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分裂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老实说,听到关于卡诺和约瑟夫对约瑟夫的兄弟拿破仑的介绍的时候,拉法耶特的第一个反应也是“约瑟夫想要以权谋私”。不过拉法耶特一点都没有因此生气。甚至还有点高兴。

    这首先是因为,在这个时代里,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相反,如果有人不这样做,反倒是有些不正常了。而且,约瑟夫愿意走他的门路,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至少在拉法耶特看来,这就是明确地在向他靠拢。当然,约瑟夫向他靠拢的动作太慢,也太迟疑。直到如今大局已定了(至少在拉法耶特看来是这样),才靠拢过来。不过拉法耶特依旧觉得,自己应该满怀热情地接纳他的投靠。因为,约瑟夫这家伙实在是有才华。一般来说,人们对有才能的人总是要更宽厚一点的。

    至于约瑟夫和他的那个兄弟,会不会把这事情弄坏了,拉法耶特倒也不是特别担心。第一,他觉得约瑟夫的能力还是值得信任的。就算他对于军事真的不太在行,也不会比法国军队中的大批的混资历镀金的贵族军官更不在行了。而且,只是一支小部队的事情,就算拿出来给波拿巴兄弟镀镀金,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于是这事情就这样的定了下来。

    在批准了这件事情之后,拉法耶特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因为如今,在他面前还有更重要的一些事前。

    对于拉法耶特来説,最为重要的第一件事情还是整顿法国的军队。拉法耶特在法国军队中的确很有威望,但有威望,并不等于军队就会跟你走。后世的冯奉先在西北军中何等的有威望,然而一遇到常大帅的白银子弹,手下的人就一个个的跟了常大帅。这西北军还是冯奉先一手一脚的拉起来的呢。

    如今的法国军队正处在一种非常奇怪的状态,王党信不过军队,议会也信不过军队,更要命的是,军队自己也信不过军队。法国军队中的中高层军官全是贵族,但是底层军官,还有那些士兵却全是第三等级。如今他们之间也相互不信任。

    拉法耶特知道,这样的局面发展下去,军队就会分裂。而军队的分裂,就会让他的统治基础彻底的垮掉,随之而来的,就是内战和混乱。

    “这会彻底毁了法兰西的。”拉菲耶特这样想着。

    但是,有一些人却宁可毁了法兰西,也要助长这种分裂。因为在他们看来,如今的这个法兰西,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法兰西。

    过去的一些贵族对如今的法兰西很不满,这其中包括一些在三级会议中,加入到第三等级的而队伍中的贵族;而当议会在塔列朗主教的主张下,将原属于教会的财富都充公了之后,一些原本加入到革命的队伍中来了的,在三级会议的时候,旗帜鲜明的站到了第三等级这一边的教士们也站到了现在的法兰西的对立面。

    莫里主教,卡察内斯议员等一批教士和贵族议员组织了一个被称之为“黑党”的俱乐部(因为这个俱乐部中有大量的穿着黑袍的教士。)尽可能的反对革命。他们创建了各种报纸,比如《国王之友》、《使徒行传报》《小高蒂埃报》,对包括拉法耶特在内的“掌权者”加以肆意的辱骂,并将法国面临的困难全都归结到议会中的那些“悖逆不道的野心家”的身上。他们甚至向底层的那些百姓宣传,装出一副并不关心自己的利益,而是在悲天悯人的关系最底层的人民一样。

    这样的招数作用不算大,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用。因为新的政权的确并没有怎么照顾底层百姓。<!-- 桌面内容中2 -->

    </div>无论是在城市里,还是在农村里,到处都是生活状态还不如革命前的人民。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革命前吃不饱,革命后还是吃不饱,那革命不是白革了吗?”

    这些人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回答,那就是:革命还不如不革,如果能回到王政时代,就能天下太平。这种论调在巴黎不太吃香,但是在外省的一些农村,却很能骗到一些人。

    除此之外,军队中的一些中高层军官也在频繁的和这些人接触,他们可能在弄什么阴谋,这都让拉法耶特很是担心。

    另一边,一些过去和拉法耶特站在同一边的战友,也发生了变化。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光辉都被拉法耶特掩盖了,所以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拉开了和拉法耶特的距离。也许是为了吸引眼光,这些人也都变得比以前更激进了。他过去的一些老朋友,像杜波尔、拉默等人都开始变得更激进。而某些新朋友,激进起来比老朋友还厉害。嗯,这里主要说的就是塔列朗主教。

    塔列朗主教和他的一些宗教界的朋友们在议会中又提出了一个《教士公民组织法》。依照这一法令,法国成立八十三个主教区(每省一个主教区),分属十个大主教区。主教区下设教区。同国家官员一样,教士、主教、大主教都由公民选举产生。当选者应由上一级教职授职,主教须由大主教授职。新任主教以上教职者只须函告教皇,表示属于同一信仰,不需再去罗马向教皇购买法带,也不需要教皇批准。此外,这一法令还废止了“首岁教捐”(即新任教职者应以其第一年收入缴送罗马。),并规定教士薪俸由国家支付,主教区会议替代原先享有特权的教务会议,并参与主教区的教务行政。

    这就等于全面的斩断了法国的天主教和教廷的绝大部分联系,是对天主教的一个巨大的分裂。教皇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他谴责了这一法案,并宣布将塔列朗革出教门。但是塔列朗对此不屑一顾,他依旧穿着大主教的法袍,从事各种宗教活动。甚至于作为对教皇的行为的反击,议会准备再次通过一个新的法案,要求法国所有的神职人员都必须向法兰西祖国宣誓效忠。任何拒绝宣誓效忠的神职人员都将被革职。

    这是一个完全违背了天主教传统的要求。他几乎就把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变成了普通的国家公务员。而且从教义上来说,神职人员唯一的效忠对象只能是神。这个法令更是激起了教会和议会之间的矛盾。

    拉法耶特一度试图让议会表现得温和一些,不要在这样的事情上过分的咄咄逼人。但是议员们需要这样的法案来表现自己的“坚定立场”,而那些倒向议会的神职人员们更是需要这样的机会来控制教坛。(不把那些家伙弄下去,什么时候老子才能当上主教?)

    所以拉法耶特的努力毫无结果,法案还是被通过了。此后的事情几乎失去了控制,全国大部分的主教、大主教都坚持不肯向政府和宪法宣誓效忠,因而他们被强行解除教职,而底层的那些本堂神父什么的,却大多选择了向政府和宪法宣誓效忠,然后被提拔起来担任主教和大主教。

    然而,议会发出的任免命令,在巴黎之外的很多教区根本就没人理会。相反,巴黎之外的很多教区主教都开始公开指责议会亵渎神圣,并鼓励教徒们和这些“敌基督”战斗。

    这些教会力量的加入,也让黑党的力量大增,在里昂等地方,他们事实上控制了地方,并且组织起了自己的民兵,当地的驻军也倒向了他们,内战几乎迫在眉睫了。uu看书 .uukanshu.com

    拉法耶特认为,如今的关键就在于国王了。如果国王愿意坚定地站在他一边,坚定地支持宪法,那么王党的那些活动根本就成不了气候。相反,如果国王动摇了,倒向了王党那边,那问题就很麻烦了。

    为此,拉法耶特不断地去拜访国王,努力想要说服他真心支持君主立宪。他试图让国王和王后明白,时代变了,如今路易十四时代的“朕就是国家”的专制统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而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才是对国家,同时也是对王室最好的选择。而那些王党,其实并不是真的忠于国王,他们的做法,其实从根本上来说,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国王只是他们用来号召追随者的牌匾罢了。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党和激进的共和派一样,都是最希望国王出事的人。

    平心而论,拉法耶特的观点的确是非常的有道理的。而且他也觉得自己成功地说服了国王。

    “其实我们的国王,还是一位非常有理性,而且很有学问的人。”从圣克罗宫出来的时候,拉法耶特这样对自己的副官皮埃尔说。

    这个评价其实也不错,路易十六国王在此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采取严厉的镇压手段,也正是因为他知道,时代已经和他爷爷的时候不一样了。但是,理性就一定能战胜情感和欲望吗?更何况,王后可没那么多的学问。

    但是拉法耶特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他离开圣克罗宫之后不久,一个信使便带着王后的密信离开了王宫,而收信人,则是看起来相当激进的国会议员米拉波。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