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动荡中的首演(一)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安抚完了阿芒,约瑟夫离开彼得森剧场,坐上一辆一匹马拉着的轻便出租马车,准备回家。双轮的马车沿着道路慢慢地走着,因为这天的天气不错,约瑟夫收起了车棚,向着四处张望。

    这时候马车沿着塞纳河,已经走到了西堤岛旁边。西堤岛是巴黎的核心,也是巴黎城的发源地。巴黎圣母院就在这座岛上。约瑟夫朝着四面张望,远远的就可以望见圣母院高高的尖顶,和横卧在塞纳河上的新桥。新桥名字中有一个“新”字,但实际上,它却是一座建于十五世纪的老桥,甚至是整个塞纳河上最古老的一座桥。

    马车的速度放慢了下来,因为街道上的人和车都多了起来,这一带,本来就是巴黎最为繁华的地区,出现这种现象其实也还正常。不过随着马车继续向前,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几乎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了。

    马车夫勒住了马,转过头来对约瑟夫道:“先生,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不去了。如果您要绕道,从另一座桥过河,怕是要多走很远,要花很多的时间,还需要加更多的钱。我觉得您还不如就在这里下车,步行穿过这一段,到了河那边,再找一辆轻便马车,这样更节省一些。”

    约瑟夫往前面望望,新桥那边人头攒动,马车显然是过不去了。约瑟夫知道,马车夫说的没错,便点点头,从口袋中摸出了两个苏,递给车夫,然后扶了扶帽子,拿起手杖,下了马车,沿着街道向着新桥那边走过去。

    越往前走,人就越多。各种声音也就越嘈杂。约瑟夫注意到,他身边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显露着既焦虑担忧,又隐隐地带着些兴奋的神气。他的耳朵里也不断的听到这样的一些话语:

    “第三等级是什么?第三等级就是法兰西,就是一切……”

    “我们第三等级决不能只有一票……”

    “对的,我们不忍任凭他们……”

    “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

    “我们要保卫自己……”

    “没有国民议会,没有宪法,谁都别想从我们这里拿走一个苏!”

    约瑟夫随手拉住一个年轻人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国王宣布关闭了梅尼大会堂,有人说国王还要解散国民议会!,我们决不能允许他这样做!”那个人回答说。

    约瑟夫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只手却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胳膊。约瑟夫扭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同样年轻,也同样又是焦虑担忧,又是兴奋的脸:“这位先生,我们绝不能再让那些特权阶级随意的践踏我们了,我们不是卑贱的泥土,我们才是真正的法兰西!你说对吗!”

    显然,在这个时候,发表任何不赞同的意见都是不明智的。所以约瑟夫立刻回答道:“您说得对,我们不能这样任由他们践踏。”

    “宪法,我们需要一部宪法!”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有人呼喊道。

    “对的,我们要有宪法,不能让国王和特权阶层为所欲为!”

    “国王会派兵来镇压我们的,我听人说,他现在就在悄悄地调集军队,他打算一旦时机成熟,就杀光我们,就像圣巴托洛缪大屠杀一样。”另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旁边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人们面面相觑,每个人都能从别人的眼中看到恐惧。

    “他们……他们是做得出这样的事情的……”一个人说。

    “我们绝不能让他们这样做。”

    “士兵们也是第三等级的,<!-- 桌面内容中2 -->

    </div>他们不会……”

    “可是士兵要服从命令,他们还可以用钱去收买那些雇佣兵,就用从我们这里搜刮去的钱,来雇佣那些山地人来杀我们!”

    “我们要做好准备,我们不能束手就戮……”

    听着这些呼喊,约瑟夫知道,历史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几天前,在三级会议上,国王虽然认同了第三等级代表人数从三百人增加到六百人的要求,但却坚持按照传统方式,每个等级都只能投一票。在法国,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属于第三等级,却只能投出一票。而第一等级的教士,第二等级的世袭贵族也都有一票。这样的游戏规则几乎就意味着,无论怎么玩,特权等级都可以靠着票数优势为所欲为。而广大的第三等级的利益,也就得不到任何保证。

    要说这个票数分配方式的确是法国的传统,但在此时,国王路易十六居然还指望那些在经济上空前强大了起来,在思想上又接受了启蒙运动的影响的第三等级还会像一百多年前的那些农奴之流那样,随他怎么摆弄,这只能说他的脑袋真是不够清醒。

    第三等级的那些代表自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安排。整个第三等级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增税,但是他们在接受征税的同时,也要求更多的权利。说得更明白一点,那就是,要钱可以,但是你要拿东西出来换,不能白白拿钱。

    当国王提出要召开三级会议的时候,第三等级都将这次会议视为他们获得更多的权利的一个机会。三级会议即将召开的消息一传出,西耶斯就发表了政治小册子《第三等级是什么》,明确地提出了第三等级应该获得更高的地位。如今国王“坚持传统”的做法,可以说是完全地站到了整个第三等级的对立面。

    第三等级的代表们自然不会(他们身后的整个第三等级也不会允许)就这样向国王屈服,于是他们自行宣布,由第三等级的代表组成“国民议会”,他们宣称自己在立法权上有绝对权威,并声称自己将为法兰西订立第一部宪法。

    这种“僭越”的做法,当然不会得到国王的允许。于是路易十六下令关闭原先提供给第三等级的代表,用于议事的梅尼大会堂。还有传言说,他准备用强力解散“非法”的“国民议会”。这消息就在这个时候传到了这里。

    这时候,一个中年的教士模样的人出现在新桥的桥头,人群立刻朝着他欢呼了起来。

    “西耶士先生!是西耶士先生!”有人高喊道。

    “西耶士先生,西耶士先生,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也有人这样喊道。

    西耶士登上桥边的一个做买卖的人推来的手推车,向着人群挥手:“大家放心,这吓不住我们,我们明天会照样前往梅尼大会堂。如果不能为法兰西制定一部真正能代表人民的意志的宪法,我们就绝不会解散……”

    四周顿时传来一片喝彩声。约瑟夫也跟着鼓了鼓掌,他看看新桥那边挤满了人,要是硬要从那里过河,只怕衣服都要被挤破。显然他和那辆轻便马车一样,需要再绕个路了……

    然而随着消息的传播,整个的巴黎都沸腾了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涌到了街道上。到处都可以看到人们在高谈阔论或是窃窃私语。每一条街道都拥挤得像是菜市场一样。结果一直到入夜,约瑟夫才算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第二天中午,约瑟夫又听到消息,说是“国民议会”的代表们冒雨前往梅尼大会堂,准备继续商讨制定宪法,uU看书 .uukanshu.com 但他们被国王派来的军队挡住了。于是在首任国民议会会长巴依的带领下,代表们决定捍卫新生的国民议会,他们来到了会堂附近的王家网球场。第三等级代表们在那里宣誓,任何一个人都将会致力于制定王国宪法以改进君主制,绝不与国民议会分离。

    很多人都在担心,国王会不会派兵到王家网球场,逮捕这些“胆大妄为”的第三等级代表。但是一连几天,国王那边却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反倒是一批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的代表,在奥尔良公爵和拉法耶特侯爵的带领下,加入到了“国民议会”当中。奥尔良家族是法国最显赫的家族之一,而拉法耶特侯爵则是北美独立战争中法国军队的总指挥,在约克镇的决战中,他的指挥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他也因此,被美国人称之为“新世界的英雄”。而他的胜利,也是法国这么多年来,对英国少有的胜利。因而拉法耶特侯爵在军队中也颇有威望。奥尔良公爵和拉法耶特侯爵的这个举动,顿时让“国民议会”士气大振,也让他们的合法性大为加强。他们此时已经可以宣称,自己不仅仅是第三等级的代表,而是包括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的,整个法兰西的代表了。

    又过了几天,“国民议会”正式改名为“国民制宪会议”,准备正式开始制定“法兰西王国宪法”。与此同时,市面上也开始流传国王将大批军队,尤其是雇佣军调往巴黎的消息。很多第三等级的支持者开始准备武器,准备战斗。

    就在这样的狂热和忐忑之中,阿芒的《斯巴达克斯》终于上演了。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