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兵变(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博隆维尔其实也知道,在一支军队中,中低级军官的重要性。不过他的使命并不是指挥军队,而是将叛徒迪穆里埃带回巴黎去接受人民的审判。如果就这样让迪穆里埃逃走了,无论怎么说,这都意味着他的任务失败了。虽然他的手上并没有带着一块奇怪的手表,也没有别人听不到的声音提醒他,如果任务失败,就要扣除多少多少积分,如果积分不足,就直接抹杀什么的。但事实上,任务失败的后果,说不定和这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不过,如今他面前的这位矮个子少校,却似乎并不太在乎能不能抓住迪穆里埃这个叛徒,从他的话里来看,他似乎更在意那些被绑起来的中底层军官的安全。博隆维尔知道这个矮个子军官的考虑从全局上来说,更加的符合法兰西的利益。但是就算要顾全大局,那也应该由他博隆维尔来顾全大局。一个小小的少校,跑出来顾全大局,这就不把自己这个特派员放在眼里。所以虽然就在不久之前,正是这个矮子军官带着士兵们将自己救了出来,但博隆维尔对他的哪一点感激之心却几乎在这么一瞬间就一扫而空了,甚至还觉得,这个矮个子对革命不够坚定。与此同时,他还给自己的这种行为找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形容词,叫做“铁面无私”。

    不过,即使博隆维尔再想“铁面无私”,他此时也没有“铁面无私”的本钱。因为周围的那些士兵同样对革命并不坚定,居然并不站到代表着巴黎的自己这边,而是站到了那个姓波拿巴的矮子那边。

    那个叛徒的使者走了回去,叛徒们就在那边商量了一会儿。然后那个信使便又回来了。

    “将军同意你们的建议。”汉克森道,“不过他也有一些要求。”

    “说吧。”拿破仑说。

    “将军要求你们的伏兵都出来。好让我们确定,你们并没有在前面设伏。”汉克森道,“另外,将军不同意将沙特尔公爵作为人质交给你们,但是他提议由他自己当这个人质。”

    拿破仑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可以将大伏兵都叫出来,但是,迪穆里埃必须先到我这里来,毕竟迪穆里埃也应该知道,我们在人数上并没有优势。如果没有伏兵的优势,你们万一直接冲过来,对我们很不利。好了,你可以将我的话带给迪穆里埃,这是最后的条件,如果他同意,就让他自己过来。如果他不同意,那就用大炮和刺刀来解决问题吧。”

    汉克森便又立刻转了回去。他必须节约时间,说不定追兵很快就要到了。

    不一会儿,汉克森就和迪穆里埃一起过来了,等他们到了拿破仑的士兵当中,拿破仑也就将埋伏在附近的士兵都叫了出来,并且在对方释放了一半的人质之后让开了道路。叛军迅速的通过了伏击圈,然后停了下来,准备进行第二阶段的人质交换。

    “我们不能放过这个叛徒!”博隆维尔突然开口道,“我们应该把这个叛徒送回巴黎去,把他吊死在路灯杆子上!”

    “那会有很多人为我殉葬的。”迪穆里埃道。

    “他们是为革命牺牲的,祖国会记得他们的。”博隆维尔说。

    “不行,”拿破仑开口了,“他们是我们的兄弟,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抛弃他们。”

    接着他又瞟了一眼迪穆里埃道:“一万个叛徒的生命,也比不上一个忠于革命的战士。”

    “波拿巴少校,服从命令!”博隆维尔大喝道。

    “先生,在我还没有拿到能证明您的身份的有效文件之前,恕我无法服从您的命令。”拿破仑瞟了这位特派员一眼,<!-- 桌面内容中2 -->

    </div>不慌不忙地说。

    博隆维尔等人被救出来的时候,他们的身份证明并不在身上,所以拿破仑便以此为借口来拒绝他。

    “好,很好!”博隆维尔脸色铁青。

    “哈哈哈哈!”迪穆里埃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拿破仑,又用手指了指博隆维尔:“波拿巴,你有没有想到过,自己费尽了力气,却救出来这么个东西?你们就是在为这样的东西战斗?”

    接着他有端正脸色道:“波拿巴,你是贵族出身,有这么有才华,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东西混在一起?和我们一起走吧,凭着你们兄弟的才华,你们一定能成为大人物的。”

    他的话倒是颇有几分诚恳,好像一点都不怪罪波拿巴兄弟坏了他的大事。当然,他的这些鬼话,拿破仑可不会相信。这种话说的好听,一转过背就立刻变脸的家伙,拿破仑可没少见过。

    “我们都是在为革命理想而战斗。”拿破仑说,“即使我们之间有争执,有不同看法,但那也是为了法兰西,我们可不会背叛法兰西祖国。”

    在如今,拿破仑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也长进了不少,至少他如今说起“法兰西祖国”这两个词的时候,依旧非常流畅了。

    “法兰西祖国?”迪穆里埃用嘲讽的眼光看着拿破仑,“你一个科西嘉人,你的父亲甚至还曾经是一个叛逆,你居然和我说热爱法兰西?”

    “科西嘉是法兰西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固有领土,每一个科西嘉人,都是法兰西共和国的公民。都有维护祖国统一的神圣义务。”拿破仑毫不犹豫的冒出了这样一句。

    “波拿巴,你会成功的!”迪穆里埃最后这样说。

    后面的交换人质也进行得很顺利。博隆维尔虽然很想破坏这一切,但是他几乎被所有人都一起无视了。当然,这也让他对救了自己的拿破仑恨之入骨,仇恨程度甚至还要超过迪穆里埃。

    靠着平定了叛乱,约瑟夫和拿破仑至少是暂时获得了对这支军队的控制。几位没能完成任务的特派员在证实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迪穆里埃走得匆忙,并没有将他们的身份介绍信带走。)却并没能顺利的获得指挥权。事实上,因为对军队的事务几乎一无所知,再加上约瑟夫恐吓他们,说迪穆里埃叛逃之后,奥军了解了我军的虚实,很可能会在很短时间内就向我们发起攻击,我军将面临一场恶战之后,这几位特派员都打心眼里希望能赶在新的一轮失败之前,回巴黎去。当然,他们可不会这样说。他们的理由自然就是:“我们必须赶紧将这里严峻的局面通知巴黎,让他们立刻做出支援你们的准备。另外,因为那个该死的叛徒的破坏,导致你们各种军需极度短缺,这些情况也必须立刻报告给国民议会。”

    于是,特派员很快就走了。

    当然,这些特派员也不是没有任何可以拿回去交差的东西的。因为跑的太急,沙特尔公爵把一封重要的信件忘在军营里了。这封信,就是菲利普·平等写给儿子的信件。这封信很快就被发现了,现在成了这几位特派员最重要的收获。他们虽然没能将叛徒迪穆里埃抓回来,但至少,他们成功地发现了另一个混在革命队伍中的叛徒,这无论如何也算是一件功劳吧?

    沙特尔公爵惊魂未定的逃进了奥地利军营,并且在这里暂时的住了下来,科布尔将军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向他们了解。他们在科布尔将军这里呆了整整三天,才得以离开军营。沙特尔公爵知道,流亡在外的王党,对自己的痛恨恐怕不下于对那些“叛匪”的痛恨。所以他并不打算待在到处都有王党的奥地利,而是准备动身前往英国。也就在这一天他才发现,Uu看书 .uukanshu. 自己好像把老爹给自己的那封信丢在法军的军营当中了!而此时,那几位特派员已经回到了巴黎,向国民议会报告了迪穆里埃叛变的事情,并且当众出示了奥尔良公爵参与叛乱,试图颠覆共和国,复辟君主制的证据。

    奥尔良公爵在给儿子写出那封信之后,也做了一些逃亡的准备,准备在事情失败的时候逃走。但是因为此前并没有得到警报,结果猝不及防的他甚至直接就还在议会中开会。结果就在现场被逮捕了。

    迪穆里埃原本是布里索派的人,而且一度是布里索派的领袖之一,他当了叛徒,山岳派自然就火力大开,向着布里索派发起攻击。布里索派自然要加以反击,他们反击的方法自然是死死抓住奥尔良公爵是山岳派那边的,山岳派也出了叛徒。于是在议会中,两派的议员纷纷相互攻击,都称对方是共和国的叛徒。

    趁着这个机会,丹东又一次提出了革命法庭和救国委员会。这一次,布里索派的议员再也不敢对这个议案加以阻挠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反对这样的议案,那就等于在证实对手关于自己是共和国的叛徒的指责了。于是法兰西革命中最重要的机构——救国委员会就这样被建立了起来,并迅速地成为了法兰西共和国真正的权力核心。

    丹东自然是进入了这个委员会,而救国自然少不了军事,卡诺因此也被选入救国委员会,成为了专门负责军事的委员。

    革命法庭也迅速的运转了起来,然后断头台就又一次被竖立了起来,这一次,它砍掉了菲利普·平等的脑袋。<!--flag_mbg-->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