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池鱼满3600

作者:六月观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东胜王朝。

    淮安,丰城。

    庄院,池边。

    只见一个白衣年轻人,坐在轮椅上,看着眼前的池水。

    池中鲤鱼数不胜数,呈金红之色,宛如祥瑞之云。

    “古籍云,池鱼满三千六百,或得一蛟。”

    白衣年轻人悠悠叹了声,拍了拍大腿,仍无半点知觉。

    他脸色苍白,气息虚浮,有病弱之状。

    因为常在府中,极少外出,不曾风吹日晒,又因病弱之身,气血不畅,而显得肤白如雪。

    他叫庄冥,二十六岁。

    六年之前,白手起家,而今生意庞大,遍布东胜王朝,已是淮安十六府的首富。

    “公子。”

    来的是个少女,约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容颜清丽,轻声说道:“药浴准备好了。”

    庄冥微微一笑,应了一声好,旋即看向旁边的假山,说道:“殷明,推我回房。”

    假山之后,才见两个人影,现身出来。

    这两个人影,面貌相似,但气质截然不同。

    一个身材魁梧,虎背熊腰,但见他面容坚毅,肤色稍黑,面容木讷,名为乾阳。

    一个中等身材,不高不瘦,却是相貌清秀,肤白如玉,却神色冷淡,名为殷明。

    殷明一言不发,走上前来,开始推动轮椅。

    乾阳跟随在后,面沉如水,宛如一尊山岳。

    而小侍女儿跟随在侧,缓缓而行。

    ——

    房中。

    热气蒸腾。

    房中一个浴桶,内中有白气蒸腾,隐约能见许多药材,沉浮当中。

    “行了,都下去吧。”

    乾阳与殷明二人,俱都只是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小侍女想起什么,脸色微红,但也退了出去,心中颇是复杂,她作为公子的贴身侍女,伺候公子沐浴更衣,本也是分内之事。

    可是,哪怕公子腿脚不便,但每逢药浴,也总是无须他人的帮助,她隐约觉得,公子只是不愿让人觉得他无法自理,骄傲自尊使然。

    她思绪复杂,想法颇多,但还是冷静下来,朝着乾阳和殷明二人,弯腰施了一礼,然后退去。

    而乾阳殷明二人,神色俱都冷漠,眼神也都无光。

    他们分立两侧,守住房门,宛如两尊神祇。

    而此时房中,却是另一番场景。

    庄冥没有脱衣,也没有进入浴桶之中。

    他微微低头,伸手入怀。

    他从怀中取出了一物。

    此物通体淡白,却淡得近乎无色,约有一指粗细,长不过一尺,形如小蛇,微微扭动,颇是灵活。

    “六年了啊。”

    庄冥吐出口气,将这云蛇放入浴桶之中。

    满是药材的浴桶之内,只见一条云蛇,尽情畅游其中。

    这耗费了百两银子的珍贵药浴,论起价钱也足能买来好些个丫鬟,但谁也没有想到,这却不是用在公子本人身上,而是用在一条小蛇之上。

    他看着内中畅游的小蛇,神色恍惚,低声道:“六年光景,才从一线细丝,化作这一尺长短……在我有生之年,肉身腐朽之前,当真能够炼就这神龙之躯么?”

    他怅然一叹,眼底深处,满是疲惫之色。

    他年幼之时,有缘结识修行的高人,到了聚圣山上,成为了道门真人白圣君的第十三名弟子。

    他在山上,凭借基础口诀,将近十年,初步养气得成,存得一缕真气,摸到了修行的门槛。<!-- 桌面内容中2 -->

    </div>

    但是养得一缕真气之后,真正修行聚圣山的功法时,本身体质竟然与功法转换的真元相斥,瞬间真元逆乱,道印溃散,击穿了他的丹田,断了他在修仙路上更进一步的希望。

    “修行得道,驻世长生,终成梦幻泡影。”

    庄冥叹息一声,恍惚忆起当年场景,心有感慨,心道:“仙凡二字,终究是两个天地。”

    当日之后,他颓丧万分,又失了修行的心气,仿佛天塌了一般。

    而聚圣山中,阴阳潮汐轮换,三十年一次寒潮,即将紧闭山门。

    当时他丹田破损,体内虽残存真气,但还是肉体凡胎,修为不能寸进,难以经受山中的寒潮,只好下山来,归入凡尘。

    大师兄怜他心中苦闷,亲自带他下山,斩妖除魔之后,又寻得一个为富不仁的员外,用道法威逼,种下咒术,让对方的家产,尽数交付于自己。

    “虽不得长生,却也可得享一世富贵。”

    这是大师兄临行前留给他的话。

    而他自小就在聚圣山,生平遭受第一次打击,心灰意冷,在人间之中,也郁郁不乐,借酒消愁,后来有一日,驾马临近山崖时,马匹受惊,坠入山下。

    因为悬崖缝隙有青松生长,将他在半空阻隔了一下,又加上马匹垫底,才侥幸未死。

    但坠崖之后,右腿折断,而左腿也受了重创,自此腿脚不便,只能借轮椅行走。

    然而大难不死,他这肉身残废,却得到了另一条长生不朽的道路。

    “太虚清气化龙篇。”

    庄冥吐出口气,眼神恍惚。

    恍惚之间,又忆起了当日的场景。

    那是终生难忘的遭遇。

    那是他在修仙道路断折之后,重获希望的一日。

    ——

    当时他遍体鳞伤,双腿折断,浑身染血,从昏迷之中醒来。

    他抓着枯草,爬入了临近山洞之内。

    洞中昏暗,只见一具枯尸。

    枯尸衣袍古旧腐朽,皮肤肌肉尽数枯萎,紧贴骨骼,宛如黑铁一般。

    而这枯尸周边,更有无数白骨。

    庄冥见状,心中不禁一沉。

    就在这时,枯尸蓦然睁眼。

    其眼睛幽暗,内藏青芒。

    庄冥心中一惊,浑身寒意。

    而就在这时,枯尸蓦然开口。

    “少年人!”

    “你跌入此处,重伤残废,是为不幸,然遭遇老夫,则为大幸。”

    “老夫修行八百余年,行走天下,杀人无数,搜罗万千功法。”

    “今有修道长生之仙经卷,约一百七十二卷。”

    “又有诸般法术神通,专于斗法杀人,共计八百六十四卷。”

    “又有卜卦测算、观天象、明地势、识人相、点石成金、炼药成丹等等诸般杂学玄法。”

    枯尸声音干涩,生硬无比,沉凝道:“今日你我有缘,老夫传你一卷经文,你是求长生之学,还是神通之术,又或诸般玄学?”

    庄冥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心中并没有什么波动,聚圣山的真传已是世间顶尖功诀,白圣君的修为也是东洲之内第一真人,同样无法让他重登修行之路。

    但正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心中忽然一悸。

    残存在经脉的真气,似乎刺痛一般,好似察觉什么危险。

    传自于聚圣山的真气,善于趋吉避凶。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预兆?

    庄冥目光微凝,落在旁边的白骨上。

    许多白骨上,还残存着腐朽的衣物残片。

    种种痕迹,显然来过这里的,不单他一人。

    而且,离得最近的那具白骨,所残存的腐朽一角,似是东胜王朝,近三五年间,方是兴起的新式儒衫。

    如此简单的选项,二者选一,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庄冥心绪念头瞬间转动万千,但眼前线索不多,他却也不知对方意欲何为,沉默了一下,方是遵循本心,以聚圣山的理念,徐徐开口。

    “家师曾言,若不得长生,纵然天下无敌,经岁月沧桑,仍是死后腐朽,一切成空。”

    “若只得长生,无护身之法,便有夭折之危,在世间任人欺凌。”

    “虽说人有百岁,但天底下,寿终正寝者,又有几人?”

    “世人多死于灾劫横祸,我日后行走天下,虽有长生之寿,然而战战兢兢,生恐招惹杀身之祸,何来快意?”

    “便是再能躲藏,再能隐忍,真能躲过无穷祸事么?”

    “世间修行之人,既修长生之法,又习护道之术。”

    庄冥顿了下,问道:“敢问前辈,世间可有两相并存之法?”

    洞穴之中,沉寂许久。

    枯尸停顿片刻,语气低沉,黯淡的眼神中,略带复杂色彩,uu看书 .uukanshu.com说道:“人若贪得无厌,必遭横祸。”

    庄冥见得对方眼神,心中微动,又应道:“先生既有此言,那我不贪,两者皆弃,又当如何?可会送我离开?”

    枯尸缓缓道:“你若不贪,我必杀你!”

    庄冥不禁笑出声来,扯动双脚伤势,疼得发颤,顿时笑不出声,脸色惨白,汗如雨下。

    枯尸缓缓说道:“你若挑了长生,我便传你延年益寿之法,但会让你与我一起,困守于此,永生永世。你若挑了斗法功诀,我便让你赐你一式法术,让你领略这法术威能,死于今日。而你贪婪无厌,妄图两者兼得,放在当今道门,心性不纯,自是难成大器,但在老夫这里,才能合功法真义……”

    庄冥喘息了两声,心中忽然觉得人心诡变,渊深莫测。

    这怪人在山底之下,不知埋藏了多少年月,孤身困顿于此,人也耗成了一具枯尸。

    就算道行深厚,得以不死,但多年孤独至此,便是连想法思绪,性情行为,都与常人有所不同,古怪奇异到了极点。

    “既然如此,倒不知前辈有何功法传我?”

    “太古时期,有龙之神物,生来可得长生,可呼风唤雨,能操控雷霆,亦吞吐真焱,其神力无穷,搬山填海,崩天裂地。”

    顿了一下,那人沉声道:“老夫强撑多年,仅存半口气,便为了寻得一人,传下这一部,太虚清气化龙篇!”

    人若贪得无厌,必死无疑。

    龙若贪得无厌,尽食诸天。

    ——

    ps:新书发布,求收藏!求推荐票!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