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谁居首功

作者:秋刀鱼的汁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对于李靖的伤,段岩这边除了让一众人等用酒精擦拭身体降温之外,便再没有更好的办法。

    说到底,医治方面,他终非专业。

    除了比时下医者多懂得一些医治方面的相关原理以及常见效用药品的化工合成之外,具体的治疗手段,别说跟葛存一这样的名医相比,怕是跟普通的赤脚郎中相比,他都未必比的过。

    因此,在具体的治疗方面,段岩除了嘱咐在喂服汤药方面,因为李靖的肠子在经过缝合之后,还未通气,所以在他放屁通气之前,都只能和喂食糖盐水一样,极少量的灌服汤药之外,剩余的就只能都交给葛存一去做了……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m../

    不过好在,众人按照交代酒精擦拭身体给高烧的李靖降温,倒是没过多久,就让李靖的体温降下来了。

    “时刻观察,看看他有没有放屁!”

    段岩道,心说一旦放屁通气,就能正常吃东西吸收营养,就能正常服药……

    对李靖伤势的帮助,那可太大了!

    “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李将军最终能不能活下来,就只能靠他的意志力了!”

    黔驴技穷的段岩无力的看着张钰,让之多陪李靖说话,希望李靖最终能抗过手术后这最最艰难的阶段。

    “小兄已经尽力,我知道!”

    张钰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拍拍段岩的肩膀道:“无论他最终能不能活下来,某张钰都欠你一个人情!”

    “将军言重了!”

    段岩笑笑,嘱咐葛存一葛渐行徐晋汪城等人照顾好伤兵之后,便带着来福康延回到了小院。

    段元鉴依旧还没回来,明显应该和众将一样,在府衙和蒲择之等人进行战后的各种工作,比如功劳的上报,伤者亡者的抚恤,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段岩再心急时间不多,也不敢贸然行事,只能在耐心等待的同时,一边进行自己早已盘算好的种种安排。tv首发.. m..

    比如,交给毛成一张图纸,让之组织村民挖掘松树柏树根,蒸馏松节油,又比如让来福康延胖花帮忙,将此次孙休带来的那些矿石硼砂碱等样品,利用有限的条件进行各种反应提纯……

    在段岩忙着这些的时候,府衙内的气氛热火朝天,众将为了多分到些功劳,有时候甚至为了几个人头都能吵的面红耳赤口水乱喷……

    场面上实在是有辱斯文。

    但不管众将怎么吵,有两人的功劳是无法被抹杀的。

    一是张钰不惜副都统之身以身犯险,亲率军卒攀上城头,于万军丛中杀出血路,打开城门,为此战收回成都府立下了汗马功劳。

    二就是在白箭滩一战,段岩不但设军医队救死扶伤有功,更是利用土雷之威,直接决定了此一战的走向。

    可以说,如果没有段岩带来土雷……

    那么即便是张钰以万夫不当之勇打开城门,助大军顺利的拿下重庆府的城头,可只要纽璘所率之兵突破了白箭滩,此一战最终怕是也只能是一个虎头蛇尾的结果。

    想要如现在一般不但顺利收回成都府,并杀敌巨万,立大宋与蛮蒙开战一来前所未有之奇功,简直是痴心妄想!

    “府尊!”

    刘整拱手道:“某以为,此一战之顺,段岩当居首功,还望府尊禀报官家,为段岩请功!”

    “府尊,此事万万不妥!”

    不等刘整话音落下,杨大渊张大悦等人便齐齐跳将出来,大声反对!

    “段岩之功劳,虽不可抹杀,但此一战重庆府为主,白箭滩阻击为辅,却是不争的事实!”

    “若不是张副都统以过人之勇打开城门,让成都府危在旦夕,以纽璘之老谋深算,恐怕不至于会如此轻兵冒进,从而中了土雷之伏……”

    “更何况,我等于成都府斩杀之阿达胡,更是我大宋和蛮蒙交手一来斩杀的蛮蒙之最有名之蛮将,若是此等功勋尚不能拿下首功,那我大宋怕是再无愿意以身犯险,便是敌有千万,也敢孤身往之之血性儿郎……”

    杨大渊等人说着这些的时候,也都不忘对段元鉴抱拳道:“段知事,某等这么说,可绝无小瞧令郎之意,事实上令郎此次,莫说是拿出那足以让鬼神皆惊之土雷之功,也不说他首创之酒精消毒,伤口缝合之新式疗伤之法,就单说令郎以一己之力组建军医队,救活我大宋之兵成百上千之儿郎这一点,放在任何地方,都足以以首功论之……”

    听着这些人一边抢自己儿子的功劳,一边又不得不在自己的面前狂拍自己儿子马屁的样子……

    段元鉴不但没有骂杨大渊等人首鼠两端虚伪至极,反而满心欢喜,简直有点忍不住想拍案而起,来上一句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不怪他有如此得意忘形之想,实在是此刻众人虽然不想让段岩拿下首功,但又万万不敢得罪段岩的样子,对比之前一众人等因为段岩对他明嘲暗讽,几让他羞愧的无地自容的样子……

    段元鉴只觉心头恶气尽出,浑身畅快。

    他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看在杨大渊等人眼里,想想自己等人之前将段岩贬的一无是处,现在自己等人虽然不想让对方当居首功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拍着对方的马屁,不敢得罪对方太甚之事……

    一众人等的脸,就跟被人甩了几巴掌似的,火辣辣的难受。

    感受到这古怪的气氛,蒲择之也暗觉好笑,干咳两声道:“张钰之功,某亲眼目睹,如此好汉子,若不请功于官家对之大加封赏,我蒲择之都觉着愧对于他……”

    听到这话,杨大渊张大悦等人吧一脸喜色,却不成想蒲择之却又忽然话锋一转!

    “可张钰之功,比之段岩,依旧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蒲择之说完,摆手制止众人之争论,大声道:“因为段岩之功,不仅仅在于此一战之胜——诸君试想,如若那土雷之法在我军中推广开去,我大宋之兵,便有了制衡蛮弓强马快之杀手锏……此等功劳,张钰之功,是否当真能比?”

    听到这话,众将默然。

    他们不是不知道这点,只是想到自己等人率兵多年,现在居然要被段岩这个声名狼藉的毛头小子抢去头功……

    以后若是满朝文武问将起来,自己等这老脸,往哪儿搁啊?

    蒲择之自然不会理会众人这小心思,一边自顾自的拟定奏折,一边暗自思忖到底该给段岩安置个什么职司才是……

    “虽然官家有令,蜀中之事府尊可一言决之,但某以为府尊当下,实不宜操之过急,以免给人居功自傲之嫌!”

    青衣老者看过奏折,眉头微皱进言道:“府尊可切莫忘了余府尊之前车之鉴!”

    听到这话,蒲择之心头一凝,长叹一声之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