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支持雅各宾的王党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第二天一早,约瑟夫便如平常一样去上班。在路上他想,拉法耶特会有什么反应呢?会不会直接通知他说,因为形势变化,他的工作岗位取消了。甚至直接在他的办公室大门上贴上一张封条呢?

    不过等约瑟夫到了地方,却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是多虑了。他的岗位照旧在那里,要处理的各种事情依旧在那里等着他处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隔壁的卡诺走了进来。

    “约瑟夫。”卡诺说,“我听说昨晚的事情了,你干的真棒!”

    “拉扎尔,我……”约瑟夫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听到卡诺继续眉飞色舞地道:

    “知道吗?约瑟夫。我以前觉得你会是一个好的后勤组织者,一个出色的参谋人员,但肯定不会是一个好统帅。因为你虽然敏锐而细致,能想出很多好办法,但关键时候却缺少胆魄,做不出决断。倒是你的弟弟拿破仑,非常有决断,是个天生的统帅……”

    “什么玩意儿?能想出很多好办法,但却缺乏胆魄,做不出决断?这不是在说我‘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吗?这是曹丞相笑话谁的来着?”约瑟夫正这样想着,却又听到卡诺继续道:

    “可是从昨天你的决断来看,我的这个看法是完全错误的。你是有坚持,有决断的人!你平时谨慎细致,关键时刻勇敢坚定!约瑟夫,你有成为一位了不起的统帅的潜力。”

    “可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拉法耶特阁下呢。”约瑟夫颇有点惴惴地道。

    “我今天也还没见到过将军。不过我想将军是能够明事理的人。”卡诺说,“你今天这样担心,昨天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呢?”

    “昨天的情况下,我必须这样做。即使将军因此对我有什么想法,我也必须这样做。”约瑟夫道,“但是拉法耶特将军是个很好的人,我一直都很尊敬他,我并不想失去他的友谊。”

    约瑟夫知道,拉法耶特非常看重卡诺,所以他也试图通过卡诺来试试能不能缓和和拉法耶特的关系。

    卡诺听了哈哈大笑道:“如果拉法耶特将军是一位将法兰西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前的人,他就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和你计较。而且说实话,昨天他的做法的确是有失风度。如果他将个人恩怨放在法兰西的利益之前,那我们又何必要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好了,不要想太多了。我们光明磊落的做事情,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担心这么多干啥?”

    “这还真是卡诺式的回答,这个人才不屑于去解释这些呢。指望他作为中间人去和拉法耶特沟通,恐怕是指望不上了。”约瑟夫这样想。

    这时候,一个传令兵却走了进来,对卡诺和约瑟夫说:“将军有事请你们两位过去一下。”

    约瑟夫便惴惴地和卡诺一起跟着传令兵去见拉法耶特。卡诺朝着约瑟夫笑笑道:“别担心,我会支持你的。”

    见到拉法耶特的时候,约瑟夫还有点心虚,不过拉法耶特却根本没有提昨天的事情。他只是照例的问起一些项目的进展情况而已。

    工作的事情谈完了,约瑟夫便和卡诺一起告辞离开。出了门,卡诺对约瑟夫说:

    “你看,我就说将军不会在意这件事情的。”

    约瑟夫听了,只是笑笑,心里却想:“卡诺怎么会这样的憨直?拉法耶特不提这件事情,正说明了他很介意这件事情。”

    当然,如果拉法耶特主动提及这件事情,并安慰约瑟夫,<!-- 桌面内容中2 -->

    </div>让他不要在意,约瑟夫只怕又会觉得拉法耶特别有用心了。

    “‘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孔夫子这话到好像说的就是我呀。不过这话真的好有道理,不愧是夫子。要是卡诺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只怕也会这么评价我吧。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保证了,那就是拉法耶特短时间内不会把我怎么样了。”约瑟夫这样想道。

    此后的一段时间倒也平静,拉法耶特和他的朋友们似乎控制住了局面。国王向宪法宣誓了,拉法耶特带着从雅各宾俱乐部分裂出来的一帮人,另外建立了一个斐扬俱乐部。他和支持国王的“黑党”,还有那些有能力缴纳选举保证金的体面人达成了一个联盟,似乎已经稳稳地控制住了局面。

    而剩下的那些民主派,被解散的科特里埃俱乐部的余孽,在政府和议会中边缘化的左派人物也都纷纷的投入到罗伯斯庇尔的雅各宾俱乐部中,几乎就在右派实现了大联合的同时,左派也悄无声息地形成了他们的大联合。

    拉法耶特和他的朋友们既然已经占据了上风,当然希望能巩固自己的地位。于是在杜波尔,巴纳夫还有拉默兄弟的提一下,他们试图利用如今在议会中的优势地位,修改宪法,给国王更多的权力,恢复贵族的某些权利,设立上议院,以便拉拢“黑党”;提高选举保证金,以确保将来能选上的都是“体面人”;允许议员连任,允许议员兼任大臣,以确保自己的人能得到长期的好处。

    虽然从人数上看,斐扬派加上黑党,再加上倾向他们的人,在议会中已经是大多数,足以通过这样的决议了。但是这些提议没有任何一个在投票中得以通过。因为反对这些提议的,不止是雅各宾,也不只是倾向于共和的一部分“体面人”,还包括整个的黑党。

    据说路易十六国王和玛丽王后都一致认为,拉法耶特是比那些雅各宾更可怕的敌人。这也正常,雅各宾在当时并没有什么力量。他们的领袖,只是一个平民而已,(没办法,在宫廷那边的认识中,平民都是没见识的sb)又能翻得起什么浪花?混在他们那边的奥尔良公爵,如今也大不如前了。他在关键的一年多中远离了法国,等他回来,他当年的势力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况且,那个花花公子,也是个典型的干啥都干不好的。要是他真的有能力,当年也不至于让拉法耶特赶出国去,现在也不至于让一个平民当了主席。他也姓波旁?他怎么会姓波旁呢?他也配姓波旁?

    国王和王后有这种看法,阿图瓦伯爵(国王路易十六的弟弟)的人恐怕起了很大的作用。阿图瓦伯爵是最先逃亡国外的大贵族,也是大贵族中,在反革命方面最为坚决的一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当初米拉波向国王和王后提到的,一定要高度提防的那个和他们血缘最近,但最想喝他们的血的人之一。但是如今国王和王后实在是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而且,国王和王后也从来没有相信过米拉波。

    的确,斐扬派给国王和贵族提供了很多的优惠,但是在黑党看来,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他们的。斐扬派的家伙们只是将从他们这里抢走的东西还了一小部分回来而已。和那些暴民一样,斐扬派的那些家伙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是该死的叛逆。既然都是叛逆,那当然是要让两股叛逆自相残杀起来才好。若是站在了更强的一边,让他们一股脑的把另一股叛逆打垮了,对于恢复法兰西的朗朗青天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让黑党坚定的站到了雅各宾这边,那就是奥地利的态度。

    自从国王逃亡失败之后,国王夫妇,以及王党的人,变都将希望寄托在欧洲国家的军事干预,尤其是王后的哥哥——奥地利皇帝的军事干预上了。他们觉得如今法国军队内部分裂严重,如果欧洲各国团结起来,UU看书 .uukanshu.就能轻松的打垮法军,让法国重新回到“正轨”上去。

    然而奥地利的那位皇帝陛下对于向法国开战其实不是很热衷,而他不太热衷的原因则是俄国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大帝对于武装干预法国非常热心。

    欧洲的王室都是亲戚,只要在家谱上慢慢找,任何一个国王和另一个国家的国王都能拉上或远或近的亲戚关系。叶卡捷琳娜大帝和路易十六硬要找,多半也能找出点亲戚关系出来。但是女皇陛下对于武装干预法国革命这样的热衷,目的其实并不在法国,而是在波兰。

    这个时候,大波波平独镇露,吊打土耳其的光荣早已成为了历史,拜奇葩的选王制和贵族一票否决制的影响,大波波日渐削弱,如今已经从雄踞东欧的雄狮,变成了人见人爱的小肥羊。只是小肥羊身边的狼多了点,几头狼之间互相牵制,才算是让这只小肥羊得以苟延残喘。而俄罗斯,正是一头觊觎这只小肥羊的狼。如果欧洲因为干预法国发生战争,以法国的体量,这场战争绝不是短时间就能结束的。和法国接壤的那些国家,他们所有的力量就都会被这场战争吸引住,然后在东欧,俄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个图谋瞒不过奥地利皇帝利奥波德二世,所以他并不想发起战争,他甚至觉得,如果真的能君主立宪,那法国的情况也完全可以接受。因为他可不想自己和法国打得两败俱伤,回过头来,却发现波兰被俄国人和普鲁士人瓜分了,连一口汤汁都没给他留下。

    所以,为了让战争爆发,王党决不能让君主立宪获得成功。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