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动荡中的首演(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因为歌队是被安排在观众席中的,而且他们也并没有特别的化装。所以歌曲进入到副歌的阶段的时候,这些人突然开口唱了起来,这让周围的观众们吃了一惊。

    在这个片段中,这首歌仅仅只唱了第一段。一曲终了,歌队的成员都闭上了嘴巴,几乎一下子就又变成了观众。

    “嘿,老兄,你们会唱这首歌?”就在一个歌队成员的旁边,一个鼻子上面还有点淡褐色的雀斑的年轻人轻轻地拉了拉旁边一个歌手的袖子,低声问道。

    “是的。我们会唱。”那个歌队成员简单的回答道。

    “这首歌真有劲儿!”那个年轻人赞叹道。

    “这首歌后面还有几段,这里只唱了一段,后面唱全了,更有劲。”另一个人插话道,“我就住在附近,这几天都听到他们在练这首歌……”

    “闭嘴,我都要听不到台词了!”又有一个人抱怨道。

    台上的戏剧继续上演,维苏威已经太小了,容不下起义军了。关于起义军将来的动向,斯巴达克斯和另一位起义领袖克雷斯发生了分歧。斯巴达克斯认为罗马军团十分强大,这一战之后,他们已经引起了罗马的注意,留在本地是难以支撑的。起义军应该先趁着罗马在边境上的那些军团还没有被调回来,离开罗马,到北边去,翻越阿尔卑斯山,先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建立起自己的自由国度,然后等力量壮大了,再打回罗马来,解放所有的奴隶。而克雷斯则认为斯巴达克胆子太小,他觉得罗马兵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起义军应该就留在当地,打下罗马的城市,解放那里的奴隶,然后不断战斗,不断地解放奴隶壮大自己,最小消灭邪恶的奴隶制。

    两个人谁都无法说服谁,最后只能诉诸于民主投票。结果大多数的起义军战士选择支持斯巴达克斯,克雷斯因此愤愤不平,最后当斯巴达克斯带领大军向北的时候,他自请求担任大军的后卫。当起义军出发后他却带着一群战士离开了起义军,自己向罗马人的城市发起进攻。结果却中了罗马人的埋伏,当斯巴达克斯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全军覆没了。罗马人用残酷的刑罚处死了所有的战俘。起义军看到这一切,愤怒不已,他们不愿意再向北行军,纷纷要求报仇。斯巴达克斯无法说服大家,只得再次进行投票。结果这一次大家都选择留在罗马战斗。

    “留在罗马凶多吉少呀,斯巴达克斯为什么要服从民主呢?”一个观众忍不住道,“那些奴隶知道什么?”

    “你这话可不对。”另一个人反驳道,“要是克雷斯也能像斯巴达克斯那样服从民主,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而且你说‘那些奴隶知道什么?’那些教士、贵族也会用同样的话来说我们呢!”

    斯巴达克斯起义军留在意大利,在他的指挥下,他们不断地获得胜利,但是斯巴达克斯却越来越担忧。因为他知道胜利只是暂时的。罗马人的主力正在逼近。他不断地试图说服起义军的战士们赶紧北上,但是他的建议总是被大家否决。

    克拉苏带着罗马大军封堵住了斯巴达克斯义军北上的道路,他们步步逼近,斯巴达克斯一边带着起义军向南方行军,一边和海盗联系,希望能渡海退往西西里。但是当他们赶到约定的地点的时候,海盗的船队却没有出现。于是他们被克拉苏的大军团团包围。克拉苏给斯巴达克斯送来信件劝降。他承诺,斯巴达克斯如果投降,就可以成为罗马公民和将军。但当斯巴达克斯问到其他的奴隶的时候,<!-- 桌面内容中2 -->

    </div>克拉苏回答道:“他们会回到庄园和角斗士学校继续当奴隶。”

    斯巴达克斯拒绝了克拉苏的劝降,率领部队强行突围。他们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终于突围而出。但罗马人调来了更多的军队,这迫使斯巴达克斯不得不在阿普里亚和克拉苏的大军决战。

    决战之前,斯巴达克斯克拉苏见面。克拉苏再次用上次的条件向斯巴达克斯劝降。斯巴达克斯也再次拒绝了克拉苏。他和克拉苏约定,大家明天一早在战场上决一死战。

    在战场上,起义军以少敌多,终于不支战败,斯巴达克斯战死沙场。他的副官,埃诺玛依和其他六千多名战士被俘。克拉苏下令将他们全部在十字架上钉死。

    戏剧的最后一个场景就是埃诺玛依和另外的两个起义军战士被钉十字架。他们被迫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并自己将十字架树立起来。然后罗马人将他们钉在十字架上。那两个战士被钉在两边,埃诺玛依被钉在中间。

    “这是亵渎神圣呀!”一个教士用手紧紧地抓住自己胸前的十字架,用低沉的声音恶狠狠地说。

    的确,这一幕明显是在模仿《圣经》中,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场景。当时耶稣也是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和另外两个犯人一起被钉死,那两个犯人在两边,耶稣在中间。

    两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战士垂着头抽泣,同样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埃诺玛依想着左右望了望,然后喊道:“怎么了,我的兄弟,难道说失去生命能比做奴隶还要可怕吗?是的,我们最终没能为自己赢得自由,但是我们至少为自己赢得了从此之后,永不再受奴役!这次我们战败了,但是从长远看,我们的事业决不会失败,人压迫人,人奴役人的奴隶制度一定会被推翻!斯巴达克斯的英名和事业必将永垂不朽!兄弟们,让我们最后一次唱响我们的战歌吧!”

    接着埃诺玛依首先开口唱道:“debout ! les damerre, debout ! les for?ats de la faim……”

    在他的歌声中,那两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战士也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跟着唱道: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

    c’est l’é de la fin”

    手持长矛的罗马士兵惊恐地抬起头,望着这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奴隶,用惊惶的声音喊道:“不许唱!不许唱!”一个士兵还用长枪照着埃诺玛依的肋下刺了一枪,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

    “这,这真是可怕的亵渎!主啊,愿您降下雷霆……”那个教士咬牙切齿的低声道。

    在《圣经》中,当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为了检查一下他死了没有,一个叫做朗基努斯的罗马士兵,也是用长枪从耶稣的肋部,刺了他一枪。后来这支枪还成了天主教的圣物,被称之为朗基努斯之枪。甚至还弄出了诸如“只要手持有该枪,一百二十尺范围以内的人皆臣服,持有这枪者更可主宰世界的命运,但失去的人会即时毙命”之类的传说。这些传说在后世还真的骗了不少人,就连希特勒都曾经狂热地乞灵与它。据说他也一度得到过这柄圣枪,然而,这并没能让他在第二次大战中获胜。

    但是埃诺玛依的歌声并没有停止,他继续歌唱。

    这段歌词,此前已经唱过一次了,它的歌词和旋律都非常简单,所以剧场中的很多观众便也跟着唱了起来。只有那个教士脸色铁青,低着头一言不发。

    和前几次合唱不同,这一次,歌队直接将整首歌全部唱完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当然,在原本的历史上,这首歌应该有六段。但是穿越来的约瑟夫并不能完全的记得这六段的歌词。因为在后世的赤兔国,因为翻译方面的原因,(有几段翻译成中文几乎没法唱)这首歌基本上只唱三段。所以约瑟夫如今抄袭过来,便也只剩下了原本的第一段、第二段和第六段了。

    随着第二段的唱响,整个的剧场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这些年来,在伏尔泰之类的人的影响下,法国人也已经远远没有往日的“虔诚”了,(不过老实说,作为天主孝女的法兰西,以前干的亵渎神圣的事情也不要太多。)但是这样直接否定宗教的歌曲还是让大家吃了一惊。但是因为普遍的对教会的不满,这样极端的对宗教的否定反而让大家更加的兴奋,当副歌响起的时候,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合唱当中。

    紧接着便是更为露骨,更是充满了反抗的激情的第六段:

    而那位教士这时候已经悄悄地溜了出去,消失在街道中了。

    这首歌唱完之后,整个剧场先是安静了一会儿,接着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太棒了,这首歌太棒了!你们还能再唱一遍吗?”

    紧接着整个剧场便都被这样的祈求声充满了:

    “再唱一遍吧,我有些词还没记住!”

    “求您了,再唱一遍吧。”

    “再唱一遍吧!”

    原本幕布已经降下来了,演员和歌队都打算退场了,但在这样的要求下,大家便只好将这首歌又唱了一遍,然后又是一遍……到最后,整整唱了六遍。显然,这次首演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