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本天上人,泯然于众生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太虚清气化龙篇……”

    庄冥看着这满是药材的浴桶,看着那畅游其中的淡色云蛇,仍有些心绪异样,当日的遭遇,至今恍惚如梦。

    当年在跌入山中,以为必死。

    遭遇枯尸之时,他察觉对方古怪,后来也确实凶险。

    听闻那位前辈要传功时,他实则心中不以为然。

    想他本身,就出自于仙山,授业恩师白圣君,也是赫赫有名的得道真人,门中功法亦是上乘仙诀,可自身体质问题,道印崩溃,并击穿丹田,无法继续修行,便是连惊才绝艳的白圣君,也都无能为力。

    更何况,他还跌断了双腿,已成了残废。

    他纵然对心怀期盼,但也不怎么相信那一具被困在山下的枯尸可以让他踏上修行之路。

    可万万未有想到,对方经过试探之后,才传下的这一部功法,竟是如此出乎意料之外。

    这一部功法,修炼的竟不是他这具人身。

    这一部功法,是要在身外,炼就一具真龙之躯。

    待真龙之躯大成,再让自身的魂魄,入主其中,从而化身真龙,长生不朽,畅游九霄。

    “我得至法,一气化三清。”

    “上清及玉清二气,化入乾阳和殷明这两具古尸当中,以念运使,作为贴身护卫。”

    “唯独太清之气,以秘法化于身外,凝聚一线,宛如生灵,即为幼龙。”

    “若我有生之年,可以将这一线清气,化成一尊太古真龙,那么在我人身老朽之后,我的三魂七魄,意识神智,都将随着气机牵引,化入龙身之内。”

    “从此之后,我的本体,便不再是这残缺的人身,而是那神龙之躯。”

    “只不过,有生之年,真能将这条云蛇,炼成一尊真龙么?”

    在外人面前,渊深莫测的十三先生,此刻眼神之中,却尽是茫然。

    当年初修此法,不过只是一缕气息,借功法凝实,化作一线,细如发丝,长不过三寸。

    经过了六年光景,汲取日月精华,并且搜罗各种药材,寻天材地宝,日夜温养,才仅仅让这一线清气,变得有食指粗细,尺许来长。

    根据太虚清气化龙篇而言,这一线清气,要炼到一定火候,才会“开眼”,经过操纵,如同生灵一般。

    “我花费了六年光景,费尽了一切的心力,来经营如此庞大的生意,从而聚敛金银财富,搜罗天材地宝,招揽无数下属,借用在凡尘俗世的势力,搜寻一切能够滋养神龙的宝物……”

    “六年之久,也才在今年初夏,勉强开眼。”

    “可开眼化蛇,也只是第一步。”

    庄冥深吸口气,徐徐吐出。

    他的进境,只在第一步,但此后云蛇还须继续成长。

    开眼之后,才是开口。

    而后,生出鳞片,继而长角,进而生爪,从而化蛟。

    继而蛟龙再变,鹿角、龙须、鱼鳍等等细节俱成,方能初得龙身。

    最终凝成龙珠,经过天地洗礼,才是真正化龙。

    只有到了这一步,得以成功化龙,此法才算大成。

    可如今花费六年,连开眼都才初成。

    距离化龙,太过于遥远了。

    “只有这一线清气,成功化龙,才能牵引我的三魂七魄,融入其中,让我成为真龙。”

    “但在化龙之前,我若人身死去,魂魄无依,这一条幼龙也必将烟消云散,功亏一篑。”

    庄冥微微闭目,<!-- 桌面内容中2 -->

    </div>低声道:“都说人寿过百,但人生七十古来稀,六十即是一甲子,凡尘俗世,又有几人能过百岁?”

    “即便我体内蕴藏真气,可以活络筋骨,行血通气,从而延年益寿,岁延过百,可我怀有伤病,双腿残疾,未必可以活得长久,且如今年过二十六……还有多少个六年?”

    “六年火候,云蛇成长的进度,也不过如此。”

    “再有六十年,又能如何?”

    “莫说六十年,就算我本体还能再活一百年,这条小蛇想要‘化龙’,怕也是希望渺茫。”

    “但这已是我唯一的修行之路,岂能轻言放弃?”

    他叹息一声,伸手将那幼龙捞了起来,方是开始宽衣。

    之前有大夫说过,以他的底子,恐虚不受补,也并非空话。

    尽管他身怀真气,但是当年击破丹田,身体日渐虚弱,后来坠入山崖,腿脚断折,而脏腑也都受损,全凭体内真气护持生机,保住性命,但本身依然虚弱。

    而这些药材,虽然都不属于天材地宝一列,但也是大补的猛药。

    他若当真借此为药浴,药力强猛,可身体虚弱,承受不住,消化不开,将是真正的虚不受补,命不长久。

    只是,这药浴本就是为这条幼龙准备的。

    如今幼龙畅游其中,汲取药性,包括药材在内,其药性残存,已百不存一。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可以勉强承受得住药性,进行药浴,强健体魄。

    如此残存的药力,方能有益于这具残身。

    ——

    半个时辰后。

    殷明推着庄冥,来到了院中。

    “公子。”

    这时,头发灰白的管事,匆匆而来,低声道:“中望山的潜龙山庄,已然完工月余,内中布置均已妥当,白老之前已提前安排了六十余人过去。”

    这是在丰城的管事之一,姓孙。

    庄冥神色淡然,说道:“吩咐下去,明天搬至潜龙山庄。”

    孙管事又迟疑道:“但是这丰城的生意,昨天才定下来,您这就离开?”

    庄冥淡然道:“局势虽昨日方定,但此前已有月余布置,而今丰城已尽在我掌握之中,余下这三家,只能依附我们,唯有向我们寻求合作才有出路,再也翻不了什么浪花。既然大势已定,如今在这城池之中,也太过喧闹,明日便搬去山庄,还能得个清静,正好修身养性。”

    孙管事顿时点头,道:“老奴这就去准备。”

    庄冥挥了挥手,说道:“去吧。”

    孙管事施了一礼,目光微微一扫,却似无意地问道:“乾阳和殷明两位大人,怎么不在公子身边?”

    庄冥没有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

    孙管事心中微凛,低下头来,道:“老奴多嘴了。”

    庄冥收回目光,看向水池,平静道:“下不为例。”

    孙管事心有惊悸,只觉得背后像是已经被汗水湿透,忙是退下,不敢再停留。

    ——

    乾阳、殷明。

    在武林之中,这两人的功夫造诣,堪称声名显赫,能开碑裂石,能生撕牛马,极为强悍。

    但谁也想不通,两位武道通玄的武者,为何会听命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庄冥,成为贴身护卫,六年之间,寸步不离。

    而在传言之中,六年前的庄冥还不是淮安府首富,只是身无分文,残废病弱的年轻人,可这两位武道强者,就已经跟随在他的左右。

    这些年间,交易上的来往,牵扯到太多的利益,总有人想要刺杀庄冥,但无一例外,都被这两位挡了下来。

    “很多人都想要打探他们二人究竟在不在我身边,尝试能否找机会杀得了我这病弱残废。”

    庄冥看着花园当中的景色,渐渐出神,喃喃道:“孙管事说话,一向有分寸,今天失了分寸,多半有些问题,该查一下了。”

    院子角落处,有个声音,应了一声。

    然后一个身影浮现出来,他身材消瘦,相貌清朗,只是神色严肃,大约三十来许的年纪。

    这是五年前被乾阳击败,被庄冥收服的武林高手,名为陆合。

    除乾阳、殷明这两具古尸之外,陆合可算他手下第一高手,且自少年时行走江湖,在武林中具有许多人脉,消息灵通,三教九流,无所不识。

    “五天前,宣城那边的事,查清楚了。”陆合缓缓说道:“宋、钱、赵,这三家不安分,联手做的局,我们损失惨重,人手也折损了不少。”

    “宣城的生意,是我在两年前定下的局。”庄冥轻抚着衣袖中的云蛇,淡然道:“我虽离开,但也留下布置,可在两天之内,就被人击溃,致使全盘崩塌。这样的手段,不像是宣城这三家的人所能做到的。”

    “我看那位宋老太爷,很不简单。”陆合迟疑道。

    “那位宋老太爷年轻时或许有这种魄力,可他现在老了,只盼着守成,不敢妄动,所以两年前他才败给了我。”庄冥平静说道:“照目前来看,宣城定是多出了个精通谋划的局外人,他两年前不在宣城,也不在局中,便也不在我算计里,但近期来到了宣城,他成为了局外的变数,才能轻易破局。”

    “我知道了,今夜我就动身去查。”陆合应道。

    “不但要查,还要准备反击。”庄冥轻声说道。

    “公子要从哪家入手?”陆合出声问道。

    “按道理说,是被我拿住把柄的赵家。”庄冥轻声说道:“宣城这三大家族,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赵家两年前被我拿住了把柄,所以当初被迫与我联手,让我得以借力立足,从而压服其他家族,成了宣城第一家。但赵家这次胆敢叛我,想来这个把柄,多半无用了,甚至,那人极有可能会在赵家身上动文章。倘若从赵家入手,准备反击,怕是会落入他的陷阱……不过,两年前我还是留下了后手的。”

    “您是说钱家?”陆合应道。

    “钱家的生意来源可不是正道。”庄冥说道:“两年前我就想从这里入手,但还是选了赵家,留了钱家,没有以此发难,也算我在宣城留下的后手。这一次,你照我准备的做,等适当时机,再让钱家的家主知道,是谁捏住了他的命脉……到时候,他会亲自来找我的。”

    “我明白了。”

    “行事谨慎一些。”

    “是。”

    陆合这样应了声,后退越过院墙,竟无半点声息。

    庄冥微微闭目,仰面向天。

    他最初的心愿,只是修道长生,远避尘嚣。

    但如今为了修行,为了养得一具真龙之体,他便只能入世,以凡尘势力,以金银钱财,聚敛一切所需之物。

    而在这其中,他招揽无数人手,让他们为自己效力的同时,却又担负着这些属下的生计与活路,无形之间,又多了一分责任。

    为此,他在红尘之中,勾心斗角,甚至有时,将所有精力投入其中,与人博弈,与人交锋,会让自身恍惚觉得,他本是商人,而非修行人。

    “我本天上人……”

    庄冥喃喃道:“泯然于众生。”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