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人死计犹在,宣城宋天元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对宋天元来说,这一场勾心斗角,是他人生中最失败的一场。

    这本是智者的博弈,甚至是不见血的战争。

    但最后却还是变成了穷途末路,而至图穷匕现,刀兵相向。

    而且最后自己还是败了,可谓一败涂地。

    所有计谋都在对方算计之中,竟是全无还手之力。

    哪怕最后有了穷途末路之感,动用了隐藏最深的武力来截杀庄冥,以求翻转局势,但仍然被庄冥算计。

    宋天元一向自负,却处处落入陷阱,不禁苦涩万分。

    然而对于庄冥来说,这无非又是他在凡尘俗世间的一场波折,只是自己没有倒下,再一次跨了过去,得以继续前行。

    “胜负已分,是我败了。”

    宋天元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先放我,让我得以安全,我再留下消息给你。”

    庄冥神色平静,说道:“你信不过我,我也信不过你,宋天元,我说过了,你没得选择。”

    宋天元沉默了下来。

    庄冥缓缓说道:“你活着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死后的安排,也想击垮我么?退一步说,哪怕我庄氏商行垮了,你死之后也看不见,而对死后的你,同样没有任何好处。”

    宋天元点头说道:“不错,无论我留下什么谋划,无论你庄氏商行受到多大的损失,在我死之后,我也无法得益,更无法看见。”

    说到这里,他苦笑一声,略有自嘲,道:“如你所言,我确实留下了后手,哪怕我死也仍然会继续进行下去。虽然我没有想过自己会栽在这里,甚至最初也只是考虑击败你,再以后续手段击垮你,而不是此时杀掉你……”

    庄冥淡然说道:“什么手段?”

    宋天元略微沉默,似乎在心中闪过了一丝迟疑。

    他还是犹豫了一下。

    他不信庄冥。

    但又不得不信。

    信了,仍生死难料。

    不信,则必死无疑。

    “这些年来,你赚了许多银子,发展了如此壮大的商行,得罪的人本就不少。”

    宋天元说道:“你这两年来,扩展生意,涉足各行各业,而今年不但涉及布商行业,还涉及盐商一业。你花费重金,得了盐商资格,为保自身利益,暗中相助官府,打掉了许多贩卖私盐者……”

    庄冥神色平淡,稍有沉吟。

    东胜王朝历代以来,本是盐铁官营,但从三十年前,先帝在位之时,局势动荡,许多东西便都有了改变。

    依照目前来看,盐商也是一条稳定的生意,利润不浅,但是税收更重。

    而贩卖私盐者,逃避税收,利润更大,对他这种正经盐商,更有价格上的冲击,有着极大利益损害。

    只是他也知道,目前胆敢在东胜境内大量贩卖私盐的,因其中利益过于巨大,背后定然站有大人物。

    所以,他没有冒头,只是暗中相助官府,暗传消息,借官府之手,打掉了不少贩卖私盐的帮派及商行。

    而且此期间,他也命人收了尾巴,未有暴露出关于庄氏商行的痕迹。

    “你谋划再是周密,也总有痕迹留下。”

    宋天元说道:“一般人或许难以发觉,但我宋天元亲自去查,还是探到了痕迹,也得了证据。”

    庄冥沉吟道:“你将所得证据,交与了背后那人?”

    宋天元缓缓说道:“借刀杀人这一式,也是我后续之计。”

    说到这里,宋天元又道:“你知道我在京城,<!-- 桌面内容中2 -->

    </div>替七皇子谋事,与那位异姓王,也有来往,如今他已知道你的事情,对你恨之入骨。而且,再过几日,他将受皇上圣命,来淮安上任,将成为淮安十六府权势最高之人,执掌大势,一手遮天。”

    庄冥默然不语。

    霜灵倒是还不大明白。

    只是白老却面色变幻,心生忧虑。

    从商之人,向来要与官家打交道。

    这些年来,庄氏商行得以壮大,不知给淮安十六府的官员,送了多少的好处。

    而若是接下来,淮安十六府权势最高之人,早已对庄氏商行怀恨在心,那么庄氏商行的处境,便将是极度危险。

    如此一来,即便是以往得了庄氏商行好处的那些官员,恐怕都要在这位高官的授意之下,对庄氏商行下手,不敢违逆。

    若是以官家的层面,要对商家下手,天下之大,又有哪一家商行能够挡得住?

    这岂不是要断了命脉?

    “还有呢?”

    庄冥神色平静,这样问道。

    宋天元吐出口气,脸上神色异样,说道:“你的智计城府,远在我预料之上,那些其他的谋划,对你来说,也不过翻掌便可解决。当然,今次若是我能得手,庄氏商行溃败,那么后续诸般谋划,经我亲自施展,都是你的催命符,能彻底将你击垮,可惜今次我已经败了,在后续手段中,只有此事,才能够威胁得到你。”

    庄冥缓缓说道:“你不愿提其他谋划,而让我静等你的攻伐?这也就是说,时至此刻,你还有所隐瞒?”

    宋天元闻言,心头一跳,正要继续开口。

    庄冥又道:“如此,我是否可以认为,你言语不尽不实?”

    宋天元瞳孔一缩,心中登时升起一股危机之感。

    噗嗤一声!

    胸口剧痛!

    染血的刀尖,从他胸口透出。

    “你……”宋天元张了张口,胸腔内的鲜血,止不住上涌,他看着庄冥,目呲欲裂。

    “我说考虑饶你。”庄冥平淡道:“现在考虑好了,我不饶你。”

    “卑鄙……”宋天元紧紧咬牙,忍住了从喉咙涌上来的血。

    “退一步讲,就算我决定饶你,如今杀你的也不是我,只是我手下人不饶你。”庄冥往前凑近了些,轻声道:“还有,我能在六年之间,白手起家,成为淮安十六府的首富,依靠的确实是诚信经营,但是那只局限于生意场上。在看不见血的阴暗处,我更依靠着阴谋诡计,以及我的心狠手辣,还有你口中的卑鄙无耻,只不过,我比你想象中更狠,但凡见过我食言的敌人,都已经死了……眼下,再添一个宣城宋天元。”

    “果然不出所料……”宋天元只觉身上发冷,但却不及心中的冷,他惨笑一声,道:“能在短短六年之内,在淮安十六府,创立这等庞大势力的人,怎么可能是心慈手软之辈?”

    “不必看轻自己,生死之间,求生之念,人之常情。”庄冥说道:“救命的稻草,哪怕看起来十分脆弱,但谁都不愿意放下,这一点,谁都一样的……”

    “如果……再有一次……我……”宋天元的声音,已经渐渐低了,也渐渐虚弱,他喘息道:“我不会……大意……也不会……败!”

    “我知道的。”庄冥正色道:“我并不认为自己比你更聪明,如果你也躺在轮椅上,也许你思考的计谋,更高于我。”

    “我刚才确实考虑饶你,但考虑的层面,不在于你是否如实道来,而在于你的本事与心性。”

    “你若是没这么令人忌惮,我看轻了你,或许会考虑放你一回,或是收服于你。”

    “但你计谋太毒,心性太狠,我不能放你,也如你适才所言,是我不敢放你,因为这不亚于放虎归山。”

    “我不敢收服你,因为这不亚于养虎为患。”

    “所以,你安心走罢。”

    随着庄冥声音落下。

    穿透宋天元胸膛的刀,uu看书.uukanshu.com 再度往前推了一尺。

    宋天元惨叫一声,却张口笑了声,满口是血,狰狞可怖。

    “王权大势,如天威之法,你智计再高,终归是商人,过不了这一劫的。”

    “你死之后,是我的事,不劳费心。”庄冥平淡道。

    “庄冥……黄泉路上,我……等着你……”宋天元的呼吸,逐渐弱了。

    “你等不到我的。”

    庄冥神色如常。

    而在此时,宋天元身前的锋刃,陡然一翻。

    刀锋横向左边,然后切了出来。

    将宋天元的心脏剖成两半!

    这位号称智计深沉的谋士,终究也抵不过一柄钢刀。

    “公子……”

    刘全看了过来,刀刃指向宋天元的手下,露出询问之色。

    庄冥伸手拨开了宋天元的尸首,看向这些拦路截杀自己的人物,神色冷淡。

    “十三先生饶命!”

    “我等上有老下有小,不过为了养家糊口,赚得宋家一些银两,才为虎作伥。”

    “望十三先生开恩!”

    当头一人跪了下来,痛哭流涕。

    其他人见状,也有半数人立即弃了刀剑,伏地讨饶。

    庄冥笑了声,缓缓道:“有何区别?”

    他拍了拍衣衫,说道:“无论你们是效忠于宋天元,还是效忠于银两,对我来说,并无区别,毕竟你们来这里杀我,总不是假的。人总要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例如宋天元,他便已经死了……”

    说完之后,他轻描淡写地伸手挥了挥。

    灭口!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