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到底意难平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我尊敬的王后陛下,您一定要对拉法耶特侯爵保持高度的警惕。拉法耶特侯爵说的东西当然有一定的道理,甚至可以说,在整体上,他说的那些东西都可以被称作颠扑不破的真理。

    但是,我的陛下,您要知道一点,要欺骗人,真话比谎言要好用得多。很多时候,天生聪慧的,就像王后陛下您这样的人,总是能一眼就看穿那些谎言。但真话就不一样了,只要加以合适的强调和暗示,真话往往比谎言更能骗人。拉法耶特就是这样的一个善于使用真话来骗人的假凯撒。

    ‘时代变了’,‘君主立宪才是未来’,这话一点没错。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拉法耶特恐怕并没有对您提起。那就是:君主立宪到底是谁主持下的君主立宪!

    在如今的君主立宪下,恕我直言,国王只是一个人质,他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普遍的尊重。我想陛下您一定注意到了巴黎的各种报纸,其中的一些激进的报纸,比如《人民之友》之类的东西,都在宣称要建立共和制,要彻底的结束波旁王朝对法国的统治,让法国变成一个共和国。而这种理论在议会中也有不少的附和者。一些原本温和的人,也有了倒向他们的倾向。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些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那些暴徒展示过他们的力量,人们知道他们有力量,也知道他们愿意使用他们的力量。但是我的陛下,我们的国王,因为他的宽厚,却从来不愿意使用他的力量,甚至于不愿意展示自己的力量。

    如果一个国王,虽然戴着王冠,但却不愿意展示自己的力量,那么王冠又有什么让人敬畏的呢?尊敬的陛下,在很多时候,不愿意展示力量,和没有力量的效果几乎是等同的。

    另外在某一点上,拉法耶特说的不错,那就是目前的王党并不可靠。恕我直言,我的陛下,就像《麦克白》中说的那样:‘越是跟我们血缘相近的人,越是想喝我们的血。’您对他们,必须提高警惕——哪怕他们是您的亲人。

    但是我的陛下,在这个问题上,拉法耶特依旧使用了他惯用的手段。他对您讲真话,但是他从不对您讲全部的真话。事实和全部的事实是完全不一样的。王党和那些共和派叛逆在有一点上是完全不一样的,那就是,王党必须依赖国王。国王对于他们来说,有着天然的权威。他们也许会通过各种阴谋,乃至借刀杀人之类的技巧来算计国王,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直接对国王刀兵相向。国王是他们天然的领袖,不管他们中的某些人愿不愿意。

    至于拉法耶特,我睿智的陛下,我之所以称他为‘假凯撒’,是因为拉法耶特装出掌握了军队的样子,把自己打扮成能像凯撒一样,只用一句话就能指挥千军万马的样子。事实上,拉法耶特对军队的控制力完全无法和真实的凯撒相比。

    真正的凯撒,手中有一支长时间在他手下作战的军团,而且这支军团的方方面面,包括后勤,包括军官的选拔升迁,全部由凯撒一言而决。所以凯撒能够轻易地驱使他们去做任何事情,包括向罗马进军。但是拉法耶特手中,并没有这样的军队,他只有所谓的‘威望’。而这‘威望’又怎么能和国王陛下的正统身份相比?如今他能控制局面,其实靠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而是国王陛下的正统身份。只有国王陛下在他的控制下,他才能借此控制法国的军队。

    如今,这个‘假凯撒’正在对军队进行‘改革’。<!-- 桌面内容中2 -->

    </div>陛下,这正是拉法耶特打算弥补自己的弱点的行动。如果他能长久的控制陛下,那他说不定就有真正的控制住军队的那一天。到那时候,假凯撒就能变成真凯撒。也许拉法耶特的确是真诚的希望实现君主立宪,但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实现的君主立宪,却是对国王陛下极为不利的君主立宪。因为任何契约的持续,都有赖于双方的相互敬畏。议会已经展示过自己的力量,而国王从来没有展示出任何力量。在这样的契约中,议会成了高高在上赐予的一方,而国王呢,几乎成了乞丐。这样的立宪制是无法持久的。在议会中总会有人试图用更极端的方式来吸引目光的,而侵辱国王就会成为他们哗众取宠的最佳方式。这样下去,最后,他们就会问:‘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国王?’

    但是英国的君主立宪却不是这样的。英国王室在很多方面都展示过自己的力量,议会和国王相互都尊重对方的力量,从而也就相互尊重对方的利益。这才是稳定的,可靠的君主立宪。

    我的陛下,关于您的有关王室应该如何应对当前局面的垂询,您卑微的臣民有如下的建议。

    首先,您和国王陛下必须装出对拉法耶特非常的信赖的姿态,对议会作出恭顺的样子,以麻痹他们。另一方面,您要让国王陛下明白,如今的局面是何等的危险。他必须有所举动。

    微臣以为,继续留在巴黎,对国王,对整个王室都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一旦有机会,国王应该立刻离开巴黎,前往其他的更安全的地方。微臣以为,这样的地方应该具备如下的几个特点。

    第一,这个地方应该普遍的支持王室,支持正统。

    第二,这个地方应该距离边界较远。这是出于这样几个考虑。首先,这是在向全国人民表明,国王并没有向那些流氓们在《人民之友》之类的下流小报中说的那样勾结外国势力;其次,这也是为了避免一些并不是真正的忠于国王,而是试图利用外国的力量,来给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的混入王党的野心家借机谋取利益。

    综合这些考虑,我个人认为,里昂将是最为合适的地点。

    您忠实的臣仆

    奥诺雷·加百列·里克蒂”

    奥诺雷·加百列·里克蒂就是国民议会的议长,坚定的革命派,法国大革命的领袖之一的大名鼎鼎的米拉波侯爵。一直以来,他都被视为是最为坚定,也最为激进的革命派。所以,如果他的这一封写给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信件被别人看到了,那一定会引起一场掀然大波的。事实上,在原本的历史中,米拉波去世之后,因为他在革命中的贡献,遗体获得了入葬先贤祠的荣耀。然而不久之后,国王被捕,人们在王宫里面搜出了米拉波和王后的这些通信,才发现,米拉波居然投靠了王室。于是愤怒的群众就又把他的遗体从先贤祠中拉了出来,丢到了垃圾堆里。(当然,这位和路易十四一样信奉“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人,应该不会在乎这些事情。)

    米拉波是个生活奢侈的人,身边又养着一大堆的情妇,因此他的开销一直非常大。正常的,合法的收入是不足以支持他这样的生活的。自从拉法耶特将他的好朋友(好钱包)奥尔良公爵放逐出法国之后,米拉波的生活就日渐窘迫,据说他又一次被那些犹太人提高了借款利率。

    而被国民自卫军挟持进巴黎之后,几乎成了巴黎的囚徒的国王和王后,这个时候急需一个在议会中有影响,能帮他们说话的人。这时候,一位和宫廷有来往的学者,生物学家——让·巴蒂斯特·拉马克向王后推荐了自己的朋友米拉波。

    拉马克是进化论最早的提出者之一,在原本的历史上,他在1809年发表了《动物学哲学》,提出了拉马克进化论。也就在这一年,另一位进化论的旗手——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在英国出生。拉马克进化论的两大原则,也就是用进废退与获得性遗传基本上都被后世的研究所否定,但是他在学术上的贡献依旧是不可磨灭的。

    在拉马克的牵线下,又一次走到了破产边缘的米拉波悄悄地和王后联系了起来。uU看书 .uukanshu. 事实上,早在去年七月,也就是巴士底狱被攻克之后,米拉波就试图和王后联络。但是那个时候的王后还根本就看不起米拉波这样的浪荡子。她毫不在乎地就拒绝了他的提议,就像他只是一只讨人厌的苍蝇一样。

    但如今,要收买这个人,需要花费的代价就要高得多了。据说王后给米拉波准备了四张每张面值25万里弗尔的支票,才获得了米拉波的帮助。也正是在米拉波的暗中推动下,国王一家才得以从更靠近市中心,因而也更难出逃的杜伊勒里宫搬迁到了更便于出逃的圣克罗宫。

    “亲爱的,你觉得,米拉波的说法对吗?”玛丽王后问道。但是被她称作“亲爱的”的男人却并不是国王路易十六,而是另一个叫做阿克塞尔德·费森的瑞典人。他是瑞典贵族院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议员的儿子,也是玛丽王后的秘密情夫和真正信赖的人。

    “米拉波是个非常有才华有手腕的人。”费森叹道,“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相信他。”

    玛丽王后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拉法耶特对国王并没有任何的忠诚,但是至少,他还是个有理想,有底线的人。但是米拉波,他就是个该下地狱的坏种!我真的很难相信他。而且当初如果不是他们……”

    费森叹了口气,他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王后,在智力上都斗不过米拉波这只老狐狸。而且王后还在对米拉波当初带头造反的事情耿耿于怀。虽然大家都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时候,但心中的那股怨气,却始终难于平复。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