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彼之至宝,吾之草芥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自玉神花之后,场中气氛变得极为古怪。

    两万八千两的高价。

    一株能让人断肢重续的奇花。

    所有人都不免觉得,这朵花才是这一次交易当中,最珍贵的物品,也是最值钱的物品。

    因此对于下方各类奇珍,倒是不怎么觉得惊艳了。

    但不可否认,能够登上暗庄的物事,都不是俗物。

    一件又一件物品,被竞价卖出。

    也有些物事,却无人竞买,只能留待下一次。

    据说三次无人买去,暗庄便会封存,以另外方式出手。

    “百神壶!”

    终于轮到了这一件。

    庄冥心中微震,但神色却没有变化。

    上面的老者,指着这百神壶,神情显得颇为激动。

    “此壶非同寻常,材质特殊,疑似天外陨石,连百炼精钢都不能与之相比。”

    “但是这样坚硬的材质,却铭刻着如此栩栩如生的画面。”

    “外表铭刻上百神灵,形象各异,宛如活物。”

    “内中有液体,疑似神仙酒液。”

    “当然,暗庄买卖,也从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等可以明确告诉诸位,神仙酒液,有福者方得饮之,否则,即为剧毒。”

    “以往这神仙酒壶,却也被人当做是剧毒来用,杀人于无形,无药可治,百试百灵。”

    “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也许是火候不够,壶盖不能打开,只能偶尔渗出酒液来。”

    “但这绝对不是凡物,也许只是时日未足。”

    “若是时机一到,大概酒液算成熟,我等凡夫俗子,也能饮上一杯,得以延年益寿,长生久视。”

    不得不说,这老者开口,语气深沉,仿佛真的一样,说得众人心有沉吟,有些人更是眼神热烈。

    到了这时,老者方是心满意足地出声道:“百神壶,标价一千八百两,请诸位出价,以价高者得。”

    场中气氛沉寂了一下。

    旋即才有人出声。

    “二千两。”

    这个声音传开,在场之中,许多人心有沉吟,也有人露出迟疑之色。

    这百神壶,确实非同寻常,材质坚不可摧,远胜百炼金钢,便极为不俗。

    而渗出液体,可为剧毒,或有大用。

    而且,暗庄之言虽然虚浮,但也不无可能,兴许便是传说中神仙酒液,只是火候不足,才成剧毒。

    只是壶盖无法打开,价格又是不低,不禁令人犹疑。

    谁又能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两千一百两。”

    又有人出声。

    但刚才出价二千两的那人,却不开口了,也许是考虑得更多,觉得花费过多银两,并不值得。

    刚才竞价的中年人,报出两千一百两之后,见众人纷纷沉默,无人愿再开价,不禁又有些后悔,也许自己高看了此物,这笔钱买错了?

    毕竟二千多两银子,在东胜王朝内,已足能买一百个仆人,算数额不小,尽管自家也算家大业大,但也经不起这么挥霍。

    然而就在沉默之中,眼见台上的老者,就要选定这中年人。

    却又多了个声音。

    “两千六百两。”

    这个声音,平淡而清澈。

    十三先生庄冥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顺着声音看去。

    刚才这位十三先生跟宋天元之间的竞价,可算是这一次交易当中,最激烈也最让人在意的。

    宋天元面色微变,<!-- 桌面内容中2 -->

    </div>他有心出声,给庄冥添堵,但却想起自己此时处境堪忧,因为他身上拿不出两万八千两。

    而且,他也害怕眼前的局,又是庄冥给他挖的另一个陷阱。

    “庄冥公子,出价两千六百两,可有更高者否?”

    台上的老者,出声说道。

    众人略有沉默,场中气氛,倒都安静了下来。

    其实说白了,这百神壶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暗庄怕也不能确定,适才说得好听,也只是给出最神奇的猜测,仅此而已。

    究竟是什么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谁都不知道。

    “好一件宝贝啊。”

    宋天元忽然出声,缓缓说道:“十三先生看上的宝贝,自然不是俗物,据说十三先生最喜古物,以高价在淮安十六府,搜集各类物品,眼界极高。适才连暗庄都错认了的玉神花,十三先生却能一眼看穿,宋某都自愧不如,那么眼前的百神壶,想必也是宝贝。”

    这话确实令人不禁动念去想,也隐约勾动了人心。

    但在场众人当中,也都不是蠢货。

    刚才宋天元和庄冥,显然已经结怨下来,这宋天元此时开口,不免有些借刀杀人之嫌。

    若真是宝贝,买下来也无妨。

    但就怕此物没多大用处,却成了那宋天元的刀,得罪了庄氏商行。

    庄冥也只是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言多无益,无论他发出任何回应,总会有人质疑,浮想联翩。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否认宋天元的话,还是承认宋天元的话,都有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所以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却也更像是默认。

    “两千八百两。”有一老者,衣着华贵,似是京城大户,他稍微犹豫了下,还是出声说来。

    “三千两。”

    就在老者声音才刚落下的一瞬间,庄冥平淡的声音随之响起。

    尽管声音淡然,却给人一种势在必得的味道。

    宋天元不禁感慨,道:“让十三先生如此看重的宝物,不知是何至宝?三千两银子,对诸位而言,也并非拿不出来,兴许可换一件至宝。”

    在场之中,有半数人,心绪浮动,对宋天元所说,半信半疑,心中沉吟。

    但事关钱财,价高数千两,无论是谁,都谨慎到了极点。

    本身能够拿出这么一笔钱的人,或者是能够从家族中取出这么一笔钱的人,都不会是平庸之辈,自然也不是冲动之人,当下均是沉吟。

    “确实是一件奇物。”

    庄冥这样应了声,但他说完之后,目光朝着宋天元扫了一眼,似乎带着几分挑衅。

    宋天元心中微凛。

    但其他人看见这个目光,则又不同了。

    庄冥在激宋天元参与竞买?

    可刚才那白夜花,已经让宋天元栽了个大跟头。

    莫非这百神壶,又是一个准备让宋天元跳进去的坑?

    而且,宋天元嘴上说得好听,什么宝贝奇物,可他自己却未有出价,连半点动静都不曾有?

    这十有八九是他们两家的斗气,自家没事跳进去作甚么?

    “……”

    宋天元深吸口气,他本待捏造这百神壶的来历,但也明白,没多少人会信,便也作罢了。

    而庄冥神色淡然,此时不必多言,无声胜有声。

    在场聪明人不少,而自作聪明的人,也同样不少。

    “淮安庄氏商行十三先生,出价三千两,可有人出价更高否?”

    台上的老者,目光看向宋天元,他巴不得这两位继续斗气,把价钱抬高到天上去。

    宋天元只当没有看见。

    庄冥静静看着那百神壶。

    此刻,在他身后的霜灵和白老,都并不知道,公子为何看上了这样一个似乎无用的酒壶,眼神中略带疑惑。

    “所谓宝物,有德者居之,也是有识者居之。”

    先前与庄冥相识的老者,不禁抚须一笑,说道:“我等不识此物,落在手中,便一文不值,庄冥识得此物,认为此物在他手中,能值三千两,那是他自己的衡量。反正在老夫手里,这东西没有半点用处,放在家里也不是什么高雅之物,还不如一件庄氏商行所出的蚕丝锦衣,穿在身上,更显得体,风采不俗。”

    “袁老说的也是。”老者身份不低,当即有人附和。

    “哈哈,李某不识此物,真要让我花费三千两,来买下一件完全不识的物品,还真开不了口。”

    “就算你识得此物,又真的开得了口?”另有人道。

    “此言何意?”李员外有些不满。

    “正如先前那幅前朝古画,大家都知道来历,也知道珍贵,吴兄酷爱丹青,能出价两千四百两,可在我这种俗人眼中,四百两都算多了。”

    “两千四百两算什么,在吴某心中,此物乃无价之宝。”

    “正是此理。”

    袁老含笑道:“你若将此画送入贫苦百姓家,只卖一两银子,他都能把你扫地出门……在人家眼里,此画一文不值,还不如半升大米。”

    其实价格出到这时,已经定下了。

    在场的人,已没有谁愿意花费三五千两银子,去买一个不知来历,不知用处的东西。

    更何况,这位十三先生,或许是在场之中最富有的人,就算有心要争,也争不过人家。

    与其如此,不若卖个人情。

    庄冥目光扫向众人,面露笑意,颔首点头。

    至于宋天元,依然一言不发,他也看不出此物究竟是何物。

    但他却隐隐后悔了。uu看书 .uukanshu.com

    玉神花是假的,他心知肚明。

    但庄冥呢?

    庄冥也知道玉神花是假的?

    还是说,庄冥只是不愿被自己坑害一笔,从而放弃了玉神花?

    又或者是说,庄冥认为玉神花是真的,但台上那所谓的百神壶,在庄冥心中,比能够恢复双腿的玉神花,更为珍贵?

    若早知如此,何必用玉神花来给他设局?

    早知如此,就该是以此物设局!

    宋天元紧紧握拳,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过于粗心大意,过于狂妄自大。

    “三千两银子,此物归淮安庄氏商行十三先生所有。”

    老者定下了此物的归属,旋即有人抬上来另一种物品。

    而庄冥依然神色淡定。

    但他心中,则有了几分激动。

    他已确认了,这就是蛊道器皿。

    而且内中的蛊物,已经快要成熟了。

    因为他自身的真气,隐约有些躁动。

    而袖中的幼龙,感受到了威胁,感受到了一股凶性。

    根据古法,他有把握降服这头蛊物,并使之作为幼龙的养料,增长数年道行,使得幼龙开口。

    这将节省他数年的心血!

    将会省去数年的药浴。

    也会省去无数的银两。

    这让他的化龙之路,更进一步。

    这让他有生之年养成真龙的希望,更多一分。

    他可以断定,这一只蛊物品阶不低,入手之后,以古法降服炼化,能够增长的益处,要比他六年以来,日夜不断的药浴效用,还要更高!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