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出逃(一)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因为对米拉波的提防和恐惧,国王和王后并没有依照他的建议行事。从事后的眼光来看,这或许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了。

    无论是米拉波,还是拉法耶特,都在同一件事情上提醒过国王和王后,那就是,他们的那些亲戚是不靠谱的。米拉波在选择出逃地点的时候,还特别强调,国王一定不能跑到距离边境太近的地方。而这样做的理由之一,就是要避免那些和国王流着相同的血的人对国王的伤害。

    也有人认为,国王和王后没有采纳米拉波的建议,除了对他的不信任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根本就不愿意接受立宪制。逃亡到里昂,单靠里昂的力量是不足以对抗巴黎的,更不要说压服巴黎了。最终或许能达成某种妥协,但这妥协依旧是巴黎占上风的妥协。

    不过在出逃这件事情上,王后倒是渐渐的说服了国王,一定要逃出巴黎。只是各种各样的事情使得出逃的行动不断地被推迟。

    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都可以说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典型。在如何策划出逃的事情上,他们毫无经验。如果他们能信任米拉波,那这位经常性的因为偷情和躲债而逃亡的家伙,都是能提供不少的帮助。

    然而,一来是国王和王后都信不过米拉波,二来上帝似乎也不再青睐一向孝顺自己的法国王室——米拉波突然死了。

    当然,米拉波并不是被皮耶尔·贝莱克用乌头酒毒死的。但是米拉波的死的确和酒关系不浅。据说,在前一段拮据的日子里,他改掉了一些会摧残健康的坏毛病,但在得到了新的财源之后,他的那些坏毛病变得变本加厉了。比如说酗酒、饕餮以及一些不便描述的事情。

    据说米拉波先生会和一些妓女们在一起,整晚上整晚上的宴饮。为了能不断的享受美酒美食,而不被肠胃有限的容量限制,卡米拉先生效法了古罗马的先贤——当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就来一点催吐剂,然后哗啦哗啦的吐掉,接着就可以继续吃喝了。

    在后世,稍微有一点点健康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种做法是何等的摧残健康,然而那个时代的人可不懂这些。所以,再一次彻夜的欢宴之后,米拉波突然病倒了。病情恶化得很快,没过多久,病魔就战胜了米拉波。

    米拉波虽然是个浪荡子,但是他学识渊博,见解深刻,而且善于协调各方面的关系,他的去世,使得议会中的各个派别之间也失去了一个能被大家接受的协调人。

    不过米拉波的死,暂时对约瑟夫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在这段时间里,约瑟夫和拿破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如何建立他们的那支小部队上面了。

    这支“红军”部队的规模略略超出了原先的估计。原先约瑟夫他们只打算建立一支连一级的队伍,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因为这支队伍的特殊属性,以至于这支队伍需要的配套人员多得出乎了预料。细细一算,加上这些人员,整支队伍的人数无论如何都要超过六百人了。

    人员的增加,带来的第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花费的增加。就像那些故事一样,一个项目,刚开始的时候的预算和最后的花费,总是能差出好几倍。

    好在拉法耶特在认真的审查过项目之后,还是认为,这笔钱还是值的花的,这个项目才得以继续推进。不过他还是开玩笑似的说道:

    “约瑟夫,你的这六百多人的队伍,正儿八经的能在战场上排出队列的列兵才刚刚六十多个,<!-- 桌面内容中2 -->

    </div>再加上炮兵和骑兵也就不到两百人,可是各种后勤人员却有接近四百人。到时候,我拖一支两百来人的队伍来和你们打,被你们打败了,他们会说:‘你们用六百人打我们两百人。’要是我拉一支两百人的队伍来,你们才这么点战士……”

    当时跟在约瑟夫身后的拿破仑却开口道:“我们的这支队伍至少能打一千人。”

    拉法耶特听了,只是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显然,他把拿破仑的话,看成了一般的年轻人的狂妄自大。不过拉法耶特是个很宽厚的人,他不愿意和小年轻计较,所以他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得到了拉法耶特的支持,这支军队的组建倒是很顺利。两个月之后,这支军队的大部分人员和装备基本到位了,约瑟夫和拿破仑开始进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

    这支军队是一支包括多兵种的军队,除了步兵,还有一支相对规模较大的,拥有八门大炮的炮兵——拿破仑和约瑟夫都认为,现代战争就是炮战。大多数情况下,作战的计划都应该围绕着如何有效的发挥炮兵火力来展开。

    这支部队中的士兵和低级军官,也大多是拉法耶特从巴黎附近的法军中优选出来的,所以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训练之后,整个部队也就基本成型了。然而约瑟夫和拿破仑都没想到的是,他们的第一个作战任务,竟然不是修理其他的部队,而是去抓回国王。

    约瑟夫是在上午接到命令的。命令由拉法耶特将军签发,大致的内容是说有革命的敌人“绑架”了国王一家,并带着他们离开了巴黎。所以现在将军命令军队立刻进入警戒状态,随时准备战斗。

    “国王被绑架了?”一接到这个命令,拿破仑就忍不住冷笑着反问道,“绑架他的是谁?只怕是他自己吧?”

    “拿破仑,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约瑟夫一边说,一边向拿破仑使了个眼色。

    拿破仑明白,约瑟夫一定是有什么要说的,只是当着其他的人,不太好说。于是他便闭上嘴,不说话了。

    “国王往哪个方向去了,有人知道吗?”约瑟夫向传令兵问道。

    “有人说他们可能往里昂去了,也有人说他们往蒙梅迪方向去了。”传令兵回答道,“议会已经派出代表朝着这两个方向追过去了。将军要求你们随时做好应变准备,一声令下,你们就要行动起来。”

    “好的,你回去报告将军,我们能在十分钟之内做好准备,随时听候他的命令。”约瑟夫回答道。

    传令兵便朝着他敬了一个礼,然后跑了出去,跳上马往其他方向去了。

    看到传令兵远去了,拿破仑立刻说:“约瑟夫,马上就有战争了!”约瑟夫注意到,拿破仑的脸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

    “冷静一下,国王还没跑出去呢,说不定就会被抓回来。”约瑟夫的历史虽然不好,但也知道路易十六最后是上了断头台的。所以他一点都不看好国王的这次出逃。原因很简单,如果国王真的就这么容易的跑掉了,那怎么会被推上断头台呢?

    但是拿破仑显然不这么看,他说:“约瑟夫,你这个蠢材呀!你怎么会还有这样的幻想!你也不想想,一辆两匹马拉的轻便马车,一个晚上能跑出多远。我相信国王在此之前一定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一路上肯定都有接应他的人。这些人甚至都不需要做别的事情,只需要在那里准备另一辆轻便马车,国王一到,立刻换一辆马车,然后用最快速度飞奔,这样如果他在半夜时分出发,到现在,他应该已经到达边界,和那些王党,还有那些奥地利人会和了。国民议会的代表就算跑断腿,也不可能追上他们。我想这个数学问题,简单到了极点,即使是对你这样的笨蛋来说,也是如此。我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还有这种幻想……”

    “我也不知道,uu看书.uukanshu. ”约瑟夫说,“我就是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我总觉得,我们的这位国王,似乎做不出你说的这样的干脆利落的事情。”

    “我们的那位国王的确是个不干脆利落的家伙,但是,但是他也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吧?”拿破仑道。

    “谁知道呢?”约瑟夫摊了摊手。

    然而到了第三天下午,新的命令传来了,这道命令证实了约瑟夫的猜测——国王居然真的被截住了!

    “议会的代表在瓦雷纳截住了国王一家。一些雇佣军骑兵在附近活动,当地只有少量的国民自卫军在负责对国王的保护。拉法耶特将军命令你们,立刻出发,去保护国王一家,并把他们带回巴黎。”

    传令兵将有拉法耶特签名的命令交给了约瑟夫就离开了。约瑟夫立刻命令下属的骑兵队长罗贝尔带着骑兵率先出发,自己和拿破仑则带着步兵走在后面。

    拿破仑一度想要跟随骑兵行动,但是却被约瑟夫阻止了。因为约瑟夫并不希望自己以及自己的兄弟在这个时候出风头。

    “现在的局面还很混乱,这个时候,我们要尽可能的隐藏起自己的政治立场。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要爬上去,只能靠站队和腐败。但我们不一样,我们可以靠才能和腐败。所以我们要尽可能的避免危险的站队。”约瑟夫这样对拿破仑说。

    “我的兄长,你真是太稳健了。”拿破仑说道。从他微微翘起的嘴角里,约瑟夫看出了,他实际上想说的多半是:“约瑟夫,你真是个怂货。”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