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投票(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约瑟夫抬起头来,望了望阿芒,又望了望罗伯斯庇尔,然后道:“阿芒,罗伯斯庇尔先生,您们知道,我和拉法耶特是朋友……”

    “约瑟夫,我们都和拉法耶特是朋友。但是,约瑟夫,amicus , sed magis amica veritas。(拉丁语亚里士多德名言:吾爱吾师,然吾尤爱真理)”阿芒说。

    罗伯斯庇尔微笑着在一边看着。

    “好吧,阿芒。”约瑟夫皱着眉头道,“虽然我很珍视我和拉法耶特将军的友谊,但是,我不能背叛自己的理念。不过,我想,俱乐部的选举能不能更换一种方式?”

    “您说的更换方式是什么意思?”罗伯斯庇尔问道。

    “如今俱乐部投票的方式还是举手表决对吧?”约瑟夫说,“我们能不能把它改成无记名投票?您想,拉法耶特当了那么久的主席,而且他又那么有影响力,如果直接举手表决,恐怕有些人会迫于这些方面的压力,而违背自己的意愿投票。我们在一张选票上列出候选人的名字,投票者只需要在上面打勾,然后将选票放进一个空箱子里面,等到投票结束,当众打开箱子清点,这样就可以在避免了上面的麻烦的同时,又保证了公正了。”

    约瑟夫的话音刚落,阿芒就很不满意地开口了:“约瑟夫,难道说支持什么,反对什么,不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吗?为什么要这样鬼鬼祟祟的?”

    约瑟夫皱了皱眉头,正想要反驳,没想到罗伯斯庇尔却先开口了。

    “阿芒,约瑟夫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这的确是一个好的办法。”罗伯斯庇尔慢慢地说。

    “可是,作为民众代表的人,难道不应该光明磊落一些吗?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观点?这可不是君子所为。”阿芒似乎并不服气。

    “阿芒,”罗伯斯庇尔皱了皱眉头,“俱乐部并不是国会,俱乐部的成员也不是民众的代表。另外,难道那些道德上不足以称之为圣人的人就没有与生俱来的权利了吗?况且,道德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用来要求自己,而不是用来要求别人的。比如说,我不觉得每天晚上和一帮子女人饮酒作乐是正确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同样认为你,还有去世了的米拉波先生都是我的好朋友。”

    “你说得对,马克西米连。”阿芒低下了头。

    罗伯斯庇尔的话倒是让约瑟夫吃了一惊。这么通情达理的话,居然是“杀人魔王”罗伯斯庇尔说的?吃惊之余,约瑟夫也深深地感到,罗伯斯庇尔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因为他很会为自己的政治利益找出合理的借口。

    话说到这里,大家的心中都有数了。如果罗伯斯庇尔能争取到不记名投票,那约瑟夫就会支持他。至少,在罗伯斯庇尔和阿芒看来,就是这样。于是大家就有胡侃了一阵,罗伯斯庇尔就和阿芒一起告辞离开了。

    有了罗伯斯庇尔的这次拜访,两天后的会议约瑟夫还真的就不敢缺席了。这天晚上,约瑟夫吃过了晚饭,就一个人坐上了一辆轻便马车,来到了雅各宾俱乐部。

    约瑟夫走进了俱乐部,和一个又一个认识而且熟悉,或者认识但不熟悉的人打着招呼,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嘿,波拿巴,好久不见了!”那人朝着他笑道。

    “公爵殿下?您回来了?”约瑟夫吃了一惊,因为那个人正是前一段时间被打发去当了驻英国大使的奥尔良公爵。

    “是呀,<!-- 桌面内容中2 -->

    </div>我回来了。”奥尔良公爵笑道,那架势颇有点灰太狼的模样。

    奥尔良公爵虽然去了英国,但是他的消息却还是相当灵通的,一发现自己的政敌拉法耶特的形象受损了,他立刻就跑回来了。

    “如今以拉法耶特的声誉,就算他公开当初奥尔良公爵的那些阴谋,呵呵,恐怕也没人信了吧。不过这么长时间不在国内,也不知道这位公爵的影响力还能剩下多少。”约瑟夫默默地想道。

    两个人闲聊了两句,奥尔良公爵就又去和别人交谈了——刚刚回国的他,急于恢复自己的影响力。

    又等了一阵子,人基本到齐了,拉法耶特便宣布会议开始。

    拉法耶特作为主席首先发言,他首先为自己辩解,说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法兰西;接着他就开始指责“极端思想”,说他们要毁灭国家和传统。在这样讲了一段之后,他表示,他知道在俱乐部中也有这样的‘极端思想’在蔓延,他希望大家能理解他,支持他,抵抗这种注定要把法国带入深渊的危险的思想。

    在拉法耶特发言之后,罗伯斯庇尔站了起来,对大家说道:“我有一些想法,想要说一下,大家愿意听吗?”

    “愿意!”底下有人喊道。

    于是罗伯斯庇尔就向着讲台走去,他和拉法耶特擦肩而过,拉法耶特板着脸,满脸的鄙夷;而罗伯斯庇尔的脸上则满是谦恭的微笑。

    罗伯斯庇尔登上讲台,开始了他的演讲。他首先表示了对法国传统的尊重,他表示现在一些激进分子企图把法国搞成共和国,这是不得人心的,肯定要失败的。他甚至直接说:“呸!共和国?那是什么东西!”

    但接着他又表示,国王路易十六敌视革命,反对宪法是非常明显的。即使他现在向社会宣布他支持宪法,那也是不可信的。让这样的人继续当国王,只会给法国带来损害,大家必须承认事实,不能再自欺欺人。

    “真相从来不会伤害我们,唯一能伤害我们的是我们对待真相的态度。如果我们对一切都视而不见,向鸵鸟一样把脑袋扎进沙子里,自己对自己说:‘这一切都不存在。’那才会真正的伤害我们。显然,现在的国王已经不可信了!我反对共和制,但我也反对路易十六继续当国王。”

    说完这话,罗伯斯庇尔抬起眼睛,瞟了奥尔良公爵一眼,公爵立刻带头鼓起掌来。

    如果路易十六退位,那么王位的第一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路易十七。路易十七现在还没有成年,依照法国的传统,就需要让一位王族成员来担任摄政王,代行王权。如今王族中有资格当摄政王的只有三个人,他们分别是路易十六的弟弟普罗旺斯伯爵(历史上的路易十八),路易十六的另一个弟弟阿图瓦伯爵,以及奥尔良公爵。

    前面的那两位都是王党分子,公开的反对革命。因此,唯一可能的摄政王,就只能是奥尔良公爵了。所以如今罗伯斯庇尔这样说,奥尔良公爵自然是非常的赞同的。

    紧接着罗伯斯庇尔又表示,虽然他反对极端的共和思想,但是他认为思想是自由的,一个人不应该因为他的思想而被定罪。

    “反对一种思想,只能用另一种思想,而不是刀剑。”

    这话显然是有所指的。不过约瑟夫觉得,这话由罗伯斯庇尔说出来,似乎颇有种黑色幽默的味道。

    最后罗伯斯庇尔表示,为了让俱乐部成员在马上就要进行的选举中的投票,不至于受到权力的干扰,他提议投票采用无记名的方式。

    这个提议超出了拉法耶特的预计,他知道这个投票方案对他非常不利,但是他如果直接站出来反对这种投票方案,那几乎就是座实了“用权力干扰投票”的指责。所以他只是铁青着一张脸,却一言不发。

    接下来就是投票了。虽然是无记名的,但是约瑟夫还是投了罗伯斯庇尔一票。uu看书.uukanshu. 没办法,稳健的人就是这样。

    接着就是计票了。一个人唱票,几个人在旁边监督。两位候选人的票数非常接近,一会儿拉法耶特领先,一会儿罗伯斯庇尔领先。到了最后,投票的结果终于出来了,罗伯斯庇尔以两票的优势战胜了拉法耶特,成为了雅各宾俱乐部的主席。

    拉法耶特的脸色很难看,他可能在猜想到底是谁,背叛了自己。但是罗伯斯庇尔的脸色也不算特别好,因为他虽然胜利了,但根据他的统计,他应该还有一票的。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罗伯斯庇尔也忍不住这样想。

    拉法耶特走上讲台。大家都以为他是要作为上一任的主席发表一些感言之类的东西。但是拉法耶特却这样说:

    “很遗憾,我发现如今的‘宪政之友俱乐部’中,极端的思想已经占了上风。这个俱乐部的理念已经和我们创造它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一下大家,然后接着道:“既然政治理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宣布,我退出‘宪政之友俱乐部’。和我一样,反对这种政治理念的人,请站到我这边来。我们一起离开。”

    约瑟夫完全愣住了。拉法耶特的这一手,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让他的无记名投票变成了一个笑话,现在该站到那一边去就是一个新的问题了。

    而这时候,已经有一个人带头走到拉法耶特的那边去了。一看到他走过去,罗伯斯庇尔微笑着的脸突然僵硬了一下。

    “富歇,想不到是你!”罗伯斯庇尔咬着牙想道。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