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信件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不管派往比利时的特派员们是如何让比利时人恨透了法国,但他们至少做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帮助法国政府弄到了急需的小钱钱。于是又有人想到,法国国内其实也有很多地方的革命进行得很不彻底,还非常有潜(钱)力可挖,于是更多的特派员被不断地派往国内其他地区。

    如今时间非常急迫,在国内,倒台了的王党和立宪派开始在外省频繁活动,在国际上,随着路易十六人头落地,欧洲的那些君主制国家对法国的痛恨进一步加深了,而法国在比利时以及奥属尼德兰的行动,也让英国人颇为担忧。

    英国人原本指望奥地利和普鲁士能和法国打个热热闹闹,然后自己在旁边一边看戏,一边顺手把法国残存的那些殖民地弄过来。如果法国被打得很惨,英国甚至还能趁机收复新约克,把北美的那帮子叛匪全都在绞刑架上面挂起来。然而,出乎英国首相皮特的预料的是,奥普军队居然表现得这样没用,不但没有杀入法国,反而被法国打进了比利时。兵锋直逼尼德兰。

    英国在欧洲大陆上也是有一块领土的,那就是德意志诸邦中的汉诺威。如今统治英国的汉诺威王朝同时也是德意志诸邦的汉诺威选帝侯。除此之外,在英荷战争击败了荷兰之后,荷兰也成了英国的各种工业品进入欧洲市场的重要门户。因此,英国人感到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另一方面,受到法国传来的异端思想的影响,英国国内居然也开始出现了诸如“平等社”之类的玩意儿,这也让英国的贵族和体面人担心不已。于是原本“中立”的英国迅速的行动了起来。并趁着法国人砍掉了路易十六的头的机会,宣布和法国断交。

    如今,法国最危险的敌人终于登场了。

    英国人的陆军规模很小,短时间内并不足以给法国本土带来太大的威胁,但是,英国是当时欧洲最为富裕的国家,而且,在组织同盟方面,有技能专精。欧洲的那些反法的国家,如果没有英国,往往还没和法国人动手,自己就先窝里斗起来了,但是有了英国穿针引线之后,一个庞大的同盟就开始出现了。

    三月一日,迪穆里埃将军率领大军进入荷兰,但是就在他的军队进入荷兰不久,他的后方就被敌军突破了。科布尔迅速的度过了罗埃河,以惊人的速度攻占了列日,从侧后方向威胁着迪穆里埃的军队。

    为了应对危局,丹东亲自前往比利时视察,他发现比利时的局面岌岌可危。于是他又急匆匆的赶回巴黎,要求巴黎再次紧急动员。

    但是此时和他站在一个战壕中的战友马拉和埃贝尔却提出,92年的时候,巴黎能够进行这样的动员,是有一个先决条件的。这个先决条件就是,在派出大量的义勇军之前,<!-- 桌面内容中2 -->

    </div>巴黎先消灭了内部的“叛国者”。

    马拉开口道:“如果不能像去年九月那样,用果断的行动,摧毁一切潜在的敌人,巴黎就不能派出大批的义勇军,因为我们一离开,那些家伙就会在巴黎发动叛乱。所以,除非再有一个流血的九月,我们就不同意派出义勇军。”

    “我们的敌人已经打到法国的大门口了。”丹东说。

    “不,我们的敌人早就已经打进巴黎了,而且有一些还藏在议会里面呢!”马拉回答道。

    “你有证据吗?”丹东问。

    “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我的朋友约瑟夫发现了很多不寻常的举动。”埃贝尔回答道,“有人还在和那个奥地利娘们勾勾搭搭呢!”

    奥地利娘们当然指的是现在被囚禁的玛丽王后。而那个“约瑟夫”指的当然是约瑟夫·富歇。

    富歇自从在上次关于如何处置国王的投票中,站到山岳派这边,投出了赞同票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坐到左边的座椅上。然而罗伯斯庇尔却没有忘记,这个人曾经背叛过自己。而他的再次背叛,更是让有点道德洁癖的罗伯斯庇尔鄙夷。所以罗伯斯庇尔对他的态度相当的冷淡。至于丹东,他知道罗伯斯庇尔不喜欢富歇,而且他自己也很不喜欢富歇。

    为了在山岳派中能站得住脚,富歇便表现得比任何山岳派的人都要激进。在某些问题上,甚至就连马拉和埃贝尔都比不上他的激进程度。这样让他顺利的搭上了马拉和埃贝尔这条线。

    听说消息来自富歇之后,丹东沉默了一会儿。因为他知道,富歇虽然是个不要脸的混蛋,但是他打听消息的本事却是顶尖的。而且富歇本人虽然很靠不住,但是富歇放出的消息却总是很靠谱。比如说,当初富歇还跟着罗兰的时候,罗兰对丹东的那些指责,比如说贪污呀,受贿呀,盗取珍宝呀,其实都是真的。富歇不是不骗人,只是他不用假消息骗人,他总是能用真消息把他的敌人骗得团团转。

    过了一会儿,丹东才开口道:“法国需要秩序,我们不能再像去年九月那样。那样固然能打击我们的敌人,但是也会伤害到我们自身。这样吧,我们设立一个革命法庭,来处理这类事情。但是我们不能放任无政府的暴力。”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那个革命法庭?”埃贝尔问道。

    “这个法庭,对一个委员会负责。”丹东说,“我们组织一个‘救国委员会’,它的成员都将是坚定的爱国者。你们可以看得到……”

    ……

    丹东的警告在议会中并没有引起太多的重视,布里索派的一些议员甚至怀疑,丹东之所以这样危言耸听,是希望能靠这个来给山岳派谋求更多的权力。毕竟,相比九二年的时候,局面要安全多了。此后丹东提出要建立一个“救国委员会”,则更是让他们坚定了这一看法。于是议会中顿时又乱成一团。

    然而此后局势的发展快得出乎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料。3月18日,杜穆里埃的军队在尼温顿被人数更少的奥地利军队击败,3月21日,又在卢万被奥地利人击败。他一路败退,几乎丢掉整个的比利时。

    这样的失败必须有人承担责任。于是在国民议会的讨论中,有关杜穆里埃的各种黑材料都被抛了出来。贪污军饷,盘剥士兵,以及勾结国王,试图反对革命。

    是的,国王的保险柜中的信件被翻出来了,里面有关于杜穆里埃和国王的各种密谋。虽然数量有限,而且语焉不详。几个月前,人们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些信件,只是那个时候,杜穆里埃带着军队节节胜利,他本人也成为了捍卫共和制度的英雄,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无视了这些信件。但是这些当时被无视的信件却没有真正的被遗忘。如今大家都想起这件事了。

    布里索派的人指责山岳派,尤其是丹东一直以来都支持杜穆里埃,应该为杜穆里埃的事情负责。而山岳派则指责正是布里索派的人反对建立“救国委员会”,进行全国动员,才导致了今天的危局。

    在辩论中,新当选的山岳派议员卡诺就军事局面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并得出了,如果法国不能进行全面的,高效的,整个民族的动员,就必然会在这一次的战争中失败的结论。

    布里索派的那些人虽然反对山岳派的动议,但是他们也知道,卡诺的军事素质,以及卡诺的人品都是令人称道的。这使得他们在反对这些动议的时候越来越显得被动。

    为了挽救危局,国民议会决定派出以博隆维尔为首的五位议员前往杜穆里埃的军队,准备就一些事情对他进行询问,如果有必要,就逮捕他,并将他带回巴黎审判。

    菲利普·平等,也就是曾经的奥尔良公爵离开了国民议会,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如今,局面的变化已经完全出乎了革命最开始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 他对革命的期待。最开始他投机革命的时候,期待的是推翻波旁王朝,建立一个奥尔良王朝。但如今,波旁王朝固然完蛋了,但是奥尔良王朝,却也一点戏都没有了。甚至于不要说奥尔良王朝,就是奥尔良家族的公爵地位都没了,因为革命政府已经废除了贵族制度了。而他为了自保,甚至都要给自己取一个如此滑稽的名字了。

    但现在,曾经的公爵殿下,望着一张地图看了许久,然后进到书房中,忙碌了好半天,接着便拿着一封信走了出来。他拉了一下桌子边上的绳子,拉响了外面的一个摇铃。于是一个仆人走了进来,问道:“殿下,有什么事情吗?”

    “皮埃尔。有件事我要辛苦你一下。”公爵殿下说。

    “为殿下效劳,是我的荣幸。”皮埃尔回答道。

    “你亲自到路易那里跑一套,把这封信亲手交给他。”公爵说,“动作要快,越快越好,越隐秘越好。另外,这封信决不能落到别人手中,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殿下您请放心,我一定能及时地将这封信送到沙特尔公爵的手中的。”<!--flag_lrd-->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