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坐山观虎斗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emsp;&emsp;在南方的这些天,拿破仑一方面忙着对自己的军队进行重新训练,并编写新的作战大纲,因为“波拿巴的小甜瓜”对作战方式带来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首先,在如今任何横队、纵队统统在“小甜瓜”出现后立刻就变成了明日黄花,因为装备着“小甜瓜”的散兵对他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emsp;&emsp;在以前,一个散兵,向着队列开火,一枪过去,最多打倒一个人,而队列反击也能打倒他。在大多数时候,散兵都比列兵值钱(散兵要有一定的自主战斗力),所以,算起来,威胁也还有限。

    &emsp;&emsp;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一个“小甜瓜”扔过来,带来的杀伤可不是一发子弹能比的。依照“军队技术研究所”的数字,每一枚“小甜瓜”,在爆炸后平均都能有三十多个铸铁碎片,每一个碎片在二十到三十五米内都有相当于一颗子弹的杀伤力。(因为装填的共和一号炸药性能不稳定,所以小甜瓜的杀伤半径的变化也很大)

    &emsp;&emsp;这样一来,一个散兵扔过来的“小甜瓜”,就可能导致几个人乃至十几个人的伤亡。更何况,投掷一枚“小甜瓜”,比发射一颗子弹,在速度上可要快多了。在装填一发子弹的时间内,散兵们可以丢过来数以十计的“小甜瓜”。如果一支军队还死板的使用密集的队形,那么,他们一旦遇上一小群装备了“小甜瓜”的散兵,就会被打得溃不成军。

    &emsp;&emsp;所以,几乎所有看过“小甜瓜”在战场上的表现的法军将领,无论是南边的拿破仑,还是北边的儒贝尔,都认识到,自打有了“小甜瓜”之后,散兵就必然会成为战场上士兵作战的主要方式。但是到底如何高效的使用装备了“小甜瓜”的散兵,大家却还都不知道,所以,原本负责过“红军”的建设的拿破仑,受命研究一种高效的使用散兵作战的方式,并编写出一套用于指导整个法军今后的作战的作战大纲。

    &emsp;&emsp;除了这件事,拿破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全家人一起对口供,一起统一口径,免得让约瑟夫知道了土伦港外发生的某些事情。说实话,上面没有把他的军团调回去,而是让他们在南方一方面镇压地方,一方面研究新的战法,倒是真的让拿破仑松了一口气。

    &emsp;&emsp;期间拿破仑和约瑟夫也有一些书信往来。当然,因为约瑟夫现在特殊的状况,所以他和任何人的通信,都必须经过“救国委员会”的检查。并且要在得到了“救国委员会”的三位委员的签名的情况下,才能发出。除此之外,他每发出的一封信件,都会在救国委员会作为重要机密文件存档备查。而装着他的信件的保险柜据说还是当初国王陛下的手艺呢。

    &emsp;&emsp;当然,给约瑟夫的回信也是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约瑟夫当然不可能在信件中和他的那些不靠谱的弟弟们谈论政治上事情,哪怕他其实非常想告诫拿破仑,在如今这样的时候,他一定要怂一点,再怂一点,老是怂一点,波拿巴家族就得救了,但是他却半个单词都不敢提,甚至就连用隐语都不敢——罗伯斯庇尔是个不错的律师,而律师们最擅长的就是咬文嚼字。

    &emsp;&emsp;所以约瑟夫给拿破仑写的信件,一般来说只能是给几个普通的问候,<!-- 桌面内容中2 -->

    </div>然后主要的内容就是对战术细节的一些讨论。

    &emsp;&emsp;虽然穿越前,约瑟夫并不是学军事的。但是在穿越过来之后,尤其是这几年中,他一直都在负责军事方面的工作,如今的约瑟夫,即使没有穿越带来的知识上的福利,他也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专家了。而约瑟夫还有后世的见识作为参考,所以他的意见自然就越发的有价值了。就连圣鞠斯特看了,也赞叹不已。

    &emsp;&emsp;约瑟夫躲进“军队技术研究所”,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能躲开如今混乱的局面,尤其是这一段时间,当外部敌人被打垮之后,雅各宾派内部的各种矛盾也都冒了出来,局面混乱得一塌糊涂。

    &emsp;&emsp;卡诺下令让约瑟夫到战争部来向他汇报工作,很大程度上,也是想要了解一下约瑟夫对如今的局面有什么看法。

    &emsp;&emsp;据说两个人在战争部的办公室中讨论了很久,至于他们讨论了什么事情,两个人都以涉及重要机密为由,守口如瓶。不过在此之后,卡诺就很少在涉及政治的问题上发表什么意见了。

    &emsp;&emsp;卡诺不再在涉及到政治的事情上发言了,却带来了另一个结果,那就是在整个的“救国委员会”中,他的地位反而又似乎上升了。甚至于整个委员会所有的成员,包括罗伯斯庇尔,都有点怕他了。因为如今卡诺虽然不再就政治问题发言,但他一开口,肯定就只有一个话题——要钱!

    &emsp;&emsp;“我要提醒各位,‘平等手榴弹’当然很好,但是,如果放任现在的情况继续下去,很快我们就没有手榴弹用了!你们必须尽快的给我拿出一个方案来!”卡诺吹胡子瞪眼睛地朝着罗伯斯庇尔打开了吹风机。

    &emsp;&emsp;“怎么了,卡诺将军?”罗伯斯庇尔微微的向后靠了靠身体,好让自己距离卡诺的嘴巴远一点。

    &emsp;&emsp;“怎么了?活见鬼!”卡诺将一份文件“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如今我们的硝石和苛性碱的库存,低到了什么程度!上上个月,我就和你们提过这个问题了,你们说你们会想办法解决的;上个月我又一次提醒你们了,您们还是没解决。活见鬼,这样下去,很快我们的军队就必须使用冷兵器作战了!我告诉你们,这个问题不能再拖延了,任何拖延,都是在叛国!”

    &emsp;&emsp;硝石和苛性碱(氢氧化钠和氢氧化钾)都是炸药生产的重要原料,法国国内并不太产这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对于法国来说,却都是不能没有的。其中硝石主要来自法国人的传统盟友——土耳其。在它的控制区域内,有不少的硝石矿。

    &emsp;&emsp;而苛性碱,法国人以前使用的氢氧化钠主要来自西班牙,而他们所使用的氢氧化钾则主要来自波罗的海地区。如今这些物资的输入都出现了问题。

    &emsp;&emsp;因为在土伦丢掉了半个法国舰队,所以法国丧失了在地中海的制海权,英国人,西班牙人,甚至还有意大利人的海军切断了法国和其传统盟友土耳其的联络,硝石运不进来了。革命政府的应对之道便只有靠走私了。但是走私数量有限,根本支持不了战争中巨大的消耗。

    &emsp;&emsp;至于苛性碱,也是只能依靠走私。走私这些东西,数量有限不说,价格还高得离谱。而且那些走私商人根本就不接受指券,而只肯要真金白银。这又加大了经济压力。

    &emsp;&emsp;“卡诺,你不要急,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手段了。”罗伯斯庇尔说,“我们下令全法国进行堆硝,不过你也知道,靠这个产量有限,而且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生产出来。但这已经是目前我能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emsp;&emsp;“好吧,这样的话,你告诉我,你们现在建设了多少个堆硝场?预计的产量能有多少?”卡诺说,“这关系到下一步我们对军队的建设,如果产量能有保证,我们就能生产更多的‘小甜瓜’。否则,我们就只能压缩,甚至暂停这些东西的制造。”

    &emsp;&emsp;“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努力。但是卡诺,你知道,我们不可能无中生有。”罗伯斯庇尔回答道。

    &emsp;&emsp;卡诺不说话了,他知道罗伯斯庇尔他们在这件事上确实是尽力了。他们甚至都派出专门的队伍,到每一个村庄,去收集农民们墙脚和牲口棚中的硝土,以及厨房中的炉灰(这个可以用来提纯钾盐)。并允许农民用这些东西来抵偿一部分的税务了。

    &emsp;&emsp;“从根本上来说,我们还是必须重建海军才行。”卡诺最后这样说道。

    &emsp;&emsp;“是呀,我们需要重建海军,但是这可不容易,重建海军需要的东西,我们缺得更多。”

    &emsp;&emsp;“我建议,我们应该设立一个‘物资管理委员会’,统筹管理这些重要物资。并且重新开始和中立国家的贸易。”巴雷尔说道,“我们应该暂停航行法,并且用硬通货和外汇以及其他物资和那些中立国家进行贸易。”

    &emsp;&emsp;“硬通货?我们哪里有那么多的硬通货?”罗伯斯庇尔道。

    &emsp;&emsp;“没收那些叛国者的财产,除了金钱,还有各种奢侈品,艺术品,还有他们需要的各种其他的东西,比如说葡萄酒或者其他的东西。反正他们的货船不可能空着回去,我们可以以货易货。”巴雷尔回答道。

    &emsp;&emsp;“巴黎公社可能会不高兴的。”康蓬说。

    &emsp;&emsp;这是自然的,因为这样做意味着很多的物资都会被用于以货易货的外贸,而法国此时能够用于外贸的东西并不多。别看巴雷尔在举例的时候说的是葡萄酒,但大家都知道,仅靠葡萄酒,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真正有意义的其实只能是他后面没有说出来的那个“其他东西”。

    &emsp;&emsp;至于这个没有说出来的其他东西是什么,大家的心中其实都有数,能够大量的贸易的其他东西只有一样,那就是粮食。

    &emsp;&emsp;今年粮食获得了丰收。巴黎公社所代表的无套裤汉们都以为粮食的价格会有所回落了。但如果将这些粮食大量出口,那就几乎是在人为的制造饥荒了。巴黎公社的支持者都是最穷的那一帮子人,他们也肯定是在这个政策中受损最严重的一批人。所以可以预见巴黎公社会对此非常不满的。

    &emsp;&emsp;“是的,他们会不高兴的。如果我们这样做,那就会导致有人挨饿。甚至可能有些人还会因此被饿死。巴黎可能还好,毕竟我们会更照顾巴黎一些,但是在外省的农村,可能真的会出现种粮食的人,在丰收年被饿死的惨剧。但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在经济上就会完全崩溃。经济上的崩溃也会变成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崩溃的。到那时候,我们死的人会更多,飞出的代价也会更大。”巴雷尔说道。

    &emsp;&emsp;“这件事情,我觉得必须去做,哪怕冒着风险。”罗伯斯庇尔说,“至于巴黎公社的反应,我想我去和埃贝尔谈谈,他们应该能够理解共和国的困难。”

    &emsp;&emsp;罗伯斯庇尔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大家却并不认为他真的能说服埃贝尔他们。尤其是卡诺,他甚至立刻就想起了约瑟夫在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emsp;&emsp;“物资,尤其是战略物资的匮乏,将是下面最难以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uu看书.uukanshu.共和国此前获得的胜利都将失去意义。但是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只能依靠和中立国家的贸易。共和国缺乏硬通货,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只能依靠易货交易。而共和国唯一能够大量提供的货物,也只有粮食。这样一来,就一定会损害到农民和城市底层的无套裤汉的利益。他们肯定不会答应的。

    &emsp;&emsp;于是救国委员会就一定会和巴黎公社发生冲突。埃贝尔这个人有不小的野心,他只怕早就觉得他没有获得应有的地位了。

    &emsp;&emsp;呵呵,建立共和国,依靠的是巴黎公社的革命;砍掉国王的脑袋,靠的还是巴黎公社的力量;最后山岳派击败沼泽派,靠的也还是巴黎公社的支持。

    &emsp;&emsp;然而,在胜利后,巴黎公社什么都没有得到。救国委员会是整个国家最有权势的机构,是国家权力的核心。但是,巴黎公社的代表,一个能进入这个机构的都没有。你说埃贝尔他会甘心么?

    &emsp;&emsp;他肯定不会甘心,他肯定会试图利用这个机会,利用无套裤汉的不满,在发动一次革命,将如今救国委员会中的那些人全部送上断头台,然后建立巴黎公社对法国的直接统治。不过拉扎尔,我想如今的情况和布里索派的那些人还在控制着国民议会的时候不一样了。那时候,国民议会并不团结,什么有效的措施都采取不了。但是现在的救国委员会可没那么好对付。你等着看就是了,会有一场好戏的……”

    <!--flag_74zw-->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