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几条人命,1场试探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庄府的马车,缓缓远去。

    场中的气氛有些尴尬。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十三先生,居然真的忍下了这口气。

    这其中心情最是复杂的,莫过于方益了。

    方益本以为可以狠赚一笔,此时此刻,却有些慌了。

    “这位宋家的大哥……”

    “谁是你大哥?”

    宋家管事看向他怀里的古籍,闷声道:“十两银子,卖是不卖?”

    方益顿时瞪大了眼睛,呐呐道:“刚才不是说一百两?”

    宋家管事嗤笑道:“什么宝贝,能值一百两?就给十两银子,你要卖就卖,不卖作罢!”

    方益心中一慌,他已是把那位十三先生得罪狠了,心中也知道这古籍之物,价值难定,除却十三先生之外,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出价超过十两的了,当下狠心跺脚,咬牙递了过去,心里却像是滴了血。

    “小子,这十两银子可收好了。”

    宋家管事嘲讽道:“你这破书,我看也没什么价值,之所以给你这十两银子,也就是为了挣个名头,让人家知道,十三先生想要的古籍,却被我们宋家当面买下而已。”

    方益心疼得无以复加,在淮安十六府,古籍古物一向只有十三先生能出高价,但离了十三先生外,在其他人眼里,不说一文不值,却也没有太高的价值。

    看着远去的宋家管事等人,方益不禁呸了一声,吐了口唾沫。

    “一群骗子,迟早死在半路。”

    ——

    宋家管事把古籍收好,贴身放了。

    这一百两银子,确实是少爷给他的,让他买下这本古籍。

    不过他也是精明人,看准了时机,花十两银子也就买下了,剩下九十两,也就入了自己的口袋。

    他心中激动得无以复加,作为宋家的管事,宋家每个月给他的,也就几两银子罢了。

    不过这事也不好吃独食,于是他犹豫了下,拿出十两银子,说道:“你们分了吧。”

    这些个随从,自然也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各自领了银子,纷纷拍着胸脯保证。

    宋家管事这才满意,虽然他占了大头,但大家都分了银两,捅出去了,按宋家的规矩,谁也逃不了。

    “事情办完了,该回宣城了。”

    “管事……”就在这时,刚才分发银两的年轻小厮,有了些许迟疑,说道:“咱们这是往宣丰谷口那边的大路走?”

    “没错。”宋家管事看了他一眼,道:“我们不就是从这边来的么?”

    “可是……”那小厮迟疑了下。

    “你想说什么?”宋家管事似笑非笑,他知道这小子一向机灵。

    “我听说这个十三先生,向来心狠手辣,而且足智多谋。”这小厮脸上有些害怕,颤声道:“他不会在半路上截咱们吧?我可听说,丰城的官员,可都收了他的钱,跟他称兄道弟的,命案他都能压下……”

    “你能想到的事,少爷能想不到?”宋家管事颇是不屑,说道:“少爷早就提点过了,这个十三先生,向来手黑,咱们落了他的脸面,他仗着在官府的势力,指不定就要派人截杀……”

    “那咱们该走小路啊。”这年轻小厮脸上愈发害怕,说道:“宣丰谷口这条是平坦大道,距离宣城也最近,他们肯定在那边截住咱们……小路那里,虽然崎岖,不大好走,但好过丢了性命。”

    “你呀,虽然聪明,但还不够聪明。”宋家管事脸上浮现出笑容,<!-- 桌面内容中2 -->

    </div>从这个年轻仆从的身上,就像是看见当时的自己,不禁模仿出少爷的姿态,悠悠说道:“这位十三先生,可不是一般人物,你能想到绕路,他自然也能想到咱们绕路,所以,现在十三先生的手下,十有八九就在那条小道等着伏杀我们,不过……他们注定要空等了。”

    “这……”

    “少爷说了,虚虚实实,焉能辨之?”

    宋家管事哈哈一笑,说道:“我宋家的人,就该走堂皇大道!”

    那年轻小厮,心中的惧怕之意,顿时消了许多。

    果然还是自家少爷,更是足智多谋,居然早就料定了对方。

    其他人却也同样哈哈大笑,十分欢乐。

    但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前方大道上,多了一个魁梧壮硕的人影,面色冰冷,来者不善。

    “幽冥地府黄泉路,大约比这条道要宽些。”

    ——

    马车之内。

    孙管事战战兢兢。

    庄冥神色淡然,却忽然露出些许笑意。

    他驱使乾阳,在宣丰谷口劫道,是早有所料。

    “宋家这位,聪明是聪明,可惜自作聪明。”

    庄冥自语了一声:“虽然聪慧,倒也还真沉不住气,刚破了我的宣城,就派人来了丰城。”

    刚才这一场,算是个试探,也是个挑衅。

    对方在宣城破了他的局,显然还不满足,要继续斗下去。

    而庄冥在宣城和丰城的事迹,并不算隐秘,尤其是在宣城,跟几大家族博弈,对方作为宋家的人,肯定对他有着足够的了解。

    也正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才能破了自己在宣城的局势。

    能够破局的人确实不是庸人,自然也能算到自己的行事作风,从而做出应对。

    可是,庄冥也算到了,对方一定会根据自己的行事作风,而作出应对。

    所以他又多考虑深了一层。

    所以他在宣丰谷口,把人截下来了。

    ——

    宣城。

    宋家。

    院中。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是石桌上的棋局。

    老人额上已经见汗,落入了下风。

    那青年面如冠玉,笑意吟吟。

    “少爷,三管事还没回来。”有下人来报。

    “这个时候还没回来,怕是回不来了。”青年挥了挥手,说道:“你下去吧。”

    “看来这一场试探,是败给了对方。”老人叹了声,说道:“当年我一败涂地,你……”

    “试探而已。”青年笑着说道:“爷爷,你猜这位十三先生,之所以破我的局,是看轻了我,还是看重我?”

    “这个……”老人迟疑了下。

    “一般来说,有人得罪了他,害怕被截杀,会怎么做?”青年问道。

    “一般人会通过宣丰谷口的大路,即刻离开,回来宣城。而聪明的人,会顾虑到截杀的事情,则避过宣丰谷口那条大路,走小路回来。”老人应道。

    “不错,一般人走宣丰谷口,而聪明人则走小路。”青年说道:“但我料定了,他会把我当做聪明人,去小路截杀。所以我反其道而行,让人走宣丰谷口,结果还是被他截住了……”

    “要么他把我当成庸人,所以去宣丰谷口截杀我。”

    “要么是把我当成了极度聪明的人,知道我料定了他会去小路截杀,会反其道而行,往大路回来,所以他才派人到大路上来截杀我的人。”

    “我破过他的局,他应该不会轻视我,所以是后面这条。”

    “此人果然不大好对付。”

    青年悠悠说来,却听不出半点凝重,嘴角含笑。

    “十三先生,当然不好对付。”宋家老家主叹息道:“否则我当初怎么会向他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低头?”

    “您老放心,我迟早让他栽在我的手上。”青年落了一子,淡然道:“我准备的陷阱,他会主动走进来的。”

    “我输了。”老家主看着棋盘,怅然一叹。

    ——

    丰城。

    庄院。

    庄冥手中捧着一本古籍,赫然就是方益的典籍。

    除了方益的典籍之外,乾阳也搜来了百余两银子。

    “公子。”陆合从院墙处跃了进来,朝着乾阳和殷明看了一眼,旋即在庄冥面前,施了一礼。

    “准备妥当了?”庄冥看着古籍,头也不抬。

    “皆已准备妥当,另外……”陆合沉吟道:“孙管事有问题。”

    “今日为了这本古籍,我看出来了。”庄冥合上古籍,扬了扬,说道:“想必是孙管事和宣城宋家,有点儿来往。”

    “公子知道了?”陆合抬起头来,但旋即便释然了。

    “今日我让乾阳杀人夺书,孙管事眼神闪烁,略有慌乱,他瞒不过我。”庄冥缓缓说道:“确定孙管事有问题,有些事情,倒容易推测了,我准备要这本古籍,宋家的人来抢古籍,勉强可以说是巧合,可是宋家那小子,用几条人命来挑衅于我,也是试探于我……”

    “我听说了。”陆合点头说道:“亏得乾阳大人把尸体处理干净,倒是省了向赵大人讨一个人情。”

    “宋家这小子若不是摸清了我的习性,怎么会用几条人命来试探我?”庄冥说道:“此次出门,我只带乾阳和殷明,平常我一向谨慎,无论做什么事情,他们二人当中,必要留一人护卫在我身侧,所以丰宣谷口和那条小路,只能选一条去堵截他们……要不是事先知道我身边只有两个护卫,uU看书 .uukanshu. 又怎么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于我?”

    “原来如此。”陆合跟随在公子身边,也有一段时日,以公子的性情,要是今日下午带上了自己,那么乾阳堵截宣丰谷口,自己则会被派去堵截那条小路,两条通往宣城的路都截住,便没有失手的危险。

    “宣城那边,不要大意。”庄冥正色说道:“这个宋家的小子,比起宋家的老家主,更不好对付,我交代的事情,你亲自去办。”

    “好的。”陆合迟疑道:“那么孙管事……要处理掉么?”

    “留着。”庄冥说道:“不要打草惊蛇,宋家小子还不知道孙管事已被我看穿。有些时候,话从咱们这边传出去,人家不信,但被孙管事窃听去的,则要显得可信些。”

    “明白了。”陆合施了一礼,说道:“我这就去宣城。”

    “万事小心。”

    “知道了。”

    陆合越过院墙,心中却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公子口口声声称呼对方为小子,实际上那宋天元的年纪,比公子还大了四岁。

    只不过,近些年来,与公子博弈的,都是各家的掌权者,上一辈甚至更高一辈的人,不知不觉间,公子或许也忘了,自己本身也是年轻人。

    而且……以公子如今的身份,却也没有哪家的掌权者,会再把他当成后辈了。

    ——

    而庄冥的目光,又落在这本古籍上。

    他嘴角微挑,自语道:“意外之喜。”

    好一门道术。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