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抢人头和甩锅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奥热罗骑着马第一个跳过敌军壕沟和胸墙,顺手一刀砍翻了一个吓傻了的叛军。这时候更多的骑兵也冲了进来,敌军乱成一团,到处逃窜。

    奥热罗知道,他必须抓紧时间,连续攻击,决不能给敌人任何重整旗鼓的时间。拿破仑当时给他的命令就是:“在战场上注意观察,发现任何可能重新组织起来的敌人,就立刻去攻击他们,赶在他们组织起来之前驱散他们!”

    奥热罗便在马上四面张望,透过硝烟,他看到远处有一个穿着一身的将军制服的人,正骑着马逃走。奥热罗一边催动战马,追了过去,一边大喊:“前面带流苏帽子的是德拉科特里!”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骑兵听了,便都打马朝着那个穿将军服的追了过去。还不管距离的用手里的马枪朝着那边乱打。

    德拉科特里听到后面那一片喊声,什么“带流苏帽子的是德拉科特里,不要让他跑了”,什么“死活不论,一定不能让他跑了”。扭过头往回一看,看到一队骑兵正朝着自己追了过来。

    德拉科特里知道,自己的帽子上红色的流苏在人群中实在是太显眼了。于是他一便催动战马狂奔,一边一把将自己的帽子扯了下来,丢在了地上。

    追在后面的奥热罗看得真切,他本来想喊:“没帽子的那个是德拉科特里。”但是他马上就发现,前面逃跑的人中,跑掉了帽子的大有人在,这样喊实在是一点区分度都没有。好在德拉科特里为了装风度,还穿了一件大红的斗篷,于是奥热罗便接着大喊道:“穿着大红斗篷的是德拉科特里!”

    德拉科特里听了,赶紧又抛掉的斗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又陆陆续续地抛掉了假发,抛掉了军刀,抛掉了……以及所剩无几的节操,才总算是摆脱了奥热罗的追击,但是,因为一直被奥热罗紧紧地咬在背后,他自然没有机会来进行任何收拢军队、重整旗鼓的事情。于是叛军便整个的崩溃了。所有的人,上至德拉科特里将军,下至马夫,都乱哄哄地四散而逃。

    在许多年之后,那些被理想和信念武装起来的军队,能具有一种非常了不起的特性,那就是哪怕队伍完全散开了,每一个战士却都知道自己的目标,都能自觉自愿的独立的继续战斗。在战线上被敌军的钢铁洪流冲散了,落到了战线后面,那就自动的变成游击队继续战斗。但在这个时代,是不存在这样的军队的,大多数军队,只要失去了建制,就立刻丧失了任何主动战斗的意志力,这个时候,哪怕是一个穿着对方军服的小孩子,拿着一根扁担,也能一口气俘虏几亩地的敌人(渡江战役之后,东大吃国的某儿童团的小战士就创造过这样的记录)。此时的叛军就陷入了这样的状态。

    比如说奥热罗,在一场长途马术竞赛中输给了德拉科特里将军之后,(没办法,贵族出身的德拉科特里将军最大的业余爱好之一就是骑马猎狐。他的马术水平,要比大多数的骑兵都好。)在独自返回部队的途中,(他的战友也都被他甩下了)一个人遇到了至少两百多名溃军,然后他就靠着一支马鞭,(武器什么的在追赶德拉科特里将军的时候,为了减轻负重,都被奥热罗丢掉了,当然在此之前,他追赶的目标也早就把这些玩意儿丢掉了)把这些溃军全部俘虏了。

    把这两百来个俘虏带回去,<!-- 桌面内容中2 -->

    </div>倒是没有让奥热罗费多大功夫。总的来说,驱赶一群人,比驱赶一群羊要容易多了,更不要说是驱赶一群猪了。如果这里不是两百多个人,而是两百多头猪的话,奥热罗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是绝对没办法把他们都押送回去的。

    不过奥热罗追得太远了,回去又带着这么多的俘虏,路上又耽搁了一点时间,所以等他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拿破仑看见奥热罗一个人驱赶着这么多的俘虏归来,惊愕得下巴差点都砸伤了自己的脚背。然后他立刻就给奥热罗取了个“牧羊犬”的外号。

    在击败了叛军之后,拿破仑让手下的部队尽可能的追击,结果自己的部队也都散开了,所以拿破仑不得不在战场上又等了一整天,才将部队重新收拢了起来。那些回来的部队虽然再没有出现像奥热罗那样的,一个人带回来两百多俘虏的事情,但是他们还是带回来了总共差不多三千人的俘虏。拿破仑相信,还有更多被打散了的溃军还在附近不远的地方。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做这种漫山遍野抓小猪的事情了。

    胜利的消息穿得总是会很快的,相信此时,附近其他城市中的法国军队,也快要知道胜利的消息了。如果他们的脑袋稍微聪明一点,就肯定能判断出,如今留守昂热的叛军,肯定在往旺代逃跑了。而他只需要脸皮厚一点,动作快一点,说不定就能抢在拿破仑的前头“解放昂热”。所以,拿破仑觉得自己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抓小猪上面了。

    于是他就把这三千俘虏全都扔给了富歇处理,自己就带上身边的军队,赶紧向着昂热扑了过去。

    走到半路上,拿破仑又碰到了此前派出去执行袭扰任务的达武。这时候,达武正带着缴获的战马以及一大堆的佩奇、乔治、班纳往回走。拿破仑便毫不犹豫的将大部队交给达武带领,自己却骑上了战马,带着达武的骑兵往昂热赶去。

    拿破仑日夜兼程,差点把战马都跑死了,终于赶到了昂热。而此时的昂热已经完全是一座空城了——城里面既没有敌军,也没有市民,只有废墟和无人收埋的尸体。

    在拿破仑“解放”昂热的第二天一清早,另一队法军骑兵出现在拿破仑的望远镜中。拿破仑让人在市政厅的顶上升起早就准备好了的三色旗,然后用架在市政厅三楼窗台上的天文望远镜,得意洋洋的欣赏着那些跑慢了一步的同袍的表情。

    “师长,您为什么要把脖子这样扭着看?”勤务兵埃托奥问道。

    “啊,当然是因为这架该死的望远镜成的是倒像!”拿破仑眯着一只眼睛,扭着脖子回答说。

    虽然在看到三色旗之后,那队骑兵的指挥官的确很惊讶,也很失望,不过他还是来到市政厅,很有风度的恭贺拿破仑获得的了不起的战绩。

    在这个军官离开后的第二天中午,达武带着主力部队抵达了昂热。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巴黎派来的特派员约瑟夫·富歇。

    “富歇委员,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拿破仑望着富歇,心想:“他这么快就赶过来了,那么多的俘虏他都处理好了?他该不会把那些俘虏全都咔嚓了吧?”

    富歇似乎看出了拿破仑的想法,便笑着回答道:“我想这边的新收复的城市中,肯定会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将那边的事情快速的处理了一下,就赶过来了。”

    拿破仑并没有问富歇是怎么快速处理的。那是富歇职权范围内的事情,轮不到他管。

    “我把哪些叛军中的农民全都送进了矿山,让他们用劳动来为自己的罪行赎罪。至于那些贵族,这些叛国者自然不配活在世界上。所以在经过革命法庭的审判之后,他们全都被送上了断头台。”富歇却还是解释了一下。(革命法庭虽然叫做法庭,但是它的程序比通常的法庭要简洁得多,它可以没有辩护人,可以不让被告发言,可以群体审判,所以,用来批量下达死刑判决的效率特别的高。一点都不比后来林肯的法庭给印第安人判死刑来得慢。)

    “这是他们应得的。”拿破仑说,在看到残破的昂热之后,拿破仑觉得,这些家伙被砍掉脑袋,实在是一点都不冤枉,“不过您是怎么快速的判断出一个人是农民还是贵族呢?”

    “这很容易,看看他们的手就行了。”富歇回答道。

    经常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农民的手上都是有老茧的。不过拿破仑还是又问了一句,“那么如果他是一个商人或者是其他的第三等级的体面人呢?”

    “那他就是第三等级的叛徒,就把他当贵族杀了,也是活该。”富歇回答道。

    “那么俘虏中有多少贵族?”

    “你走之后,我们又抓住了五千多个俘虏,加上此前抓住的,从里面一共找出了一百多个贵族——那些家伙都有马匹,所以他们跑得更快一些。嗯,对了,波拿巴师长,您知道吗?有一条大鱼,差一点就从您的指头缝里面溜出去了。”

    “谁?”

    “叛匪头子德拉科特里。”富歇回答道,“他被达武中校抓到了。只是当时他穿了一身从尸体上扒下来的小兵衣服,而且又丢了战马——那匹马在他逃走的时候跑得太累了,死在路上了。结果达武抓到他之后,只把他当成了一般的小兵了。但是他可逃不过我的眼睛。”

    说到这里,富歇似乎有点得意了。

    “那么那个叛匪头子呢?也上了断头台了吗?”

    “还没有,他知道不少东西,所以我们把他送到巴黎去了。不过他上断头台是上定了的。波拿巴师长,您的下一步打算是什么呢?”

    “首先肯定是让部队休整一段时间。毕竟战斗消耗不少。”拿破仑回答道,“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看共和国的需要了。”

    ……

    这时候,胜利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巴黎。在战争部,看到捷报之后,约瑟夫便立刻去找卡诺,打算暂时将拿破仑召回来。免得他一头扎进了旺代这个泥潭。因为约瑟夫很清楚,别看拿破仑刚刚取得了一场大胜利,将参与旺代叛乱的贵族们杀得稀里哗啦。但这仅仅只是一场战术胜利而已,旺代地区的基本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不要说矛盾没有解决,构成矛盾的人也没有被解决。

    所以如果拿破仑进军旺代,现在大概是能非常顺利的占领旺代的那些城镇的。但是随后他就很可能,甚至是一定会陷入到无休无止的治安战当中。自古以来,治安战这东西都是最难打的。如果真的陷入了这样的状态,那拿破仑刚刚因为胜利获得的英名就要完蛋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约瑟夫现在打算帮拿破仑见手就收,赶紧把拿破仑从旺代那边调走。

    那么最好调到哪里去呢?在约瑟夫看来,首选自然是意大利方向。虽然上辈子历史并不太好,但是拿破仑是在意大利起家的这件事约瑟夫还是知道的,(因为他看过那幅名为“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的画。)再说了,作为经常在论坛里混的人,约瑟夫也知道在后世,意大利人的那两个外号(意面和意呆利)知道在后世的某次战争中,和其他国家的俘虏不一样,意大利的俘虏是用亩,而不是用个来计算的。

    所以你看,正面战场,对手还是意呆利,Uu看书 .uukanshu. 这简直——还有比这更理想的地方了吗?

    至于其次,回到北边来对抗奥地利和普鲁士也不错。他们自然比意呆利强,但是,他们的战斗力约瑟夫也亲眼见过,基本上“马马虎虎的也就那个样子”而已,和他们打,至少比去打治安战来得好。

    这样想着,约瑟夫敲响了卡诺的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了卡诺的声音。约瑟夫便自己走了进去,看到卡诺又重新穿上了将军的制服——因为拿破仑的胜利,卡诺的军衔又涨回来了。

    “将军,恭喜您。”约瑟夫说,“还是将军的制服更好看一些。”

    “哈哈哈哈……”卡诺笑道,“约瑟夫,要是你愿意带兵出去打一仗,你也能穿上将军的制服的。嗯,说起来,拿破仑因为这次的功劳,很快也该被晋升为准将了。下次你见到他,就需要首先向他敬礼了,哈哈哈……”

    “这也没什么。”约瑟夫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就算他是准将了又怎么着?我还是法兰西科学院的正式院士了呢。”

    “啊,这的确是个令人羡慕的荣誉。”卡诺说,“到现在,我还只是个预备院士……不过,在这方面,你的确是比我们都强。啊,约瑟夫,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拉扎尔,我想,我们也许应该把拿破仑调动到更需要他的地方去。”约瑟夫回答道。<!--flagddnn-->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