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顺路财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约瑟夫听了,却并不惊慌,只是皱起眉头来想了想,然后道:“拉扎尔,这里说话不方便,到我的办公室里面去说吧。”

    约瑟夫便和卡诺一起进了办公室。

    卡诺在约瑟夫办公桌旁边的桌子前坐了下来,约瑟夫则先去关了门,然后在卡诺的面前坐了下来。

    “拉扎尔,是不是已经有人用折价收购克拉维埃尔银行的存单了?”约瑟夫问道。

    “你知道这个事情?是的,已经有人在用七折的价格在收购克拉维埃尔银行的存单了。约瑟夫,你说我该不该卖出一点。说实话,白白地损失百分之三十,很不甘心。但是我又担心,要是持续下去,可能损失会更大。”卡诺皱着眉说道。

    约瑟夫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拉扎尔,你手上还有闲钱吗?”

    卡诺完全没有跟上约瑟夫的思路,他以为约瑟夫是想要资助他,便说道:“没多少钱,不过暂时支持生活还是够的。约瑟夫,我记得你家里有好几个兄弟要你负担——当然,拿破仑如今也能帮你一些了……”

    “拉扎尔,”约瑟夫笑了,“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想,也许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说到这里,约瑟夫向两边望了一下——门关着,办公室里面除了他们并没有其他人。于是他压低了声音继续道:

    “拉扎尔,我的意思是,如果在支持基本的生活之外,你还有能活动的钱,包括存在其他银行的,能够取得出来的钱,都取出来,然后尽可能的去收购克拉维埃尔银行的存单吧。”

    “啥?”卡诺睁大了眼睛盯着约瑟夫,最后他伸出手来,想要摸一摸约瑟夫的额头,“约瑟夫,你没生病吧?”

    “放心,我没病。”约瑟夫说,“拉扎尔,如果说银行会受到哪些地方的叛乱的影响,还有人比我们更清楚的吗?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叛乱,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我们难道还不知道?拉扎尔,这一段时间里,各地的叛乱比起前几个月,多了很多吗?”

    话说到这里,卡诺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几个月的叛乱是多了一点,但是并没有多太多。”

    “对呀,这种到处都是叛乱的情况,持续快一年了吧?这一年的时间里,克拉维埃尔先生应该已经相当熟悉这样的市场局面了,克拉维埃尔先生虽然说不上是金融界的亚历山大大帝,但至少也是个蒂雷纳子爵(三十年战争中,法军将领。被誉为路易十四时期法兰西最锋利的宝剑。)。要说他突然因为已经很常见了的突发风险,导致银行面临破产,无法兑现存款,拉扎尔,你觉得可能性大吗?”

    “约瑟夫,你是说,这些传说都是假的?克拉维埃尔银行根本没遇到什么危机?那克拉维埃尔先生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卡诺还是没有明白过来。

    “因为正在购买那些存单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克拉维埃尔先生的人!你等着,要不了多久,存单的收购价就会变成六折甚至是一折。克拉维埃尔先生用这样的价格把存单买回去,然后存单就可以正常存取了,再然后……还用说吗?”约瑟夫道。

    “这……这样也行?!”卡诺浑身都颤抖起来了,他紧紧地握着拳头,站起身来说,“这……这不是在抢劫人民吗?这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拉扎尔……拉扎尔,你不要这样激动,我们……你别说,这还真的不触犯法律。”约瑟夫也站起身来,试图安慰一下卡诺。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黑心的事情!”卡诺说,<!-- 桌面内容中2 -->

    </div>“约瑟夫,我们一起去找将军,他应该有办法阻止这样的事情。”

    约瑟夫看着卡诺的那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知道自己拉不住他,不过他可不愿意和卡诺一起去找拉法耶特。这种挡着人家赚钱的事情,在危险指数上和挡火车相当接近。

    “拉扎尔,你冷静一下。”约瑟夫说,“你以为将军他不知道现在巴黎到处都是这样的事情?你以为将军会管这些事?克拉维埃尔先生可是一位有影响的体面人,将军阁下要控制住如今的局面,很多地方也需要克拉维埃尔先生以及一大批和他一样的人的支持。将军如果站出来阻止这件事,就是站在了这样的一大批人的对立面,将军真的要这样做,会得罪很多人,在政治上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将军阁下,他是不可能站出来制止这件事的。”

    卡诺楞了一下,看得出他很是犹豫。最后,他还是说:“约瑟夫,你说的可能有道理。但是我不去试试,始终不甘心。”

    “那我和你一起去。”约瑟夫说。

    约瑟夫当然知道,拉法耶特对自己已经有看法了,这个时候他如果和卡诺一起去,拉法耶特多半会认为是自己在挑唆着卡诺将他的军。不过反正已经得罪过拉法耶特了,而且拉法耶特这个人看上去也不是个会随便把人挂路灯的人,也不在乎再得罪他一下了。但是自己这样做,卡诺一定能看出自己顶着的压力——卡诺并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子,他此前只是没往那个方向去想,如今他既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那他自然明白自己和他一起去当中表现出来的对友谊的珍视,对他的支持。在约瑟夫看来,如果以进一步得罪拉法耶特为代价,进一步获得卡诺的友谊,其实还是很划算的。

    不过这个时候,卡诺已经冷静下来了,他想了想道:“约瑟夫,你就不要去了。你和将军之间已经有一些误会了。你现在去的话,将军可能会对你有更多的误会。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拉扎尔……”约瑟夫说。

    “一会儿我回来了,我们再商量。”卡诺拍了拍约瑟夫的肩膀,然后掉头走了出去。

    约瑟夫叹了口气,然后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开始干活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门没锁,请进。”约瑟夫从文案中抬起头来,就看到卡诺推开门走了进来。

    约瑟夫便站起身迎了上去,等卡诺进了门,他便顺手关上了门。

    “怎么样?将军怎么说?”约瑟夫问道。

    “和你估计的一样。当然,他的理由是我没有证据。”卡诺摇了摇头。

    两个人便都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卡诺开口道:“约瑟夫,你刚才说起,我们可以去购买那些存单?嗯,你这里能拿得出多少钱?”

    “拉扎尔,你?”

    “与其让那些黑了良心的家伙把钱都弄去了,不如我们截留一部分。钱在我们手里,好歹还能做点好事,到了克拉维埃尔这样的人手中,只能害更多的人。”卡诺道,“以前我看《人民之友》,那个叫马拉的嚷嚷说,要把那些银行家有一个算一个的都挂在路灯上,我还觉得他太过偏激,如今看来,这家伙说的也不见得完全没道理。我们如今的政府,对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宽容了!”

    对于如何弄钱,说实话,卡诺并不精通。不过卡诺的数学水平很高,一些问题,只要一点透了,他明白起来也很快。最后,卡诺对约瑟夫说:“约瑟夫,我大概能拿出四千里弗尔。不过我如今太忙,这些钱就交给你,你来帮我操作一下。”

    “拉扎尔,你很忙,我就不忙了吗?”约瑟夫说。

    “得了吧,约瑟夫。”卡诺说,“你现在的工作量,比以前你管着红军那会儿,少了差不多一半。你那会儿都有时间抽空写论文,现在你跟我说没时间?”

    “说不定我在追某个小姑娘呢?”约瑟夫说。

    “真的?嗯,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卡诺信以为真了。Uu看书 www.uukanshu.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说说。”约瑟夫赶紧否认。

    “啊。那你怎么会没时间?嗯,说起来你也的确该去找个小姑娘了。怎么,向你这样优秀的青年,还没有一位姑娘爱上你吗?”卡诺说,“要不要我让给你介绍一个?”

    “算了吧。”约瑟夫说,“至少在法兰西的危局真正稳定下来之前,我觉得还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从卡诺这里,约瑟夫拿到了四千里弗尔,接着他又从拉瓦锡——嗯,是化学家拉瓦锡,而不是他的侄儿——那里,借到了六千里弗尔,再加上自己手里原有的五千里弗尔,凑了个一万五千,然后开始投身到这次投机活动中去了。

    后面的发展果然像约瑟夫预计的一样。在此后的半个月里,克拉维埃尔银行的存单在市场上迅速的打折,先是八折,接着是七折、六折,最后终于形成了恐慌,甚至跌破了二折,最不值钱的时候,存单的价格,只有账面价值的百分之十四左右。

    约瑟夫不算很贪婪的在存单打二折的时候杀了进去,将手中的一万五千里弗尔换成了七万五千里弗尔的存单。几天后,克拉维埃尔先生宣布,他度过了危机,现在可以完全兑付所有的存单。约瑟夫手中的期望五千里弗尔的存单,现在就真的变成了七万五千里弗尔了。去掉给卡诺的两万,还给拉瓦锡的六千(包括利息),在无声无息中,约瑟夫给自己赚到了四万四千里弗尔。

    “在混乱时代,抢钱真实太容易了。”约瑟夫感叹道,“难怪有人冒着上断头台的危险都要抢一把。”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