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土伦(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自从王室完蛋之后,凡尔赛宫就几乎被废弃了。卡诺便在凡尔赛宫找了一处地方,然后就把它征用了过来,作为“军队技术实验室”和“军队技术检验部”的驻地。有了地点,后面就有一大堆的需要忙的事情。约瑟夫忙得脚不着地,于是又经常性的让弟弟路易到卡诺家里去蹭饭,反正他也蹭习惯了,惟一的区别就是以前去蹭饭的时候,还有一个吕西安,而现在,吕西安已经往南方去了。

    吕西安跟着克莱斯勒等十多人一起南下,很快就到了土伦附近。一行人先去向波普将军报告,并将战争部的公文给他看。

    波普看了公文,微微一笑道:“卡诺将军真是太稳健了。收复土伦有我和我的战士就够了。不过我还是欢迎拿破仑将军来分享我的荣耀的——如果他能赶得上的话。至于说你们要对敌人的情况进行侦察,嗯,最近我已经准备对那些侵略者和叛徒发起攻击了,所以,你们的行动最好不要对我们形成干扰……”

    说到这里,波普顺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嗯,最近一段时间,你们最好不要进入这个圈里面的范围。”

    克莱斯勒低头看了看地图,波普刚刚实际上就是围着土伦,画了一个半径至少有15公里的圈。如果他的任务真的是预先侦察,不进入这个范围,他就几乎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好的,将军。”克莱斯勒点头道。

    从波普那里出来,克莱斯勒便带着一群人换上了便装,离开了军营,向东边往日安半岛方向去了。队伍中有一个叫做拉瓦内利的年轻人,在加入第五军之前,是马赛义勇军的一员,他的家乡就在日安半岛上。在入伍前,是一个渔民。据他的说法,他可以帮大家弄到一条渔船。

    日安半岛在后世是旅游景点,但此时,还只是一处偏僻而贫穷的地方。无论是英国军队,还是法国军队,都没有关注这里。一行人跟着拉瓦内利到了一个小渔村,并且很快就弄到了两条船。

    只是这两条船都是只有一根桅杆的小渔船。甚至于,说的更明白一些,几乎就是小舢板。

    “拉瓦内利,你确定,这样的船,也能到得了科西嘉?这上面,就连个棚子都没有。”克莱斯勒很是犹豫。

    “啊,这没什么问题。你要知道,地中海不是大西洋,这里平静得像池塘一样。只要是船,只要有桅杆有风帆,只要有足够的淡水和食物,我们甚至可以一路跑到阿尔及利亚去。至于棚子,嗯,这些船上原本是有的。不过现在还没到冬天,而且我们平时也不会出去很远,就没装上。”

    地中海的气候和很懂地方都不一样,它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雨热不同期。如今还没有到地中海的雨季。

    “那么你们怎么在海上判断方向?你会用六分仪吗?”吕西安倒是问起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

    “六分仪是什么?我们靠看星星和太阳还有指南针确定方向。”拉瓦内利回答道。

    “见鬼,当我没问过。”吕西安说,“但是就靠着看星星看太阳,你们就能在海上找到科西嘉?”

    “我们先沿着海岸向东,航行到尼斯,然后再转向南方,就能到科西嘉,然后沿着科西嘉的海岸线,<!-- 桌面内容中2 -->

    </div>总能找到适合停船的地方的。等上了岸……”

    “只要能上岸,那就没问题。”吕西安说。

    ……

    就在吕西安他们准备用小渔船偷渡的时候,约瑟夫那边也刚刚迎来了他的一位老朋友——拉瓦锡。

    “真见鬼呀,真见鬼!约瑟夫,你看看这帮子家伙,把这个国家都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天呀,凡尔赛都变成这样子了!我还记得,当初我刚刚成为科学院的院士的时候,来到王宫觐见国王。那时候这里还是……可是你看看,现在这里都成个什么样子了!这简直就像是被蒙古人掠夺过了一样!”

    的确,曾经富丽堂皇的凡尔赛宫,几乎都快变成一片废墟了。自从国王被挟持到巴黎之后,这里就没人打理了。附近的农民什么的经常跑进来,到处翻一翻,找一找,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或者合用的东西,然后就敲下来,扛回家去。一开始还是各种金属制品品和木制品,后来渐渐地发展到砖头石头之类的建筑材料,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估计就会再现中世纪的罗马市民,把古罗马的斗兽场拆掉了一半的壮举了。

    “拉瓦锡先生,这可不能怪我。”约瑟夫笑道,“要不是我们搬过来了,这里只怕要被破坏得更厉害。好了,拉瓦锡先生,请让我带您去您的住处看看吧。”

    “住处?你这里不是实验室吗?先看实验室!”拉瓦锡说道,“对了,卡诺答应过我,我的工资用银币,而不用指券支付的!”

    约瑟夫微微一笑,却不说话。这都是小事情,事实上拉瓦锡说这个,也不是真的看重那几个工钱,他其实还是在发牢骚而已。

    “卡诺那个家伙,危言耸听的,说得吓死人了,就像真的一样。不过巴黎确实太嘈杂了,完全没有安静地做学问的空间,到你这里来也不错。嗯,前不久我刚刚有一个想法,想要做一个新的实验。正好可以在你这里做一下……”拉瓦锡继续嘟囔道。

    其实,卡诺是不是危言耸听,拉瓦锡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当卡诺将他了解到的情况告诉拉瓦锡之后,当时拉瓦锡的脸都吓白了。他当然知道,在如今,这样的指控会带来什么结果。和谐广场上的竖立着的断头台每天都在不停地忙活呢!

    如果是王国时期,想他这样的人,既是有点这样的毛病,他的声望也能保护他。但如今,掌权的都是一帮子毫无文化的暴徒,(拉瓦锡的看法)就连孔多塞都在被追捕,拉瓦锡可不觉得,他们会对自己网开一面。

    但是被卡诺救,拉瓦锡还是不太高兴的。因为在拉瓦锡看来,卡诺和那些野蛮人是一伙的,他虽然读的书不少,但他本质上还是个野蛮人,你看他在议会对其他议员大打出手就知道了。他就是个会数学的蛮子!

    所以,当卡诺问他,愿不愿意到“军队技术实验室”来工作,并保证,自己有办法保护他和他的家人的时候,拉瓦锡还是足足犹豫了一秒钟之久,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卡诺。

    ……

    在救国委员会里,罗伯斯庇尔也正在向卡诺发问:“卡诺将军,听说您刚刚组建了一个叫做‘军队技术实验室’的机构,然后将一些思想上非常守旧的人弄到那里去了?”

    “是的。”卡诺并不否认,这种事情也否认不了,不过他还是为自己的做法,找了个理由,“我觉得这是非常合适的做法。就像我们将一些叛军士兵送去采石场或者是矿山一样。”

    “公安委员会的人对此意见很大,他们觉得那些犯罪分子,无论是谁,都应该平等的接受惩罚,哪怕是要判处苦役,也应该先将人交给他们审理。”罗伯斯庇尔继续说道。

    关于这个疑问,卡诺早就和约瑟夫商量好了应对的话。卡诺道:“罗伯斯庇尔先生,您要注意到,如何处理这些人,并不是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像拉瓦锡这样的人,不是罪犯,而是敌人。他,以及其他的和他一伙的家伙,都是我们的敌人,只不过他们被我们打败了,俘虏了。这样的人,是不受我们的法律的保护的,所以对待他们应该使用战争的原则。对于俘获的野蛮人,我们既可以枪毙他们,也可以把他们变成奴隶。送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去让他们劳动到死。uu看书 .uukanshu. 至于我们枪毙谁,或者让谁服苦役,唯一的原则,就是对法兰西有利,对我们的军队战胜敌人有利的原则。

    况且,这些敌人的知识和技能从哪里来的?当然是靠着掠夺人民的金钱才培养出来的。所以他们的知识和技能都是赃物,同样也都是我们的缴获。我从来没听说,抓住了小偷,在能够追赃的前提下,却不追赃的;我也从来没听说过,因为我们缴获的东西原先是敌人的,就必须将它毁掉的。我认为,公安委员会的人,太缺乏政治觉悟,他们的手伸的太长了!”

    “卡诺将军,公安委员会只是想走个流程而已。”库东说。

    “呵呵……”卡诺笑了,“这些人是被俘的野蛮人,不受法律保护,所以也没有过场可言。而且他们的所有时间都是我们的,不能让公安委员会的家伙们浪费!”

    卡诺的这些话当然充满了狡辩的味道。但是这一套逻辑,无论是罗伯斯庇尔还是库东都不愿意去否定它。因为这套逻辑是从如今并不在场的另一位救国委员会的重要成员——圣茹斯特那里来的。当初圣茹斯特就是用这套逻辑否认了法国国王人身不受侵犯的法律的。正所谓神父摸得,我摸不得?

    “好吧,卡诺将军。”罗伯斯庇尔道,“那么我们能不能要求派出人员,随时监视这些俘虏的……”

    罗伯斯庇尔又想了想道:“随时监视这些俘虏的劳动?”<!--flagddnn-->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