生嗣业也不是外人不打搅你们吧?”

    “成你来听听也好没啥可忌讳的。”

    “好明天打早我就来领教一下传说中兵法大家的本事。可别小看我没事的时候我也喜欢研究那些走了。”兰陵扭身下去了身形依然矫健。

    我傻笑几声心道:李世民的闺女是那么容易就被小看的么?<!--flag0d--><!--mc-->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