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土伦(五)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在波普提出“战术指导”的要求之后,卡诺便下令让拿破仑带着第五军团南下。而拿破仑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在地图上研究土伦已经不知道研究了多少次了,得到命令之后,拿破仑一声令下,整个第五军团立刻就行动了起来,只用了半天时间,第五军团就离开驻地,开始向南进发。

    不过军队才刚刚出发,一个传令兵就赶上了拿破仑。

    “波拿巴将军,卡诺将军有新的命令给您。”传令兵一边说。

    拿破仑接过命令,心里还想:“卡诺搞什么名堂?要下什么命令,早一点不行吗?不早不迟,偏偏这时候,这就可见……”

    一边这样想着,拿破仑一边打开了信封,抽出了命令。他看了一眼命令,然后将这份手令收了起来,转过身对自己的传令兵说:“去把达武师长找来。”

    不一会儿,达武便出现在拿破仑的面前。

    “将军!达武向您报到。”达武下了马,向拿破仑敬了个礼道。

    “路易斯,我刚刚接到命令,必须暂时离开部队一段时间。你现在代替我率领全军,按照原计划行军。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在明天一早就能赶回部队。如果我明天早晨还没赶回来,我也会让传令兵传来新的命令的。明白了吗?”

    “明白!”达武大声的回答道,显然拿破仑将整支军队交给他管理,哪怕是暂时的,哪怕只有半天,这依然让他很是兴奋。

    将大军暂时交给了达武,拿破仑带着一个团的骑兵,转向了西边。在日落的时候,拿破仑带着骑兵们来到了目的地——“军队技术实验室”。

    在表明身份之后,约瑟夫带着三辆载重马车驶过吊桥,出现在拿破仑的面前。

    “就这么点东西,你让我专门跑这么远来拿?还要带上一个团的骑兵?对了,卡诺的命令中写的不清不楚的,这里面到底是些啥?”拿破仑问道。

    “拉瓦锡先生的新玩具。”约瑟夫说,“威力很不错,你应该用得上。”

    一边说,约瑟夫一边将一个信封递给拿破仑:“这是那东西的使用说明书。试验成功后,我们立刻就全力生产这东西。不过你知道,实验室生产,数量有限。到现在,也才这么多。你正好要去打仗了,这东西你带过去,试着用用,用完之后,给我们一份体验报告。”

    “见鬼,拉瓦锡的东西!”拿破仑忍不住往那三辆马车看了一眼,“这东西安全吗?不会在运输的途中,轰隆的一家伙吧?”

    拿破仑知道,约瑟夫将拉瓦锡弄进实验室的理由之一,就是拉瓦锡发明了不少的炸药。这东西既然是“拉瓦锡的新玩具”,那肯定是会爆炸的东西。考虑到他的硝化甘油,拿破仑就觉得,自己还是距离那三辆车远一点比较好。

    “不用担心,相当安全。放到火里去烧都不会有太大问题。”约瑟夫说,“具体的说明和用法,说明书上都有。你自己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另外,关于怎么用这东西,我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位教官。这是克莱芒中士,他跟你们一起去南方,负责教导你们怎么样安全的使用这种东西。”

    “将军,中士克莱芒向您报到。<!-- 桌面内容中2 -->

    </div>”一个高个子士兵上前一步,向拿破仑举手敬礼道。

    “好吧。克莱芒,你就暂时跟着我吧。”拿破仑说。

    说完这话,拿破仑又转身对约瑟夫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待在实验室里,消息不是很灵通。吕西安有消息吗?”约瑟夫问道。

    “怎么可能有消息?”拿破仑道,“你的脑子呢?如果你会四则运算的话,你很容易就能算出,他们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有没有到达科西嘉呢。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消息?”

    “蠢东西,我的意思是,你往南边去,一旦有了任何消息,你就立刻通知我。”

    “得了吧,这种事还用你说?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拿破仑一只脚踩到了马镫上,准备上马,但他又回过身来,对约瑟夫说:“我听说巴黎的冬天很冷,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不要感冒了。”

    “行了行了,管好你自己得了,我还用你操心?”约瑟夫不屑的说,但是心中却微微的有那么一丁丁点的感动。

    ……

    家里的人都来到了堂屋里,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免得屋子里的灯光漏了出去,引起外面的人的注意。

    “妈妈,就是这样。约瑟夫和我,还有拿破仑都认为,让你们继续留在科西嘉,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可控的风险。所以我就秘密的回来,带你们去法国。”

    “去法国?太好了,我早就想去法国了。”一个姑娘压低了声音道。声音虽然被压低了,但是那股兴奋劲却怎么都压不住。

    “波莉娜,注意一下你的言行,你已经不小了,家里还有客人呢!”莱蒂齐娅沉下脸低声道。

    少女调皮地吐了下舌头,又赶紧低下头来,做出一副娴静的样子。蜡烛光照过来,在她前额的刘海上晕出淡淡的光晕。

    “吕西安,一定要走吗?我们在这里还有很多东西,一时间可处理不了……”莱蒂齐娅道。

    “妈妈,这些东西都不用管。约瑟夫和拿破仑的收入都不错,相比之下,科西嘉的这些东西,不算什么了,关键是大家的安全。您得知道,约瑟夫和拿破仑如今的身份都很重要,英国人说不定……约瑟夫说过,这个世界上最不要脸,最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就是英国佬了……”吕西安说。

    吕西安一边说,一边悄悄用脚在桌子底下轻轻地踢了克莱斯勒一下,意思是希望他也赶紧帮忙说两句话,好劝莱蒂齐娅赶紧同意立刻动身去法国。

    然而克莱斯勒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吕西安转过头去,看到克莱斯勒正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波莉娜,脸上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事实上,自从波莉娜一出现,克莱斯勒的大脑就陷入了宕机的状态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样的一个乡下地方,遇到这样的一位美得简直惊心动魄的美女(后来,波莉娜一度被称为欧罗巴第一美人。而她的雕像,也成为了著名的艺术瑰宝),所以如今他的整个的大脑的所有的数据处理能力,都被用于审美用途了。这导致的结果自然就是其他的线程纷纷的被关闭,以节省出算力和储存空间,来支持眼前最重要的任务——看美女。

    因为克莱斯勒坐的比较靠后,而他的脸又正好藏在了烛光的阴影中,所以其他人都是没注意到他的这幅样子。只有吕西安在心中恼怒:“拿破仑这个家伙怎么派了这么一个人来!”

    虽然刚才,当波莉娜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她,就连吕西安都突然的有点恍惚。不过吕西安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几年没见,波莉娜和以前区别太大了的缘故。

    回到科西嘉之后,吕西安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里的时间似乎凝固了,一切都毫无变化。回到家里也是这样。家里的一切陈设,和他几年前离开的时候一样,没有一点区别。就连母亲莱蒂齐娅也单是老了些,却并没有太多的不一样。单是波莉娜却打破了这个印象。母亲还是印象中的母亲,但是妹妹就不再是印象中的妹妹了。

    现在在他眼前的是个秀长、美丽、有着女性已届成年却仍全部保有女孩那极尽天真情态的体形的最动人的人儿,再加上使人惊叹的夹着金丝纹的栗色头发,光洁如玉的额头,艳如一瓣蔷薇的双颊,以及让·古戎摹刻的林中仙女的脖子和拉斐尔描绘的玛利亚的脸。

    吕西安印象中调皮的小姑娘如今已经出落成了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了,如是而已。这种现象其实也是极为常见的。有那么一种时刻,姑娘们好象是忽然吐放的蓓蕾,一眨眼便成了一朵朵玫瑰。昨天人们还把她们当作孩子没理睬,今天重相见,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已感到她们乱人心意了。

    一边这样想着,吕西安一边狠狠地踩了克莱斯勒一脚。

    这一下子倒是让克莱斯勒清醒过来了。他并没有像后世的那些电视桥段中那样大叫一声,而是一声不吭的垂下了眼睑。

    “克莱斯勒少校是拿破仑手下的营长,关于这件事情,拿破仑是交给他来负责的。有些事情,妈妈您可以问问他。”吕西安说道。

    “啊,是这样的。”克莱斯勒赶紧道,“将军认为,你们都处在巨大的危险中,任何延宕都会让危险成倍的增加。所以,你们必须尽快的离开科西嘉,越快越好,最好今天晚上就离开。”

    “今天晚上?这怎么来得及呢?我们还有……”莱蒂齐娅道。

    “只需要有人就够了。”吕西安说,“我们一会儿悄悄出门,我们的船在以前拿破仑经常躲着的那个地方。嗯,妈妈不知道,但是波莉娜是知道的。上了船,就安全了。至于东西,到了法国,什么东西都有。约瑟夫和拿破仑已经在法国给你们买下了一座庄园了。”

    “真的,一座庄园?这真是太好了!”波莉娜又忍不住开口了。

    说完这句话,波莉娜赶紧看了一眼母亲,然后赶紧低下头来,继续装出一副淑女样子。

    “那好吧,可是我至少要收拾一下行李,带上地契,还有换洗的衣服,还有……”莱蒂齐娅道<!--flagddnn-->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