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价高者得,临渊而止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翌日。

    晨时。

    夜露过后,气息清新。

    庄冥一行人,来到了暗庄的大厅。

    宋天元却也早就到了,似乎察觉到了庄冥的到来,偏头看了过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意味深长。

    庄冥神色淡然。

    淮安十六府的交锋,已经开始了。

    但消息还没传到淮北,也传不到暗庄。

    暂时来说,两人都对外界的事情发展,还并不清楚。

    只是,在宋天元眼中,庄冥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终究是他的猎物,所以他的笑容当中,颇像是猎人正看着陷阱中的猎物。

    庄冥与他对视一眼,便收了回来。

    宋天元在外界,布置甚多,他庄冥的准备也同样不少,而且,宋天元十有八九也并不知道他在外有所准备,更不知道他有反击之举。

    宋天元自认为有心算无心,将他庄冥视为猎物。

    而他庄冥又何尝不是有心算无心,反狩猎于宋天元?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庄冥这样念着,却对前方一位老者,含笑点头。

    能够来到这里的,基本上是东胜王朝有头有脸的人物。

    互相之间,哪怕素未谋面,但或多或少,还听过其中一些人的名字。

    至于庄冥,六年之间,白手起家,成为淮安十六府最具名声的年轻人,哪怕在场之人,并非都来自于淮安十六府,但也都听过这样一个传奇般的年轻人。

    而他双腿残废,坐在轮椅之上,则更容易让人辨认。

    不乏有人侧目,投来各种善意或者敌意又或是忌惮的复杂目光。

    至于方才那个老者,来自于京城,算是个熟识。

    ——

    这一场暗庄的交易,有别于寻常交易的方式。

    以个人喜好,给出价钱,来竞买物品,最终价高者得。

    在庄冥的眼中,这种方式算得是不错,本身就定下了最低的价格,不至于太过贱卖。

    而在互相竞价之中,或是因为个人喜好,又或是因为各家争锋,逐渐将物品的价格抬高,甚至最后的价钱,往往便已超出物品本身的价值。

    但此类方式,也有相应的局限,因此他庄氏商行,尚未有此类交易方式。

    不过今后,若要售卖宝物之流,未必不能加以效仿。

    “白夜花!”

    上面的声音,将庄冥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暗庄的白夜花,便是典籍上记载的玉神花。

    也是他明面上来此的原因。

    当庄冥抬起头,看向上方的时候,宋天元的目光,也扫向了他。

    无论是霜灵,还是白老,都露出几分激动的神色。

    医典记载,玉神花,可使人断肢重生。

    公子双腿受伤,多年残疾,遍访名医而不能治。

    或许这奇异神花,可以治愈也说不定。

    “此为白夜花,标价一千两。”

    上面的老者含笑说道:“此花极为珍奇,宛如白玉,更可贵的是,它四季常开,从不凋谢,真是世间奇花,诸位开始罢……”

    “一千五百两。”

    不待庄冥开口,宋天元的声音,缓缓传开。

    众人的目光,尽都聚集过去。

    而庄冥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宋天元拱了拱手,只笑着说道:“此花非同寻常,极为美丽不说,更是四季不凋,而京城那位喜爱奇花异草,寿诞将至,宋某打算以此送礼。<!-- 桌面内容中2 -->

    </div>”

    庄冥收回目光,淡然说道:“三千两。”

    宋天元嘴角笑意愈发浓郁,出声说道:“五千两。”

    庄冥平静道:“八千两。”

    宋天元笑着说道:“一万两。”

    ——

    场中的气氛,极为沉重。

    只剩下两个声音,不断出声。

    每一次出声,价格必将抬高。

    台上那老者已是呆了。

    这白夜花,前次也有卖过,却都无人出价。

    此花毕竟只是观赏,并无实用,就算是再富有的人物,也没有多少闲钱,愿意花一千两银子,来买一朵花。

    可是现在,却叫价到了上万两。

    在场之人,也隐约觉得不对。

    “此花一定有什么异处。”

    “千两银子,买来一件观赏之物,已算是极尽奢侈,但他们二人,竟喊到了上万两?”

    “不,已经一万八千两了。”

    “啧啧啧,我李家在淮北,也算富甲一方,可就算掏空了家底,怕也买不起几朵花了。”

    “这究竟是什么神仙宝物?犯得着倾家荡产,去买一朵花?”

    “先前宋家那人说是要用来送礼?他宣城宋家才多大的家业?这是拿家底去送礼?他开什么玩笑!”

    “此花绝非寻常。”

    众人心中惊异,各自思索。

    又有相互熟识之人,交耳议论。

    至于白老和霜灵,则是露出恼怒之色,认定了这宣城宋家的宋天元,必是知道这玉神花的作用,才会如此不惜代价,来提高价格。

    白老神色微沉,却一言不发,他心中隐约明白,宋天元认定了公子势在必得,所以要夺取玉神花,跟公子讲条件。

    又或者……宋天元纯粹只是想要抬高价格,让公子砸进去更多的银两,损人利己。

    至于霜灵,则气得脸颊鼓起,眼神充满怒火。

    她扫了那家伙一眼,心中却忽然觉得古怪。

    说是送人,但也不至于这么大的礼。

    要凑齐这么多银子,对宣城宋家来说,不说倾家荡产,也是伤筋动骨。

    除非他是自己用的!

    但这家伙又没伤在哪儿,手脚完好,要这玉神花干什么?

    她仔细打量了下,宋天元四肢完好,相貌正常,似乎没有病症之处。

    “霜灵姐,你在看什么?”旁边的家丁,这样问道。

    “我猜这家伙跟公子抢东西,一定是有病,但又看不出来。”霜灵咬牙说道。

    “这个,有些病,好像叫做隐疾,穿着衣服,不一定看得出来。”小厮神色古怪,眼神在宋天元双腿之间扫过一眼。

    “你看什么……”

    霜灵顺着他的目光扫过,脸上腾地一下就红了。

    ——

    “两万三千两。”

    “两万五千两。”

    “两万八千两。”

    宋天元轻描淡写地说来。

    根据目前所知,庄冥的商行,大肆扩展,闲置银两不算太多,眼下则是将他庄氏商行目前可以调用的闲置银两,已取出过半,才来到暗庄。

    如今的庄冥,富甲一方,但凡世间一切,只有心中所想,应有尽有。

    唯独双腿残废,实为最大遗憾,因此这庄冥,必定会尽力获取玉神花。

    只不过,凡事也有个限度。

    虽说在他心中,认定庄冥为了恢复双腿,就算三五十万两银子,都愿意拿得出来,但此时此刻,却也该收手了。

    若是继续提升价格,如同无底洞窟一样,想必以庄冥的谨慎,恐怕再是不甘,也都会停下。

    宋天元也觉得自己出到两万八千两,已经到了这个限度。

    接下来,就让庄冥花费三万两银子,去买这一朵原本仅是标价一千两,实际上一文不值的“玉神花”了!

    数万两银子,以庄氏商行的底蕴来看,自然不算太多。

    但如今局势不同,庄氏商行一直在扩展买卖,建造店铺,招揽人手,目前可以随意调用的闲置银两,一定不多。

    如今先有数万两银子砸进了这里,等他再作谋划,有八成把握,能够再借玉神花做局,再让庄冥将剩下的银两,尽数砸出来。

    庄氏商行在经过大肆扩展,闲钱不多的情况下,加上自己在外界诸多谋划又已经起效,眼下必定是上下动荡。

    如此紧要时机,钱财至关重要,庄冥若还损失了手上一批可以挪用调动的银两,必将伤筋动骨。

    其剩余闲置钱财有限,想要用来上下调度,重新建立商铺,重新开辟商路,并要安抚人心,难免要捉襟见肘。

    在这般窘迫的境况,他庄冥连手中这点余钱都砸进去了,倒要看看要怎么安抚人心?又要怎么东山再起?

    就算想要自折羽翼,将一部分庄氏商行的实业变换成巨额的银两,也不是三两日就能做成的事情。

    即便庄冥当真如此行事,准备稳住局势,但待到他凑足了足够的银两,想必庄氏商行在自己的持续算计下,也早就垮了。

    宋天元看着庄冥,神色冰冷。

    而庄冥扫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一言不发。

    宋天元心中骤然升起不安之感。

    “两万八千两!”

    老者看向众人,目光最终落在庄冥身上,大声道:“宣城宋家宋天元公子,出两万八千两,可还有更高的么?”

    无数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庄冥的身上。

    庄冥脸色淡然,抿唇不语。

    白老和霜灵,都心有不甘。

    但如今的价格,着实太高了。

    “宣城宋家宋天元公子,出两万八千两,可还有更高的么?”

    那老者再度出声,目光还是落在庄冥身上。

    庄冥不再出声,神色如常。

    宋天元脸色变幻不定,他忽然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位十三先生。

    “两万八千两!这一朵白夜花,归淮安十六府,宣城宋家宋天元公子所有!”

    老者终于说出了最后的归属。

    宋天元却紧紧咬牙,没有刚才的淡定,没有得宝的喜悦,uu看书 .uukanshu.com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好一位十三先生。”

    宋天元脸色阴沉,眼神冰冷。

    庄冥轻声说道:“我庄氏商行,近来各项生意,开支用度太多,着实比不得你宣城宋家这数十年的底蕴。此物价高者得,恭喜宋少爷,喜得至宝。”

    宋天元心中忽有一种难言的愤怒。

    他从未有吃过这样的亏。

    他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阴沉。

    ——

    “庄冥,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适才那个老者,禁不住心中好奇,出声问道。

    “这白夜花,看起来像是医典上记载的玉神花,不知是暗庄看走眼了,还是我庄冥看走了眼。”庄冥看向老者,解释道:“若真是玉神花,便有着断肢重续之效,是难得的至宝,众所周知,庄某双腿残疾,意欲借此,看看能否恢复行走……不过现在看来,宋少爷似乎更需要。”

    “原来如此。”

    众皆恍然,终于明白为何争夺如此激烈,那看似只能观赏的白夜花,竟然是如此至宝。

    不过十三先生,双腿残疾,众所周知。

    宋家这位,又是什么隐疾?

    不少人目光投向了宋天元双腿之间。

    宋天元脸都青了。

    而台上的老者,暗暗后悔。

    暗庄如今的鉴宝之人,学识也太浅了些,庄冥和宋天元,都认出了这白夜花,是断肢重续的宝物,怎么暗庄的人,反而看走眼了?

    “这宝物过了,该下一种了罢?”

    庄冥拍了拍衣摆,抬起头来,轻声问道。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