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玩火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等到围攻巴士底狱的民兵们明白过来的时候,巴士底狱的守军却也已经恢复过来了。刚才的大爆炸,把他们吓坏了。不过也因为这一点,他们反击得更加凌厉了。结果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民兵那边又增加了不少伤亡。

    就在这时候,民兵那边的后面却传来了一阵欢呼。

    “炮兵来了!真正的炮兵来了!”

    原来这时候,拉法耶特侯爵准备好的那一队国民自卫军终于赶到了。

    这一队国民自卫军的到来,完全改变了局面。刚才的大爆炸,虽然给民兵带来了重大的伤亡,却也对巴士底狱的城墙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如今,这道本来就不算多坚固的城墙,恐怕更是挡不住炮弹的攻击了。

    不过当国民自卫军的人把大炮拖过来的时候,德·洛内倒是并没有太慌乱。因为民兵们的炮兵是什么水平,刚刚他已经见识过了——在这样远的距离上,除了地球,他们什么都打不中。

    但是那边的炮兵一开火,德·洛内就知道自己麻烦了,因为第一枚炮弹就准确的命中了城墙的底部。

    随着炮弹击中城墙,城墙上顿时腾起一阵灰土,好在城墙还没有出现坍塌。

    “真的打中了?他们走狗屎运了?”德·洛内睁大了眼睛。

    是的,直到现在,德·洛内依旧把国民自卫军的这次成功的炮击归之于运气。但是很快,他就改变了想法,因为对面的那门大炮,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又打出了一炮,而且再次命中。这一炮也使得逞强稀里哗啦的崩塌了一小块。

    “快,快举白旗!我们投降!”德·洛内大喊了起来。显然,如今正在向他们开火的,绝不是所谓的“民兵”,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开火,而且还能打得这么准的,这绝不是民兵,这是这儿八经的,受过正规训练的炮兵!

    如今的城墙的状态,已经经不起几次炮击了。这一点,德·洛内只要看看那个能放进一个拳头的,贯穿了整个城墙的裂缝就知道了。再有几次炮击,城墙肯定会崩塌,然后,外面的数以万计的“暴民”冲进来,单靠这里面的一百多人,是肯定挡不住的。如果不赶在他们冲进来之前投降,只怕大家到时候都是死路一条。

    于是白旗被升起来了,大门被打开了,士兵们都从城墙上将步枪丢了下去。四周的民兵们顿时发出了一片欢呼。

    大队的民兵便从打开的大门中冲了进去,就出了谈判代表(事实上,这些人根本没有受到什么迫害),并将那些“国王的走狗”都拖了出来。他们将这些人全都捆了起来,准备把他们押送到市政厅去加以审判。

    但是押送他们的队伍才走了不过几百米,就有更多的人围拢了过来。这些人大声的痛骂包括德·洛内在内的那些“暴君的走狗”。其中一个厨师骂得格外恶毒。

    德·洛内可从来没有被这样的贱民辱骂过,于是他立刻也破口大骂回去。

    “你这个该死的贱民,卑贱的虫子,你居然敢对一位贵族如此的出言不逊!总有一天,你们这些暴徒,通通都会受到惩罚的!国王陛下会把你们都吊死在路灯杆子上,就像吊死一条狗一样!”

    德·洛内显然忘了自己如今是在什么样的处境下了,他还以为自己作为贵族,即使被俘了,也会受到优待呢。他的话顿时激怒了周围的“贱民”,那个厨师更是直接拔出了自己的菜刀。

    “你这只该死的寄生虫!”那个厨师怒吼道,“你害死了这么多人,<!-- 桌面内容中2 -->

    </div>你还想要继续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你还想要继续屠杀人民?要把我们挂路灯?我今天就先把你的脑袋挂起来!”

    说完那个厨师便举着刀扑了上来。德·洛内的双手都被捆了起来,根本就无法抵抗,他一边躲闪,一边向旁边押送他的民兵求助。可是那些民兵根本就不加理会,反倒是退开了一步,好给那个厨师让出工作的空间。

    那个厨师一把抓住德·洛内的头发,狠狠地将他拉倒在地上。

    “你不能这样,我是贵族,我……”德·洛内大喊道。但是他的声音立刻就停了下来,因为那个厨师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胸口,踩得他无法呼吸。

    “救……”

    “杀死这个坏东西!”

    “杀了他!”

    周围的人一片怒吼。

    那个厨师一只手抓住德·洛内的头发,一只手举起了厨刀……

    显然,这个厨师的刀工不错,虽然拿着的只是一把小刀,但是他还是很快就割下了德·洛内的脑袋。一个拿着长矛的民兵走过来道:“把他的脑袋插在长矛上,让大家看看暴君的走狗的下场!”

    大家听了遍一起叫好。这个民兵便将德·洛内的脑袋插在自己的长矛上,将它高高的举起来……

    “让我们在巴黎城里多转两圈,让大家看看暴君的走狗的下场!”人们都高喊道。

    “还有这些家伙,一样是暴君的走狗,也不能放过他们!”有人又指着其他的俘虏喊道。

    在原本的历史上,巴士底狱被攻克后,除了典狱长德·洛内被杀之外,其他投降的守军并没有被杀。但是这一次,因为那个弄巧成拙的爆破,民兵们的伤亡比历史上大得多,仅仅在大爆炸中死亡的人就超过了三百人,而在原本的历史上,死伤的民兵只有一百多。

    更大的伤亡带来了更多的恐惧,也带来了更多的愤怒和狂暴。于是又有数十名被俘的士兵被杀死,其中大多数都是作为雇佣兵的瑞士人。因为大家都相信,他们来到巴黎,就是为了屠杀和劫掠巴黎人民的。

    这些瑞士人的脑袋也被当场砍了下来,插在了长矛上。

    前炮兵少尉,如今的国民自卫军炮兵连长于兰少尉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既不参与,也不阻止。

    “还有一个家伙也该死!”又有人大喊道。

    “谁?”人们问道。

    “弗勒塞尔!他给我们假消息,他说巴士底有大量的火药。然而巴士底的火药居然这么少!他一定是国王的走狗,他把我们吸引到巴士底去,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有人喊道。

    “那我们就去杀了他!”更多的人喊道。

    “他上次还告诉我们说黎塞留街那边有大量的武器,结果那里也是什么都没有。他一定有问题!”

    “杀了他,杀了他!”

    弗勒塞尔是巴黎的市长。贵族出身,有人说他和阿图瓦伯爵(路易十六的弟弟,极端的保守派之一)关系密切。当然,这传言并没有根据。只是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倾向于相信这个传言。

    于兰少尉他们继续在一旁冷眼旁观。反正弗勒塞尔不是拉法耶特侯爵的朋友,这样的一个人控制着巴黎市政厅,未见得是什么好事情——至少对于正准备整合巴黎的力量的拉法耶特侯爵来说就是这样。

    ……

    “这些人在干什么?”吕西安惊愕的望着街垒外高举着长矛游行的那些民兵。在他们手中的长矛上都穿着一个个的人头。

    “他们在用恐怖发泄自己的恐惧。”约瑟夫一手捂着路易的眼睛,不让他看那些可怕的东西,一边对吕西安说。

    “用恐怖来发泄自己的恐惧?”吕西安不明白约瑟夫的意思。

    “吕西安,你想一想。最近的那些可怕的流言,最可能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真的是从那些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无套裤汉那里传出来的吗?”约瑟夫没有回答,uu看书 .uukanshu. 反倒是这样问道。

    “这怎么可能?”吕西安摇了摇头,“那些流言活灵活现的,涉及到的很多东西,根本就不是那些无套裤汉能知道的。有很多甚至只能是对各种内幕非常熟悉的人才能编造出来的。”

    “你再看看那些流言,这些流言都在说些什么?都在扩散什么样的情绪?”约瑟夫又问道。

    “无非就是国王要带着雇佣兵来血洗巴黎之类的。”吕西安摇摇头道,“说得可怕极了,但是巴黎对于法国是这样的重要,血洗巴黎?那不过是吓唬人而已。如果没了巴黎,法国在欧洲算个啥?”

    “但是无套裤汉可不知道。他们都以为这是真的。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愤怒。他们害怕遭到屠杀和劫掠,他们同时也因为自己无辜的要蒙受这样的命运而愤怒。”约瑟夫说,“这恐惧和愤怒就给了他们行动的力量。有些人觉得自己可以引导,控制这样的力量,可以利用这样的力量来达成他们的目的。呵呵……”

    “你笑什么?”吕西安问道。

    “我笑有些人在玩火。”约瑟夫道,“利用谣言,让人恐惧,再利用恐惧去驱使他人,虽然从成本上来说,的确是非常低廉。但是由恐惧和愤怒而产生的的力量是非理性的力量。非理性的力量是难以控制的,它就像拉瓦锡先生的硝化甘油,一不小心,没控制好,轰隆一声,就能把自己炸个粉身碎骨。”

    “那我们该怎么办?”吕西安问道。

    “要多看,要多想想。”约瑟夫回答说。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