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王权大势,以力破法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场面颇为安静。

    陈王在长篇大论之后,方是露出真正意图!

    所谓募捐,实则便是要在众人的钱袋子里,掏一笔钱出来!

    便是庄冥,也顾不得分神关注那个略有古怪的书生,看向前方的陈王,眼神稍凝,心中隐约也察觉到了几分图穷匕见的意思。

    “王爷为百姓得以安居乐业,不惜如此屈尊,我等岂能无动于衷?”

    当下又有一人,适时应道:“我愿以万两白银,赈济灾民。”

    有一人牵头,其他人无论心思如何,在这个场面中,都不能没有半点表示。

    没有人愿意得罪淮安十六府权势最高的陈王。

    也没有人愿意担上为富不仁的名声。

    “老夫家底不厚,但也愿捐六千两,赈济淮北灾民。”

    “天灾降世,民不聊生,我袁记商行,便取八千两,略尽绵薄之力。”

    “老朽这里,倒也能取三千两。”

    逐渐有人,接连出声,附和陈王所言。

    最高之人,愿出万两白银,但此人出声的时机,一直都在极为关键的时刻,适时开口而替陈王接下后面的进展。

    这让庄冥不免有所怀疑,此人或许已经暗中依附于陈王。

    而除了此人之外,丰城这些人,倒也出手不小,哪怕最低的,也是两千白银。

    两千白银,对于寻常人家来说,已是难以想象的巨款。

    陈王今次宴请的,都是丰城之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家底不俗,财力雄厚,至少此时报出来的数额,还算好听。

    “诸位心怀大善,百姓必将感念恩德。”

    陈王再度施礼,道:“本王在此,谢过诸位慷慨解囊……”

    说完之后,他缓缓起身,目光却落在了庄冥的身上,平静道:“在场之中,论起生意,最为庞大的当属庄氏商行,论底蕴及财力,也无人能及,庄冥兄弟为何全无表示?”

    随着这话,众人的目光,尽数移到了庄冥的身上。

    面对无数复杂的目光,常人或许难免慌乱。

    庄冥却只笑了声,道:“王爷,我庄氏商行,今日便已开始筹备,明日大约便能有五万两白银,权且当做庄某尽些绵力罢。”

    五万两白银!

    放眼丰城之内,此时此刻,从各家所筹集的银两,也才堪堪与庄氏商行一家持平!

    庄冥的手笔,不可谓不大。

    在场众人之中,也隐于而有些感慨之色。

    然而陈王却笑了声,道:“庄氏商行遍布淮安十六府八十七城,一座丰城便捐出五万两?庄氏商行如此慷慨,要取数百万银两,来赈济灾民么?我看如此巨款,庄氏商行目前也未必筹齐,而且北域灾民,赈灾之事,也不能全然靠你庄氏商行一家,依本王看来,庄冥兄弟还是莫要一时心气,投入全副身家……赈灾之事,不但有你,也有我们,更有朝廷,你只须尽力,便是有心,庄冥兄弟还要为自家的商行稍作考虑,莫要一口意气,便倾家荡产。”

    停顿了一下,陈王露出关切之色,道:“依本王看,不若便以四府之名捐出五万两,如此十六府,合计二十万两,如何?”

    庄冥面无表情,袖中的手掌,倏忽握紧,强忍着掀翻眼前桌案的念头。

    堂堂异姓王,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扭曲他的意思,简直超乎他的预料。

    但他没有即刻回应,心中念头急转。

    陈王这是在逼迫自己翻脸么?

    还是觉得,<!-- 桌面内容中2 -->

    </div>已经调动镇南军,布置好了一切,守护了需要守护的地方,便不再忌惮他这地头蛇?

    甚至想逼迫自己,再去派人伏杀,待到那时,便会被镇南军擒下,人证物证皆入他手?

    按道理说,陈王没有确认自家已收拾好尾巴,便还不到对自己出手的时候。

    又或者说,中愤恨难平的陈王,料定这二十万两,不足以触动自己的底线,不会逼迫得自己为此而彻底翻脸?因而才以此事报复,以泄心头之恨?

    除此之外,之前他跟霜灵提过,此次捐献赈灾款,须得适度,不得出头,否则会招来不必要的祸端。

    而祸端的源头,甚至可能来自于东胜王朝的皇帝。

    陈王莫非是想要以此来坑杀他?

    按道理说,也不应该如此发难。

    可偏偏陈王就这么做了。

    “十三先生,根据目前北域灾情,倒也不至于要您一家,动用数百万两。”先前那人,又适时说道:“您虽然家大业大,心慈人善,但毕竟偌大的庄氏商行,还须打理,数百万两银子,未免太过巨大……王爷为您考虑,节省许多,何不答应王爷?”

    “是啊,十三先生,固然心善,切莫鲁莽,还须听王爷一句劝说,救济灾民,也要量力而行。”又有人应道。

    ——

    角落里的书生,露出诧异之色,喃喃低语。

    “这王爷出手,也真够狠的,还找了两个托,准备赶鸭子上架不成?”

    “五万两银子,本已算慷慨,但被陈王调到了数百万两,又降到二十万两,体现了陈王为庄氏商行着想的关切之心。”

    “这十三先生,要是强调五万两,不免落差太大,显得小家子气,而且,如此一来,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打陈王的脸,区区民间商行,哪敢如此得罪?”

    “最重要的是,朝廷赈灾银两,似乎才二十万两,他又取二十万两,岂非自认富可敌国?如此一来,又将朝廷的脸面,置于何地?”

    “上至皇帝至尊,高至朝堂权臣,下到黎民百姓,都不免把他当做一块肥肉,哪天缺了银子,便来割上一刀。”

    “这陈王真不要脸起来,也挺狠的呀。”

    “比起我来,竟也毫不逊色。”

    ——

    众目睽睽之下,庄冥神色平静,未有表示。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却似乎想通了什么。

    陈王未必想得太多。

    只不过,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他一个难堪,展示一个态度而已。

    有些人心性耿直,只觉得他庄冥实在大方,而陈王又实在为他着想。

    但在场众人,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善类,心思同样深沉,都是人精般的存在。

    许多人都已看得清楚。

    陈王此举,是要给庄冥难堪。

    原以为官府解封了庄氏商行,陈王与庄冥之间,已是化干戈为玉帛。

    但此刻看来,陈王虽然解封了庄氏商行,但与庄冥之间,uU看书www.uukanshu.com 仍然谈不上和气。

    这是在发难了么?

    那些在庄氏商行被查封之时,而选择观望,甚至断了与庄氏商行合作的,原本在庄氏商行解封之后,见风向一转,也在准备重新恢复与庄氏商行的合作。

    而如今见此情况,难免又心生犹疑。

    毕竟,庄氏商行固然势大,可比起官府来说,也仍然是砧板上的肥肉。

    对于王权而言,民间商贾,不过蝼蚁。

    庄氏商行,充其量是显得大一些的蝼蚁罢了。

    ——

    “是报复,也是在展示态度,表明他陈王与我庄冥,仍然有不睦之处。”

    “那些原本有意恢复合作的,必将再次选择观望。”

    “庄氏商行固然解封,但生意上的门路及人脉,都将被他今日这一番话,斩断大半。”

    “传闻修行之辈,大法力者,言出法随,这位陈王执掌凡尘权势,倒也真有几分‘言如刀锋’的意味。”

    庄冥心中轻叹了声,缓缓抬头,迎向陈王。

    陈王眼中,带着揶揄之色。

    众目睽睽,所有目光,均在庄冥身上。

    庄冥顿了下,轻笑道:“就依王爷所言。”

    王权大势,以力破法!

    王爷与商人之间的身份,本就如仙凡之别,云泥之分。

    纵然他自负思虑周全,但也未有料到,以陈王的地位,会近乎不要脸面,大庭广众之下,如此逼迫。

    庄冥不想在这里作一场较量。

    他认败了一场。

    恩怨册上,多记一笔。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