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法兰西,前进!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迪穆里埃骑着马在最前面,约瑟夫和拿破仑则同样骑着马,手握着马刀紧跟着他,而士兵们则跟着他们,向着烟雾弥漫的热马普高地逼近。

    也许是因为疲惫,或者是因为战场迷雾的遮挡,奥地利人并没有立刻做出反应,迪穆里埃自然也就乐得再带着士兵们继续逼近一些。

    渐渐的,队伍已经进入到了奥军的火炮射程内了,迪穆里埃又大喊了一声前进,手中的指挥刀也向前猛劈了几下。士兵们开始以纵队加速向前,而迪穆里埃却放慢了马速,渐渐地落在了队列的后面。

    约瑟夫也跟着迪穆里埃放慢了速度,逼近,他们前面的做法,那只是用来鼓舞士气的。正儿八经的打仗,可不是《三国演义》中的武将单挑,也不是骑士小说中的骑士对决,哪里有指挥官真的冲上去了的道理。

    约瑟夫勒住了马,和同样勒住了马的迪穆里埃点了点头,然后一回头,突然发现……该死的!拿破仑呢?拿破仑到哪里去了?刚才他不是还跟在后面吗?我们刚才又没有过河,拿破仑怎么会不见了呢?

    约瑟夫焦急的向着四面张望,突然他看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个骑着马的家伙,正挥舞着闪闪发光的马刀,在带领着队伍前进。

    “该死的,这个中二癌!”约瑟夫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约瑟夫,你兄弟怎么冲到前面去了……看不出来,他个子小小的,还真的很勇敢呢!”这时候,迪穆里埃也发现拿破仑跑到前面去了。

    “勇敢个屁!完全是脑袋烧坏了!”约瑟夫恶狠狠的骂道。同时在心中决定,一会儿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熊孩子,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这时候,奥地利人也开始反应过来了,奥地利人的大炮开始不断地向着前进的法军队列射击。这个时代的炮弹速度相对很慢,以至于约瑟夫都可以用肉眼看到那些小黑点一样的炮弹从高地上慢慢悠悠地升起来,然后一直慢慢悠悠地升到高处,并且似乎是在那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加速落了下来,在地上砸起一片尘土,同时又反弹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一路向前。其中的一枚炮弹,带着呼啸就从距离约瑟夫不远的地方呼啸而过。吓得约瑟夫差点把脖子缩进了躯干里面。

    “拿破仑距离更近,当然更危险,这个该死的混蛋!”约瑟夫想。

    “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在那种地方!”约瑟夫朝着迪穆里埃喊道,接着挥动马鞭,驱动战马,就朝着拿破仑追了过去。

    “啊,约瑟夫平时很像个老学究,看不出也这么勇敢。”迪穆里埃摇头道。不过他并没有追上去,他是主帅,必须留在后面主持大局。

    约瑟夫气急败坏的追上去,一把拉住拿破仑的马缰绳:“混蛋,你脑袋上有坑了吗?我叫你过来只是为了在士兵面前露个脸,你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你乱跑什么!还不快跟我回去!”

    拿破仑转过脸来,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约瑟夫:“约瑟夫,你脑袋有坑了吧?都到这里了,还能掉头回去?”

    这话让约瑟夫一愣,不过他立刻就明白了拿破仑的意思:

    刚才迪穆里埃是在鼓舞士气,他渐渐地落在了后面,士兵们多半不会注意到,所以他最后退到后面去了不是问题。但是如果这时候,拿破仑和约瑟夫这样掉头回去,那就是动摇军心了。

    “你这个该死的混球!”越是想明白了如今的情况,<!-- 桌面内容中2 -->

    </div>约瑟夫就越是愤怒,因为这意味着,他如今必须陪着这个熊孩子发疯!

    “哈哈哈……”也许是因为成功地坑到了大哥,拿破仑居然得意起来了,所以说,熊孩子就是这样的皮痒欠揍。

    “约瑟夫,你居然为了我的安危,冒险冲到这里来了。我很感动,真的!”就在约瑟夫愤怒得打算一马鞭抽到拿破仑身上的时候,拿破仑突然一变脸,又来了这一句。

    “呸!你感动有个屁用!你又不是女的!”约瑟夫骂道,不过马鞭子倒是放下来了。

    这时候,一枚炮弹飞了过来,正好击中了不远处的一个小纵队。

    炮弹击中了冲在最前面的旗手的胸部,把他打了个粉碎,接着又顺势将后面的一大排人都串了血葫芦。而那个旗手手中的旗杆也被打成了两段,旗帜先是高高的飞了起来,接着就在空中打着旋往下掉。

    这时候,一只手伸出来,握住了断了一截的旗杆,然后将那面三色旗又重新高高地举了起来。

    那是拿破仑的手,他接住了正在坠落的军旗,将它高高地举起来,然后他从马上跳了下来,转过头,向着那些被这一炮吓呆了的其他士兵高喊:“法兰西的战士们,为了祖国,跟我冲呀!”

    士兵们被这个高举着军旗的矮个子军官激励了,他们呼喊着,跟着那个矮个子后面,继续向前。

    约瑟夫一咬牙,拔出马刀,催动战马也跟了上去。

    “笨蛋!从马上下来!你的目标太显眼了,你会成为吸引子弹的吸铁石的!”拿破仑一边骂,一边一把把约瑟夫从马上拉了下来。

    约瑟夫微微地有点感动,但一转眼,心中又充满了怒火:“狗东西,要不是你这个熊孩子,老子现在好端端的苟在后面,不知道多安稳……tmd,老子连枪都没带,就只有这么把马刀!”

    约瑟夫此时绝不会想到,他和他的熊孩子兄弟今天的这一幕,不久之后,就会成为一幅世界名画的内容。这一战胜利的消息传回巴黎之后,画家雅克-路易·大卫(阿芒的朋友,《荷拉斯兄弟之誓》以及后来的《马拉之死》的作者)在听说了波拿巴兄弟的英雄举动之后,激动万分,便创作了一幅名为《法兰西,前进》的绘画。

    在这幅画中,雅克-路易·大卫突破了此前自己所代表的的新古典派绘画的束缚,开辟出了全新的风格,画作的背景是铁铅色的硝烟和浓云,在画面正中间,一身戎装的拿破仑,一手高高的举起象征着共和国的三色旗,半转过头,露出坚毅的侧脸,像是在对着身后的战士高呼。在他的脚下,躺着战死的战士的尸体,在他的右边靠后一点,紧跟着他的,是手举着马刀,跟着冲上来的约瑟夫。更远一些的地方,则是身穿蓝色军装,手持带刺刀的步枪,正在向前冲锋的战士。

    倒在地上的尸体、战斗的勇士以及高举法兰西旗帜的拿破仑,构成一个稳定又蕴藏动势的三角形。象征自由、平等、博爱的三色旗位于等腰三角形的顶点。后人编撰的美术史上,大多将这幅绘画视为浪漫主义绘画出现的先河。

    不过这个时候,约瑟夫可顾不上他的形象会不会出现在绘画中,事实上他紧张得要命,完全没有绘画上那种凛然无惧的气度。不过他们的纵队倒是没有成为被集火射击的目标。因为他们的队伍刚刚被大炮命中,所以前进速度落在了其他队伍后面。这使得奥地利人的火力更多的倾泻到了其他的纵队上。

    拿破仑的腿短,跑得不算快。至于约瑟夫,如果是向后跑,他一定能跑得和某地的记者一样快,但是向前冲,还是算了吧。一边冲,约瑟夫一边东张西望,寻找将来可能用的上的掩体,还有,随时准备一把把拿破仑拖到掩体后面去。其他的战士都是冲的很快,所以他们两个倒是渐渐地落在了队伍后面。Uu看书 .uukanshu.

    其他的纵队表现得很给力,约瑟夫和拿破仑冲上奥地利人的阵地的时候,奥地利人的防御实际上已经崩溃了。

    拿破仑拿着马刀,到处想要找个奥地利人砍砍,然而……

    “该死的,为什么奥地利人跑得那么快?想找个活人砍都找不到!”拿破仑一边喘气,一边抱怨道。

    “那是因为你的腿太短了!人家奥地利人跑一步,你就需要跑两步。”约瑟夫拿着刀,一边四面张望,防备可能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的奥地利人,一边抓紧时间挖苦拿破仑,好发泄一下心中的怒气。

    拿破仑习惯性的就打算反唇相讥,但是看看约瑟夫铁青的脸色,又想想这个怂货,今天居然为了自己的缘故,真的冲到战场上来了,讥讽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于是他就干脆给他来了个“呵呵”。

    这一战,法军阵亡了六百多人,再加上受伤的一千三百多人,总共损失了大约两千人。而奥地利呢,阵亡了大概三百多人,受伤的又有五百多,再加上被俘的六百多人,总共损失了大概一千五百人。要是只算交换比,奥地利人似乎还要占一点点的上风。

    但是,这是依托地形优势和防御工事的防御战,而法国人主要还都是训练不足的义勇军。即使这样,奥地利人在法国人的进攻面前,却连一天都没能顶住。要是没有地形优势和防御工事的加成,他们肯定会被法国人吊起来打的。这一战实际上也就说明了一点,即使是法国的训练不足的义勇军,也足够在各种作战中对付奥地利人了。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