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犬子之计

作者:秋刀鱼的汁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段兄,息怒!”

    看到段元鉴的脸色,杨礼自觉说错了话,连连抱歉这道:“我也是关心段岩,绝无小瞧之意,还望段兄明察……”手机端

    “犬子平时无状,被人看低也是咎由自取——所以杨礼兄言重了!”

    段元鉴开口,接着才是话锋一转道:“不过此次受伤之后,犬子倒是成熟不少,就拿此次之策来说,就颇有几分道理——所以,我准备下午将此策献上,请府尊定夺!”

    “当真?”

    杨礼吃惊,哪里肯信段岩能想出什么好计划来?

    于是连连追问。

    只可惜段元鉴坚决不肯透露,只是表示等下午议事之时,一切便知,可是让杨礼好一番是抓耳挠腮……

    短短半个时辰,蒲择之和所有人再次汇聚府衙,继续商讨对策。

    蒲纤纤偷偷的躲在了门口,准备要是下午还没结果,就按照中午和蒲择之商议好的行事——故意对某个将领泄露蒲择之心中所想,借对方之口提出!

    虽知道刚一落座,段元鉴便已起身道:“府尊,段某倒是有一策,只不过此策太过冒险……”

    蒲择之心头一动道:“但讲无妨!”

    段元鉴便将早上段岩的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刚刚听到一半,杨礼就已经急的暗中直跺脚,心说这段兄,还真是护犊子啊——某不过就是一时不查,语气中对你儿子稍有轻视之意么?

    你至于为了争口气,就将这等让人贻笑大方之计当众说出来吗?

    不但杨礼如此所想,在场一干将领在听完之后,也是纷纷开口!tv手机端https://m../

    “直攻成都,围魏救赵,要这么简单,我们能想不到吗?”

    “就是——不说成都能否攻下,就说夔门一失,我巴蜀西南,将再无可阻蛮蒙铁骑直关隘——难道段知事想让我军在平原之上,硬撼蛮蒙骑兵吗?”

    杨大渊张大悦刘整等齐齐起身驳斥,表示这绝对是一个荒唐至极的主意!

    门后的蒲纤纤虽然激动于终于有人说出了蒲择之心中所想之计,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爷爷明明早有定计却还得等别人说出口的无奈——杨大渊张大悦刘整等人此时的表情,就足以说明一切!

    她甚至都有些担心段元鉴因此而改变主意!

    好在,段元鉴绝不是那种没有主见之人,因此即便面对一众将领的驳斥,却依旧不为所动,只是看着蒲择之,等着对方示下!

    段元鉴的表现,让蒲择之非常满意。

    但表面上,他却不为所动,只是道:“杨将军等人的担忧,很有道理——段知事提出此策,可是想好了应对之策?”

    “想过!”

    段元鉴答道。

    “那,如何应对?”

    “无法应对!”

    “无法应对?”

    听到段元鉴的话,一众人等便齐齐恼道:“此事可干系到我巴蜀之生死,更干系到我大宋之存亡,段知事你居然只想着攻打成都府却完全不考虑后路——一旦兵败,那后果是如何,难道你不知道吗?”

    “敌人攻下夔门,我巴蜀必亡,可若无法肃清成都府之蒙贼,我巴蜀,照样必亡!”

    “可若是我等能夺回成都府,肃清蜀内之蒙贼,那么我们就能集全蜀之力,抗击蒙贼于蜀地之外,而不至于内忧外患……所以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赌!”

    段元鉴锵然大声道:“赌我大宋夔门之猛士,能挡住纽璘所率之蒙贼,赌成都府之阿达胡,挡不住我巴蜀男儿收复山河之铁血之心……”

    “说的好——段知事所言,深得我意!”

    诸将刚想说话,蒲择之却已是一拍桌子大声道:“不赌的话,我们只能守着巴蜀之山城防线苟延残喘,我巴蜀之地,迟早得沦丧在蒙贼之铁蹄之下……

    可一旦我们赌赢了,收回了成都府,整个巴蜀之地再次连成一片,那么我巴蜀之地,就将再次成为我大宋之铜墙铁壁,让蒙贼望我巴蜀兴叹,却无计可施!”

    蒲择之最后,简直要是大吼出声一般的道:“所以,我全力赞同段知事之策——诸位以为如何?”

    诸将虽然对此计还是颇有微词,但一来他们自己本身没有什么好的计划,二来蒲择之都已经发话了,他们也不好反驳……

    “请府尊示下,我等领命!”

    诸将起身,躬身请命道。

    “杨大渊,张大悦,浦元圭,你们立即调动兵马,七日之后,随我一起,往成都府方向移动!”

    “杨礼,尔率部死守剑门关,万不可让汪德臣从利州过剑门抄近道攻我等后背!”

    “段元鉴,你和刘整,率兵一万,于白箭滩设防,万一纽璘弃夔门驰援成都府,你们一定要挡住纽璘所率之蒙贼!”

    蒲择之大声下令,最后才看着段元鉴道:“若此次能成功肃清成都府之蒙贼,并粉碎纽璘图谋夔门之阴谋,本宣抚使定然亲自上书吾皇,为段知事你请功!”

    “谢府尊!”

    段元鉴致谢,然后才道:“其实此计,并非下官想出,实乃犬子献计,下官只是代为口述尔……”

    “犬子?段知事莫说笑!”

    不等段元鉴说完,杨大渊张大悦等便怪笑道:“段知事护犊之心,我们能够理解,但令郎段岩之大名,我等可都是听说过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儿子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清楚,所以你就别一有机会,就往你那儿子脸上贴金了……

    “诸位,府尊,真不是某给犬子贴金,实在是此计,真是犬子所出”

    段元鉴涨红了脸道:“事实上除了此计是犬子提出之外,犬子还想出了一套快速救治战阵伤员之法,若能推广——犬子有言,定能让超过半数之伤兵最终活下来……”

    一群人便又是阵阵怪笑,皆言段元鉴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段岩谋取功名,实在是煞费苦心,别出蹊径……

    知道自己的儿子文不成武不就,居然想出了一个以医求取功名之法……

    听到众人的奚落,段元鉴红着脸道:“府尊明鉴,某此举绝无私心,更无以此替犬子求取功名之意,实在是觉得犬子所言救护之策,在我军中,堪可大用……”

    “就算有用,反正我等军中,是绝对不会用的!”

    “当兵吃粮,上了战场,那就自有战死沙场的觉悟——再说了,战场上瞬息万变,所有人都要随时准备杀敌,哪里有人手用来救治伤员?”

    一群将领齐齐开口,对段元鉴笑道:“或许令郎的确是一片好心,但想法终究还是过于天真……”

    “是啊!”

    蒲择之也笑着拍了拍段元鉴的肩膀,这才让众将各去行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