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丰城。

    赵府。

    有一架马车徐徐行来,马匹颇显神骏,通体褐色,而后方的车厢,装饰看似朴素,但也不掩精致。

    驾马的人,面容木讷,神色冰冷,虽只坐在那里,看不出身高几何,但上半截身子,却也显得魁梧壮硕。

    “来者可是十三先生?”门前的守卫,忙是迎上前来。

    “正是。”乾阳声音沉闷。

    “大人久候多时。”

    那守卫忙是在前引路。

    乾阳下了车,殷明却也提着轮椅下来。

    旋即才见庄冥,徐徐从马车里下来,坐上了轮椅。

    赵府的下人,将马车牵走。

    而乾阳跟随在一旁,殷明则推着庄冥的轮椅,往内中而去。

    ——

    才过照壁,走廊之间,便见一人。

    这是一位老者,神色肃然,赫然便是赵大人。

    “庄冥。”

    “赵大人好。”

    “你与我说实话……”赵大人走近前来,压低声音,咬着牙,道:“是不是你干的?”

    “赵大人此言何意?”庄冥含笑道。

    “老夫明白了。”

    赵大人微微闭目,深吸口气,平复了下浮动的心绪,他见庄冥没有否认,也没有露出讶异而询问的神色,心中便已知晓,此事与庄冥定然脱不了干系。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呵呵,庄某一向谨慎,但迫不得已时,总也会胆大一些,咱们已相识五年多,您老应该清楚的。”

    “这些士兵以及匠人,虽是陈王的人,但全是在官府名下,你这是公然挑衅官府!”赵大人低声咬牙道:“庄冥,你决意要公然与王爷对抗,可你不要忘了,你只是区区商贾,若在民间,还算有些势力,但又有什么资格与这功勋显赫,高居朝堂的王爷抗衡?”

    “赵大人所言,庄某不大理解,何谓挑衅官府,挑衅王爷?”庄冥轻笑了声,说道:“虽然不大理解,不过许多事情,道理是相通的,有些人平常虽是平和的行事作风,若是被逼急了,也未必不会行蛮力,走下策的。”

    “此事老夫管不得,也不敢管。”赵大人轻叹了声,道:“你若手脚干净也罢了,偏偏还敢留下线索,更主动来报案,让他将你和此事联系起来,简直是自掘坟墓……你可知道,事已至此,老夫对于此事,已无能为力了。”

    “今日不劳烦赵大人。”庄冥轻笑道:“何况,赵大人请我来,想必也不只是为了说这些话。”

    “今日邀你来的,不是老夫。”赵大人说道:“是王爷借老夫之名,邀你过府,关于这一点,想必也瞒不过你。”

    “那王爷何在?”庄冥问道。

    “后院。”赵大人说道:“你好自为之。”

    “赵大人放心,今日之后,暂时会平稳些时日。”庄冥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不慌乱,您也莫要慌乱,按兵不动即可……庄氏商行即便要垮,也不会扯下您老,而您老不要自乱阵脚,将我打落深渊便是。”

    “希望如此。”赵大人这般说了声,又停顿了下,道:“老夫知道你言外之意,对此,你大可放心……虽说两次都是王爷借老夫之名设宴,但老夫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臣服于他,而他同样信不过老夫,老夫这边,许多事情,你都不必担忧。”

    “多谢赵大人。”

    “一条绳上的蚂蚱,谈什么谢?”赵大人苦笑了声,道:“近两日来,总有些上了贼船,<!-- 桌面内容中2 -->

    </div>如今船要沉了,老夫也快淹死的错觉。”

    “我庄冥这艘船,便是沉到底,上面一截,也还是露在水面上的。”庄冥淡然笑道:“今日之后,大事平稳,您老也能松一口气了。”

    “你倒是乐观。”赵大人叹道:“王爷奉命而来,你竟然动用武力,强行破坏他的大事,他对你恨之入骨,老夫怕你今日都走不出这里。”

    “大人拭目以待。”

    庄冥微微一笑,又拱手施礼道:“您老准备好下令,解封我庄氏商行在丰城的店铺和仓库罢。”

    ——

    后院。

    殷明推着庄冥,徐徐而行。

    有家丁领路,有侍女行走。

    显得颇为安静,一切如常,与庄冥往常来此,似乎并不一样。

    但他仍是感受到了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机。

    庄冥轻笑了声,伸手入袖中,轻轻抚摸着幼龙的头顶。

    以幼龙之感应,他在四周感应到许多气息。

    这些气息,不是眼前所见的家丁和侍女,而是隐伏起来,藏身在各处的侍卫,气血均是颇为强盛。

    约有近百人!

    “陈王来到淮安,身边护卫不多,大多都在今日被我伏杀,但此地又有上百侍卫,且气血绵长,暗藏杀机,也是军中精锐。”

    庄冥暗道:“他的根底,多在东胜王朝的北部,在京城也颇有底气,但是淮安境内,他想要短期内调集精兵,想必是调动了镇南军。”

    前头有人领路。

    乾阳走在前头。

    殷明推着轮椅。

    到了前方,院前之地,两侧均有守卫,神色肃然,伸手阻拦。

    “王爷只邀见庄氏商行十三先生,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闲杂人等……”

    庄冥轻笑了声,深深看了那护卫一眼。

    胆敢将两位武道宗师级数的强者视为闲杂人等,这两位的胆子,也着实不小。

    不过这两名护卫,赫然也是凝就了劲力的,武艺可算登堂入室。

    那护卫神色如常,不卑不亢,道:“王爷只邀先生一人而已,随从护卫,不得入内。”

    庄冥淡然道:“庄某双腿不便,总也该有个人推我进去。”

    这护卫点头说道:“自有小人代劳。”

    庄冥微微抬手,说道:“乾阳,殷明,你二人本事太高,王爷胆子不大,怕你们刺杀于他,也只能委屈你们两位武道强者,在外等候了。”

    两侧的护卫,均是露出异色,略有恼怒。

    庄冥轻笑一声,拍了拍双腿,道:“走罢。”

    放在以往,若乾阳和殷明被阻拦在外,他绝不会孤身一人进去。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哪怕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会将自身置于险地之间。

    他创立庄氏商行的初心,便只是为了他豢养幼龙之事。

    若因此涉险,而身死道消,使幼龙消亡,才是本末倒置。

    但这一次则不同。

    幼龙已具有强大的力量。

    哪怕在武道宗师面前,也足以护持人身的安全。

    无论遇上什么情况,至少也足以支撑到院外的乾阳和殷明来援。

    一墙之隔,两名护卫,对乾阳和殷明来说,本也就不过三五个呼吸之间而已。

    ——

    院内。

    亭间。

    有一人正看着池塘,随着轮椅的动静,才缓缓转头,看向这里。

    中年面貌,高冠蟒袍,神色冰冷,他昂然而立,背负双手,有一种居于高位,执掌大势的威严,油然而生。

    而在他周边,赫然有着十六名精兵护卫。

    毕竟乾阳和殷明,可谓名声显赫。

    尤其是经过这一次,陈王断定,庄冥是调动了两位武道宗师,否则的话,凭借庄氏商行,断然没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毁掉他在淮安的所有布置,杀尽他在淮安的麾下精兵。

    因此,此次对于这两位武道宗师带来的威胁,陈王还要比之前,更加重视。

    “庄冥,你好大的胆子!”

    陈王紧紧咬牙,毫不掩饰杀机,寒声道:“东胜王朝,法纪之地,你敢伏杀官府之人,毒杀军中战马,劫掠官府之物,焚毁官府之所,可知罪当如何?”

    庄冥淡然说道:“根据东胜王朝律法,此四罪皆为死罪,形同造反,只犯其一,便可判凌迟之刑,灭之九族。”

    陈王往前一步,厉声道:“既是如此……”

    庄冥不待他说完,便开口截断,道:“王爷,东胜王朝讲究律法,凡事定罪,须人证物证俱在,这当诛九族的大罪,可不是张口就来的……您这是要凭空栽赃,冤枉庄某么?”

    陈王蓦然拂袖,喝道:“你敢说本王冤枉你?”

    庄冥笑着说道:“难道王爷抓到了什么罪证?是人证还是物证?您要明察,兴许有人是栽赃嫁祸,也说不定的。”

    陈王握紧了拳。

    栽赃嫁祸不错。

    但却是他庄冥栽赃给了已经被歼灭的淮北盗匪。

    这一句话,也是挑衅么?

    陈王眼带阴霾,扫了院外一眼,方是继续往前,来到庄冥面前,俯视下来,强忍着一拳打死这个年轻人的想法,冷声道:“你以为事情收了尾巴,不留证据,便可以为所欲为么?这些年来你在淮安十六府作威作福惯了,真以为如今的淮安,还是之前的淮安么?如今本王才是淮安最大的王法,可不是那群受你贿赂的混账!”

    庄冥笑着说道:“这么说来,王爷是要收集证据,将我诛灭么?”

    陈王厉声道:“何须证据?只要继续查封你庄氏商行,你每日折损,撑不了多久,至于你……又算得了什么?”

    庄冥轻声说道:“庄氏商行何日崩溃,谁也不知,只不过,在此之前,我相信王爷在淮安境内,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他拍了拍双腿,轻笑着说道:“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既然王爷这条过江龙,uu看书 .uukanshu. 偏要压地头蛇,那就让地头蛇舒展一下筋骨,看看过江龙受不受得住。”

    陈王缓缓说道:“你真以为本王只能跟你耗下去?”

    庄冥眉头一挑,似笑非笑。

    ——

    “你既然能够查到本王在淮安十六府的真正意图,便该知晓,本王所为,皆是圣命!”

    “你坏的不是本王的事,而是皇上的大事!”

    “本王真要杀你,根本不必什么人证物证!”

    “便是朝堂上那些老鬼真的兴风作浪,参本王一本,说本王在没有证据之下有草菅人命之举,皇上最多也就责罚几句!”

    “更何况……不过证据而已。”

    陈王森然道:“你庄氏商行送到官府,落在本王手中的几个管事,就是人证!至于物证,本王麾下,能够造假的,也不是没有!你在朝堂上没有背景,本王真灭了你,以伪造证据来定罪,没有人会为你出头,你死之后,也没有人会为你翻案!”

    庄冥点点头,说道:“关于这点,庄某倒也清楚,毕竟王爷如日中天,在淮安十六府权势最高,实则也是一手遮天。”

    陈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说道:“所以,你明知如此,还敢找死?明知自寻死路,还敢来这里赴死?”

    庄冥吐出口气,轻声道:“因为我断定,只要你看了我的这些东西,便没有胆量对我动手。”

    说完之后,才见庄冥伸手入怀,取出了三张纸,上面写满了文字。

    他递了过去。

    陈王接了过来。

    然后面色大变。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