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瓦尔密(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首先发起攻击的是奥地利的步兵,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在鼓点的指挥下,向着法军的阵地逼近。

    法军的大炮开始开火了。炮弹不断地飞进奥地利军队的阵线中,在奥地利人的阵线上打出了一个个的小缺口。不过补充的士兵立刻顶了上去,阵线一转眼就恢复了原状。这使得刚才的炮击就像是往池塘里丢了几个小石子一样,虽然荡起了几圈涟漪,但池塘却依旧是池塘。

    “将军,敌人的大炮数量也不多呀。”在不伦瑞克公爵身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军官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不伦瑞克公爵说。

    “啊,卡尔,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伦瑞克公爵点点头道,“从道理上来说,法国人不应该缺乏大炮,不过法国军队中逃亡严重,技术兵种更是如此。只怕他们缺的不是大炮,而是训练有素的炮兵吧。”

    这时候,奥地利的步兵已经距离法国人的壕沟不远了。法国人那边也开始噼噼啪啪的开枪了。法国人的射击乱七八糟的很不整齐,射击效果也不是很好。

    “他们开枪的距离太远了,而且几乎没有能形成齐射,显然缺乏训练。”不伦瑞克公爵点评道,“法国的军队,心向王室,不愿意和我们交战。所以他们只能依靠那些暴民,那些暴民们倒是有点勇气,但是战争可不是单靠勇气就行的……呵呵……训练有素的绅士们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打垮那些乌合之众的,哪怕他们的人数再多。嗯,贵国军队的这次进攻说不定就能获得不错的战果。”

    法军的射击并不足以阻挡奥地利军队的前进,相反,他们的攻击的低效反而给了奥地利人鼓励。而且为了抢在法国人开下一枪之前,推进到更近的距离,他们的鼓点的节奏还加快了。

    “说不定,轮不到法国人打下一轮,我们就能冲上去了。”年轻的卡尔公爵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在战马上挺直了身子向前张望。

    但就在此时,他看到前面法军阵地上突然出现了一片闪光,就像群星突然出现在了地面上一样。接着他就看到,正在前进的奥地利军队的线列上突然出了很多巨大的缺口——这已经不再是将几个小石子丢进池塘了,这是一群流星砸进了池塘!

    “这是什么?出什么事了?”卡尔公爵吃了一惊,以至于他一时间都没明白过来出来什么问题。

    不伦瑞克公爵也赶紧举起望远镜,朝着刚才闪光的地方望了过去。

    那些刚才猛地闪了一下的地方,现在正有一团团硝烟升起。一看到那些硝烟的形态,久经战阵的不伦瑞克公爵就判断出了,那是大炮在发射霰弹。从硝烟冒起的地方,到奥地利军队的阵线,最多不过六七十米,真不知道,那些卑鄙的法国佬是如何将这些大炮藏起来,以至于在开火前,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的。

    拿破仑看着被他的几十门大炮的一轮齐射,打得乱成一团的奥地利军队,兴奋得跳了起来。接着便又喃喃自语起来:

    “太棒了!真是……真是太壮丽了!战争呀,你是多么的美呀!和你一比,人类的其他一切艺术,都显得多么苍白!密涅瓦啊,您才是最美的女神!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拒绝将金苹果判给您!”

    拿破仑此时的确可以抒发一下中二癌晚期患者的中二情怀了,因为至少短时间内,他的炮兵的任务结束了。

    刚才他的炮兵,在正式的战场上,第一次打出了漂亮的火炮伏击。虽然在此前,<!-- 桌面内容中2 -->

    </div>他带领“红军”,已经在对抗演习中不止一次的玩出过类似的花样了。但在真正的战场上,这的确还是第一次。

    法国人的大炮并没有直接摆在地面上。他们在地上挖了纵向的深深的壕沟。,大炮一开始就被藏在壕沟里,所有的部件都在壕沟下面,从前方望过去,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在大炮的前面,有一个倾斜的土坡,当敌军逼近的时候,一群炮兵便将已经装好了炮弹的大炮沿着斜坡推上去。这时候,大炮的炮管便露出了地面,就可以向着敌军开炮了。一炮响过之后,这些大炮又会在后坐力的作用下,自己退下土坡,消失在敌军的视线中。事实上,如果需要,这些大炮还能再这样不断的向地人开火。

    但在这一战中,拿破仑的大炮只需要打出这一轮齐射。因为这一轮齐射,也是一个信号。在这一轮齐射之后,那些穿着蓝色军装的法国义勇军,就将挺着刺刀,向敌人发起全面的反冲锋。趁着敌军阵型混乱之际,彻底的打垮他们!

    大炮齐射带来的战争迷雾还没有完全散去,一片蓝色的潮水就猛地从法国人那边的壕沟中涌了出来,乱七八糟,同时也一往无前的向着奥地利人撞了过去。

    法国义勇军缺乏训练,如果大家排队枪毙,他们多半不是奥地利人的对手,但在这个时候,趁着奥地利人的阵线完全乱了的机会,他们猛地扑了上去。如今,技巧和队列都施展不开了,勇气和人数成为了战场的主宰。人数和勇气都占有明显优势的义勇军几乎在一瞬间,就在这样的混战中打垮了奥地利人。那些奥地利人动作慢一点的,就直接被几把刺刀捅翻在地;机灵一点的,就都抛下武器,转身就跑,法国人一路追杀,直到普鲁士人的骑兵出来救场,他们才停止了追击,退了回去。

    而此前和法国人的散兵交战的经历也让普鲁士骑兵并不敢追击法国人,看到法国人放弃了追击,他们也就赶紧退了回去。

    这一轮攻击,联军在法军的防线前,可以说是撞得头破血流。普鲁士人还好,只是在最初的战斗中损失了一点骑兵,但奥地利人的损失却非常大,仅仅是这一轮攻击,他们就丢下了六百多具尸体。而他们的士气更是大受打击,以至于此后的一整天里,他们都无法再次发起任何攻击。

    如今不伦瑞克公爵陷入两难的困境,他的军队已经无力通过攻击行动来驱逐法军了。奥地利人已经吓破了胆,而普鲁士人也没好到哪里去——战场上蒙受巨大损失的虽然不是他们,但是他们也是亲眼看到了奥地利人是如何在法国的防线前一败涂地的。他们自问换成自己,也是一样。所以如今,他们也普遍畏战。

    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行军艰难,补给困难,士兵们吃不饱,睡不好。之所以还能勉强维持士气,靠的无非就是两个因素:第一,他们一直在胜利,而且战斗中损失不大;第二,打下巴黎之后,他们一定能从巴黎这个据说是欧洲大陆上最富饶的城市中获得足够的回报。

    但是现在,战场上损失惨重,第一个因素不起作用了;而如果不能击败眼前的法军,就无法打进巴黎,于是第二个因素也完蛋了。在这种情况下,军队还能维持着一个军队的样子,就已经不错了。不伦瑞克公爵甚至怀疑,如果自己强迫士兵们继续进攻的话,他们说不定就会直接兵变了。

    但另一方面,他也无法继续和法国人相持。他的后勤补给一直是个大问题,先是被大雨和泥泞拖累,接着又被法国的各种义勇军不断骚扰。在战场上受到挫败之后,这些骚扰的力度自然变得更大了,以至于后勤补给越来越困难。

    从理性上来说,此时联军最好的选择就是撤退了。然而,在军事上,在敌前撤退,却是比进攻更为困难和危险的事情。弄得不好,撤退就会变成溃退,然后就会变成一溃千里的。近一点的例子,就像不久前法国人在比利时的那场莫名其妙的失败;远一点的,就像东大吃国的淝水之战。都是一个撤退,然后就全完了的好例子。

    所以不伦瑞克公爵同样也不太敢撤退。普奥联军一下子陷入到了极度危险的,甚至可以说是濒临覆灭的境地之中。uu看书 .uukanshu.

    但是打了胜仗的迪穆里埃也同样有他的烦恼。防御战的胜利,一下子就让巴黎城中的那些人燃烧起来了。各种催促他赶紧消灭敌人的要求不断地从巴黎传了过来。好像他只需要一声令下,就真的能把那些德意志人都消灭光一样。

    “活见鬼!巴黎的那些家伙都懂不懂事呀!”迪穆里埃忍不住和约瑟夫抱怨道,“我手中都是些连队列都走不整齐的家伙,他们也许能用于防御战,但是用于进攻作战,而且是攻击兵力上并不比我们少多少的敌人,那简直就是去送死!”

    “巴黎那边已经很克制了。”约瑟夫却回答道,“他们还只是送来要求和建议,而不是命令。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知道。”迪穆里埃说,“有些家伙就希望看我出洋相。他们担心……要不是卡诺拦着,他们还不知道会做出多少傻事情呢!嗯,约瑟夫,你对如今的局面,有什么建议吗?”

    约瑟夫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他知道,因为政治上的原因,巴黎这时候最需要的是看到侵略军被赶出了法国,而普奥联军其实是非常希望能退回去的——这里面完全有运作的空间。不过,这事情,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约瑟夫为什么要告诉迪穆里埃呢?

    “将军,这样的局面,我也没什么办法,因为我们这次要对付的是我们的政府和议会——他们可比奥地利人和普鲁士人难对付多了。”约瑟夫回答道。

    “你说得对,约瑟夫。”迪穆里埃皱起了眉头,“但是我必须想出一个办法呀。”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