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瓦尔密(一)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除了把波拿巴兄弟打了个包之外,迪穆里埃还将整个的红军全都带上了。虽然卡诺愤怒的进行了抗议,(卡诺认为,调走约瑟夫,会让后方战争准备的效率大幅度下降,而把“红军”派上前线,那简直就杀杀鸡取卵。)但是迪穆里埃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就全靠前线的这一战了,要是自己战败,那给别人留着母鸡干啥?所以,卡诺的抗议自然就被无视了。

    更何况约瑟夫觉得,现在离开巴黎是一件不错的事情。首先,巴黎的局面越来越不安定了,革命随时都可能爆发。而且约瑟夫相信,这次如果爆发革命,那造成的危险会比上一次大得多。几乎肯定会出现“王宫烧成锦绣灰,路灯挂满公侯骨”的局面。继续留在巴黎实在是太危险了,甚至比上前线还要危险。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时离开巴黎,对于约瑟夫来说,真的是求之不得。

    至于吕西安和路易,路易还好说,他还小,还听话,但是吕西安,已经越来越有惹祸精的潜力了,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什么都懂一点,什么又不是真的懂,胆子又大,说得更明白点,就是他正处在熊孩子阶段。

    偏偏为了培养他,约瑟夫又给他灌输了不少的说真话的政治知识;而他二哥拿破仑呢,也没起到什么好作用,给他灌了一脑子的中二思想(拿破仑教给吕西安的东西,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不要怂,直接干!”);再加上这家伙又在外面学了不少的艺术气质——嗯,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手中有了一点小东西的熊孩子。

    熊孩子这种生物,知识越多越麻烦。没学过化学的熊孩子,最多在家里玩玩鞭炮。有了化学知识的熊孩子,会在家里配置铝热剂;或者是让小伙伴吃能产生大量气体的药片,看能不能让他像气球一样变大然后飞起来。(不要躲,爱迪生,说的就是你!)

    吕西安就是这样的,有知识的熊孩子。约瑟夫觉得,如果不盯住他,天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别自己去前线打了一仗,回来一看,这家伙已经带着一群人,举着旗子在杜伊勒里宫前面大喊“打到封建制度,共和国万岁”了。

    所以,一定要把他交给一个靠谱的人看住。

    约瑟夫认识的人中要说比较靠谱的而又比较可靠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拉扎尔·卡诺。所以他郑重其事的将吕西安和路易暂时托付给卡诺。并且直言不讳的对卡诺说:“拉扎尔,吕西安在学艺术的时候认识了一些比较活跃的人。我并不是说这些人不好。如果是这样,我绝不可能让吕西安和他们来往。但是……你知道,吕西安的那些朋友都是热血青年,随时准备为了那些崇高的理想去抛头颅洒热血的那种——他们都是好人。但是……拉扎尔,你知道,每个人都有私心,我个人很愿意为了法兰西去牺牲,拿破仑也是一样。但是……吕西安还是太小了,他的思想还不成熟,所以我希望……”

    卡诺打断他的话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约瑟夫。如今巴黎的局面很不稳定,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出什么事情。环境很恶劣,人和人不一样,他们的行为也不一样,有的人投靠了王党,有得人在战斗,还有的在等待,吕西安是个孩子,他应该等待。老实说,我也不怕为法兰西而牺牲。但是我们之所以愿意为法兰西牺牲,不就是为了让那些孩子们不必为此牺牲吗?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部电影里面听过,似乎有点不吉利呀。<!-- 桌面内容中2 -->

    </div>”约瑟夫的脑袋里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也许,我应该把吕西安他们托付给另外的人?”

    然而,虽然约瑟夫认得的人当中,从德行上来说,“可以托六尺之孤”的人并不少,阿芒,圣鞠斯特,甚至罗伯斯庇尔都没问题。但是在约瑟夫看来,他们才是最需要隔离的传染源,如果把吕西安丢给他们,那真是……天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至于拉瓦锡先生,他和约瑟夫之间还有着纯洁的金钱往来,似乎也不错,但是把吕西安放他那里,一不留神,说不定就会被阿芒拐走的。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卡诺靠谱一些。

    “不过约瑟夫,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会非常忙,尤其是在你离开之后。”卡诺继续说,“我建议你让吕西安和路易暂时休学,就呆在我家里,我会让你大嫂看住他们,不让他们出门的。”

    “这样很好。”约瑟夫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又说,“还得给他们找点事做,我给他们准备了一些数学习题,一来可以锻炼一下他们的思维,二来也能消耗一下他们过多的精力。”

    一边说,约瑟夫一边从手提包中取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卡诺。

    “只是命令来得突然,我来不及给他们准备更多的题目。嗯,拉扎尔你要是有时间,也可以给他们出些题。”

    “这想法很有意思。”卡诺点点头,“放心,我每天晚上回去,都会检查他们的功课的。”

    就这样,吕西安和路易今后一段时间的黑暗生活开始了。

    迪穆里埃虽然离开了巴黎,但他并没有立刻去北方指挥反攻。他对法国军队已经完全失去了信任,所以他决定,必须更多的依靠义勇军来击败敌人。因为义勇军虽然缺乏训练,但是至少士气高昂,他们绝不会出现莫名其妙的自己就崩溃了的事情。而此时,因为前面的失败,国民自卫军也意识到了,法国必须依靠自己来保卫了,他们中的爱国者纷纷加入到义勇军中,前来保卫祖国,仅仅是巴黎,就在短期内,为迪穆里埃提供了上万人的义勇军。

    这些义勇军的士气都相当高,但是毕竟军事技能差,所以迪穆里埃一边让约瑟夫和拿破仑抓紧时间,对他们进行军事训练,一边向天主祈祷,希望天主能让敌人的动作更慢一些。

    也许是法兰西一向的孝心感动了天主,法兰西的敌人的动作真的慢了下来。

    就在奥地利和普鲁士进行战争动员,并将军队不断地调往法国方向的时候,伟大的东罗马女皇,在大骂了法兰西逆贼,并对奥地利和普鲁士的军事行动表示了精神上的支持之后,轻轻的一挥手,十万灰色牲口乌压乌压的就越过了边界。

    波兰军队奋起抵抗,而且他们其实还打得不错,然而,正在他们奋勇抵抗的时候,国王斯塔尼斯拉夫却带头投降了。这真是“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了。国王的投降,对波兰军队的士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到七月份,整个的波兰都落入了女皇的手中。

    女皇的这一番操作,让奥地利和普鲁士都感到目瞪狗呆。他们原以为,女皇怎么着也要和他们商量一下如何分肉再动手,没想到女皇一家伙把整个的波兰直接叉了过去,放在了自己的盘子里。

    奥地利和普鲁士立刻向女皇提出,希望三方能一起坐下来,一起谈谈该怎么分波兰这块肉。然而,如果你手中没有兵,女皇凭什么跟你谈?于是普鲁士立刻就把本来要派到法国去的兵停了下来,以便能和俄国女皇好好谈谈。反正普鲁士和法国不接壤,现在就算不派兵去了,后患也有限。

    一看普鲁士作出了这样的姿态,女皇也做出了姿态。她提出反建议,希望和普鲁士、奥地利分别会谈,讨论如何分肉的问题。

    女皇的意思其实也很简单,她要分而治之。普鲁士能拿出兵来,所以可以分他一点肉,但是奥地利?你有本事也把和法国边界上的军队调过来?你敢吗?

    奥地利自然是不敢的,所以女皇凭什么和你分肉?

    三方扯了一顿皮,最后,女皇吃了肉,国王喝了汤,至于皇帝,闻到了肉香。而时间也在这样的扯皮中渐渐地过去了。

    一直到七月三十日,奥普联军才从科布伦茨出发,在不伦瑞克公爵的率领下向法国推进。在此之前,他以皇帝和国王的名义发表了一个宣言,威胁要把巴黎的那些乱党全部挂路灯。

    然而这个时代的法国人还算得上武德充沛,uu看书 www.uukanshu. 这个宣言激怒了法国人。结果,法国人便以一场新的革命来作为回应,八月十日,巴黎人民起义,囚禁了国王一家,停止了国王的权力。

    这在事实上宣告,共和制就要开始了。为了保卫共和制,罗伯斯庇尔和布里索派(也就是所谓的吉伦特)联合了起来,新的政府建立起来了,共和派占据了主导,丹东成了司法部长。他们发动群众参加义勇军保卫祖国,各地的义勇军不断地开往前线,这使得迪穆里埃将军手中的军队人数迅速的增加。不多久就超过了十万人。而拉法耶特,感到大势已去,在没能说服军队跟随他回巴黎勤王之后,他独自离开军队,穿过荷兰,试图前往北美。却不幸在途中遇到奥地利军队,成为了他们的俘虏。

    到八月十九日,普奥联军越过边界进入法国,然后就遇到了连绵不断的大雨。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道路都是泥土路,在大雨中,这些道路都变成了泥潭,车辆和大炮,在这些泥潭中寸步难行,这都给了迪穆里埃更多的准备时间。并且让联军补给困难,大量的部队也掉在了后面。

    在此之前,依照约瑟夫的建议,迪穆里埃已经将比利时方向上的法军的炮兵大量的调动到色当一带,准备在这里以逸待劳的迎击联军。利用两个伪罗马,还有条顿蛮子扯皮的时间,约瑟夫和拿破仑将这些炮兵又狠狠地操练了一番。而这一段时间的大雨,使得联军的炮兵很难跟上联军的行动,这就让法军不但在人数上,更在火炮的数量上占据了明显的优势。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