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投票(四)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富歇在法国的历史上也算是风云人物了。从法国大革命,到第一帝国,在这段时间里,屹立不倒的政治人物只有三个,那就是塔列朗、卡诺和富歇。

    和塔列朗一样,富歇出身于一所神学院。但是和塔列朗不同,富歇是平民出身,所以自然当不上院长、主教、大主教什么的,再加上富歇不擅言辞——这对于一个神父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弱点——所以他连个本堂神父的位置都没有弄到。一直到他离开教会,他都只是一个见习牧师。

    不过神学院的生涯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且这烙印几乎和神学院留给塔列朗的一模一样,那就是毫无信仰和不择手段。所以在后来的历史上,他几乎是和塔列朗齐名的变色龙。

    他曾经是罗伯斯庇尔的好朋友,好到差点成为了罗伯斯庇尔的妹夫,但是他却追随了更有权势的拉法耶特。在拉法耶特渐渐失势之后,他又成了吉伦特派的大佬孔多塞的朋友。在审判路易十六的时候,前一天晚上,他还公开主张要宽恕国王,第二天投票的时候,他却支持死刑,并高呼:“要拯救法国,就必须砍掉暴君的脑袋!”在雅各宾派专政的那段时间里,他表现得比罗伯斯庇尔还要激进,甚至比埃贝尔都要激进。他在里昂,一口气砍下了好几千个脑袋,并且提出了几乎是废除私有制,平分一切财富的口号。

    然而,罗伯斯庇尔一直没有忘记他曾经的背叛,在镇压了埃贝尔之后,本来打算顺手就收拾掉富歇。但他觉得,丹东显然更加危险。所以他暂时放过了富歇,集中力量去对付丹东。这就给了富歇时间。在丹东死后,富歇利用人们的恐惧,以及超凡的个人能力,编织起了一张反叛的大网,终于在热月政变中干掉了大魔王罗伯斯庇尔。很多人,包括拉扎尔·卡诺以及拿破仑的恩主巴拉斯都在这次阴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所有的线索最终是收拢在富歇的手中的,他才是那个织网的人。

    只是罗伯斯庇尔的倒台并没有让富歇飞黄腾达,人们忘不了他在里昂的所作所为。富歇虽然保住了脑袋(相比之下,卡诺还差点被砍了脑袋呢。),却失去了一切的职务。

    但是富歇并不死心,在长达几年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秘密的协助巴拉斯,调查他的政敌的各种秘密。因为这些功劳。他终于被巴拉斯重新提拔起来,成为了警察部门的主管。

    在雾月,他又协助拿破仑,推翻了督政府,并继续担任公安部长。接着又协助拿破仑,架空了巴拉斯,从而在拿破仑称帝之后,继续当公安部长。而在路易十八复辟之后,他竟然还能继续担任这一职务,直到法国通过“弑君者法令”,才最后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

    但如果仅仅因此,就把他视为是一个变色龙、小丑,就未免太轻视他了。事实上,无论是罗伯斯庇尔、巴拉斯还是拿破仑,都不信任他,但是却都不得不依赖于他无与伦比的能力。如果说卡诺是军事后勤组织方面的天才,那富歇就是秘密行动和公共安全控制方面的天才。他创建了当时世界上最严密的监视网络,甚至就连约瑟芬皇后都是他的线人。

    每一个统治者,从罗伯斯庇尔到拿破仑都怀疑富歇,提防富歇,甚至害怕富歇,但是他们却都舍不得不用富歇。甚至据说就连对一切跟革命沾边的人都恨之入骨的查理十世,也感叹过:“要是我有一个富歇该多好。”当然,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肯定没想过,要是他手下真的有一个富歇,<!-- 桌面内容中2 -->

    </div>就凭他的愚蠢和自负,肯定早就被富歇卖了,并且还帮他数了小钱钱。

    富歇带了个头,接着更多的人跟了过去。约瑟夫略微的数了数,站到了拉法耶特那边的人,已经明显超过了拉法耶特得到的票数。毕竟在这个时候,拉法耶特的权势可是远远地超过了罗伯斯庇尔。

    拉法耶特的眼睛朝着还站在原地没动的约瑟夫望了过来,约瑟夫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

    约瑟夫走了出来,但是他并不是向着拉法耶特那边走去,而是走向了讲台。

    “我可以说两句吗?”约瑟夫沉着脸,向站在旁边的新任主席罗伯斯庇尔问道。

    “当然可以,俱乐部本来就是给大家畅所欲言的地方。”罗伯斯庇尔说。

    约瑟夫点点头,走了上去,手扶着讲台,俯下身子,扫视着大家,然后开口道:“今天我真是没想到,竟然有幸目睹这样可耻的一幕!是的,可耻的一幕!我注意到,在刚刚的投票中,拉法耶特阁下获得的票数,远远比如今站在拉法耶特阁下身边的人少。我想问问,那些在投票的时候,选择了罗伯斯庇尔先生,但在这个时候,却走到拉法耶特阁下身边的那些人,是什么让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改变了自己的态度?改变了你们的信仰?瞧瞧你们那软弱的样子,你们还是有道德的人吗?你们要知耻,要知耻!”

    接着约瑟夫又转向拉法耶特,迟疑了一下,然后坚定地道:“拉法耶特阁下,我的政治态度,您一直是清楚的。但是请原谅我现在说的话。今天罗伯斯庇尔先生提出无记名投票,他的理由是有些人会因为对您的权势的恐惧,而不敢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很不幸,这个担心成了事实。而您在投票后的举动——虽然我相信,您并没有这样想——但在实际上,您这就是在用权势逼迫大家。我认为,您现在的举动是欠考虑而不妥当的。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站在您的身边的人当中,有一些令我鄙视的人。所以请原谅,我不能站到您的身边来。因为我不愿意站在这些人的身边。对不起!”

    说完这话,约瑟夫向着拉法耶特鞠了一躬,然后从讲台上走了下来,走回了自己刚才站着的位置。

    “啪、啪、啪。”罗伯斯庇尔带头鼓起了掌,接着剩下的没有走过去的人都鼓起了掌。拉法耶特看了约瑟夫一眼,便带着身边的那些人走了出去。这时候,有人吹起了口哨。

    “波拿巴先生,您说的真好!”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

    约瑟夫转过头去,看到圣鞠斯特正站在自己身边。

    ……

    装完了这个b之后,约瑟夫也没有在雅各宾俱乐部久留。他以还有很多事情为理由,迅速地离开了俱乐部,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情况怎么样?”拿破仑问道。

    “拉法耶特带着大半个俱乐部的人离开了,雅各宾俱乐部正式的分裂了。”约瑟夫说,“虽然进行了无计名投票,但是他离开的时候,直接说‘愿意跟随我的,到我这边来’,该死的,我还是不得不进行站队,虽然我最恨站队了。”

    “你站到了罗伯斯庇尔那边?”拿破仑问道,“约瑟夫,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对罗伯斯庇尔那样的……”

    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拿破仑踌躇了一下,才继续道:“对他那样的恐惧,你要知道,像他那样的代表议员,多的就是。从分量上来说,他和拉法耶特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你居然愿意为了他,不惜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

    约瑟夫摇了摇头道:“拿破仑,你不明白。这两个人是不一样的。拉法耶特的确现在更有分量,但是未来在罗伯斯庇尔那边。”

    说到这里,他又压低声音对拿破仑道:“下面我要和你说的东西,你要记住,但是不要对任何人说。”

    “什么事情?做出这幅样子!”拿破仑做出不以为然的架势,但是却也把身子凑了过来,而且也压低了声音。

    “我有一种奇怪的自觉,拿破仑,我的兄弟。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这样的,说起来似乎是有点非理性的东西。但是罗伯斯庇尔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躲藏在花丛中的毒蛇……不,这个比喻不准确,如果只是毒蛇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捏死它,就像小赫拉克勒斯那样,(希腊神话中,英雄赫拉克勒斯刚出生,就在摇篮边用手捏死了两条试图袭击他的眼镜蛇),但罗伯斯庇尔不是毒蛇,他不是那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他是……他是潜藏着的尼德霍格。(北欧神话中,不断啃咬世界树的树根的毒龙,终有一天,它将咬断树根,然后满载着死者的尸体腾空而起,从而宣告众神的黄昏的到来。)”

    “你言过其实了吧?”拿破仑道。

    “你看着吧,会有那么一天,他就像尼德霍格那样飞起来,翅膀上挂满了死去的人,嘴里喷吐着法兰西数百年来积累下来的,被压在地底下的怨愤所化成的恶毒的火焰,横扫整个法兰西,给法兰西带去一场真正的众神的黄昏。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绝大多数的,像神灵一样的大人物,都会在这场盛宴中失去他们的脑袋,直到大地已经厌倦了这过多的鲜血,他才会带着呼啸,像尼德霍格在世界新生的时候那样一头栽进无底的深渊里去。在此之前,我们都要躲开他的火焰,无论如何都不能站到他的对立面,至少,在大地吸饱了,乃至厌倦了众神的鲜血之前不能。”

    “既然如此,约瑟夫,你为什么要待在阿斯加德?为什么不提前躲到树洞里面去?”拿破仑问道。

    阿斯加德是北欧神话中,奥丁神殿所在的位置,这里也是众神的黄昏中最为激烈,死伤最多的战场。据说在众神的黄昏结束之后,有一些人躲在世界树的树洞中,逃过了死亡,从而重建了新世界。

    “我的兄弟呀。众神的黄昏可不是持续一个黄昏的事情。我必须为将来树洞中的日子,还有新时代准备足够的储备,除了在阿斯加德,你还能在别的什么地方得到它?拿破仑,如果你只是想成为新世界中的平民,那需要的储备倒是很简单。但如果你想要在黄昏过去后,登上金宫,坐上奥丁留下来的神座,那现在,就还不是躲开的时候。”

    “看你说的,神神叨叨的,就跟个神棍一样。”拿破仑说。

    “怎么,你不相信?”

    “我信你个鬼!你个死神棍坏得很咧!”拿破仑说。不过约瑟夫知道,拿破仑应该是相信了一些的,拿破仑这个人很有些古希腊古罗马乃至北欧传说英雄的中二气息,因而他也很容易相信那种充满了神秘和中二气息的“直觉”。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