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让自己安全的最硬核的方法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拉扎尔·卡诺这个名字约瑟夫倒也听说过,不过并不是在历史课上——毕竟,约瑟夫上辈子的历史是跟着体育老师学的。事实上,约瑟夫最开始是从数学老师和物理学老师那里听到他的名字的。

    数学老师在提到“完全四边形”的概念的时候提到过他,不过对他并没有更多的介绍。物理老师则是在讲热力学的时候,提到了另一位卡诺——萨迪·卡诺,并由此扯到萨迪·卡诺的老爹是数学家、军事家,而他的侄儿当过法国总统。(指的是第二共和国的第三任总统玛利·弗朗索瓦·萨迪·卡诺)。

    后来,约瑟夫在某一部描写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故事的电影中也看到过拉扎尔·卡诺的形象。在那部电影中,拉扎尔·卡诺是一个反对罗伯斯庇尔的阴谋集团中重要的一员。而且也是这个集团中唯一的公开反对罗伯斯庇尔的人。而奇怪的是,杀人魔王罗伯斯庇尔却一直没有把他送到断头台上去,甚至连把他送上断头台的想法都没有。在那部电影中,反倒是当卡诺等人将罗伯斯庇尔送上断头台之后,新建立起来的政府倒是差点顺手把卡诺给砍了。直到一个人说:“砍了卡诺,谁来给我们组织军队?”

    这就是约瑟夫对拉扎尔·卡诺的全部了解了。相形之下,约瑟夫对拉扎尔的那位还没出生的,在后世创立了热力学的儿子的了解恐怕还要更多一些。

    但是真正了解法国大革命的历史的人却知道,拉扎尔·卡诺绝对是大革命中的风云人物。他也是少有的,从王国到共和国再到帝国都能一直稳稳地待在中央,掌握权力的大人物之一。

    在这段时间里,能像这样屹立不倒的人只有三个。其中的两个都是著名的变色龙,他们屹立不倒,靠的是察言观色和见风使舵。

    但是拉扎尔却不是,他一直是不讨人喜欢的共和派。在罗伯斯庇尔当权的时候,他公开和罗伯斯庇尔唱反调,在拿破仑称帝的时候,他公开发表演说反对帝制。无论是罗伯斯庇尔,还是拿破仑,其实都不喜欢他,但是他们却不得不依赖他。(当年督政府一度驱逐了他,结果军队的后勤组织立刻就乱成了一团)因为整个的法国军队,都是在他的手中组织起来的。甚至有人说,如果没有卡诺的努力,就不会有拿破仑手下的那支横扫欧洲的大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拉扎尔·卡诺就是近代法国军队之父。

    卡诺对于几何学也相当的有研究,这时候又正好有空闲,两个人便就一些数学问题聊了起来。这一聊,约瑟夫就发现,卡诺居然也掉进了他给马拉挖的那个陷阱。

    “波拿巴先生,对于那个‘四色问题’,您最近有什么新的思路吗?”卡诺问道。

    “啊?这个问题?”约瑟夫吃了一惊,因为他抛出那个问题之后,就根本没有再思考过这个问题了。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虽然可以证明,但是它的证明过程过度的复杂繁琐,以至于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完成的。(这个问题的论证,是靠计算机完成的。在证明的过程中,计算机完成了一百亿个判断。)如今卡诺突然问道这个问题,倒是让他吃了一惊。

    “我有一点思路,但是在推进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然后就一点进展都没有了。”约瑟夫回答道,“要不然,我就写论文去拿奖金了。要知道,前一段时间面包贵的出奇。”

    “我也有过一点思路,但也一样,刚开头就进行不下去了。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卡诺一边说,<!-- 桌面内容中2 -->

    </div>一边伸手从茶杯里蘸了水,在茶几上画了起来。

    约瑟夫大致的看了一下,卡诺的思路其实并不错,他认为,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在平面或者球面无法构造有五个或者五个以上的两两相连的区域。但是紧接着他就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构型的情况太多,无法一一解决。

    “这和我想的差不多。”约瑟夫说,“不过我还有另外的一点想法……”

    约瑟夫便将“可约性”的概念也拉了过来,讲了半天,然后说:“但是……面对的构型还是太多,多到数都数不完,更不要说证明了。我感觉,我要是一个构型一个构型的去证明,那几乎就像是在一锄头一锄头的想要挖掉阿尔卑斯山。”

    两个人便一起笑了起来。他们也都明白,这个问题短时间之内,肯定是解决不了的了。便不再谈论这个问题,转而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在聊天中,约瑟夫了解到卡诺是平民出身,十年前从军校毕业加入军队,并获得中尉军衔,如今是一位上尉。

    从军校一毕业就成为了中尉,这可不容易。一般的军校毕业生,在加入军队的时候,最多也就是个少尉。尤其可见卡诺在军校的表现有多么突出。然而十多年之后,他却只升了一级军衔,从中尉变成了上尉。

    这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在当时的法国军队中,是存在玻璃天花板的,一般来说,对于一个平民军官来说,中尉就已经是天花板了。卡诺能够获得上尉的军衔,这就足以说明他的优秀了。

    “如今国民议会对于军队,尤其是对于贵族军官,相当的不放心。这个时候,一个有能力的平民军官,就显得格外的宝贵了。”约瑟夫想道。

    两个人又谈了一会儿。这时候,有一个仆人进来,向他们致意道:“卡诺先生,侯爵大人有请。波拿巴先生,侯爵大人让我向您致歉,您恐怕还需要再等一会儿。”

    卡诺便站起身来,先向约瑟夫告别,然后便跟着那个仆人出去了。约瑟夫便一个人留在偏厅里,喝着茶继续等。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等多久。不一会儿之后,就有仆人来请他去见拉法耶特侯爵。

    约瑟夫站起身,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便跟着那个仆人穿过一条走廊,走进了正式的会客厅。

    拉法耶特侯爵的会客厅不像奥尔良公爵那里的会客厅大得几乎都能开舞会了。他的会客厅和偏厅的大小相当,比一般人家的客厅其实也大不了多少,跟没有什么太精美的装饰,看起来相当的平民化。只是不知道是一直如此还是刻意为之。

    拉法耶特此时也正在和卡诺说话,看到约瑟夫进来了,他便站起身来走上来表示欢迎。等约瑟夫坐下来了,他便向约瑟夫笑道:“波拿巴先生,我这次请您来,是有一件事情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按拉法叶特的说法,他注意到约瑟夫在街区组建国民自卫军的时候的表现。他的很多朋友,都向他他提起过他,大家都认为约瑟夫在组织、训练军队上很有才华。(约瑟夫:我自己怎么不知道?)而如今,法国所面临的局面还很不稳定,军队作为一只维护法国稳定的重要力量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他希望约瑟夫能站出来为国家服务,帮助他整训军队。

    约瑟夫本能的就想要让拉法耶特另请高明,他表示自己并不是谦虚,只是自己虽然穿着军装,却并没有接受过军事教育,其实只是个搞数学的技术人员,怎么就能担当这样的重任呢?

    然而,拉法耶特却表示,uu看书www.uukanshu.com国民会议已经决定了,就是你了。而且也不是让你一个人挑大梁。主要负责这件事情的人是拉扎尔·卡诺,你只是他的副手。而且卡诺也说了,刚才他和你交谈了很久,发现你对军事非常有研究,很多想法,非常有道理,非常有启发性。他刚才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你能来帮助他。难道你不愿意为法兰西贡献自己的力量吗?

    话说到这样的地步,约瑟夫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担心在要拒绝的话,只怕就会成为正当权的拉法耶特的敌人了。他原本想要念两句诗,但是突然发现,这两句诗翻译成法语之后,平仄和韵律都不对了,于是就按捺住了心中奔涌的魔力,回答道:“我愿意为法兰西效劳。”

    离开拉法耶特的府邸后,一路上约瑟夫都在患得患失的考虑,今天的决定到底对不对。如今拉法耶特的确得势,但是凭着他不多的历史知识,他也知道,拉法耶特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主角,他只是这出“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大戏中的一个来去匆匆的配角而已。如今自己就这么伤了他的贼船,到底对不对。

    不过很多年之后,当回首往事的时候,约瑟夫却感叹,今天晚上的举动实在是太正确了,因为他跟着拉扎尔·卡诺一起,走上了一条成为不可或缺的“技术官僚”的道路。此后,无论是谁上台都需要他们,都离不开他们。这也是在原本的历史上,拉扎尔·卡诺那样作死的跳,都没有死的原因。而本质上是个怂货的约瑟夫,可不会像拉扎尔那样热爱作死,他的处境自然也更加安全。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