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人劫避不得,便以力应之!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商盟的气氛,尽数凝滞了下来。

    今次是具有商贾身份的人物聚合在此,为淮安十六府未来的生意方向,作出大致的规划。

    谁也没有料到,陈王竟然也来了。

    李老眉头紧皱,忽然看向了庄冥,低声道:“冲着你来的?”

    这话一出,他心中忽然觉得极为荒谬。

    陈王是何等人物?

    高高在上的异姓王,掌控淮安市十六府的命脉,大权在握,俨然已是淮安王权的化身。

    庄冥固然出色,也只是商人而已。

    陈王或许厌恶庄冥。

    但大约也就只是厌恶,未必多么高看庄冥。

    怎么会特地为庄冥而来?

    而在此时,庄冥同样目光凝起,他没有料到,陈王会来到这里。

    按道理说,陈王还没料理好他的尾巴,而今必然是忙着处理他那些破事,已经在淮安十六府的四桩大事,顾不上他了。

    “难道……并非为我而来?”

    庄冥这般想着,略微偏头,看向薛庆。

    薛庆神色凝重,低下头来,轻声道:“公子可要避他锋芒?”

    庄冥闻言,不禁笑了声,道:“六年之间,淮安境内,从来是他人避我锋芒,如今却轮到我藏头露尾了么?”

    说完之后,他挥了挥手,道:“无妨,他若为我而来,我如今退避,反而势弱得太多,被他逼出来,更是难堪……他若不是为我而来,自然会有他的正事,为了办事,也未必会过多为难我。”

    薛庆仍有些许迟疑。

    庄冥叹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迎他罢。”

    如今对他而言,凡尘俗世间的这些琐事,关乎他的商行,关乎他的钱财,便也关乎他养龙的大事,实则便是他的道。

    修行之人,法是大道。

    经商之人,生意是道。

    而对他来说,两者皆是大道。

    而修道之人,必有劫数伴随。

    这未必是苍天动怒的天劫。

    也许是阻他道路的人劫。

    无论是宋天元、还是如今的陈王,其实都是他修行道路上的人劫。

    只是宋天元的劫数过去了,陈王带来的劫数,还在当前。

    “如我当年突破道印,陡生变故,而造成反噬,便是劫数。”

    “近些时候的境况,也是我的劫数。”

    “大师兄说过,避劫本也是一种本事。”

    “但劫数若避不过去,便无须再避。”

    “只须动用诸般手段,竭尽全力,去应劫便是了。”

    ——

    陈王的到来,令原先高谈阔论,言及未来经商局势的诸多人物,都不禁为之噤声。

    “参见王爷。”

    陆陆续续,有人行礼。

    李老却也迎了上去,施礼道:“参见王爷。”

    陈王今日换了一身白衫,显得十分儒雅,当即回礼道:“李老不必客气。”

    说完之后,他目光扫过,落在庄冥身上,眼底深处,神色凝了一瞬,杀机一闪而过。

    庄冥只是伸手在袖中,抚摸着幼龙,而神色如常,似是没有察觉。

    “王爷今日怎有闲暇,来到中定府?”

    “本王是途经此处,听闻淮安十六府的商盟之会,也定在这里。”陈王笑了声,语气温和,说道:“如今本王毕竟奉命接掌淮安十六府,对于今后淮安十六府的钱财交易,各类局势,也该了解一些……”

    “这自是应当的。<!-- 桌面内容中2 -->

    </div>”李老说道:“是小老儿倏忽了,还请王爷,万勿见怪。”

    “不妨事,不妨事。”陈王说道:“毕竟是商盟之会,在场均是商家,本王此次,实则也是不请自来,还望诸位莫要怪罪便是。”

    “王爷言重了。”

    李老忙是回应。

    而众多商人,也纷纷附和。

    陈王笑了一声,说道:“正午时分,商盟之会,大概准备开始了,诸位只当本王不在,一切照旧,如常行事……今日本王到此,只是旁听,对今后淮安规划,有大致的了解,仅此而已。”

    话虽如此,但在场之中,谁又能真正将这位陈王,视作无物?

    李老颇为恭敬,请动了陈王,坐于高位之上。

    而他老人家自己又添了个座位,在陈王边上,摆放位置,则稍低一些。

    在落座之时,他目光扫向庄冥,露出异色。

    庄冥颔首点头,没有多言。

    李老的意思很是明显,既然陈王亲自到场,庄冥最好便不要冒头。

    而此时庄冥也微微皱眉。

    他总觉得陈王,不会是为自己而来。

    但陈王此来,真的只是了解淮安未来的经商局势?

    “罢了。”

    庄冥吐出口气,他花费一夜,耗了许多心神,才定下了许多谋划,有不小的把握,可以游说众人。

    在他原先的预料当中,即便不能全都被他说服,至少应该能有一部分处境堪忧的,会用心考虑是否要再度与庄氏商行重新建立合作之势。

    但在听得陈王到来的时候,庄冥便知道,他花费精力制定的谋划,已经作废了。

    陈王不必作出任何举动,不必发出任何言语,以他的身份地位,以他执掌的权势,只要身在此处,无形之间,便威慑众人。

    哪怕庄冥舌绽莲花,能说破天来,在场众人都不敢当着陈王的面,去回应庄冥。

    ——

    这一场商盟之会,显得有些压抑。

    庄冥坐在这里,面无表情。

    而在他身边的薛庆,倒有几分如坐针毡的味道。

    待到午后,商盟之会,方是落幕。

    “王爷……”

    李老转过身来,看向陈王。

    商盟之会,到此已是完成。

    按照往年惯例,夜宴已经在着手准备,这些商人各自散去,会落脚的地方歇息,今夜该在酒席上,饮酒用食,谈谈生意。

    但如今陈王在此,李老便不敢言及散会之事。

    陈王笑呵呵道:“本王确实还有些话,要耽搁诸位片刻,还请诸位且慢散会。”

    李老忙是应道:“王爷有话,但请指点,我等不忙,待会儿再走,倒也不迟。”

    众多商人,忙又再度开口,不敢有半点异议。

    而陈王站起身来,背负双手,道:“诸位先前的观点,本王均已听得,倒也有些话,与诸位谈一谈,所谓……”

    他话说到这里,当即便有个护卫,从外边小跑进来。

    来得恰到时候!

    “王爷。”那卫兵近前来,忙是施礼。

    “何事?”陈王面带不满,道:“没见本王要与诸位商议大事么?”

    “王爷恕罪,只是寿礼到了。uu看书.uukanshu.com ”那卫兵忙是应道。

    “哦?”陈王顿时面露喜色,欢喜道:“真的到了?”

    “已入城了。”卫兵应道。

    “好,速速接应。”

    陈王显得颇是激动,忙是看向众人,又道:“今次本王先要失礼了,回头再与诸位商议淮安接下来的经商局势。”

    庄冥在下方,微微皱眉,隐约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他之前在高月楼被坑了二十万两银子,就有一种这样的不适。

    果不其然,才在庄冥这般想着时,在商盟众人当中,有一人适时开口。

    “小人斗胆,敢问王爷,不知王爷此来中定府,是为何事?”

    “本王来此,便是为了迎这寿礼。”

    陈王闻言,正色回应。

    莫说是庄冥,就是李老,都心中隐约明白了什么。

    而商盟人群当中,开口的那人,赫然也是丰城的商贾世族掌权人。

    当初在高月楼,就是这厮,一直为陈王接话。

    如今又是他,斗胆开口。

    若是寻常商人,谁敢过问王爷的事?

    若是寻常商人,陈王又岂会过多理会?

    庄冥隐约明白了。

    李老也明白了。

    不少人都明白了。

    “寿礼?”

    那人似是想到什么,惊呼道:“莫非是圣上寿诞将至,王爷为圣上准备的寿礼?”

    陈王神色肃然,点头道:“不错。”

    那人闻言,忙是拜倒,道:“小人不才,亦有家传宝物,愿献于皇上,烦请王爷捎带。”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