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重病用猛药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陈王奉命到此,统御淮安十六府。

    实际上,他奉命而来,有四件事情,并且每一件事,都有所限期。

    其一,半年之内,开凿水道,疏通水路,连通淮安十六府,消去历年水灾之患,而且,要接入淮阴及淮北,消去两地常有的缺水干旱之灾。

    其二,推行新政,在淮安十六府作为尝试,如若新法可行,能让淮安更胜以往,则推行开来,遍及到东胜王朝境内。

    其三,在淮安以南,暗中豢养战马。

    其四,淮安十六府中,有三府之地,发现特殊矿石,能与淮阴另一种矿石合练,变得更为坚硬,尤胜于如今东胜王朝的百炼精铁。

    因此,要以淮安为根基,建立一处军器坊,炼制矿石,铸造兵器及铠甲。

    “豢养战马,铸造兵器,莫非是想要以此,造就精锐骑兵?”

    庄冥缓缓说道:“暗中备了战马,又暗中铸造比当前军队所用的刀剑甲胄更高一筹的兵器,若是联合推行新政之事来看,这位皇帝倒是有着大魄力……不过,他选的人,怕有些问题。”

    从这位异姓王的种种迹象来看,庄冥可以断定,此人野心极大。

    目前只是敛财,以权谋私,但只要有机会,未必不会造反。

    庄冥并不想理会陈王究竟有没有谋反之心,他只想着如何让陈王罢休,不再盯着自己。

    若能以此寻到证据,告发陈王,借朝堂上与陈王敌对的权臣,来坐实谋反罪名,自是最好!

    甚至于,伪造证据,也未必不能。

    但这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而庄氏商行被查封,也撑不住太久。

    “重病用猛药,时日急迫,也休怪庄冥心狠手辣了。”

    庄冥敲了敲桌案,缓缓说道:“霜灵,替我去请白老,让白老来一趟,再告诉白老,通知陆合、柳河、白庆、岳阳等人,一起来见。”

    外边顿时传来霜灵清澈的声音。

    “好的,公子。”

    ——

    一个时辰后。

    庄冥所召之人,俱已来齐。

    “公子。”众人均施了一礼。

    “不必多礼。”庄冥说道:“你们诸位,都是我最为信任的心腹,今次召你们一齐过来,本也只是有些隐秘之事,让你们去办。”

    说到这里,庄冥又停顿了一下,说道:“此事关乎庄氏商行的生死存亡,如若能成,此次的劫数,便能过去,而若不能成,不但庄氏商行要垮,我等更是十恶不赦。”

    “实不相瞒,此时此刻,哪怕庄氏商行就这般垮了,你们也可抽身事外,未必会祸及自身。”

    “但受我指派,行此事之后,你们的生死,便只能与庄氏商行系于一线。”

    “庄氏商行生,你们便活。”

    “庄氏商行倒,你们便死。”

    “此事我不强求,你们若不答应,也只须在半月之内留在潜龙山庄便可,待半月之后,自行离去,此后,务必守口如瓶。”

    “当然,若是答应,实也生死难料。”

    庄冥看向眼前众人,平静说来。

    在他心中,召来的这几位,都可算是心腹,可谓是最为信任的同伴。

    此事大逆不道,触犯东胜王朝律法,因此去办这些事情的人,务必要有着与他同生共死的信念。

    因此,庄冥不会强求,因为不能信任的,他不敢用。

    房中的气氛,凝滞了一下。

    旋即便见众人尽数施礼。<!-- 桌面内容中2 -->

    </div>

    白老、陆合、柳河、白庆、岳阳等,皆拱手作礼。

    “全凭公子吩咐。”陆合道。

    “老奴一把年纪了,为了庄氏商行,拼上一把,哪怕丢了这条老命,心也甘愿。”白老应道。

    “公子挑选我们几人,自是将我们当作最为信任之人,我等若不效死,何以报答公子信任之心?”白庆嘿了一声,这般说道。

    “我们俱都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死又何妨?”柳河轻笑道:“我等习武之人,出生入死,刀口舔血,早没了畏惧……”

    “岳阳与胞弟岳廷,能活到今日,乃公子赐福。”岳阳微微低首,语气淡然,说道:“如今便是丢了性命,也是多赚了几年光景。”

    “多谢诸位!”

    庄冥神色肃然,拱手还礼。

    庄氏商行中,有能耐的人,也不算少,但他挑来的这几人,都可算是他的左膀右臂。

    适才让霜灵召人来时,他便考虑好了挑选的范围。

    一要有足够的能力。

    二要值得信任。

    三要孑然一身,没有牵挂。

    即便他心中对这个回应,也早有所料,但真到此刻,庄冥却也有些激动,心中轻声道:“我果真没看错人。”

    ——

    “公子。”

    白庆上前一步,说道:“庄氏商行如今的劫数,源自于陈王,这大逆不道之事,便是要刺杀他么?这事我来干就行,保准把他狗头给砍下来!”

    庄冥不禁哑然失笑,说道:“朝廷刚派来了个执掌淮安的王爷,转眼就被人刺杀了,这是挑衅朝廷威严,还是公然造反?若刺杀了他,朝廷必将震怒,彻查此事,咱们总不能把京城派来的官员,一个接一个杀掉罢?我们也只是依附在东胜王朝境内的一家小小商行,不过赚些钱财而已,如何与整个东胜王朝抗衡?我们可没有划地为王,聚众造反的底蕴……”

    白庆怔了一下,挠了挠头,讪讪道:“那公子的意思是?”

    庄冥平淡道:“我们不敢公然造反,与朝廷为难,但暗地里,给这位王爷添堵,倒也还是可行的。当然,即便只是给这位王爷添堵,一旦被查,也是违反东胜王朝律法,还要杀头的,因此,给这位陈王添堵之时,做事须得干净,不能留下半点尾巴,否则留下把柄,便是人头落地的滔天大罪……”

    说完之后,他取出几张宣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随着庄冥授意,几人方是上前,各自分得一二张。

    “陈王来到淮安十六府,已有多日,但前些时日,沉寂无声,直至今日晨时,才对我庄氏商行出手,以官府权力,如雷霆之势,镇压下来。”

    庄冥说道:“但在前些时日,他在淮安究竟在做什么?仅仅是初来乍到,需要熟悉淮安的局势?而且,根据陆合之前传回来的消息看,陈王随行二百余人,约有八十护卫,余下一百二十人,身份不明,行踪神秘,并且,陈王来到丰城之后,当日他们却又尽数离开了丰城,散往各处,不知所踪……而且陈王身边的护卫,留下的并不多,余下则都去保护这些身份不明之人。”

    陆合低声道:“由此可见,陈王请命而来,定然不是为了庄氏商行而来,而是另有玄机。”

    庄冥点头说道:“之前我便也说过,陈王自视甚高,根本不会将我这商贾之流放在眼中,他来到淮安,主要是另有要事……而且,有心之人,消息灵通之辈,若打听他的来意,或许打听到最后,便只是认为,陈王为报复庄氏商行而来,而我庄氏商行的覆灭,成为了他明面上来到淮安的理由,遮掩了他真正的意图。”

    白庆暗暗咂舌,不禁啧啧道:“娘耶!勾心斗角真复杂!还是老子练武简单,哪个混账招惹咱们,一刀劈成两半就是了……”

    包括庄冥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白庆看去。

    白庆缩了缩脖子,才讪讪道:“可惜这王爷背靠朝廷,咱们不能随便劈死,到底还是得靠公子的计谋。”

    庄冥神色如常,说道:“如果你能搬山填海,力压一切,横扫百万大军,那就不用玩弄什么阴谋诡计了,放眼整个东胜王朝,你都可以肆意妄为,别说打死王爷,你就是打死皇帝,uu看书www.uukanshu. 也都不成问题。”

    皇帝是东胜王朝的至尊,最高掌权之人,此言已是大逆不道。

    放在以往,庄冥也不会这般说话。

    但是,眼下几人,均是心腹,愿与庄氏商行共存亡,便也不必怎么遮掩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老却又问道:“公子现在……”

    庄冥说道:“从赵大人那里,我已经得到了具体的消息,你们手中的,便是我根据消息,制定的谋划。”

    陆合迟疑道:“赵大人……”

    庄冥说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不敢出卖我,而且,即便他这消息不实,我也有所准备,俱都写在上头了。”

    众人闻言,方是吐出口气。

    柳河不禁感慨道:“公子谋划,一向周全,是我等想多了。”

    白庆低头看了一眼,暗暗咂舌,心道:“这么复杂?还这么狠?”

    庄冥正色道:“让你们做的事,负责的地方,都不一样,务必小心。”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你们是我的心腹,而在庄氏商行之中,也有你们麾下的心腹,但须得切记,挑选人手之时,要选信得过的,能守口如瓶,愿意赴死的,最好是如你们一样,无牵无挂的。”

    在场几人,心中俱都凛然,便又齐齐施礼,沉声应道:“谨遵公子吩咐。”

    庄冥点头说道:“那便去罢,庄氏商行尽被查封,每日折损极大,也耽搁不得……而你们之间,负责的方面不同,具体动手的时候也有所不同,其中诸般细节,我均已在纸上写好,须得细看!”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