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无中生有,自掘坟墓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场中气氛骤然一变。

    在殷明抬手的瞬间,胜负的局势,骤然倾覆。

    宋天元脸上神色,阴晴变幻不定。

    他自问能谋算人心,能知人意。

    无论是谁,心中都有私念。

    无论是谁,只要受到不公,心中必有不满。

    以庄冥往常的行事,忽略了乾阳与殷明的功劳,有功而不赏,纵然这二人再是忠义,也难免心中不平。

    他自问已经寻得契机,让殷明心中的不满扩散开来,达到了策反对方的地步。

    为何殷明还不愿叛?

    “人心……”

    庄冥叹了声。

    宋天元确实厉害,见缝插针,挑动人心。

    如果殷明的本身,只是一个武功高强的护卫,那么在这样的境遇下,是否真会被宋天元策反,实则也是难说。

    但是,宋天元纵然再是聪慧,终究只是凡人,他无法想象,在这世上,本无殷明。

    因为庄冥,就是殷明。

    所以宋天元在开始策反殷明之时,便注定一败涂地。

    ——

    “宋天元,你自以为隐于暗处,算计于我,积蓄许久,一朝出手便要让我措手不及,但你又何曾想过,在你接触殷明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暴露在我眼前,而不在隐于暗处。”

    “你以为你在暗处,实则你在我眼中。”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存在,实则我已经知道你的存在。”

    “你以为你有心算无心,实际上我一切皆已知晓,并早有应对。”

    “只是你不知道真相罢了。”

    “不是你处于暗处,而是我处于暗处。”

    “你所见到的一切,只是我让你看见的一角而已。”

    庄冥看向了不断后退的宋天元,徐徐说道:“谋士四等,你以为你是伪造玉神花,设局引我到淮北暗庄,是你心目中层次最高的‘无中生有’?可你是否想过……世上本就没有玉神花?”

    宋天元浑身一震,失声道:“不可能!那本典籍,我极为重视,请来两位不同的人物,反复甄别,必为真品!”

    庄冥淡然说道:“典籍是真的,只有玉神花那一页,是假的。”

    他伸手入袖中,抚摸着云蛇,看着宋天元,缓缓说道:“那一页纸,是我模仿典籍笔迹亲手所书,连同医典送至海外,花费了六百两银子,请最出色的匠人,将玉神花这一页做旧,再并入典籍之中,而在东胜王朝之内,无人能看出端倪。”

    “你以为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

    “你以为是你设了陷阱,挖了坟墓,一步一步引我到此,让我陷入其中。”

    “实际上,你的计谋,本就是我亲自引导而成,你这个陷阱,是我让你去挖的。”

    “宋天元,在你准备与我为敌之时,你便在自掘坟墓。”

    微风吹拂,道路扬起尘埃,两侧青树摇曳。

    庄冥坐于轮椅之上,身着白衣,面色淡然。

    正午的风,显得略有温热。

    但在场之中的人,却仿佛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论起智计,宋天元这位在京城搅弄风云的谋士,手段阴诡,城府渊深。

    但高明如宋天元,却也从一开始,就被这位牵着走。

    ——

    “厉害……”

    宋天元带着难言的复杂情绪,有着几分黯然的意味,低沉道:“宋某此生,眼高于顶,从未想过,东胜王朝之内,区区一域之地,竟也有你这样的人物。<!-- 桌面内容中2 -->

    </div>”

    他一向算计于人,以智谋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这一次,却是对方早已料定了他的一切谋划,将他玩弄在股掌之间。

    想到这里,宋天元不禁自嘲了声。

    “这次宋某认败,但下一次,我不会再轻视你,也不会再败。”宋天元看向庄冥,正色道。

    “你觉得你还有下一次?”庄冥眉头一挑,问道。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宋天元横剑在胸,缓缓后退,淡然说道:“虽然我未有料到,殷明竟然脱出了我算计之外,但是我在生死之间,一向谨慎,不会将自己的性命,置于危局之下……”

    “你是指埋伏在两侧的二十名弓弩手?”庄冥神色平静,问道:“那是你除殷明之外,另外准备的后手?”

    “你……”

    宋天元蓦然一震,脸色霎时苍白。

    他相信人性的阴暗,相信殷明受到庄冥的不公待遇,再被自己挑拨,已经成功策反。

    但他一向谨慎,不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在殷明的手里,所以他还有后手。

    殷明可以决定这一次的胜负。

    但殷明决定不了他的生死。

    这二十名弓弩手,他早有准备,就算无法伤及殷明这种武道强者的性命,但至少可以威胁庄冥的性命,让殷明援救于庄冥,从而将这位高手拖住,让自身从容离去。

    但庄冥却似乎早已知晓,轻描淡写地一语道出。

    “到此为止了。”

    庄冥这样说了一声。

    就在道路左侧,缓缓走出一人。

    魁梧壮硕,神色漠然。

    而在这魁梧壮汉的手里,提着一把丝线。

    那是弓弩的弦。

    霜灵、白老、刘全等人尽数看去,赫然发现,来人竟是公子身边两大护卫之一的乾阳大人!

    “乾阳大人……”霜灵惊喜道:“你也来了?”

    “半个时辰前,他就来了。”庄冥拍了拍小丫头的手背,轻笑道。

    “乾阳?”宋天元瞳孔一缩,握紧了剑,看向庄冥,低沉道:“我分明引走了他。”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在这一点上,我与你一样。”庄冥缓缓说道:“而且我比你更怕死,所以在此时庄氏商行正全力应付你的谋划,人手尚缺的情况下,我依然把乾阳调到了身边,和殷明一起,保我的命。”

    “……”宋天元忽然有一种心灰意冷之感,似乎无论自己想到什么,都会被对方料得一清二楚。

    “你逃不掉的。”庄冥这样说着。

    “倒也未必。”

    宋天元一剑横扫,寒光凛冽,喝道:“宋某自幼读书,却也自幼习武,一身武艺也不弱于人……今日倒要领教一下,武林两大宗师的本领。”

    嘭地一声!

    殷明上前一步,避过了剑锋,一掌拍在了剑身上。

    宋天元只觉手上一痛,顿时长剑落地,虎口赫然已经破裂,鲜血横流。

    “比陆合还差一线。”

    庄冥笑了声,道:“你智谋颇高,可算一流,但武艺充其量只是二流。”

    声音未落,殷明一掌已是按在了宋天元的肩头。

    而乾阳已经冲入了宋天元手下这批人当中,如虎入羊群,凶猛绝伦,连刀剑加身,都斩不破他的皮肉,宛如金刚之体,显得无比狂猛霸道。

    刘全等护卫见状,跟随在乾阳身后,冲杀了过去。

    宋天元面如死灰。

    庄冥笑了声,看向白老。

    白老会意,推动轮椅,将庄冥推上前去。

    庄冥来到了宋天元的面前。

    此时他坐在轮椅上。

    宋天元则跪在了地上。

    哪怕坐在轮椅上,庄冥依然是俯视下来。

    “宋天元,我还有件事……”

    庄冥缓缓说道:“你本没有打算将我杀死在这里,想必还准备了许多后手,会继续对庄氏商行出手,从而将我击垮。而我仔细揣摩你的过往,便也想过,你手段甚多,有些事情,有些谋划,没有了你,自然也就施展不出来,但是,有一些手段,想必即便没有了你,也依然布置好了罢?”

    “你在问我?”宋天元抬起头来,多了一抹嘲讽。

    “真有你已备好的计谋?”庄冥神色如常,问道:“哪怕今日我杀了你,也依然可以实行?”

    “你既然算无遗策,我此前一切所思,皆被你所知,难道此刻就算不到我的计谋?”宋天元脸上的嘲讽神色愈发浓烈,不知是自嘲还是嘲笑眼前的庄冥。

    “我并非全知,也非神算。”庄冥摇头说道:“我之所以能算中你的一切计谋,不是我比你更聪明,也不是我能神机妙算,只是我比你更加谨慎,用了更多的精力去思考。”

    “我可以从所得的微末线索,去推断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一遍又一遍地计算,尽我所能,思及千虑,尽量去考虑周全。”

    “但我并不能从全无头绪,毫无线索的情况下,推断出即将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想问你,你后续定计,定的是什么计?”

    庄冥神色认真,这般问道。

    宋天元眼中的嘲讽神色,愈发浓烈。

    “你我仇怨结深至此,此时此刻,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会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庄冥应道。

    “凭什么?”

    “凭你自己。”

    “只要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宋天元目光微凝,又冷了声音,一字一顿道:“你敢放过我?”

    “只要你尽数说来,只要你所言不虚。”庄冥缓缓说道:“我自会考虑,是否要饶你一命。”

    “我怎么信你?”宋天元握紧了手,他本以为自己会死,但抓到了一丝活命的机会,哪怕知道极为渺茫,却也不禁问了这么一声。

    “就凭我是庄冥,就足够让人信服。”庄冥俯视下来,说道:“我六年之间,成为淮安十六府的首富,靠的就是诚信经营,重诺守言……若无诚信,何以在六年之内,营造出如此大势,连接各方生意?”

    “就凭你一句话,我便信你?”

    “你没得选择。”

    庄冥缓缓说道:“你与我都非天真之人,心性城府深沉,此刻我说一定放你,想必你半点不信,但我也能实话告诉你……此时此刻,你若信我,生死难料,但不信我,必死无疑。”

    宋天元闭上眼睛。

    他不想死。

    他还想活命。

    死了一了百了。

    活着才能继续。

    他不可能尽信庄冥,甚至他心中根本不信。

    但正如庄冥所说,他没得选择。

    哪怕希望渺茫到了极点。

    但只要有一丝机会,他还是想要抓住。

    而且,据他所知的消息来看,庄冥在淮安十六府的声誉,似乎还算不错,至少没有过食言而肥的前例。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