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危局(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你的意思是?”卡诺皱起了眉头。

    “拉扎尔,要战胜敌人,我们就要了解敌人。只有了解了敌人的情况,我们才能有效地对付他们。而我们的一些军官,在对敌人一无所知,甚至是对自己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去和敌人战斗。拉扎尔,这不是战斗,这是让战士们去送死,甚至可以说,是对共和国的犯罪!我一向觉得,军事上应该有这样的一个原则,那就是不打无准备的仗。”约瑟夫说。

    “你的整个原则很好。但是如今的局面非常危急,我们不能对旺代置之不理。”卡诺说。

    “拉扎尔,你认为旺代的那些农民,为什么要叛乱?是什么让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拿起了枪?叛军有什么样的特点,有什么样的弱点?”约瑟夫又问道。

    “为什么?”卡诺想了想道,“他们应该是被那些教士鼓动,被那些贵族拉拢了。”

    “不对。”约瑟夫摇了摇头,“在我们砍掉路易十六的脑袋的时候,他们毫无反应;在我们下令驱逐教士的时候,他们的叛乱也还有限;但是……但是当我们下令征兵的时候,他们却大规模造反了。让他们起来造反的,不是别的,而是征兵。只有征兵,才是真正的损坏了他们的利益,并能让他们联合起来反抗的事情。”

    “但是,我们不可能不征兵,也不可能对旺代网开一面。”卡诺说。

    “那当然。”约瑟夫说,“我说这个并不是要对征兵的政策提出什么异议。我只是借此说明,我们的敌人,旺代的叛匪们的一个特点。嗯,拉扎尔,你记得巴黎的义勇军大多都不愿意离开巴黎吗?”

    “当然记得……约瑟夫,你的意思是,他们和……”卡诺听了,若有所悟。

    “他们其实和我们的义勇军很像,都不愿意离开家乡,都有保卫自己的家乡和生活的勇气,如果在旺代作战,他们就像是站立在大地上的安泰俄斯,几乎就是不可战胜的。如果单独用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除非我们将旺代的大地整个的铲除掉,否则,我们就不可能真正获得胜利。要完成这样的工作,拉扎尔,我不得不说,你给我们准备的军队数量太少了。我觉得至少还需要乘以一个十。”

    “活见鬼,约瑟夫,我手里要是有那么多军队,还去旺代干什么?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维也纳?”

    “所以,军事上直接解决是做梦!旺代的事情,必须是军事和政治的双管齐下!”约瑟夫说。

    “看来你早就有想法了,<!-- 桌面内容中2 -->

    </div>约瑟夫!”卡诺说,“说说如何双管齐下吧!”

    “先说说军事吧,政治上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完全解决的。”约瑟夫说,“军事上,我还没有完整的计划,只能提供一个思路,那就是要想办法引诱安泰俄斯离开他的大地。旺代的农民肯定是不愿意离开他们的土地的,但是那些领导他们的贵族,还有他们身后的英国人都不会允许他们就这样缩在旺代的,他们会想办法让他们出来攻击我们的,如果我们想办法诱惑他们一下,他们就会出来的更快。然后我们在旺代之外的战场上,找个机会,给他们狠狠的一击,将他们的精锐消灭在旺代之外。这样今后的很多事情就都好办了。”

    “嗯,”卡诺点了点头,“这个思路有点意思。那么,政治上的办法呢?”

    “政治上呀……”约瑟夫放慢了语速,“政治上的事情,归根到底就是利益的分配。拉扎尔,旺代的农民为什么反对我们?不就是我们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吗?如果我们能给他们提供合适的,甚至是非常合算的补偿,说不定就能彻底的解决旺代的问题。”

    卡诺听了,却失望地摇了摇头道:“约瑟夫,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可以补偿他们的损失的东西。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征兵,直接募兵不就行了?我们有什么可以给他们的补偿?总不能再印一批指券给他们吧?他们又不是傻子……如今就连傻子都知道不要指券了。”

    “拉扎尔,你看过马基雅维利的《君王论》吗?”约瑟夫却这样问道。

    “那个意大利阴谋家?”卡诺回答道。

    “那家伙的观点的确很让人难受,不过他的一些技巧却很有意思。老实说,要是我们以前的那位国王,真的有马基雅维利的那些花样,如今说不定法兰西还是王国呢。”约瑟夫说。

    “那本书我以前看过,但是很多东西都忘了。约瑟夫,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我们不需要用我们的东西去补偿他们,就像马基雅维利说过的那样,一个高明的统治者,要擅长慷他人之慨。”约瑟夫回答道。

    “啊,这一段呀,我想起来了。嗯,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奥古斯都都有着慷慨的名声,但是他们的慷慨实际上是将别人的东西,慷慨地分配给了他们的战士……啊,是说的这个吗?”

    “是的,拉扎尔,你想想,那些农民最渴望的是什么?不就是土地吗?我们先诱惑那些贵族,带着他们从旺代出来,然后灭了这一波,然后趁着他们还没来得及恢复,杀入旺代,把旺代的贵族的地主统统杀光,但是要让他们的子孙跑一些出去。然后我们把他们的土地全部没收,将这些土地分配给当地的农民,其中最好的那些地,则分配给愿意为我们当兵打仗的人。如果真的能这样做,拉扎尔,我觉得旺代的叛乱并不是不可平息,甚至于将来旺代地区还可能成为最为支持我们的基础地区。”约瑟夫回答道。

    “这个思路呀……应该可行,但是这样重大的决定,必须在国民议会中得到通过才行。”卡诺有些犹豫地说,“如今,要在议会中通过这样的决议,肯定会被一些人反对的。”

    “为什么?这又不用我们花费什么?”约瑟夫问道。

    “因为……因为议会已经把旺代地区的贵族的土地充公作为抵押,发行了指券了。”卡诺迟疑了一下,这样回答道。

    “啥?还有这样的操作?”约瑟夫一下子愣住了。

    “不过你前面的那个军事建议,也很不错。约瑟夫,我觉得,将这件事托付给你,肯定不错。”卡诺又一次想要让约瑟夫去承担这个责任。

    “我真的不是谦虚,也不是不愿意为法兰西服务,只要对法兰西有利,哪怕要冒生命危险,我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因为个人的得失利害去推卸责任呢?但是设计这样的战略,和临敌的随机应变的指挥,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你别看我在这里讲得头头是道的,但真的要临敌指挥,说不定就要闹出什么乱子来的。其实,拉扎尔,我和你更接近一些,我们都更适合在战争部里面服务。不对……我和你还是不一样的,你比我更适合在战争部工作,而更适合我的地方,其实是实验室呀。真该死,已经这么久了,我竟然离开实验室这么久了。”

    “其实,我也更喜欢实验室,真的!”卡诺拍了拍约瑟夫的肩膀说,“我能理解你。不过,我们现在都要为法兰西而努力呀。嗯,如果你不能去的话,你看让拿破仑去怎么样?我觉得他在战术上相当不错的。”

    对这个任命约瑟夫倒是没有反对,他只是提出了这样的一点:“如果要让拿破仑去承担这个责任,我不反对。他的确比我更合适。不过,我也有两点要求,第一是你得帮他把下属的中层指挥官补充得强一点,第二是如果拿破仑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我希望大家能够相信他的指挥。”

    “我明白。”卡诺说,“我虽然影响有限,但是在军事指挥这一块,我绝不会让那些屁都不懂的家伙来乱插手的。”

    就这样,拿破仑一下子就成了平叛军的总指挥。虽然平叛军人数有限,uu看书 .uukanshu. 仅仅只有一个师而已,但这毕竟是开始真正的独当一面了。

    至于约瑟夫,则再次回到了卡诺的身边,成为了卡诺的副手。同时担任了一个新机构——“战术研究所”的所长。卡诺一度想要劝他也出来到救国委员会任职,但却被约瑟夫婉言拒绝了,总之,约瑟夫又变成了一个人畜无害,但却又非常有用的人。

    就向约瑟夫预料的那样,在旺代的那些贵族们不能忍受就那样无所事事地呆在旺代的穷乡僻壤中。他们拿出了家族多少代人积累下来的钱财,用招募的方式,又拉起了一支四万多人的队伍。并且开始向北进攻。而在他们的对面,只有拿破仑的一个新建的,人数不过五千的师,以及一些地方的国民自卫军。

    按照农民军在此前的战斗中表现出的战斗力,叛军指挥官弗朗索瓦·阿塔纳斯·德·沙雷特·德拉科特里将军认为,他们完全能击败面前的法军,直逼巴黎。

    当然,德拉科特里将军也知道,仅靠着这么点人,以及他孱弱的后勤,是不足以真正的夺取巴黎的。但是他相信,只要他获得一两次胜利,威胁到了巴黎,北方战线就一定会热闹起来,腹背受敌的共和国就一定会完蛋。<!--flag_lrd-->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