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谣言和国民自卫军(二)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就在阿芒抛出了一个新的谣言——他本人突然失踪了,也许是被抓进巴士底狱去了——的时候,一个更惊人的消息传来了:国王的财政大臣内克被革职,并被驱逐出境。

    内克的离开,被视为是国王即将全面镇压第三等级的反抗的标志,他曾经先后两次出任法国的财政大臣。

    在第一次担任财政大臣的时候,他因为反对谷物自由贸易而得到了城市底层人民的普遍的好感。(如果谷物自由贸易,则谷物价格的上涨在连续的自然灾害的背景下,几乎是一种必然,这当然会严重地损害了最底层的穷人的利益。)

    他开创了靠借债来维持国家财政运转的方法,从而避免了增税,这也让第三等级上层的那些有钱人也对他很满意。

    然而,在1781年,他为了给自己的财政政策辩护,居然公开公布了法国政府财政报告,在其中透露了预算赤字的情况和特权等级年俸数额。这两个数字的公开造成了一场政治风波,那些一辈子连一个路易的金币都没摸过的穷人们看到那些大贵族们天文数字一样的开销,尤其是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仅仅是重新装修了一下她居住的小特里亚农宫,就花费了七十六万六千法郎!而王后赏赐身边的宠臣波利纳夫人,仅仅一年之内,就给了她五十万法郎!他们看看这些数字,再看看自己那空空如也的米袋子,自然是愤怒不已。

    于是刚刚成为王后的时候还赢得了整个巴黎的欢呼的玛丽王后,就有了一个“赤字夫人”的外号。而引发了这一风波的内克自然就被撤了职。

    但是后来,财政赤字越来越严重,借债也越来越困难,(当时法国的国债利息已将高达近百分之二十,却依旧借不到钱)还债压力反而越来越大,几乎成了财政支出中的无底洞。而特权阶层又死命不肯缴税。(要说这个情形,和如今的阿妹你看倒是有点像)路易十六没办法,便又一次启用内克。然而,内克也不是上帝,他并不能像上帝那样说要有金路易,于是就有了金路易。

    所以内克也只能提议向特权阶层征税。然后教士和贵族们自然又拿传统来做挡箭牌,宣称,要对特权阶层征税,就必须得到“三级会议”的授权。特权阶层原以为路易十六肯定不敢召开三级会议。可他们万万没想到,穷疯了的路易十六居然真的召开了三级会议。

    而在三级会议中,内克帮助第三等级成功地增加了代表名额,并且在与财政相关的问题上获得了依照代表人数,而不是等级投票的权力。因此,在巴黎人的心中,内克的去职,就意味着国王已经下了决心,要站到第三等级的对立面上去了。在大家看来,这甚至就是国王准备武力镇压人民的信号了。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等着国王的外国雇佣兵和那些强盗们一起来屠杀劫掠我们,我们必须站出来,拿起武器准备战斗,戴上帽徽以便识别。我们要保卫自己,保卫自己的妻子儿女,保卫属于自己的财产。”在罗亚尔宫的一间咖啡馆前,一个人正在激动的发表演讲。

    “真是奇怪呀,德穆兰平时不是有口吃的毛病吗?今天他怎么就不口吃了?”说话的这个人显然对发表演讲的德穆兰非常熟悉。

    “是呀,以前和德穆兰说话那个费劲。他甚至宁愿找一张纸来写,也不愿意用嘴巴说。今天……先听听他说的什么吧?”另一个人也说道。

    “这次免职是对爱国者进行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的警钟!而且就在今天,<!-- 桌面内容中2 -->

    </div>创作了不朽的《斯巴达克斯》的剧作家,我们的朋友阿芒·拉瓦锡失踪了!我们都知道,这个失踪是怎么回事,他不会在其他的任何地方,他肯定是被那些国王的密探,那些恶狗抓到巴士底去了!”激动的德穆兰继续喊道。他从他绿色上衣的口袋里一下子掏出两把手枪,“都跟着我,我们去武装起来!”

    人群轰然响应。

    “同去,同去!”

    于是一同去。

    到哪里去?当然是武器商店。德穆兰带着这些人走到了最近的一家武器商店。店主人看到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过来了,赶紧就想要关上门。但是德穆兰比他更快一些,他一个跨步就跳了过来,伸出手,挡住了正在关上的门板,于是大家就一起涌了进来。

    “老板,你是第三等级的一员吗?是巴黎市民吗?”德穆兰大声的问道。

    “当然,我当然是。”面如土色的老板回答道。

    “那好!”德穆兰道,“暴君正在阴谋要用武力镇压第三等级的反抗,要洗劫、屠杀巴黎!你应不应该尽自己的力量来保卫巴黎的人民?”

    所有的人都望着店老板。

    店老板偷偷地看了看德穆兰手中拿着的两把手枪,又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然后用抖抖的声音回答道:“当然……您说的……当然……我……”和德穆兰一比,他倒是更像是一个结巴。

    “说得好。”德穆兰拍了拍店老板的肩膀,转过头去向大家喊道,“你看看到了,这位市民是多么的深明大义呀!他愿意支持我们,他愿意加入我们!来吧,大家都武装起来吧!我们要为巴黎,为自由而战斗!”

    于是大家便七手八脚的把店里的武器都拿了起来。这个人拿了一把猎枪,那个人拿了一个长矛……店老板望着大家,想要阻止,却又不敢只能干看着。这时候德穆兰将一把猎刀塞进了他的手里:“公民,感谢你的慷慨!走吧,我们一起去保卫巴黎吧!”

    店老板就提着那把猎刀,在大家的裹挟下,向着前面的街区前进。大伙儿一边走,一边向着其他人呼喊,邀请他们加入自己,队伍也迅速的扩大了起来。走了大概半条街,店老板渐渐的有些明白过来了。

    “市民们,市民们!从这里往右边一转,还有一家武器店,我们很多人还没有武器,我们到那里去,去武装起来!”店老板高声喊道,同时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猎刀。不用问,那一家武器店的老板,肯定是他的冤家对头。

    于是一群手中还没有武器的人,以及几个拿着猎枪的市民便跟着店老板过去了。

    果然转过弯,走了不过百来步,就看到了一家武器店。不过这时候武器店的大门已经被关了起来。

    “开门,开门!”店老板走上前去,用猎刀的刀柄不断地敲击着大门,同时一叠声的喊道。

    “今天我们不做买卖……”门背后,一个颤抖的声音回应道。

    “开门,开门!市民,你有支持人民保卫巴黎的义务!”一个人喊道。

    “对的,我们需要武器来对抗暴君!快打开门!”另一个人喊道。

    “不……我不开门……这里面都是我的血汗钱,我不能就这样给你们!”门后面的那个声音喊道。

    “你是要站在暴君那边,反对人民吗?”一个人大声的呵斥道。

    “把门砸开,我们把门砸开!”又一个人喊道。

    于是便有人开始砸门。

    “住手!”里面的声音喊道,“再不停下来,我们就开枪了!”

    然而,人们并没有停下来。

    “砰!”屋里面传来了一声枪响,一个正在砸门的人,捂着腿倒了下去。

    正在砸门的人顿时便散开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定是暴君的支持者!”一个人喊道。

    “打死这种坏东西!”更多的人喊道。

    几只猎枪朝着门后连胡乱的打了过去。大门上顿时被打开了几个洞。有人从侧面摸了过去,在门上踢了一脚,门就被踹开了——刚才的几发子弹,打断了后面的门栓。

    大家便一起冲了进去,看见一个中年人正在用颤抖的手给自己的猎枪装子弹。只是他的手抖得厉害,火药都洒在了枪口外面,见大家冲了进来,他便抛下猎枪,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直起身子转身逃走。但是一根长矛从他背后刺了过来,一下子把他钉在了墙地上。

    “该死的暴君的走狗!”一个人大骂着冲了上来,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头发,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一刀便向着那个男人的脖子砍去。只是他的手法实在是不怎么好,这一刀并没能砍断颈椎,把他的头砍下来。也许是觉得这一刀让自己丢了人,这人便疯狂地抡着刀,向着那个男人的脖颈又连砍了好几刀,才总算是把他的头砍了下来。

    这个人抬起满是血污的脸,用他那只沾满了血的手,将那个人头高高的举了起来,就好像珀耳修斯将美杜莎的头颅高高的举起来一样。

    “看呀,这就是给暴君当走狗的下场!”这人带着喝醉了酒一般的迷狂喊道。

    “他该死!”

    “暴君的走狗就该这样!”

    众人也都用一样的腔调回应道。

    其实人要醉到迷狂,并不一定需要喝酒,或是使用其他的一些东西,只需要有一大群人和你一起,并且有一个崇高的理由就够了。

    “这种走狗全家都该杀!”又有人喊道。

    “这边,这边好像还有人!”又有人叫了起来。

    大家朝着里屋过去,店老板却留在了后面,他听到里面有人喊:“上帝呀,救救我们!”

    接着便有人喊:“这种走狗,也有女人和孩子!”

    “杀光他们!这是他们应得的!”

    接着便是几声惨叫,然后便有几个人昂着满是血污的脸,得意洋洋地从里屋中出来,高喊道:“武装起来,保卫巴黎!”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