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真香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自从塔列朗主教把教会的土地给卖了之后,新的政府的财政危机似乎是暂时解除了。但是要把价值三十多亿里弗尔的土地一下子出售出去,却并不容易。卖贵了,没人买得起;卖便宜了,就太吃亏了。于是就有人提出了一个新的办法,那就是依托于这些土地,发行一种纸币。

    依照最开始的计划,这种纸币的发行量要和教会土地的价值相对应。这些纸币理论上来说,政府也可以通过渐渐出售教会土地来加以回收。所以在理论上来说,这些纸币的价值还是有保障的。

    这种纸币被称之为指券。如今约瑟夫的工资主要也就是用这种纸币来支付了。

    卡诺认为,约瑟夫每天下班回家之后的时间肯定都被用于研究数学问题了,否则就无法解释,他为什么在如此繁重的工作之余,还能不时的有所发现。

    但事实上,约瑟夫每天回家之后的最主要的事情其实并不是研究学术,而是如何尽快的将手中的那些指券变成银币或者其他的,在约瑟夫看来更可靠一些的东西,比如说土地和粮食。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几年后,罗伯斯庇尔当权的时候,那简直是在自己把脑袋往断头台下面伸。不过在这会儿,这种事情却是大家都在做的。据说,罗伯斯庇尔在议会中提出要限制粮食的最高价格。但是这个提议毫无意外的被否决了,甚至都没能进入到正式讨论的阶段——因为这个时候的议会中,除了罗伯斯庇尔,几乎每个人都在利用这个赚钱。

    约瑟夫并不是单干,事实上,他也拉了几个合伙人。一个是他的老合伙人拉瓦锡,还有一个呢,是通过阿芒认识的丹东。

    这两个合伙人,后来在罗伯斯庇尔当政的时候,都被推上了断头台。不过那是几年后的事情了,约瑟夫觉得,只要注意分寸,不要做得太大,收手得够早,再加上自己“有用”,应该问题不大。

    靠着在上面有消息,几个人的买卖倒是赚了不少。

    就在这样充实的生活中,约瑟夫却突然接到了拿破仑从科西嘉寄来的一封信,信上提到,保利回到了科西嘉。

    保利是当初科西嘉独立运动的英雄。约瑟夫的父亲当年就曾经当过保利的副官,追随保利和法国人战斗过。后来抵抗失败之后,保利流亡英国,而约瑟夫的父亲则归顺了法国。约瑟夫知道,保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拿破仑心中的偶像。拿破仑一直渴望着能和他一起领导科西嘉获得独立和自由。

    但是从拿破仑寄来的这封信中,约瑟夫确能感觉到,拿破仑的心情很不好。虽然拿破仑在信中说的不多,但是字里行间的那种幻灭感,却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感受到的。

    “这个家伙怎么了?”约瑟夫想,“也许我真该去看看他。”

    不过如今的事务这样繁忙,约瑟夫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只能又给拿破仑去了封信,一方面安慰他,一方面干脆邀请拿破仑到巴黎来。因为在约瑟夫看来,科西嘉太小了,在那个小岛上,根本就没什么发展的前途。

    信寄出去之后过了一个星期,约瑟夫下班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矮子正坐在桌子前面和吕西安下棋,而路易则站在一边支招:“拿破仑,拿破仑,快把主教移动过来,追他的骑士……”

    听到开门的声音,拿破仑放下手中的棋子抬起头来。

    “约瑟夫,你今天回来得比吕西安说的要晚一些呀。”拿破仑说。他的脸上满是笑容,一点都看不出上一封信中的那种沮丧。<!-- 桌面内容中2 -->

    </div>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给你的……你没有收到我给你的回信吧?”约瑟夫一边脱掉外套,并把它交给迎上来的苏菲阿姨,一边微微地皱着眉毛问道。

    “怎么可能收得到?”拿破仑伸了个懒腰,把手里的棋子放回到棋盘上,“我听说你一个星期前写的信,那个时候我已经动身往巴黎过来了。如果我还留在科西嘉,说不定现在正好能收到那封信呢。”

    “拿破仑,你还下不下呀。你说过你要帮我报仇的!”路易在一旁插嘴道。

    “约瑟夫回来了,还下什么。再说,吕西安这局已经输了,何必吃得他一个子不剩呢?”拿破仑不以为意的说。

    “你也就在局面上稍微有点优势,子力上并不比我多,我哪里就输定了?”吕西安却并不服气。

    “呵呵……”拿破仑只是笑了笑,却不回答。

    “拿破仑,你想通了?我是说关于保利的事情。”约瑟夫走到桌子边上,伸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顺便瞟了一眼桌上的棋局。就像吕西安说的那样,他在子力上并不吃亏,甚至还多了一个兵,但局面也像拿破仑说的那样,他的棋子所处的位置更合理,棋盘上中心位置重要的通道几乎全被他的棋子控制着,而且他的兵链也更完整。约瑟夫觉得,拿破仑获胜几乎已成定局。

    “想明白了,事实上,我把那封信寄给你之后第二天,我就想明白了。”拿破仑说,“保利太老了,他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呢。而我可不能跟他一样,当一个几十年前的僵尸。”

    “继续说。”约瑟夫道。

    “约瑟夫,还记得你让我做的那个调查吧?”拿破仑说。

    “当然记得。”

    “你知道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吗?”拿破仑摇了摇头。

    约瑟夫却没有问,他知道,拿破仑自己会说的。

    “大多数的科西嘉贵族和保利一样,都是活在几十年前的僵尸。当然这也正常,对他们来说,几十年前,意大利人滚蛋了,法国人还没来的那段时间,的确是他们的好时光。说起来,他们如今的独立愿望倒是更高了一些,不过那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们被法国现在正在发生的那些事情吓到了,他们害怕这样的变化会波及到他们。如果科西嘉岛能够像划船那样划走,他们一定会希望能把这个岛屿划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藏起来,好让它能躲过时代的洪流。

    至于科西嘉的农民,那更都是些蠢货。科西嘉的贵族至少还知道自己的利益是什么,他们连这都不知道。他们就像是蒙昧的动物一样,浑浑噩噩。整个科西嘉,还沉睡在中世纪的迷蒙中呢,也许需要一场大风暴,才能让他们醒过来。

    总之,如果我和保利一起干,考虑到法国如今的局面,说不定就会有一场战争。借着这个机会摆脱法国的确不是不可能,但那样的独立的科西嘉却不是我希望的科西嘉,它只会成为一个和保利一样的僵尸。我可不想要这样的一个科西嘉!

    而如果要让科西嘉跟上时代的脚步,那就只有让法国的革命的风暴吹进科西嘉。所以,我觉得如今,搞独立对于科西嘉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你和保利闹翻了?”约瑟夫问道。

    “没有。”拿破仑说,“我怎么可能去和一具僵尸闹?更何况是在科西嘉?我们的母亲和妹妹还在科西嘉呢。科西嘉是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不过,相比巴黎,那里也更安静一些,更适合女人们。至于我,我只不过是不会再追随一个幻影了。要说,在这件事情上,我还真该感谢你,约瑟夫,没有你的那套方法,我也许没那么容易看清事实的真相,没那么容易下定决心。”

    “好了,uu看书 .uukanshu. 这些事就先不说了。”约瑟夫道,“拿破仑,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请的假还有一段时间,我打算先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看看巴黎。然后再回军队去。”拿破仑说。

    “你的意思是想要赖在我这里,吃我的和我的,当一条寄生虫了?”约瑟夫冷笑道。

    “难道你还准备要奴役我一下?就像苏菲阿姨不在的时候,你把家务推给吕西安,吕西安又把家务推给路易一样?”拿破仑笑了起来。

    “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约瑟夫也笑了起来,“我现在和卡诺上尉一起,给拉法耶特当顾问,研究对法国的军事架构进行改革。从你在科西嘉的表现来看,我觉得,你大有进步,已经不算是特别的愚蠢了。所以有些东西,我觉得,你也可以勉强的够格来帮我处理一下了。”

    约瑟夫这是摆明了要无耻地将弟弟作为廉价劳动力来压榨了,拿破仑自然很想毫不犹豫地表示:“我拿破仑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任由你压榨!”但是,但是……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真的很有意思呀,想想看,以一个少尉的身份,却去干预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的整个军事架构,这实在是……真香呀!

    “这样重大的事情,怎么会有人让你这样的笨蛋参与呢?”拿破仑摇了摇头,“这一定会弄出纰漏的。而一旦出了问题,追究责任,像你这样的笨蛋肯定会被拖出去枪毙的。约瑟夫,虽然你是个笨蛋,但是你好歹也是波拿巴家的笨蛋。我一定要看着你,免得你胡搞瞎搞的,弄丢了脑袋。”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