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尘埃初定,风雨将至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入夜。

    庄冥已回到了潜龙山庄。

    这一日,庄氏商行上下,确实有所动荡。

    宣城宋家在宋天元的布置下,积蓄半年,明暗兼备,一夜发难。

    纵然早有准备,也有些疲于应付的意味。

    然而到了此刻,胜负已分,局势已定。

    宋天元谋算的攻势,均已被庄冥料定,逐一接下。

    尽管庄氏商行也有折损,而且从今日之后,还会持续造成一些损害,但是,终究还是他胜了。

    宣城宋家垮了,宋天元也已经死了,他则回到潜龙山庄,亲自平定后续风波。

    经过这一次,暗地里对于庄氏商行不利的一些潜在威胁,隐于暗处的隐患,也在宋天元的挑动之下,浮上水面。

    而今多数变故已经消除,余下的各家,也被他记在心里,不足为虑。

    经此之后,隐患消去大半,庄氏商行与各城各家之间的关系,应该会变得愈发紧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根基也进一步稳固下来。

    此次兴师动众,也算取得了不小的胜果。

    只不过,对他来说,最大的胜果,不是击溃宣城宋家,也不是稳固在淮安十六府的根基,而是轻而易举用银两买回来的百神壶!

    ——

    淮安府,丰城。

    中望山,潜龙山庄。

    “这蛊道器皿,已将近成熟。”

    庄冥看着房中的百神,眼底深处,带着些许热切。

    这一尊百神壶,只要运用得好,论起效用,可抵他十年日夜温养的苦功。

    不过照此时看来,距离豢养大成,恐怕还有三两月的光景。

    但庄冥熟读各类典籍,不乏古籍残卷之流,多有旁门之术。

    他去年初得过一张药方,是民间失传的农家偏方,能催得家禽成长,在去年确认有效之后,已耗费八万两,在淮安各城,建造鸡舍,豢养鸡禽,得利丰厚。

    而这药方,对兽类效用不大,但对虫豸之流,也同样有效。

    其实推演这样的药方,对蛊道中人来说,自然不是难事。

    但如此一来,不免有拔苗助长之说。

    对驱使蛊虫的修行人来说,蛊虫就是手中的利器,而拔苗助长而成的蛊虫,火候不足,凶性稍缺,不够强横,就如刀锋不够锋利,乃是大忌。

    可庄冥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他只是想要养出一只蛊虫,用来养龙,充当药材,而不是要驾驭蛊虫,驱使为用。

    “公子,你吩咐的药,已经在路上,傍晚便到。”白老上前来,这样说道。

    “好。”庄冥点了点头,他大量建造鸡舍,豢养鸡禽,获利甚多,便是因为这药方的催生,让鸡禽成长加快,得以提早养成,所以对此,他也颇为保密,从药材的采集,到制成此药,期间又经过三处地方分别制成,才送到鸡舍,混入鸡食内,用以喂养。

    “另外,宋天元及其属下的尸首,均已处理完毕。”白老奉上一些东西,放在桌上,说道:“这是宋天元的东西。”

    “这张就是他在暗庄的底单?”庄冥取过最底下的那张纸,轻笑了声。

    “正是。”白老说道:“之前老奴还想着,他应该不至于随身携带数万两,暗庄如何会放他出来,现在总算明白了。”

    “这厮自认为用玉神花,便吃定了我,定能诈出我大笔钱财。”庄冥笑了一声,说道:“他若直接卖给暗庄,最多挣个五百两,此后无论我出价多高,<!-- 桌面内容中2 -->

    </div>都属暗庄所有……但他自认为吃定了我,能诈出我许多银两,便不可能将这笔钱都送给暗庄,而是与暗庄作另一种交易,便是成功卖出之后,自取八成到手,给暗庄二成所得。今次他被暗庄扣下,只须拿出底单,给暗庄二成银两便罢,在这一点,我早有所料。”

    “对了,公子。”白老又指向一物,说道:“这又是什么物事?”

    “这个……”

    庄冥伸手取过,神色异样。

    这是一块玉令,上端穿了孔,系着一条五彩绳。

    而玉令的中间,则有雕刻着一个八卦,内中呈阴阳划分。

    他顿了片刻,吐出口气,虽然看见这令牌,着实有些意外,但以宋天元的城府,在海外游历,能得赏识,得获此令,倒也不算意外。

    “海外一个神秘门派的入门令。”

    “神秘门派?入门令?”白老怔了一下。

    “不必担忧,这个门派,每年颁布这样的令牌,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得此令牌的也只算记名弟子而已,根本不重要。”

    “还有这样的门派?”白老错愕道:“如此古怪?”

    “这个门派,善于推衍,所以注重悟性,他们自小在山门中教导的弟子,定是根骨不凡,自幼聪慧,但外界贤能智慧之士,也同样不少,因此在百年前,也有了广招外界智慧之士,收为外门弟子的说法。”

    庄冥放下令牌,说道:“记名弟子,若能根据令牌上的痕迹,寻到山门,就能算外门弟子。彼时,会授予秘诀,择优而入内门,而每年又取悟性最高三人,为真传弟子。”

    “宋天元就是在海外,得了这一场机遇?”白老略有恍然。

    “应该是这样的。”庄冥笑道:“他眼高于顶,自负无比,当年走出东胜王朝之外,接触到海外的天地,便认为东胜王朝不过一域之地,只是区区一个池塘,而他就是从池塘中走出的蛟龙,而今回归池塘,也不过衣锦还乡,俯视你我这些鱼虾。”

    宋天元极为自负,自认为超出了东胜王朝的天地之上,所以凡事均有俯视之意,就连他这淮安十六府的首富,也不放在眼里。

    如今看来,宋天元想必是知晓了更广阔的天地,又得了这令牌。

    之所以回到东胜王朝,想必是自觉将要走得更高,便先衣锦还乡,既是为了最后领略一番家乡的风采,也是为了在家乡静心参破令牌的玄妙。

    或许最初在宋天元的眼里,这一场与庄氏商行的博弈,本就是他人生中随手落子的一局棋,不足为道。

    只是未有想到,他过于自负,终究在家乡这池塘中,“阴沟”里翻了船,连性命都栽了进去。

    而在这时,霜灵端着羹汤走了进来,正听见了这话。

    “公子倒是对他赞赏有加。”霜灵放下羹汤,笑得眼睛如月牙儿,说道:“但他再是智谋高远,也败在了公子手里,他是池塘中的蛟龙,公子可是真龙。”

    “宋天元之所以败于我手,原因实则有着许多,并非是我的心智要比他更为聪慧。”庄冥微微摇头,说道:“这数月光景,面对这个对手,我也着实是寝食难安,直至昨日,他身死之后,才算松了一口气。”

    今次宣城宋家发难,这一道计谋,宋天元布置了许久。

    在定计之时,或许宋天元出于谨慎,也推算了三五遍,确认无误,方是定计。

    然而他则不同。

    他尽力去搜线索,又要将所得的一切线索,不断推算,一遍又一遍,生怕遗漏了什么,成为致命的要害。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千般思虑,直到自己穷尽智力所能想到的一切破绽,都尽数补足了,才敢真正定下应付的计划。

    这些年来,庄冥之所以能击败淮安十六府的那些老狐狸,不是他比这些人更聪明,而是他更谨慎,也更加专注。

    霜灵和白老,都认为自家公子,算无遗策,智谋无双,远胜宋天元无数。

    却并不知道,在宋天元与宋老家主下棋的时候,庄冥正在思考如何用计。

    在宋天元饮茶品茗,陶冶情操的时候,他也在思考如何用计。

    在宋天元练习骑射之术,练习武艺之时,他同样在思考如何用计。

    “宋天元,也算是个角色,只是过于自负,也难以收服。”

    庄冥轻叹了声,倒了杯酒,轻轻洒在这令牌上,心中念道:“我不知道你对我庄氏商行下此毒手,期间定计谋划,花了多少时日和精力,但我一定比你花费了更多的时候和精力,用来思考你会用什么样的计谋,更在思考我又该如何应对你的计谋。”

    “其实我未必就比你聪明,Uu看书.uukanshu. 但是我比起你来,还缺了两条健全的腿,所以我没有你这么多才多艺,而比你更多了一分专注,对阴谋诡计的专注!”

    “你棋艺高绝,茶艺甚佳,而且精通骑射,剑术也算高妙。”

    “但我不一样,我是个残废。”

    “所以我才能胜。”

    他这般想着,又取丝巾,擦净了这令牌,似是抹去了宋天元的痕迹。

    其实之前他也确实考虑过,收服宋天元为己用,但此人野心太重,难以收服。

    至于放虎归山,更不可能。

    尽管大局已定,宋家溃败,但宋天元确非俗类,他心狠手辣,用计歹毒,论起缺点,也唯独自负而已。

    若是这一次受挫,被自己所败,磨了心气,敛了傲性,收了自负之心,他将会变得更为阴沉,如专攻于心计,会变得十分可怕。

    就算没有了宣城宋家,专攻于心计的宋天元,也必然会成心腹大患。

    所以庄冥宁愿食言,也留不得他。

    现在看来,有此太极法印,宋天元若是不死,确实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心腹大患。

    好在如今,一切均已尘埃落定。

    宋天元终究死了。

    只是留下的后患,却也不小。

    “那位异姓王,已经过淮河了。”

    白庆来报,低声道:“三天之内,便入淮安。”

    庄冥平淡道:“按照我之前吩咐,权且先做准备。”

    说到这里,他伸手入袖中,摩挲着幼龙的脑袋,目光看向百神壶,又说道:“这两日间,不要扰我。”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