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获得重用的约瑟夫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emsp;&emsp;十二月十九日,不对应该是霜月橄榄日,拿破仑在马赛见到了自己的一位老熟人——约瑟夫·富歇特派员。富歇受命来到马赛,接替库东,调查此前南方的反革命行为,并负责各种物资的征调工作。

    &emsp;&emsp;库东来的时候是踌躇满志的,他满心以为到南方走一趟,能像圣茹斯特那样建立功勋。谁知道,南方的那些家伙都这么不经打,他的动作慢了一点,就没赶上战役胜利。

    &emsp;&emsp;接着镇压反革命的事情,他满心以为自己还算干得不错,但是没想到巴黎那边对他镇压反革命的成果也非常不满。据说罗伯斯庇尔私下里抱怨说:

    &emsp;&emsp;“库东就知道杀人,是的,他干掉的反革命不少,但是,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干掉那帮子家伙,派谁去不是一样?为什么要派他去?他去了,可不能仅仅只是去杀人的!他必须把生产组织起来,把财富收集起来。可是你看看这个家伙,一口气砍掉了两千个脑袋,但是你看看他才没收到了多点东西!他砍掉的人头的数量,和他没收的财富的数量一比,甚至连特派员的平均水平都没达到,这真是……他完全是在浪费人头嘛……”

    &emsp;&emsp;为此,救国委员会专门开会进行了讨论,除了卡诺,大家都认为库东办事不力。至于卡诺,他秉承着这段时间以来的习惯,他对库东的表现并不做直接的评价,但是他一开口就是:“我要钱,要很多钱,要很多很多的钱!”嗯,这个表态,比别人对库东办事不力的指责还要厉害。

    &emsp;&emsp;于是大家就决定了,库东必须立刻回来,换一个会弄钱的去南方。如今雅各宾派的那帮子人物中,公认会弄钱的有两个,一个是丹东,还有一个是富歇。

    &emsp;&emsp;从私心上来说,罗伯斯庇尔是更不喜欢富歇的——毕竟富歇背叛过他。但是在这两个人中做选择的时候,罗伯斯庇尔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富歇。理由嘛主要有两个,一个可以私下里说;还有一个,只能在心里想,不能说。

    &emsp;&emsp;能够在私下里说的理由是这样的:丹东的确善于弄钱,但是他同时也擅长把钱弄回自己家里去。如果让他去办这件事,相信他能上交上来的财富和物资都比库东能交上的多。但是,他肯定会截留相当一部分来中饱私囊。这对于革命政府的名誉是一个严重的破坏。

    &emsp;&emsp;只能在心里想的理由则是:丹东的地位和号召力要比富歇高很多,好不容易他如今被弄到核心圈子外面去了,现在让他来负责这件事,弄得不好,这家伙就卷土重来杀回来了。

    &emsp;&emsp;至于富歇,这个家伙虽然也很厉害,也很危险,但是毕竟低了,影响有限,就算再立下功劳,罗伯斯庇尔依旧觉得,自己还是能压得住他的。

    &emsp;&emsp;其他人呢,在这个问题上的想法,估计和罗伯斯庇尔也差不太多。再加上最近富歇的表现确实很不错,无论是在勒芒,还是在旺代地区,还是在里昂地区,富歇砍掉的人头都不算是最多的——当然也不少,富歇是个很小心的人,他谨慎地控制着自己杀人的数量,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

    &emsp;&emsp;但是弄出钱来的方面,富歇的表现却非常突出。<!-- 桌面内容中2 -->

    </div>在所有的特派员中,如果要比弄出来上缴国库的钱的话,富歇是最多的。而且富歇的多,还不是像以前派到比利时的那帮子家伙的那种,把所有的比利时人都得罪个精光的多,而是在保持了当地社会的稳定的前提下的多。这可绝对不容易。

    &emsp;&emsp;如果要算富歇每砍下一颗人头,就能够给革命政府弄到多少钱的话,那富歇的效率就更是高得可怕,因为这个比值甚至比库东高了差不多一倍。

    &emsp;&emsp;在如今,整个政府格外的缺钱,缺东西的时候,富歇这样的人,那就几乎是一个活着的宝贝了。所以大家一致都赞同让富歇去接替库东。就连一向同样看不起他的卡诺,在问了一句“这家伙会弄钱不”之后,就对他的上任表示了支持。

    &emsp;&emsp;富歇的确是个肯认真干活的人,到任之后,他和老熟人拿破仑打了个招呼,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在那里面呆了整整三天。这三天里,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他都没有离开过办公室。

    &emsp;&emsp;这三天里,富歇一直待在办公室中研究库东留下来的那些案卷。他饿了,就让人从外面给他送几个面包一瓶牛奶过来;他困了,就叫外面的人给他准备浓咖啡,或者是冰冷的洗脸水;光线暗了,就让外面人给他送来蜡烛。整整三天,富歇没有上床睡过哪怕半个小时。他就这样,以惊人的精力,将库东留下的那些案卷认认真真的看了、研究了、分类了并且都有针对性的做了批注。

    &emsp;&emsp;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富歇对他的卫兵说:“我要去睡一觉,在这期间,你们一定要把这个房间看好,不能让任何人靠近,记住,不是进入,而是靠近。”

    &emsp;&emsp;富歇的声音并不大,声音中还充满了疲惫。也是,任何人,哪怕他是富歇,在经过这样的高强度的劳作之后,也肯定是非常疲惫的。不过卫兵们可不会因为富歇的声音并不大,就对这件事情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如果出了什么乱子,那是要死人的!

    &emsp;&emsp;富歇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立刻就睡着了。三天的工作之后,他已经对目前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了。

    &emsp;&emsp;富歇在床上睡了四个小时,然后便神采奕奕的起了床。接着他一口气吃掉了三个人分量的面包,便来找到拿破仑,告诉他自己要去土伦实地看看,因此需要他派出一些士兵来配合他。

    &emsp;&emsp;拿破仑便给了他一个连,让他到土伦之后,和驻扎在土伦的达武联系。

    &emsp;&emsp;“如果需要什么支持,您可以直接向达武提出。嗯,那个小伙子就是上次在勒芒,用大炮击溃了叛党反扑的那个。您认识的。”拿破仑这样对富歇说。

    &emsp;&emsp;“波拿巴将军,谢谢您的帮助,上次在勒芒,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希望这一次,我们也能为共和国再建新功。”

    &emsp;&emsp;富歇说完这话,便翻身上了马,向拿破仑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emsp;&emsp;拿破仑知道富歇去土伦是要去干什么的。库东在土伦一口气砍下了两千个人头,但是他砍得太快了,以至于还没来得及把那些贵族们的钱藏在什么地方弄明白,就先砍掉了他们的脑袋。

    &emsp;&emsp;库东大概以为,只要到那些贵族家里,最多是乡下的庄园里好好地搜查一番,就能将他们藏起来的金路易和银里弗尔都搜出来。然而,都已经是这个时代了,即使是外省的土贵族,也知道将这些东西存在银行里面吃利息了。而要把银行的存单藏起来,那真是不要太容易了

    &emsp;&emsp;如今富歇去土伦,想来是要试着看能不能挽回一点,想办法从银行中挖出一些可以没收的存款出来。不过拿破仑觉得,这种事情想想都困难,他不觉得富歇能在这件事情上获得多大的成功。

    &emsp;&emsp;富歇在土伦呆了不过两天多一点的时间,就回到了马赛。一回到马赛,他就找到拿破仑。

    &emsp;&emsp;“波拿巴将军,我在土伦得到了一些线索。这些线索表明,在马赛。也有一些人参与了,或者至少是观望了土伦的叛乱。”

    &emsp;&emsp;“观望?”拿破仑道。

    &emsp;&emsp;“就是知情不举。”富歇的脸上又露出了冰冷的微笑,“知情不举就是合谋,就是加入了叛徒。在这场斗争中,任何一个人,要么站在我们这边,要么,就站在我们的敌人那边,Uu看书 www.uukanshu. 谁都没有中立的余地。”

    &emsp;&emsp;拿破仑大致跟上富歇的思路了。富歇去土伦,根本就不是为了能从银行中挖出那些已经身首异处了的贵族们的存单,他是为了能把土伦叛乱的事情和马赛的贵族以及有钱人联系起来。只要他能成功的做到这一点,还担心弄不到钱?

    &emsp;&emsp;不过拿破仑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干预这些事情,所以他便微笑着道:“这些家伙藏得很好,我是拿他们没什么办法的。希望您能够获得成功,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只管吩咐就是了。”

    &emsp;&emsp;“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帮忙的,我一定会向您求助的。”富歇也很有礼貌的回答道。

    &emsp;&emsp;富歇从土伦回来后的第二天,就发起了一场大搜捕行动,一口气抓进来一千多人,将马赛的监狱都快塞满了。

    &emsp;&emsp;但是富歇并没有将这些人都交给“革命法庭”,甚至都没有说他们是罪犯。就连抓人的时候,他说的都是“协助调查”。

    &emsp;&emsp;富歇向一些人展示了足以让一些人上断头台的证据,然后又表示他正在追查土伦的那些叛匪藏起来的钱,他知道,有些钱被藏到了马赛的一些贵族或者是“体面人”那里。富歇又表示表示,如果他们在这件事情上能够为共和国立下功劳,那么他是一个宽厚的人,而且记性也不太好,多半会忘了他们做过的一些事情的。

    <!--flag_74zw-->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