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生死之交的第1次会面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首演结束后的第二天,阿芒和龙和玫瑰剧团就接到了不少新的演出邀请。而在这些邀请中,有一份邀请却格外的与众不同。因为它并不是来自某个剧场,而是来自于“国民制宪会议”的一位议员——罗伯斯庇尔先生。

    如果看到邀请信的人是约瑟夫,他可能会被吓一跳,因为罗伯斯庇尔先生在后来可是著名的“杀人狂魔”,据一些说法,在他统治法国的那段时期,巴黎的每一个广场中央,都竖立着高高的断头台;每一根路灯杆子上面,都挂着一个被处以死刑的“人民公敌”。后世的人甚至给他编造出了这么一个墓志铭:“我,罗伯斯庇尔,长眠于此,过往的行人啊,不要为我哀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

    约瑟夫相信,在罗伯斯庇尔倒台之后,他的那些敌人,从热月党人到后来的拿破仑皇帝,再到复辟的路易十八,几乎没有任何人会喜欢这个“不可腐蚀者,人民的捍卫者,创造国训:'自由,平等,博爱”(罗伯斯庇尔真正的墓志铭)的家伙。所以往他头上泼污水就几乎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就像历史上波旁复辟的时期中,他们给拿破仑编造各种令人喜闻乐见的故事,把他生生地描写成了一个“达尔丢夫”(莫里哀喜剧《伪君子》的主角)和“唐璜”(在欧洲,这个名字就是好色之徒的代名词)的合体。所以,那些关于罗伯斯庇尔喜怒无常,以杀人为乐之类的传说,多半是不可靠的。但是,即使考虑这些,但有一点依旧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位“不可腐蚀者,人民的捍卫者”杀的人的确不少,而且很多还都是曾经和他是一个战壕里的人。如果说罗伯斯庇尔以杀人为乐,那很可能是污蔑了他;但如果说罗伯斯庇尔习惯于通过“解决掉弄出问题的人”来解决问题,那大概不会是假的。总的来说,那就是:成为罗伯斯庇尔的敌人,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成为罗伯斯庇尔的朋友,也不见得有多安全。

    不过阿芒可不知道这些,而且这个时候,罗伯斯庇尔的名声正好着呢。他在三级会议及制宪会议期间共发言二百多次次,在代表中排第二十位。他在演讲中支持男性公民普选权、反对国王否决权、支持赋予犹太人民权、呼吁废除奴隶制和死刑,反对新闻审查。(是的,你没看错,“杀人狂魔”罗伯斯庇尔那时候是个废死主义者。奇怪吗?这并不奇怪,这只是屁股决定脑袋的有一个证据罢了。当罗伯斯庇尔还是个废死主义者的时候,死刑这个工具是控制在国王路易十六手中的,它威胁到的是罗伯斯庇尔这样的“刁民”。所以作为“刁民”的罗伯斯庇尔自然反对它。而当这个工具落到了罗伯斯庇尔手中,那情形自然就不一样了。说起了这会儿的路易十六刚刚完成了他这辈子唯一的技术发明——改进了断头台的设计,提高了它的效率。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改进版的断头台的第一个用户,就是路易十六本人。鲁大师诗云:“一阔脸就变,所砍头渐多。忽而又下野,南无阿弥陀。”可为这些人的写照。)

    罗伯斯庇尔的这些建议大多并没有被通过,但是却给他带来了“不可腐蚀者”的美名。如今得到了他的邀请,自然让阿芒欣喜不已。而且罗伯斯庇尔提供的地点也格外的特别,这处地方就是罗亚尔宫。

    罗亚尔宫最初是为路易十三的首相黎塞留所建,曾称红衣大主教宫(黎塞留是法兰西枢机主教),后转为奥尔良公爵的宅邸。为了拉拢巴黎的民众,<!-- 桌面内容中2 -->

    </div>奥尔良家族在1780年将它向公众开放。自此,这座私人花园宫殿逐渐变成巴黎民众的公共广场。当然,这背后也肯定有奥尔良公爵的意思。如今他在政治上的野心,也完全可以说是路人皆知了。

    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其间,巴黎有两个政治中心。一个是巴黎之外的凡尔赛,那里正在召开决定法国命运的三级会议。另一个则是巴黎市中心的罗亚尔王宫。在那一段时间,它是测量巴黎民众政治狂热的温度计。这是两个政治权威所在,如果加以比较,1789年7月14日之后,不是凡尔赛而是罗亚尔在引领着法兰西。因为凡尔赛影响不了罗亚尔;反过来,罗亚尔却能支配凡尔赛。

    罗亚尔宫是一处能容纳上万人的大宫殿,这里是盛产各种各样政治小册子和演说家的地方,当然这里更不缺各种各样的观众和听众。三级会议以来,人们在这里交换各种信息,包括来自凡尔赛的;同时又把它变成各种流言散布出去。如果阿芒的戏剧能在这里上演,哪怕只上演一场,也绝对能让阿芒声名大噪。

    阿芒稍作考虑,就接受了这个邀请。当天傍晚他还带着主演路易,去拜访了罗伯斯庇尔。

    罗伯斯庇尔这时候住在市政厅附近的一个旅馆中。事实上,他本来有更好的住处——很多制宪会议的议员因为安全上的考虑,已经接受了奥尔良公爵或是法拉耶特侯爵的好意,住进了他们的产业。但“不可腐朽者”却依旧自己出钱,住在一间普通的旅馆里。不过罗伯斯庇尔在当律师的时候,很打赢了一些官司,因此他的经济情况不错,住的旅馆的条件也不错,除了卧室之外,还拥有一个带沙发的小客厅。

    阿芒带着路易,在一个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三楼。这是这座旅馆的顶楼,相对于一楼和二楼,这里要更安静一些,这也许就是罗伯斯庇尔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侍者将阿芒和路易带到一扇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门是开的。请进吧。”里面传出一个很爽朗的声音。

    侍者推开门,朝着里面道:“罗伯斯庇尔先生,拉瓦锡先生和圣鞠斯特先生应约前来拜访。”

    是的,路易姓圣鞠斯特。如果上次约瑟夫遇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姓氏的话,那一定会对这个话不多的俊美青年另眼相看的。因为虽然上辈子作为工科狗的约瑟夫对法国大革命的这段历史不是特别熟悉,但是好歹看过维克多雨果的《九三年》,从那本小说的注释中也知道了罗伯斯庇尔手下最铁杆的小弟,号称“革命的大天使”或者“恐怖的大天使”的圣鞠斯特。

    不过即使阿芒在向约瑟夫介绍圣鞠斯特的时候没有提到他的姓氏,约瑟夫其实也应该因为他那无与伦比的俊美而想道他就是那位“恐怖的大天使”的。

    “请进来吧,两位先生。”屋子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但是客厅里面并没有人。

    “不好意思,我正在写一份文稿,还有几句话就能结束了,请你们在沙发上稍微等一下。嘿,亨利,你帮我招呼他们一下,给他们倒杯茶水,谢谢了。”声音是从客厅那边的书房里传过来的。

    那个侍者便带着两人进了客厅,让他们在沙发上坐下,又给他们倒上了茶水。茶是印度的红茶,不过质量却很一般,换了约瑟夫,估计是不会喝的,因为他知道,这个时代的低等茶叶,往往会添加铜绿来掩饰霉变,喝这东西,对健康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阿芒和圣鞠斯特可没有这些顾虑,他们便在沙发上坐下来,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又过了两分钟,从书房里传出这样的话语:“总算写完了!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好久了。”

    随着这声音,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也许是因为连续熬夜,他的脸色有点发白,但是神态严肃。他的嘴唇很薄,目光冷静。脸颊有点神经质地抽搐,这使得他的微笑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依着律师们的习惯,他的脸上补了粉,戴着手套,Uu看书 .uukanshu.com 衣服刷得笔挺,纽扣扣得整齐,浅蓝色上装上没有一丝褶痕。下身是米黄色套裤,白色长袜,带银扣的鞋,高领带,前襟上有裆形装饰。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们能耐的这样快。”罗伯斯庇尔伸出手来和他们握手,“昨天去看你们的首演,回来之后,激动得一整夜都没法睡着,满耳朵都是你们的那首战歌,还有我们的斯巴达克斯的那些激动人心的演讲。我甚至都忘了自己的工作,直到不久之前,我才想起明天我要在议会上发表一篇演讲,我看了看时间,估计你们还要有一两个小时才能到,就先去起草文稿了。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旦写起文稿来,中间就不能中断。只好让你们在这里等一等了。希望你们不要觉得我是有意的要冷落你们。”

    “我明白这一点。”圣鞠斯特道,“我在做什么事的时候,同样也不喜欢做到一半就中断。”

    “你们知道我这次邀请你们到罗亚尔宫去演出的目的吗?”罗伯斯庇尔在沙发上坐下来,非常直接的问道。

    “你们希望通过这部戏剧,给国王施加压力。”圣鞠斯特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年轻的圣鞠斯特的反应之迅速显然超出了罗伯斯庇尔的预料,他愣了一下,然后道:“您说的不错,这的确是我们的目的之一。显然,我们的这个邀请,背后是有着政治上的考虑的,如果你们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可能也会因此惹上一些政治上的风险。我并不想在你们对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把你们拖进政治的漩涡中。嗯,你们也知道,当前的局面相当的紧张和危险。”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